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命风水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刘叔

角色:刘叔刘长生

简介:算命这个行当流传已久
爷爷十六岁给人算卦,每算比中,一生从未失手
直到爷爷死后,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我也遇到了改变一生的贵人
从此,正式踏入神秘的江相派

天命风水师

《天命风水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人心凉薄

轰!

五雷轰顶!

我脑袋一嗡,心中怒火滔天!

爷爷死得诡异,必然内有隐情!

可现在,这群家伙,居然连爷爷的尸体都不放过!

简直就是找死!

我气狠了,血液直充脑袋,双目红得可怕。

然而!

就在我要冲上去狠揍刘成俊的时候,屋外又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嗓音。

"成哥,陈轩爷爷的尸体,不见了!"

轰!

一道惊雷在我的脑中炸开!

爷爷的尸体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我愣了两秒,疯了般地朝着祠堂跑去。

可谁知!

当我到了祠堂,只看到灵堂中的空棺木,而里面的遗体却不翼而飞了。

"爷爷……"

我愣在了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时候,刘成俊一行人跟了过来,嘴里还嚷嚷个不休。

"二虎子,你小子撞鬼了吗?!好好地死人怎么会消失呢?"

"真的假的,大晚上的你别吓人啊!"

"真的!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

爷们的嗓门高,再加上刘家村又是个脸盘大的地方,几声吆喝下来,村头村尾的灯都亮了。

还没一盏茶的功夫,整个村的人都聚集到了祠堂。

刘叔往空棺材里瞄了一眼,惊呼道:"轩子,这咋回事?你爷该不会是诈尸了吧!"

"这……"

我答不上来。

说得再准确一点,是我不想答。

白天喜杠叫,生棺变血棺,我也不是没有顾虑,走前还找木匠要了七根钉子,抹上朱砂黑狗血,钉在棺木七星位。

可现在,钉子没有撬开的痕迹……

更像是被棺内的尸体,用蛮劲给推开的!

"爸!"

突然,刘成俊开了腔,"好歹我也干了几十年的抬棺人,虽然懂得不如轩子他爷的多,但下葬的规矩,我也是门清!要我说啊,他们陈家爷孙八成是练了什么邪术,否则的话,这死人怎么会复活,还自己跑没影了?"

说着,他还朝着底下的弟兄使了个眼色。

"对对对!成哥可是十里八乡最有名气的八仙之一了,他说的话准没错!"

"就是!陈轩他爷都死了,还把长生哥害死了,现在又闹了出诈尸,别提有多邪门了!"

"要我说啊,咱就该把这陈家爷孙赶出刘家村!省得他们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我一听,气得脸色发青。

爷爷生前,算卦所得来的钱财,百分之九十都拿来给村子搞建设。

修桥铺路,还给每家每户通了电。

要不然,他们这会都还点着油灯呢!

"刘成俊,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双手捏着拳,说是愤怒,但更多的是失望。

刘成俊带人诋毁我爷,可在场的村民没有一个吭声的。

他们,这是默认了啊!

"轩子,我怎么就乱说话了?你爷是害死我弟了吧?我娘和我弟媳现在都搁屋里哭着呢!"

刘成俊哼了一声,又道:"我弟媳一个娘们带着三个娃,你说他们娘三今后咋办?我今儿个当着各位父老乡亲的面,也把话给你撂这了,要么赔三十万,让他们娘三有个着落,要么……你就收拾东西滚出我们刘家村!"

"你一口气管我要三十万,我上哪给你整这么多钱来?"

我有些急眼了。

"你爷都有钱修桥铺路,那可比三十万多得多呢!你怎么可能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人家娘三没了丈夫没了爹,看着也怪可怜的,你还守着钱不松手干嘛?"

边上围观的村民,也不知道是谁冒了句话来。

这下,祠堂就跟炸了锅似得。

"就是啊轩子,你还年轻,又是个大学生,以后赚钱的机会多得是,你就把钱给刘家老二的媳妇呗!"

"啧啧,你爷的棺材压死了人,赔钱也是天经地义的,该不会是你不想拿钱出来,所以悄摸地把你爷尸体给整走了吧!"

"早知道他们姓陈的会闹出这么多幺蛾子,当初就不该让这门灾星留下!"

"没错,赶走灾星,免得咱们跟着遭难!"

……

一瞬间,我的心彻底凉了。

灾星……

原来,在他们眼里,我们陈家爷孙就是户灾星!

"你们太过分了!"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道愤怒的女声。

这嗓音我熟得很,是邱月。

邱月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将我挡在身后,对村民们斥道:"你们难道忘了,当初刘家村闹邪风,人跟畜生一样喝血吃肉,要不是陈爷爷路过这里,帮村子清了邪气,改了风水,咱刘家村早就成死人村了!"

"陈爷爷是咱村的大恩人啊!可你们……"

没等邱月说完,刘成俊厉声打断道:"行了!你就是个嫁进刘家村的外地娘们,搁着说什么风凉话?呵呵,想想也是,你一个年轻寡妇,陈轩又是个后生仔,你俩的院子就隔了一堵墙,指不定晚上干些啥呢……我看啊,你是心疼陈轩把钱拿出来了,没钱跟你过日子吧!"

"你!"

邱月气得眼眶发红,泪珠子直打转,"刘叔,您是村长,您来评评理!"

"咳咳,"刘叔扶着腰坐了下来,一脸的倦意,道:"哎,我也知道,轩子他爷帮村子不少事,可这次的下葬确实太邪门了,棺材还没离开祠堂就……"

刘叔欲言又止,那样子瞧着是难受。

但这一刻,我宁愿自己没跟爷爷学过本事。

风水易数,卜卦测字,手面骨相,皆能一眼洞察人心。

我能感觉到,刘叔是在装。

可我想不明白,长生是他儿子,他为啥一点也不伤心?

只见那刘叔长呼了口气,就像做了个天大的决定。

跟着,他抬眼看向我,为难道:"轩子,你也别怪叔,长生被你爷的棺材压死,这事总得有个说法,既然你拿不出三十万,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处理你爷的事,期限一到,立马离开刘家村!"

"刘叔!算我求您了,您别赶走轩子,这是他的家啊!"

邱月哭着说道,恨不得给刘叔跪下。

再看其余的村民,个个冷眼旁观,事不关己。

我目光一沉,上前拉过邱月,道:"月月姐,刘叔都开口了,你也别为难他了,我三天后就走。"

听这话,刘叔的眼底闪过一抹窃喜,紧接着又装出一副不舍的模样,说道:"轩子,你好自为之,叔先回去了。"

说着,刘叔拍了拍我的肩膀,遣散了围观的村民。

我盯着他的背影,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月月姐,我去办点事!"

我跟邱月打了声招呼,没等她多问,一溜烟地跑出了祠堂。

恰逢今夜黑云遮月,阴风呼啸。

回了老屋,我带上了扎飞的物件,就着夜色奔向了刘叔家……

继续阅读《天命风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