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群山笑我

角色:范冲沈绿芜

简介:一介凡人,混迹在一群修真者当中,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些平日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奴颜婢膝,恭恭敬敬
这个凡人为什么这么牛?因为没有一个修真者打得过他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陆行舟说道:“刚刚这里,下了一场雨,时间非常短,然后我发现,药草叶子上沾满的水珠竟然都发光了,等到光芒消失后,这些药草就突然一下长高了,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灵雨!”范冲大呼起来,“没错,只有灵雨,才有可能让这些低阶药草突然进阶。”

陆行舟不解地问道:“什么是灵雨?”

范冲解释道:“所谓灵雨,就是蕴含着灵气的雨水,但这股灵气是蕴含天地法则之力的,能使药草进阶,也可使动物成精,极为罕见。这次凤鸣山的灵雨只怕是有史以来的头一回吧。”

陆行舟看了一眼江月落,道:“但是刚刚月落说她那里没雨。”

范冲道:“这是当然了。灵雨不是普通的雨,能落下几滴都是少有的事,像这种灌溉了百亩药草的雨水,举世罕见啊。”

三人边走边说,到了一株青色药草前,范冲突然停住脚步,瞪大着眼睛,紧盯着青色药草,神情逐渐变得激动起来。

“师父,这株药草,有什么特别的吗?”江月落好奇地问。

“九阶天骨草啊。”范冲的嘴唇颤抖着,两腿一软,竟然跪了下去,“居然真的被种出来了。”

陆行舟这时刚好走到前面一点,范冲这一跪,不偏不倚地,正对着他跪下。

陆行舟吓了一跳,慌忙双手扶住范冲,“范叔啊,虽说我有点功劳,但你也不用给我下跪啊,我受不起。”

“谁给你跪了?”范冲赶忙站起来,拍拍膝盖的泥土,“我是给九阶天骨草下跪。”

“这药草,有那么吓人吗?”陆仁义打量着天骨草,并没有觉得它有何出奇之处。

“吓什么吓,我是被吓到吗?我是激动了。”范冲眼圈一红,“你们可知道,为了寻一株高阶天骨草,我跑遍了无数深山秘境,求人无数,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但现在,它就出现我的眼前,自家药田里,我能不开心吗?”

“天骨草,有何用处,让范叔你这么重视?”陆行舟问道。

“你们不知,我的身上有一处暗伤,需要高阶天骨草配置的药物才能治愈。”范冲感慨道,“但高阶天骨草,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惜物品啊。”

“原来师父身上一直有伤,”江月落哭了起来,“难怪从没见你出手,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我。”

“你这丫头,”范冲拍了一下江月落的后脑勺,“没伤也不会管你,你还让我对晚辈出手不成?”

江月落躲到了陆行舟背后,小声嘟囔着:“别人家的师父可不像你这样。”

范冲装作没听到,举目四处张望着,口中道:“行舟啊,这一片药草,都在七阶之上,还有不少九阶的,全都是世间少有的高阶药材,价值只怕已经超过了整个凤鸣山所有资产总和了。”

陆行舟不由得问道:“范叔,你口中的七阶,九阶,到底是什么意思?”

范冲指着眼前的药草,道:“这些药草,不同于寻常植物,都是富含灵气的特殊植物,修真者修行还有疗伤时所需要的的药物,都是用这些药草炼制的,作用及其巨大。但这些药草也有等级区分,品级越高,作用越大。我们一般将药材区分成九级,一阶最差,九阶最好。”

陆仁义问道:“一阶能养成九阶吗?”

范冲道:“理论上是可行的,现实是,从来没听说过。药草能上升一阶,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事了,一阶进阶到九阶,想都别想。以前让你看过的药草,最高四阶,还是我费劲心思才弄来的。”

“现在都是七阶,八阶,九阶了,这可都是行舟的功劳。”江月落突然冒出一句来。

“对对,虽然说是天赐灵雨,但行舟看守也有功劳的。”范冲呵呵笑道,“行舟,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范叔都答应你。”

“行舟肯定是想修行。”江月落又插话道。

“这个当然是不行了。”范冲摇了摇头,“行舟身上没灵根,如何修行?还是说说实际一点的要求。”

陆行舟笑道:“范叔,我知道你屋里有不少藏书,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你不是一直在看吗?”范冲扫了一眼江月落,“这丫头三天两头从我屋里偷本书出去,我就不信是她自己看的。”

“师父,原来你都知道了。”江月落吐了一下舌头。

“若不是我默许,谁能随随便便进出我的房间?”范冲鼻子里哼了一声。

“早知道我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江月落也哼了一声,“害得我每次都提心吊胆的。”

三人继续往前走,不多时便到了小紫草前面。

“咦,这株草,”范冲低下头,仔细观察着,“颇为怪异。”

“它什么品阶?”陆行舟问道。

“一阶都不是。”范冲摇了摇头,“可能是杂草吧,拔了它。”

说罢,范冲伸手就要去拔小紫草。

“住手!”陆行舟和江月落同时叫了起来。

范冲吓了一跳,回头望着两人,“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这草有毒刺不成?”

陆行舟忙道:“范叔,就这一株,影响不大的,它存在于此,说明有它存在的道理,不如留下吧。”

江月落跟着道:“师父,这株小紫草可是行舟的宝贝,上次我就碰了一下,被他骂了半天。”

陆行舟苦笑道:“哪里骂你了?就是劝你别伤了它而已。”

“算了算了,行舟说得也有理,它存在于此,或许有它的作用。”范冲站起身,望着药田,道,“这里的药田已经是本门最大的资产,必须得派专人看守才行。”

江月落道:“不是有人看守了么,行舟难道不是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范冲摆摆手,“如此珍惜的药草,就怕会有人觊觎,所以需要一些修为高深的弟子看守才行。行舟只是个凡人,已经不适合待在这里了。”

陆行舟忽然有些慌,问道:“范叔,你不会要赶我走吧?”

继续阅读《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