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外卖小哥的总裁老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刘强

角色:刘强我叫雨馨

简介:(原名:你是人间最繁华)一个雨夜,我在送外卖的路上被一辆开豪车的美女撞倒,没想到这一撞她竟然成了我的老婆……

外卖小哥的总裁老婆

《外卖小哥的总裁老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自投罗网

雨夜,我接到最后一份订单,从小花园将一份麻辣小龙虾送到美辰百货16楼。原本并不想接这单,电瓶车的电已经告急,再加上雨夜,身上湿漉漉的想着早点回去休息,但是这一单却多加了五块钱的跑腿费。

我暗自祈祷电动车给力,至少在我去送餐的途中不要停止工作。

青年路与人民路交叉口,我顶着雨前行,一辆路虎揽胜毫无征兆的右转,我猝不及防赶紧刹车,结果却没能幸免,电瓶车和白色的路虎发生了亲密接触,我也应声倒地,那份麻辣小龙虾撒了一地。我倒在积水中有些绝望,那辆白色的路虎揽胜停在不远处,双闪亮了起来。

她,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右手拿着一个古驰的包包举在头顶,试图挡住飘落的雨点……

“你没事吧?”她来到我身边蹲下,带着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赶时间……”说到这,她看到满地的小龙虾,主动打开古驰的手包,拿出一沓现金,大概有两三千块钱的样子,“这些钱你先拿着去附近的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我现在有很急很急的事要去处理,实在对不起。”说完,她把钱塞在我手里起身就走。

在她转身的瞬间,似乎又想起来什么,再次蹲下从包里拿出一支笔,随手在一沓便利贴上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把自己的身份证连同这个纸条塞给我,对我说道:“有什么事你随时打我电话,我叫雨馨。”

我低头看她身份证的时候,她已经起身离开,前前后后可能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甚至我们都没有“彼此交流”。

白色的路虎远去,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胳膊肘、膝盖两处擦伤,电瓶车受损比我要严重的多,后视镜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在外卖APP上把情况告诉卖家,请卖家理解一下,重新做一份小龙虾,同时联系了一个同行,请他继续跟进这个外卖订单,我一个人推着电瓶车回到家。

所谓的“家”,不过是我在城中村租的一个单间,高三毕业那年一个人来到昆明打拼,距今也有三年半的时间了,这三年多在昆明可谓是尝尽了人情冷暖,也逐渐认清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外乡人来这座繁华而又冷漠的城市的打工仔,在这种城市,丝毫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

冲个澡,膝盖和肘弯处的疼痛提醒我,那个路虎女司机的身份证还在我这里,此时已经午夜11:27分,经过短暂的犹豫,我还是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第一遍电话没有人接听,我猜测她可能是在开车没听到电话,过了一分钟我又拨打了第二遍,这一次只直接被挂断!我有点不甘心,又拨打了第三遍过去,这次终于打通了,电话那边传来她很不耐烦的声音问道:“哪位?有什么事快说。”

这是什么态度?我已经有些不高兴了,不过我并没有发作,很客气的说道:“刚刚你开车把我撞了……”

“噢……对不起!对不起……”她的态度发生了180°的大转变,连连道歉说道:“刚刚是我不好,实在对不起,你现在在哪个医院?有没有检查过?医生怎么说?”

听她的语气让我舒服了不少,平静的说道:“我没什么事,肘弯和膝盖擦伤了一点,倒是我的电瓶车壳裂了一些,不过也没关系。”

“人没事就好,电瓶车多少钱我赔给你。”

“已经够了。”我拿着电话说道:“你给我的钱已经够修电动车了,你的身份证还在我这,什么时候方便你取走吧。”

“现在可以么?”她略带咨询的语气问道:“我有事走不开,我让朋友过来取可以么?”

“好的……”

我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她,挂断电话之后我坐在木板凳上给自己涂抹云南白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听到有人敲房门,我起身走出自己的卧室,来到客厅打开门,发现外面来了四个男子,走在最前面的年龄和我相仿,感觉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跟在后面的三个男子膀大腰圆,看起来很魁梧。

走在前面的男子看着我问道:“是你打电话么?”

“你是……”

“身份证。”男子很不耐烦的问道:“陆雨馨的身份证在不在你这?”

“在……”

我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呢,男子一拳头打在我的脸上,紧接着抬腿踹在我的腹部,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这么被打倒在地上,试图从地上爬起来,男子的脚迎面踢过来,顿时我就感觉到嘴里泛起了血腥的味道。

住在隔壁经常和我把酒言欢的刘强打开自己的卧室门,看了一眼又赶紧关上了。

男子来到我身边,用他穿着皮鞋的脚踩在我的手臂上,冷冷的问道:“身份证呢?”

我很想说话,但是感觉半张脸都是麻的,根本说不出来,男子转过头对身后的三个人说道:“进去找一下。”

那张身份证和字条就放在卧室的桌面上,进去的人很快就找到了,拿出来递给男子,男子看了一眼身份证,很满意的收进自己的口袋,踩着我胳膊的脚也在额外的用力,甚至在我的胳膊上碾了一圈,冷冷的说道:“瞎了你的狗眼,碰瓷竟然碰到她的头上,我今天把话放这了,你要是再敢纠缠她,我一定弄死你。”说完,他又狠狠的踢了我一脚,转身就走。

还没等走到门口了,他好像想起来什么,转身走进我的卧室,把我的手机拿出来当着我的面,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又躲了两下,确定那个手机彻底报废了,才大摇大摆的离开。

听到重重的关门声,刘强才再次将自己我卧室打开一条缝,确定人都走了,他才小心翼翼的出来,手里拎着一把水果刀,骂骂咧咧的说道:“他麻痹的,老子才找到刀,他们就跑了,跑慢点信不信我捅了他们,墨默你没事吧?”

这就是平时一起撸串、一起聊梦想的“兄弟”!

我苦笑,却没表现出来,刘强来到我身边扶我起来,看着地上破碎的手机问道:“他们为什么来打你?还把你的手机砸了,怎么回事?”

我摇摇头,示意刘强扶我去我住的那间卧室。

客厅里一片狼藉,住在对门的房东推开门,看到这里的状况很是愤怒,那个肥胖的老女人叫骂道;“你们一天天就知道招惹这些不三不四的人,隔三差五的就来这里闹一通,明天你们统统都给我滚,这个月的房租不要了,滚!别住在这里,有多远滚多远。”

刘强很是委屈,和房东辩解道:“这和我没关系。”

“和你没关系?”房东肥胖老女人的声音更大了,“和你没关系你拿个水果刀干什么呢?你在这上坟烧报纸忽悠鬼呢?给我搬出去,明天就给我滚。”

我挣扎着站起来,对房东说道:“找我的!和强子没关系,我走。”

“滚!”房东肥婆恶狠狠的说道:“明天就给我滚蛋,别让我再看到你。”说完,她重重的摔上门。

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在这个城市有怎么一栋小楼就好了,自己留一套房住,剩下的全都租出去,每个月收房租,也能活的很滋润。事实上,我除了一个电单车一个笔记本电脑之外,剩下的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了。回到自己的卧室,刘强还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谩骂,谩骂房东肥婆的无情,也谩骂那群人“逃跑的迅速”,否则早就给他放倒几个了。

而我,只想安安静静的抽根烟,我对刘强说让他回去休息吧,我没事!这些年混在这个冷血的城市,挨打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就习惯了,死不了。

刘强又安慰了我几句,还说改天找几个哥们,说什么都要查出这伙人的下落,给我出出气。

我一个人坐在床边,七块钱的红塔山在我指尖散着青烟,我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充满了不公,我更想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一张善于伪装的脸,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为什么要留下一张身份证,然后安排几个人来打我一顿?为什么?我暗暗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问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仿佛这一整夜都不会停歇。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个城市又多了一个游离的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斜射在房间内,我已经把所有的物品都收进了行李箱内,行李箱放在破旧的电瓶车上,身上只剩下她昨天在雨中丢给我的2600块钱。上个月发薪水,把所有的钱都打回家给父亲看病,只留下了一点点的生活费,这2600块钱拿出800买个智能手机,送外卖这活还是要继续干,剩下的一千多块钱准备用来租房,天黑之前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就得睡天桥了。

把手机卡放在刚买的手机上开机,就接到了我二叔打来的电话,问道:“默默你在干什么呢?”

我二叔!墨少杰是个神人!是我爷爷在路边捡回家的,比我大六岁,这些年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做,十里八亲的都知道他,用四个字形容就是:臭名远扬!

我蹲在路边的马路牙上,问道:“我这会没事,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啊?”

“我上昆明帮你爸买药,听说昆明有个老终于治疗肾病特别有一套,隔壁村的老张头就在他这抓了一副药,服用了之后明显比以前好多了,我打听到老中医的联系方式后就赶紧过来了,再过两个小时就到昆明站了,我先去抓药,晚上在你这对付一宿,明天早上坐火车回去。”

“二叔……”我当时就紧张了,要是被我二叔知道我混的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他得咋想?回去和我爸妈一说,他们二老又要担心了,再加上脸上还挂彩了,我二叔那性格看到肯定会刨根问底的,这麻烦就大了!我支支吾吾的说道:“二叔你别来找我了,抓完药就早点回去,我这工作忙。”

“不行啊!”我二叔墨少杰强调说道:“你妈还给你带了一筐土鸡蛋,说什么都要拿给你,你不能让我把这鸡蛋带回去了,你工作忙我不耽误你,你把家钥匙给我就行,我自己先回去睡着,先这样,一会儿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说完,我二叔就把电话给挂了,徒留我盯着手机发呆,两个小时找一套房子交房租住进去?这有点不太现实!但是两个小时之后我二叔就到了,这是个大麻烦!

经过短暂的犹豫,我决定先去火车站附近找个小旅店,把我二叔在那边安顿下来,让他打消跟我回家的住的念头,只要安顿好我二叔,我自己在那住都无所谓了,对付一下就可以了。

两个小时候,我在火车站接到了我二叔,他和以前一样的,穿着一件绝逼是盗版的耐克T恤,身上的肌肉凸显,胳膊上又多了一条纹身,见面的第一瞬间他就愣了,关切的问道:“默默咋啦?和谁打架了?”

“没有。”我撒谎说道:“不小心摔的。”

“摔的?”我二叔根本不相信我说的,对我说道:“你把你二叔当成是你爸妈一样忽悠呢?谁能把自己摔成这个样子?咋滴啊?被打了都不敢说啊。”

我知道我二叔是“身经百战”,想要骗过他挺难的,但是我也不想和他说这些,搪塞着说道:“走啦,走啦!先带你去住的地方,下午我跟你一起去抓中药。”

我二叔没吭气,跟在我身边走着,在提前开好的小旅馆内,我对我二叔说道:“今晚你就住这里,下午抓完药我就去上班了,我挨打这事你别跟我爸妈说,免得他们担心。”

“到底咋回事?”墨少杰不依不饶的问道:“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二叔来一次,你就给按住安排到这住来啦?默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家里?先说说是谁打了你?为什么打你?”

我郁闷了,坐在床边点燃了一根烟,低声骂道:“我他妈也不知道为啥打我啊……”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最后我还不忘提醒我二叔,“这事你千万别和我爸妈说,免得他们又担心,我这还有几百块钱,你回去的时候给我爸带回去了,让他们想吃什么会买点什么。”

墨少杰在一边低头抽着烟,沉默了几分钟,对我说道:“行,这事我不和你爸妈说。”说着,我二叔又拿出来两千块钱给我,“你的钱就别给你爸妈了,我再给你两千,你去找个好点的小区,租个小区房住,对自己好点。”

“二叔你别给我钱,我不用……”

“拿着!”我二叔用命令的语气说道:“给你你就拿着,别那么多废话!下午我去给你爸抓中药,你去找房子,先把住的地方解决了,晚上一起吃饭,明天一早我就坐火车回去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能感觉得到墨少杰对我是真的很关心,我也不想让他太担心我,答应了他的提议。

下午我去找房子,墨少杰去抓药,我爸的肾病已有好些年,这些年给他看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爷爷去世的时候留下一笔遗产,可能有几万块钱,按理来说这笔钱要我爸和二叔每人一半,但是二叔一分钱都没要,全都给我爸看病了,我二叔墨少杰虽然不学无术成天瞎混,但是人品没说!

下午在中介处找到了一个房源,三室一厅的小区房与人合租,剩下一间最小的卧室月租700,客厅、卫生间、厨房都是公用的,中介介绍,主卧住着一对情侣,次卧住着一个单身女孩,在附近一家大型企业工作,年龄都和我差不多。

看过房之后,我觉得条件什么都还可以,交了三个月的租金,办理完这些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墨少杰给我发信息,告诉我他在火车站边的小旅馆等我,晚上一起吃饭,他第二天一大早要坐火车回家。

临出门的时候我遇见了合租的那个单身女孩,她刚好下班,穿着一身职业装,短款的小西装显得整个人特别有气质,她弯腰换鞋的时候,我透过她的衣领看到了里面的春光……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也承认,她那里很吸引人,让人看了第一眼就舍不得移开目光,结果……当她换完鞋起身的时候,我还傻傻的盯着她的胸看!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无比厌恶的低声骂道:“流氓!”说完后自己捂着领口向次卧走去。

晚上和墨少杰在火车站边一起吃了晚饭,喝了几瓶啤酒,我也懒得回滇池春天这个小区住了,第二天一大早送走墨少杰,我开始继续送我的外卖,不工作就没收入!而我暂时能做的,也只有送外卖,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半,最后一个订单让我有些意外,竟然是和我住在一起的人预定的,名字叫林怡菲。

提着外卖回家,主卧室的那对情侣并不在家,门紧闭着,里面的灯也没开,次卧的灯倒是开着,时不时的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我把外衣脱掉丢进我的卧室,提着外卖走到她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她穿着家居服打开了门,看到是我之后脸色马上就变得很不悦,本能的用手左手捂着领口,用一种特别厌恶的语气问道:“干什么?”

我把手里的外卖提起来说道:“你点的外卖!”

林怡菲怒了,她质问道:“谁让你动我外卖的?”

“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呢,她一把将外卖从我手里夺过去,下一个动作竟然是直接丢进了门边的垃圾桶里面,因为外卖里有一碗汤,在她夺走的时候,里面的汤洒在了我的牛仔裤上,很烫!她完全不理会我,后退一步将门重重的关上。

我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无奈的摇摇头,回到自己的卧室!

手机上收到订单的回馈,一个差评,理由就是:你凭什么把我的外卖送到别人手里?有你这么不负责的么?

我看着屏幕觉得有些荒唐,一个差评扣三百薪水,起早贪黑一整的收入可能都不到三百块。今天累的像狗一样,结果这一个差评就让我回到了解放前,坐在床边抽根烟,感叹人生的不美好!

周三中午,我突然接到墨少杰的电话,我还以为他和我说家里的情况呢,我把电瓶车停在路边问道:“二叔咋啦?我这正送外卖呢,你晚点打过来呗。”

“我在青年路和人民路的交叉口这等你,你送完这份外卖就别接单了,先过来一趟。”

“啥?”我以为我听错了,“你在哪呢?”

“小花园!青年路和人民路的交叉口,就是你和我说撞车的地方,这他妈的路口有点乱,你过来一趟,告诉我你到底在哪被路虎撞的?”

“干什么?”我预感到墨少杰好像要干点啥,“你不是回家了么?你怎么又回昆明了?”

“我帮你把这场子找回来,你不过来也行,我最多就是多调取几个摄像头的录像而已,麻烦一点。”

“得!”我彻底无语了,我二叔墨少杰是啥样的人我太清楚了,“你等着,我马上过来,见面再说。”

半小时后,我果然在小花园的十字路口看到了墨少杰,这家伙正蹲在路边,眼睛一直瞄着路口的那些摄像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墨少杰看到我之后递给我一根烟,问道:“你在哪被撞的?”

我纠正墨少杰的思路说道:“不是被撞,是路虎转弯,我撞它了。”

墨少杰骂道:“谁特么不知道转弯要让直行的!你告诉我在哪个方向就好了。”

我指了指对面,对墨少杰说道:“就在那……二叔这事就算了吧,咱在昆明人生地不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别管了。”墨少杰把自己没抽完的半根烟丢在地上,用脚踩了一下对我说道:“这事我知道了,等我查清楚路虎的车牌照,就能找到打你的人了,你先忙你的去吧。”说完,墨少杰低头就走。

我站在原地喊道:“二叔……我住滇池春天,你晚上过来住么?”

墨少杰头也不回的丢下两个字:“不住,你不用管我。”

我看着墨少杰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内心开始变得忐忑不安,他没见过那伙人有多凶,明显就不是善茬,开的是路虎揽胜,手里拿的包是价值过万的古驰,墨少杰在昆明人生地不熟的,就这么贸然去调查,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是什么?可是我又知道自己劝不了他,除了干着急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三天后的晚上,墨少杰再次给我打电话,让我在半小时之内赶去世纪城车立方,他在车立方外面的露天停车场等着我,我来到停车场找到墨少杰的时候,他正蹲在花坛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而在他的斜对面,正是那天晚上和我发生亲密接触的白色路虎揽胜,侧面的划痕还在!

我特别震撼墨少杰的能力,他是怎么找到的?我完全不清楚。我有点担心,劝墨少杰说道:“二叔算了吧,这事被闹大了。”

“不行。”墨少杰不带任何语气的说道:“今天就得把这场子找回来。”

“在哪?在这?”我四处看了看,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但是这里热闹非凡,根本不是个能“找回场子”的地方。

“抽烟吧。”墨少杰递给我一盒烟,竟然是软中华,指着一边的黑色桑塔纳说道:“上车坐着去,等人来。”

“谁的车?”

“别管了,跟我上去坐着。”

上车之后我就开始紧张,这辆至少十年以上的桑塔纳破旧不堪,在驾驶位的右侧竟然竖着一根钢管,钢管的一边还用绷带缠绕了起来,这明显就是今晚的作案工具。我根本淡定不下来,虽然憎恨他们欺负我,但是让我去打人,我……我紧张……我怕,我试图劝墨少杰别没事添麻烦,但是他压根就不理我,我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大约九点一刻,正主出现了,那天晚上打我的男子和开车跟我亲密接触的陆雨馨都出现了,两个人并排走到路虎边,陆雨馨身上仍旧背着古驰的包包,不过不是那晚的了,男子走向主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

墨少杰冷冷的问道:“是不是他们俩?”

“二叔算了吧……”

“别废话。”墨少杰显得有些不耐烦,“就说‘是’还是‘不是’?”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是。”

墨少杰并没出气,眼睛死死的盯着路虎,路虎揽胜启动缓缓的离开停车位,墨少杰也发动这辆破桑塔纳,跟着路虎屁股一起向外驶去……

这一路我都异常紧张,墨少杰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我太清楚了,路虎行驶在前面,几经转折下了二环,走上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墨少杰看准时机,超过路虎之后迅速打方向,别了路虎一把,紧接着一脚急刹车,车身斜着挡住了白色的路虎,不得不承认,路虎的刹车系统很好,换做是其他车,可能已经撞上来了。

停车之后,墨少杰并不着急下车,悠哉的低头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路虎驾驶员……就是那天打我的男子已经下车,一脸怒气的来到桑塔纳主驾驶车门外,抬起脚踹在车门上,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怎么开车的?到底会不会开车?”

墨少杰慢悠悠的把点燃的烟叼在嘴里,右手抓着提前准备好的钢管,左手拉开桑塔纳的门锁,用力的推开了门,原本站在车门外的男子被撞个正着,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墨少杰拎着钢管下车,根本没有任何废话,伦起钢管砸向他的头。

男子本能的抬起左手的胳膊档了一下,墨少杰的脚已经踹在他身上,男子后退两步绊倒在马路牙上,完全被墨少杰的气势所吓住了,倒在地上仰望墨少杰,脸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说,完全没有前一秒的嚣张气焰了。

陆雨馨从副驾驶的位置下车,急匆匆的来到男子身边,蹲下来关切的问道:“宇豪你怎样?有没有事?”问完这两句,她仰起头看着墨少杰问道:“你干什么?为什么打人?”

墨少杰左手把叼在嘴里的香烟夹在手里,头也不回的说道:“默默过来,你想怎么弄他?”

我战战兢兢的来到墨少杰身边,小声说道:“二叔算了,打也打了,咱还是走吧。”

“你们是谁?”陆雨馨并没有认出来我,想想这并不奇怪!那天见面下着雨,又是在深夜,她走的急匆匆,最关键的是我还穿着外卖服装,骑电动车带着头盔,他不记得我也很正常,但是此时此刻,她却认认真真的看了我和墨少杰,无比惶恐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墨少杰没搭理陆雨馨,他把左手捏着烟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屁丢在地上,右手握着钢管慢慢的蹲下来,那根钢管的下端盯着墨少杰的大腿,我看得出来他在用力,男子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出现扭曲,但是他也挺爷们的,一直忍着没叫出来。墨少杰见他扭曲的脸,不禁有些得意,对男子说道:“打了默默一顿,砸了他的手机,给你折个价,五千块钱马上转过来,转过来这事就算了,不转……”墨少杰冷笑两声,“不转今天你就别想好好的离开这里。”

“我给!”陆雨馨可能也知道这个男子平时是什么德行,再加上墨少杰身上自己一股狠劲,把她给吓到了,她打开自己挎着的包包祈求道:“你们别伤害他,我给你们……”她一边说一边从包里往出拿现金,数都不数的就塞给墨少杰,“我也不知道这有多少钱,都给你们。”

墨少杰大概看了一眼说道:“差不多了,这事暂时就算过去了,别他妈的仗着有钱就欺负人,你们给我记住了,不服就再来找我,我的电话号码很好记,1356677****,不服随时给我打电话。”说完这些,墨少杰把手里的钢管收起来,对我说道:“默默走了,他再敢欺负你,我就弄残他。”

我有点懵,这就是墨少杰处事的方式!在转身离开的时候,我还忍不住多看了陆雨馨两眼,她长的真漂亮,五官精致到让人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在看她的时候,他也在看我,彼此对视的瞬间,让我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赶紧把目光收起来,转身上了车。

墨少杰看出来我有些担心,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问道:“咋了?怕了?怂了?人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你怕他们干什么呢?是爷们就和他们干。”

说真的,我有点烦!在昆明混了这些年,我一直是扮演一个外来小市民的角色,不愿意和人争吵更不愿意和人打架,总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好干活赚钱给家里邮寄,期盼着攒够钱给父亲换肾。

见我不说话,墨少杰安慰我说道:“得了!别愁眉苦脸的了,多大点屁事啊,他敢找你麻烦,我就再弄他去,弄服了为止,你就在前面路口下车吧,这些钱你拿着,自己省点花,这段时间我都在昆明,有事给我打电话。”他也不管我是否同意要这些钱,一股脑的都丢在了这边,我知道我爸看病要花很多钱,也没和他客气,大概有六千多块钱,全都收了起来问道:“你不回家了?你在昆明干什么?”

“你别管了!反正不是送外卖,记住了,他再敢找你麻烦你就弄他,别怂。”

我和墨少杰的生存理念始终是有很大的差距,路口下车后一个人慢慢的游荡在城市的午夜的街上,兜里装着几千块钱的现金,感觉这笔钱来的太轻松了,轻松的有些不安。我甚至想过去联系陆雨馨,把这些钱给她送回去,解释清楚这就是个误会,我承认我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我怂,平苦老百姓经不起那些折腾,还有另外一个意图就是……我幻想自己可以和陆雨馨相识,至少让她别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恍惚间意识到这个想法很可怕,怎么能祈求女神的关注呢?还妄想和长相那么精美的陆雨馨相识?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滇池春天小区门口。

在路边买了两串烤鸡翅,蹲坐在马路牙边吃着,一条流浪狗小心翼翼的靠近,想要吃我丢在地上的骨头,但是我看它的时候,它又像受惊了一样,急忙后退几步。

我把手里的鸡翅尖折断丢向了流浪狗,它闻了闻,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我又丢给他骨头,它的胆子越来越大,逐渐的敢靠近我了,我最后竟然是对我没有戒心,在我身边安静的吃着地上的骨头。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和它一样,都在流浪,为了一口饭,都在小心翼翼的活着。

回到家,卫生间有人正在使用,我趴在阳台上抽了根烟,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林怡菲围着浴巾从洗手间内出来,彼此对视的瞬间,她又送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想不明白了,没事总瞪我干什么?不就是看了她的胸么?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这么念念不忘么?

第二天很奢侈的睡到个自然醒,在APP上点击开始接单,第一份就是个大单子……足足40份盒饭,送去迪凯国际酒店,接到这个订单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某个传销组织在这种五星级酒店搞培训呢,到了酒店门口被保安拦下,告诉我外卖不允许送进去,只能让客人自己下来取。

我不得不打订餐人的电话,订餐的是个女孩,她让我把电话给保安,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保安把电话还给我,告诉我坐内部电梯直接送到29层的会议室。第一次我只提了20个盒饭上去,其余的放在电瓶车上,麻烦保安帮忙看着点。会议室内只有订餐的女孩在,她告诉我把盒饭放在桌面就可以了。

下楼去拿剩下的,当我再次上来,把盒饭提进会议室的时候,眼前出现了让我惊呆的一幕:陆雨馨正在人群中,对视的一瞬间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陆雨馨就在这个会议室里面看着我,一个男子打开一份盒饭拿给她,恭恭敬敬的说道:“陆总开会辛苦了,您先吃。”

陆雨馨接过男子递过来的盒饭,客气的说了声谢谢。

我头皮发麻,昨天才和墨少杰两人把她男朋友给打了,现在又来人家地盘送饭……这不是自投罗网么?把盒饭匆匆放下,对订餐的女子说道:“餐送齐了,请慢用。”说完我就往外走,几乎是一口气来到电梯内,只想快点离开迪凯国际酒店。

这个电梯是直达29层的,中途没有停止过,看着数字一点点跳动,最后终于停在了一楼。

当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傻眼了,外面至少有四个保安,我故作镇定的低头往外走,两个保安上来就把我堵住,对我说道:“跟我们走一趟。”

“干嘛?”我假装不知情,对保安说道:“你们认错人了。”

“少废话!”一个头头直接下了死命令,对其他三个人说道:“先带走。”

“凭什么?”我大吼道:“你们只是保安,凭什么有权利控制我人身自由?”

这么一叫,酒店大堂果然有好多人看过来,酒店的大堂经理倒是会随机应变,一脸微笑的向其他看客解释说道:“不好意思惊扰到各位了,刚刚酒店客人举报丢失了贵重物品,怀疑是送外卖的小哥趁机行窃,我们已经将嫌疑人控制,马上会把嫌疑人送到派出所,实在抱歉。”

“某某外卖人员是贼?”

“现在送外卖的这些人素质太差了,电梯内偷吃,吐口水的……现在竟然有贼。”

“真是太过分了,以后谁还敢点外卖?”

“好好的一个平台都是被这些人搞坏了。”

我扯着嗓子露出狰狞的表情,大喊我是被冤枉的,结果没有人相信我的话,没有人理会我的喊叫,有的只是一张张冰冷的面孔,拿着手机在拍照,四个保安并没有向大堂经理说的那样要把我送到派出所,他们只是把我软禁在一个房间内,翻走了我的手机把我困在一把椅子上。

继续阅读《外卖小哥的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