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周小蝶

角色:云舒顾临渊

简介:穿越成了恶毒女人怎么办?
谢邀,想再死一次!
原主极品,好吃懒做,水性杨花,为了情郎竟毒害儿女,拳揍公婆,脚踹丈夫!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她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扭转局势——
我真的是个好人,崽崽们看看我吧!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

《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甩开王婆子,云舒拉起知知的胳膊,让她站了起来。

“寒寒,知知,我们走!”

寒寒再看云舒,小脸上带着疑惑,她好像真的变好了。

催促俩孩子跟着,云舒提着一直往前走,眼看着要走过去看……

寒寒:“你要往哪里去?”

“回家啊!”云舒回头,看向那俩站着路口的小娃娃。

知知伸手,指着前面的路岔口,“娘,回家要从这里过。”

寒寒则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云舒。

云舒赶忙往上提了下手中东西,这才返回来,嘟囔了句,“你知道还不早点喊我,让我一直往前走。”

她本来就路痴,记性好是记性好,跟认不认路是没关系的。

临溪村靠山,从山上而落一条溪流,横跨在整个村子里,故而,村庄便叫临溪村。

临溪村的村民多是贩卖茶叶为主,耕田极少,全是靠种植茶叶,给镇上的一个茶庄里,提供茶叶。

每年一年到头,虽说不富足,可日子也能过去。

这会儿刚是下午半晌,山上采摘茶叶的人也都下山回村了,村里的路上,随处可见,都是人。

云舒坦荡荡,一手提着好大一块料子,还挂着三五包的糕点,另一手提着一条子猪肉,扬眉吐气,步子轻快。

不管别人怎么看,她都目光坦荡自然,往前而走。

知知跟寒寒,到底还是三岁大的孩子,有些怯生生的。

尤其是知知,紧紧的攥着云舒的衣裳,云舒可不敢走快了,就怕俩孩子跟不上。

寒寒则是犹如小兽,眼神带着敌意,瞪着那些对他们投来不善眼光的同村人。

这时,那从山上下来的顾大娘,也就是云舒的婆婆李月梅,听到孙子喊奶奶的声音。

赶忙转身。

将身上的担着装了茶叶的担子放在了地上。

这就往俩孩子的跟前跑去。

“寒寒,知知,你们干啥去了,奶奶找你们一天了,可算是回来了。”

知知仰头,看着老妇人,嘴角笑着,极为满足的说,“奶奶,娘带我们去要账了,娘还给我们买了好吃的,我还吃了肉,吃了面。”

李月梅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云舒。

“舒娘,你可不敢再做那是卖孩子的事儿啊。你要是想走,你就走吧。这孩子是我们老顾家的,老大四年没回来了,他就这俩孩子,我求你行行好,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

李月梅拉着知知跟寒寒。

旁人重男轻女,可她不是。

不管男娃女娃,她都稀罕。

更别说,这俩娃娃还是一对龙凤胎。

云舒实属有点尴尬。

“那个、我、真的是去要账了。先前有人欠了我钱,这不,现在给要了回来。我可没欺负他们俩,我带他们吃了喝了,我还给他们买了料子,回头给他们做成衣裳……。”

李月梅看了下那些东西。

这舒娘说的都是真的,可……她心里还是有点不要相信。

以云舒的脾气,要是谁欠她账,她早打上家门去要回来了,哪里还要等到现在。

“奶奶,她没有卖我们。我们太小,不会做事,卖了也没人要。”

臭小子,不会说话就别说啊。

你这样一解释,我这处境更危险啊。

云舒蹙眉看了下寒寒一眼,真真儿是不知道该说啥了。

“奶奶,我要娘,知知要娘,没有娘,知知就是野孩子了。”

知知说着,挣脱开李月梅,跑到云舒面前,抱着她哭。

那小模样,叫一个凄惨无比。

李月梅哪里敢撵云舒走啊,是云舒自己一门心思想要跟人跑。

“娘不走,知知别哭啊。”

云舒把布料跟糕点塞给了李月梅,她一手牵着知知,蹲下身来,哄着。

“呦,这是发啥横财了,不过节不过年的还买猪肉了?瞧孩子没卖出去,应该是找相好的得来的肉吧。”

“到底是长得好看啊,脱了衣裳,那好东西啊,就自动的往怀里飞。”

云舒没抬头,光听声音就知道,是个尖酸刻薄的老女人。

知知立刻伸手,抱着云舒,小脸抬起,带着气愤的看向那老女人。

“二奶奶你别说我娘,我娘现在可好了。”

“你娘好个屁,整天想着跟人私奔,不知道跟村子里多少个男人睡过了,这种女人,也就你们家,还当个宝贝一样养着,要是我,早打死扔山上喂狼去了。”

“老虔婆,就你嘴能说话是吧?”

云舒这暴脾气,还真是个不吃亏的主儿,都是一个村的,反正也都没啥权利,瞧不过去,揍就是。

没等脑子思考,云舒的巴掌,直接抽在了老女人的嘴上。

“下次再在孩子们面前说这些话,我就把你的嘴给缝上。我云舒之前可能是糊涂,做事不利索,但人总是有成长的时候,我现在忽然明白了,寒寒跟知知,是我的生的,我会养好。你们谁再说他们,我这巴掌可不是吃素的……。”

本来一些看热闹的人,也吓的往后退了下。

被云舒打的老女人,正是李月梅的妯娌宋晓娥。

妯娌之间,关系不好,宋晓娥更是因为李月梅的软弱,总是在事儿上压她一头。

按照老规矩来说,李月梅跟顾大河是大房,家里分的自留地,以及房屋,都是他们占大头。

就是因为李月梅跟顾大河的不争不抢,他们家仨孩子出去上战场,死了俩,老大还在战场上回不来。

家里剩下几个还小,不顶用。

他们家原本的宅基地,自留地,都被二房给霸占了。

说来更是让宋晓娥恼火的是,她俩儿子,都娶了媳妇儿,成亲五年了,俩儿子都没能生下一个带把的。

可偏偏顾临渊,就那么一晚上,让云舒怀孕,生了一对龙凤胎。

看着寒寒越长越大,这宋晓娥就各种心思不正。

整天在孩子面前,说云舒的各种坏话。

不是他娘要跟人跑了,就是要外面有相好的了。

背地里,又跟原主说,带着孩子不好改嫁,一直撺掇着让原主把俩孩子卖掉,最好是卖掉寒寒。

恶妇之心,犹如蛇蝎。

云舒看着那被她掌掴打了的老女人宋晓娥,不解气,又抬脚踹了下。

寒寒也怒,捡起石头,往老婆子的身上砸了几下。

还是被云舒拉住,小家伙才不扔。

但他很生气,眼神极不高兴的瞪了云舒一眼,快步往前走,还不忘拽着知知的手。

云舒:“……”

她这是又哪里得罪那小祖宗了?

继续阅读《穿成恶毒亲娘后,我成了将军娇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