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爷爷,您真在地府给我打江山?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一头大鲨鱼

角色:张帝沈晓婉

简介:“乖孙,爷爷没钱打仗了,快烧钱!”
类似于这样的噩梦,张帝每天至少喜提一个,然后也没当回事儿
直到有一天,他梦到自己的爷爷气急败坏:“臭小子,让你烧个钱咋就这么难?干脆爷爷派个人上去手把手教你烧纸钱吧!”
爷爷要攻打城池?没关系;给他烧个火箭筒
爷爷没钱花了?没关系,烧台印钞机

“老板,给我扎个核弹,上面写上小男孩……”
地府被爷俩玩儿坏了

爷爷,您真在地府给我打江山?

《爷爷,您真在地府给我打江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嗯,场面不是很大,只能算是小型社死现场。

局面完全在自己掌握之中,就怕江幼宁难以把握……。

其形如一撇,壮如牛骨!

没想到强化过的六味地黄丸会这么顶,简直太顶了,以后可不能当饭吃了。

张帝尴尬的看了一眼江幼宁的房门,随便洗漱完吃了早餐就去了学校。

好邻居秦梦小声问道:“张帝,你今天看上去很有精神,昨天没有做噩梦吗?”

张帝摇头道:“没有!”

秦梦惊讶道:“你昨天竟然没有做噩梦?”

他最近一个月,不是每天都在做噩梦吗?

张帝神色不悦道:“你就盼着我做噩梦?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医保卡打欠费?”

秦梦噗嗤一声笑出来,露出两颗可爱虎牙。

她小脸微红连忙摇头解释:“没有没有,我就是很惊讶,你突然间不做噩梦了,很奇怪!”

张帝嘿嘿一笑:“实话告诉你,我昨天给我爷爷烧了三台印钞机,缺钱了让他自己印。”

“结果,我昨天一晚上都没做噩梦,可能我爷爷正在忙着印钱吧。”

秦梦一脸呆萌,印钞机都能烧?

张帝看到后排几个男同学在那边聚成一堆窃窃私语,隐约可以听到些什么。

“是啊,太奇怪了,死的时候还是笑着的!”

“听说她妈都哭晕了。”

“看到过这么多新闻,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样死法,走的这么安详和兴奋。”

“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样的鬼怪。”

张帝一脸纳闷道:“秦梦,他们在聊什么?”

秦梦神秘兮兮道:“听说隔壁班的张小伟昨天晚上死了,死的很奇怪。”

“嗯,有多奇怪?”

秦梦小圆脸一红,眼神躲闪:“他……他没穿衣服,死在了大街上,死的时候还满脸微笑和满足!”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张帝追问。

秦梦低下头,耳垂都是红的,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道:“还有……一地都是……都是,哎呀。”

说完秦梦就扭过头去,用手背安慰发烫的脸。

张帝嘴角抽了几下,脑海中浮现出一抹画面,这个张小伟貌似是被欲望掌控了。

难道是传说中的被榨汁?

“你知不知道张小伟的死亡地点是哪儿?死亡时间是几点?”

秦梦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听他们说是在人民公园的公共厕所里。”

张帝眼前一亮,决定今晚就去人民公园一趟,看能不能刷个野怪提升一下等级。

“人民公园吗……大半夜的去那里干什么?”张帝喃喃自语。

秦梦疑惑道:“你早上都不看新闻的吗?”

“新闻里有吗?”

“有啊,今天的濮州市新闻第九条就是。”

张帝连忙打开濮州市新闻快讯一阵翻找,找到了有关于张小伟的死亡新闻。

死一个人才排进濮州市新闻的第九条,足可见当今世界这鬼物闹的有多凶。

世界的白天属于人类,那晚上就属于鬼怪们。

新闻里说,张小伟是被一个妹子用聊天软件约去人民公园的,还放出了聊天记录。

无非就是一个女人发点性感照和诱惑类言语,把见色起意的张小伟骗去了人民公园。

…………

难熬的一天总算是过去了。

张帝一放学就去了经常光顾的丧葬铺,买了些天地银行的纸钱和朱砂,没有在路上烧,而是回了家。

正巧碰到江幼宁拿着直播设备出门。

“宁姐,这么早就出去直播?”

江幼宁想起早上发生的事情,俏脸有些微红,轻轻的嗯了一声。

“嗯,今天去人民公园蹲点,能不能火起来就看今晚的直播了。”

人民公园?

张帝皱眉道:“宁姐,还是别去了,今天我看新闻里说,人民公园死了人,还是我们学校的。”

“万一你遇到鬼怎么办?”

江幼宁颇感意外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张帝摇头道:“不是关心你,我是怕你死在人民公园,下个月没人给我交房租。”

江幼宁气急败坏道:“我天天给你做饭吃,你还诅咒我?我还没那一千块的房租重要?”

“张帝,你可真是个白眼狼。”

张帝嘿嘿笑道:“宁姐,你都养我这么久了,换个人包养我可没那么容易啊。”

江幼宁红着脸翻了个白眼:“把心放肚子里吧,我这人命大,下个月房租一分不少的给你,走了!”

说完,江幼宁就蹬蹬蹬跑下楼梯。

五层的老房子,并没有电梯这种高科技。

“看来今晚要去一趟人民公园了。”

张帝说完就进了屋。

去人民公园,一方面是看能不能打怪升级,另一方面是防止江幼宁撞鬼。

说到底,她胆子再大,也只是个普通女孩儿,张小伟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死了。

何况她一个小姑娘?

不为别的,就为了一千块房租,毕竟寻找下一位租客可不容易。

吃完饭,张帝就把纸钱拆开。

这次没选100亿一张的,而是1万一张。

100亿这么大面额的货币,怕是在地府也无法流通,还有可能没被造出来呢。

于是张帝就开始了用朱砂在纸钱上面描龙画凤,比着葫芦画瓢。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画了大概有十几张纸钱。

这阵法很复杂,并不好画。

轻车熟路的取出烧纸用的火盆,在火盆旁边写上了‘张奎安收’等字样,就开始烧纸。

烧了几张,张帝就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随着纸钱化为灰烬,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在快速流逝,一股无力感上升。

张帝放下手里的纸钱,一脸惊讶道:“烧个纸钱还要这么费力吗?”

看来这纸钱也不是那么好烧的。

想到晚上还要去人民公园,张帝放弃了把纸钱烧完的冲动,至此,也才烧了五张纸钱。

与此同时,阴曹地府!

“小的们,给老子杀!”

“占领这座城池,老子要好好犒劳你们。”

“杀!”

昏暗阴森的环境,偌大的城池,奔腾的幽灵军队,杀声四起,鬼气缭绕,随处可见残肢断臂。

带头攻城的是一名骑在骷髅战马上的魁梧老者,身披金甲,手持大关刀,雄赳赳气昂昂。

继续阅读《爷爷,您真在地府给我打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