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叶从容

角色:叶从容长乐公主

简介:“长乐公主薨后四年,准驸马爷为她守了四年,呕心沥血的辅佐太子,今日终于要纳妾了
”“一个血气方刚,正值壮年的男人,守身四年,不近女色,真不容易啊!”猪圈里的一头野猪,....

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

《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冤家路窄

“爷,放人走吗?”手下人近前问道。

“盯着她,不要理会。”慕容廷眯了眯眼。

她一身湿-漉-漉的衣裙,还被撕烂了胸前衣襟……在皇家禁苑里,她要如何脱身?

逃走的梁长乐,此时还来不及想脱身的事儿,她靠在竹子上,浑身剧痛,犹如受着当年的剥皮之痛……耳边回响的都是随从那句“梁国国相叶从容……”

她低头看着自己柔-软鲜活的手和脚……确定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变成野猪的长乐公主。

她又活过来了,全须全尾的活过来了!

叶从容也活着!且他还为国相!

这也就说明,第一,梁国的大权扔在他手中!第二,弟弟还没死,叶从容害怕被千夫所指,他不敢杀了太子篡位。

“少博,不要怕!阿姐一定会救你的!”梁长乐在心里暗暗发誓。

“啪——”一个石头子猛地砸在梁长乐背上。

正在心底发誓的她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却见顾汉成躲藏在竹子茂密之处,冲她挥手招呼。

梁长乐皱了皱眉,心底生出恐惧——这不是她的感情,而是原主的感情。因为顾汉成,正是这副身体的父亲。

“爹爹……”

“你的衣服怎么……是得手了吗?”顾汉成没有在意女儿狼狈的样子,他在意的是她能否给他带来巨大的利益。

哪怕伤风败俗,哪怕被人唾弃……女儿的生死并不重要。

梁长乐很快捋清了原主在父亲心里的地位,她神色很冷,“还望父亲拿一套得体的衣裳给我,否则我无法离开此地。”

顾汉成却只关心自己,“我问你得手了没有?燕王世子与你亲近了吗?他答应娶你了吗?”

梁长乐冷冷看着他。

“你哑巴了吗?”顾汉成怒道,“燕王世子有自己的主意,他爹许了你世子侧妃,他不见得同意。他若不同意,你休想嫁进燕王府!”

梁长乐轻哼一声,心底尽是不屑。

顾汉成却抬手,耳刮子向她扇来,“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若搞砸了这事,我就把你送去府尹家里做妾!”

脸上火辣辣的疼,让她更加清楚的认识到,她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弱,她不是曾经那个叱咤风云的长乐公主……

“你听见了没有?若是燕王世子不答应,你就去府尹家里做妾!”顾汉成表情凶恶,吐沫星子喷溅。

府尹人过中年,大腹便便,油腻得很,且还好色,家里已经有十几房小妾。

把自己豆蔻年华的小女儿送给这样的人为妾?

梁长乐垂着头,“世子已经答应了。”

“你说什么?”话音转的太快,顾汉成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世子说,男儿大丈夫,当以国事为重,边关未定,何以成家?但是他会默许我世子未婚妻的身份,待胡虏被逐,他就身披金甲,骑着白马来迎娶我。”梁长乐低头的样子,很像是小女儿的娇羞。

顾汉成大喜过望,“好孩子,这是真的吗?你怎么不早说?”

当然是假的。

梁长乐心里觉得可怜又可笑。

原主顾子念能来这样的皇室宴席,已经叫宴席上的许多女孩子不顺眼了。她们在她杯盏里下了药,要当众看她笑话。

顾子念身子不好,跳进寒泉的时候,就一命呜呼了,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嗯,真的,”梁长乐点头,“所以爹爹可以为我拿一套像样的衣服了吗?”

“世子这样口说无凭,你可曾问他要什么信物?”顾汉成倒是贪心。

梁长乐漠然看他一眼。

女儿这样陌生的眼神,不由叫他心底一缩,他抬手又要给她耳光。

“世子说,他会派人给父亲送去的。”梁长乐说。

顾汉成的手停在了半空,“真、真的?”

梁长乐哄住了顾父,换来了衣服。

她收拾妥当,正要先离开皇家禁苑,却迎面遇上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

梁长乐记得她们,原主正是喝了她们给她的茶,才腹中燥热,险些当众失态。

也正是这一群女孩子,追到寒泉旁,差点撞见她与齐王在水里的一幕。

仇人相见,可谓分外眼红。

为首的蒋方怡眯眼看着梁长乐,犹如世仇。

梁长乐抬眼四顾,没理她们,径直往西侧跨廊快步走去。

“方怡,她真不把你放在眼里!”

“就是,她竟不向你见礼!她不过是个五品小官儿的女儿。”

“他父亲的官儿,还是花钱捐出来的,也就是个土商人之女!她连给我们蒋小姐提鞋都不配!”

蒋方怡冷笑一声,众女孩子簇拥着她,也走进回廊。

众人往西侧跨廊看去,脸色不由惊变——那土商人之女,竟然同燕王世子站在一起说话?

慕容景安也看到回廊里的众女子,他脸色立时更加难看。

他极其看不上眼前这个女孩子,恬不知耻的纠-缠他。为了攀附燕王府,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上个月还冒死,侥幸救了他爹。

他爹也是糊涂,不过脑子的随口说要许她世子侧妃之位……顾家女子信了这话,更加想方设法的纠-缠他。

“挟恩图报,顾小姐不觉得无-耻吗?我爹醉酒之言,我不打算兑现。你若想要报酬,可以叫我爹对你负责。”慕容景安厌烦不屑,但好在声音不大,远处的女孩子们还不至于听见。

梁长乐判断他并没有那么恶劣,至少没有当众给她难堪。

“挟恩图报?”梁长乐摇了摇头,“我用另外一件事作为条件,和世子交换如何?比如,你看上了你爹的小妾,这可是乱……伦!”

“你怕不是想死?!”慕容景安一把掐上了她的脖子。

继续阅读《第一女相:邪王太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