小说:无敌战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天林

角色:唐天林林雨柔

简介:三年前,妻子出轨,他忍:苏家辱他,他忍:妹妹被害身亡:他依旧选择忍:三年后,他强势归来,欺他,,辱他,害他之人......

无敌战少

《无敌战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侯爷
苏家一众人看着忽然闯进来的这群军人,愣了愣神,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但下一秒,看到他们胸口的一个古怪的标志,所有人脸色大变!
那个标志,是一个府衙大门的浮雕标志,精致、简约,但那熟悉的图案,却让苏清河惊得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镇国府!
那是镇国府的标记!
如果是以前的苏家,可能还不认识这个标记,但如今的他们,如日中天,也接触到了更多以前根本接触不到的层面。
其中华夏最神秘,最强大的组织镇国府,便在其中!
这可是盘踞在华夏的一条龙!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苏清河的脸色有些苍白,绞尽脑汁地回忆着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镇国府的人。
那中年人瞥了他一眼,懒洋洋地说道:“我们找人。”
找人?
苏清河稍微松了口气,赶紧上前,点头哈腰地对男子说道:“你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您告诉我,我让所有苏家人帮您找。”
“滚开,我找唐天林。”男子随手挥了挥手,不怒自威的气势让苏清河赶紧错开了身子。
被骂了一声,他也一个屁都不敢放。
找唐天林?
苏家众人齐齐的一愣。
又是这个唐天林!
苏瑾和父亲苏清河对视了一眼,眼眸深处在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有些担忧起来。
难道是唐天林在外面偷偷闯了什么祸,招惹了镇国府的人?
如今镇国府找上门来了!
唐天林作死,他们很乐意看到,但却不希望他们自己受到牵连。
如果因为唐天林而让苏家被镇国府针对,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就算如今的苏家如日中天,但被镇国府盯上,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于是,苏清河找准了机会,赶紧喊道:“这位军爷,唐天林虽然是我们苏家的女婿,但却只是我们苏家的一条狗罢了,随时可以舍弃,我苏家和他,毫无任何关系!”
站在原地的唐天林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来。
这苏清河身为苏家的家主,却半点魄力没有,胆小怕事,趋炎附势。
如若不是唐天林这三年来帮着苏家,就凭他这种货色,怎么可能带领苏家达到现在的高度?
如今眼看有人找上门,而且和唐天林有关,他直接将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心思如此急切,着实可笑。
这句话说完,苏清河才松了口气,苏瑾的面色也是略微一松。
撇清了关系,镇国府的人应该也不会太过为难苏家吧?至于唐天林是死是活,他们才不会去关心!
可谁知,听了这句话,男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他愤怒地看了眼苏清河,走到了唐天林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忌讳什么,直接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地:“侯爷,三年了,我来接您回去。”
身后两排铁血军人,同样一个动作,齐刷刷单膝跪地。
“请侯爷回府!”
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大堂内回荡着。
所有人都愣住了。
苏清河,苏瑾,以及苏家一群人的脸色,此时一个个都仿佛吃了屎一般的难受。
可笑苏清河刚刚还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唐天林撇清关系,结果这才一转头,人家镇国府根本就不是来找麻烦的!
可是……是不是搞错了?
侯爷?
什么侯爷?
镇国候!
开什么国际玩笑,唐天林这个废物,会是镇国侯?
“军爷,您是不是搞错了?唐天林只是我们家的一条狗而已,一个废物,怎么会是你们的侯爷?”苏清河下意识地问道。
“找死!”中年男子眼眸闪过一丝杀意,三步踏出,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苏清河面前。
啪!
一巴掌狠狠地甩了出去。
这一巴掌的力道可是不小,一巴掌下去,苏清河的脸都歪了,嘴里的几颗牙也有些松动,险些就蹦了出来,脖颈的颈椎都发出一阵让人心惊肉跳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一般。
苏清河大脑一阵空白。
“今日,我不杀你,你们还未赎罪,该如何处置,侯爷自由定断!哼!”
一声冷哼,男子当即转身,回到了唐天林面前。
这一刻,全场鸦雀无声。
这个方才被他们全体耻笑、羞辱,并且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废物,竟然是镇国府的镇国侯!
天呐!
这巨大的差距和他们心里的落差,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无法接受。
而唐天林,依旧一只脚踩在王俊峰的胸口,抬头,环顾四周,朗声道:“我再重复一遍,十天后,是我妹妹唐天馨的生日,她生日那天,我要你们所有人,都跪在后院古井旁,为她披麻戴孝,跪一个月!”
苏清河等人脸色瞬间煞白。
在镇国府面前,就算他们心里有任何意见,也不敢当面表达出来。
“而今天,就算是给你们一点小教训,让你们体验一下人死了是什么感觉。”唐天林冷哼一声:“我们走。”
说完,他转过身,一脚踏地。
一道无形的冲击波四散吹拂而出,掠过所有人的身体。
而这,自然就是唐天林的手段了。
以特殊的频率、方式,震动在场所有人的经络,身体各处大穴,暂时性的封闭他们的无感。
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
少了这五感,当真就和活死人没什么区别了,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甚至都完全感觉不到身体是自己的!
接着,唐天林带着镇国府的人,浩浩荡荡离开了大厅。
整个大厅,在沉寂了几秒之后,所有人才缓缓地从那铁血气势之中稍微回过神来。
他们齐齐咽了口唾沫,神色惊骇地互相对视了一眼。
“苏总,我们家还有事,就先走了。”
“是啊是啊,我也想起来我来的时候,锅里还炖着鸡呢,得回去看看啊。”
“咦,今晚好像有雨?我家里还晾着衣服呢。”
一时间,树倒猢狲散。
看到苏家招惹了镇国府的人,刚才还拍马屁的一群宾客,此时全都打算开溜了。
而苏家一群人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有种天堂瞬间跌落地狱的感觉。

继续阅读《无敌战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