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花痴郡主驯夫记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离殇

角色:珊瑚安王

简介:她出身中医世家,又在军队历练多年,就当她准备一展身手时,
却意外穿越成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阴差阳错与他相遇,从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成就了一段倾世佳话

花痴郡主驯夫记

《花痴郡主驯夫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看着云玲珑眉开眼笑的抱着那些银票,一张一张认真的去数,男子的唇角轻轻一勾,这贪财的模样跟那些乡下没见识的丫头也没什么区别,可是看在眼里却特别的可爱。

“你这些也是从别处顺手牵羊偷来的吧?这没本儿的买卖还真是利润丰厚啊!”云玲珑清澈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羡慕。

“想不想学?”男子磁性的声音里是赤裸裸的诱惑。

云玲珑拼命的点头,在哪里没有一技之长都不行的。做贼虽然名声不好,但是实惠啊!这不劳而获可是多少人的梦想啊,不过她会做个侠盗的,劫富济贫也不算违背道德良心了。再说她是外人眼中的傻子,有了这层身份的掩护,谁会轻易怀疑到她的身上呢?

“学这个呢,要吃得了苦,另外还要有一身粗糙的皮肉,若是一旦失手被擒,会被人打个半死的。”男子严肃的说。

“啊?”

云玲珑这才意识到,利益是与危险并存的。光想着贼吃肉忘记贼还要挨打呢!算了算了,还是不要做这种辱没先人的事情了,动一动脑筋总是可以活下去的。

“要不,我们合作好不好?”云玲珑眼珠儿“滴溜溜”一转,这个男人的身手不错,相逢就是有缘,上天在你生命中安排每一个人出现,都是有他的用意的。

“合作?怎么合作?”男子颇有兴致的问。

“就是我慢慢查清各个院落哪里有最值钱的东西,然后指点给你,你得手之后分我三成。不过我只要真金白银或者这东西。”云玲珑说着扬了扬手中的银票,这玩意儿跟现代的银行卡差不多,也是通存通兑的。

“这是你的家啊,搬空了对你有什么好处?”男子摇头,任谁也想不到晋王府的郡主会是个内鬼。

一丝嘲讽的微笑爬上了嘴角,云玲珑指点着她房间的每个角落:“不搬空对我也没有好处啊!”

荣华富贵都是他们的,与她没有半点儿关系。她真是不明白,一个又穷又傻又没有地位的庶出郡主,是怎么在这座冰冷的王府里熬过来的啊?

“好。以后每个月月圆之夜我会出现一次,你要提前做好准备。”男子说完,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玲珑没有看见他一缕指风弹向了熟睡中的珊瑚。

京郊的一所宅院里,凌风正焦急的向外张望,约定的时间都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主子却还不见踪影,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难道遇到了麻烦?”他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到底按耐不住心头的烦躁,就想出去探个究竟。

“哪儿去?”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刚刚出门的凌风急忙回头,月光下的男子负手而立,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周身的冷傲气派却是令人顿时心生敬畏。

“主子,您总算回来了。”凌风屈膝行礼,心中的一块儿石头落了地。

两个人先后走进了书房,那人慵懒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缓缓的除去了面上的轻纱。一张俊颜立刻展现出来,斜挑入鬓的剑眉,灿若星辰的凤眸难掩锐利的锋芒。高挺的鼻梁下是棱角分明的唇,只是神情十分的冷峻,让人难免望而生畏。他像翱翔在苍穹的雄鹰,又像奔跑在高山的孤狼,冷傲却又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

凌风立刻欢喜的叫了起来:“主子,我就知道,那外面传的都是谣言。您怎么会毁了容呢?老天没有道理毁了自己的精心之作啊!”

夜倾城“嗤”的一声轻笑,骂道:“少拍马屁!知道本王是个命大的,还会那样的坐立不安?”

凌风讪讪的笑笑,不好意思的搓搓手:“主子,这个怪不得属下,您今天回来晚了,我都快急死了。”

“嗯,在晋王府被那丫头拖住了片刻。”夜倾城淡淡的回应,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嘴角隐隐的露出一抹极淡的微笑。

“哦,您这一回来就去见依依郡主了?难怪!”凌风笑得十分的暧昧。

“笑什么?皮痒了?”夜倾城依然是淡淡的语气。

凌风立时觉得后脊梁凉飕飕的,心中一凛,不敢再嬉皮笑脸的了,老实的垂手肃立。

“不是依依,是云玲珑。”夜倾城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

“那个傻子?”凌风一愣,不满的嘟囔:“王爷竟然被一个傻子拖住了,说出去可是要笑死人了。”

“这件事若是有第三个人知道,你的皮就别想要了。”夜倾城赤裸裸的威胁他。

“还有,她一点儿都不傻。”夜倾城说着,又微微一笑。

凌风使劲儿的揉揉眼睛,他一定是眼花了,王爷怎么会笑呢?他只有在依依郡主的面前才会稍稍展颜,其余的人是不配看见他的笑容的。

“那就是属下傻了。”凌风掏了掏耳朵,虽然他不该怀疑自己的主子,只是那云玲珑是个空有其表的蠢人,这在南陵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否则忠王殿下怎么会对晋王府避之不及呢?

夜倾城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包裹,随意的扔给了凌风。

凌风狐疑的打开,只见一包都是金灿灿晃得人眼花的上好首饰,不由好奇的问道:“王爷,这个是要送人的吗?”

夜倾城唇角一勾,声音里也有了几分愉悦:“你敢送出去试试?这些可都是本王在晋王府偷来的。”

“啊?”凌风的嘴巴能塞一个鸡蛋了,他苦着脸看着手里的东西,仿佛捧着一个烫手的山芋,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家主子越来越奇怪了,他自己明明就是富甲天下了,怎么还偷到未来的岳父家里去了呢?

“王爷,您怎么能这样?”凌风哀怨的看向夜倾城,这哪里还是他那个杀伐决断、英明神武的主子?去了一趟晋王府,见了那个花痴似的郡主,还顺手牵羊的偷了这么多的首饰,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你不知道,本王是不屑这些东西的,只是受人之托罢了。”夜倾城又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约定,王府不空,誓不罢休!

继续阅读《花痴郡主驯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