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前任总裁很专情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温涼

角色:温涼陆嗣年

简介:温涼刚出手术室,就被医闹了
病人家属咬定她为了旧仇,著意报复,还找了据说来头很大的靠山教训她
碰瓷+恐吓,温凉正准备叫保安的时候,传说中的靠山来了
气场强大,长的很帅,可看她的眼神,为什么像死了老婆?帅靠山一把拉住她:阿月,五年不见,你长大了
确实老大不小了温凉:帅靠山看她的眼神百转千回,然后紧紧抱着她,轻声说:既然没死,那我们回家吧
温涼:!!!!!大哥你冷静!大哥我赔钱!有话好好说啊!

前任总裁很专情

《前任总裁很专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小小男子汉
周围的大汉都被她震住了,一时面面相觑,等着孙然的号令。
不成想孙然高声道:“不用管我的死活,按照一开始的计划,轮了她,录制视频发出去!”
这话让温凉后背发冷。
孙然冷笑道:“温凉月,我恨不能把你挫骨扬灰!但是我这次不要你死,我要你生不如死,永远活在阴影里!”
那些大汉还有些犹豫。
“就算我死在她手里,钱也会如实如数到你们账户里!不用管我!”孙然的声音尖锐刺耳。
温凉紧抿嘴唇,看着众人逼得越来越近。
而她手臂已经没有了力气,再支撑不住了!
该死的药!
怎么消失那端记忆的时候每天喝药,都没能让她养出抗药性呢!
而孙然也明显感觉到了,她一把将温凉打倒在地。
温凉一声闷哼,痛得紧咬牙关。
“好,我心甘情愿留在这里被你折磨,算解了你的恨,但你能不能放了那个小孩子,他毕竟是无辜的。”
那双纯良和善的黑眸在脑海中浮现出来,小脸蛋上挂着的泪痕让她心底柔软又心疼。
“你就算不情愿,又能怎么样呢?温凉月,你以为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孙然冷笑,打开摄影机。
其中三两个男人脱去了上衣。
温凉想要撑着身子后退,但已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别怕,哥哥会好好儿疼你的!”其中一个男人扑了上来!
温凉下意识闭上双眸。
可。
“砰——”
一声巨响!
一根木棍正中那男人的面门,将男人肥大的身形都打得后退出几步,倒在了地上。
温凉顺着声源望过去。
昏暗的地下车库的门打开,逆着光走进来一行人。
“陆……陆嗣年……”
他就像深夜中的一束光,带着生的希望朝她奔来。
他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一把打横抱起她,动作霸道,语气冷冽如冰。
“是陆家看在月儿的份上对你们照顾得太过了,让你忘勒自己真正的身份。竟敢对我的人动手?”
这强大的气场,震慑得方才还叫嚣得孙然呆愣在原地,脚下像灌了铅。
“她都说了她不是温凉月,那她害死了韵韵,难道不该死吗?我惩罚她,难道有错吗?”孙然明显底气不足了。
“惩罚她?你也配。”
“你的孩子,被她和很多狼狗关在一起了……”温凉拉了拉他的衣服,满脸忧色。
“是我们的孩子。”
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温柔。
温凉的眉头皱了皱。
陆嗣年抱着她一路向上,很快便听见一个小房子里传来一阵男童的歌声,和狗的呜咽声。
上了锁的门被破开,温凉挣扎着下来,连忙扶着打开了门。
里面坐在台子上晃着两条小腿的小家伙看见温凉的衣角,连忙从上面跳下来,一路哒哒哒的跑到温凉的面前,一把扑进的温凉的怀里。
两只小手都紧紧的抱着温凉的腿,委屈巴巴又奶声奶气的撒娇:“妈咪,小翼好怕,好多大狼狗!”
温凉连忙蹲下身子,确定小家伙身上没有伤口,只是一身灰尘,才松出一口气来。
“好怕,要妈咪抱抱。”小家伙捧着温凉的脸撒娇。
温凉想要往房间里面看,被小陆翼两只温热的小手一把捂住了眼睛,“妈咪,不要看,会做噩梦的,大狼狗好吓人。”
说着,已经示意旁边的人关上了房门。
温凉已经强行撑了太久,加上之前高强度的工作之后没有休息好,再次确认小家伙没有伤口,便晕了过去。
陆嗣年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小陆翼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脚边,不满的哼哼:“我也要快快长高高,到时候我抱妈咪!”
“别做梦了。”陆嗣年声线冷冷的,唇角却带着笑。
真好,他的月儿,回来了。
而身后紧闭的房门内,躺着一地的狼狗,一身伤痕,不断呜咽。
孙然被带上来,看见陆翼一脸惊讶,而那小孩子的眼神,更是像从地狱里出来的阿修罗,带着嗜血的杀气!
“我警告过你,不要碰我妈咪吧?”
陆翼还是奶声奶气的童音,可语气里带着的森寒,却让孙然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都不寒而栗。
“周家一个跟我妈咪沾了一点亲,靠着我们家爬起来的小家族,如今对我妈咪动手,是忘了本,还是不把我们家放在眼里呀?”
“她……她说了,她不是温凉月!”孙然求生的欲望在这一刻暴起,高声嚷嚷。
“所以呢?”陆翼眨眨眼睛,对旁边一直站着的特助说:“让周家也尝一尝五年前对我妈咪的那一套吧,还有这个老太太,这些大汉,都送给她好了。”
“是。”特助恭敬的应声。
“我去陪妈咪了,那些狗子留着,养好了我还想再玩一次!”陆翼蹦蹦跳跳的朝着车上跑去。
车里,温凉被喂了两颗药,迷迷糊糊的醒了。
“陆先生……”她脑袋还有些不清醒。
平日里清冷疏离的声音在此刻温温软软的,像在撒娇。
他深邃的双眸沉了沉,喉结微动。
在曾经无数个夜里,她放肆的爬到他的床上,假装一本正经的叫他“陆先生”,在他的怀里索吻,生涩懵懂的试探、相拥、最终交融一体。
她总会软着嗓子一声一声的叫他。
陆先生,陆先生……好喜欢你。
一字一句像刻在了脑海里,在这五年来的每个日夜不断回响,真切得仿佛熨烫进了他的每个细胞里。
他恨她自杀时的决绝,更恼自己在那一夜为什么没干脆死在她身上。
“陆先生,你……”
话还未问出口,细密的吻便覆在了她的双唇上。
温柔辗转。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有什么好像要冲破枷锁,她绣眉微拧,极力的想捕捉那一闪而过的灵感。
她好像……想到了些什么,关于那段失去的记忆。
微微愣神间,她只觉得下唇刺痛一下。
急促暧昧的呼吸在她唇齿间游荡,吐出几个模糊的字眼:“不专心。”
腰间那只骨节好看的手渗透着冰凉,一寸寸的向上移动霸占她的肌肤。

继续阅读《前任总裁很专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