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若未遇你,此生无喜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唐佳然

角色:唐佳然徐孟庭

简介:三年前,为了她的爱情,她被告上了法庭
三年后,为了她的清白,她缠上这个男人
男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勾引我?她瑟瑟发抖:段先生,我不是故意冲撞你的很快,她就知道什么叫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惹上男人

若未遇你,此生无喜

《若未遇你,此生无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付出代价

男人视线锐利,扫过童荣儿,童荣儿吓的浑身颤抖,哪敢上前。

他手上力道加重了些,徐孟庭疼的叫不出来。

"我教训畜生,也不看日子。"

段丞熠松开手,徐孟庭一个没站稳,瘫在地上。男人眸光一黯,揉了揉手腕,一声冷呵,"还不滚?!"

"谢谢……"

唐佳然看着迅速逃离的两人,惊魂未定。要不是这个男人出手相救,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就要被徐孟庭扇耳光了。

她额头虚汗冒出,手捂着撕裂疼痛的胃,脸色难堪。

"举手之劳而已。"

男人眼底阴云密布,递给她手帕,"需要帮忙么?"

面对陌生人,唐佳然是充满防备的,可是这个男人,刚才帮她收拾了徐孟庭,如今也只是客气询问,并没有做出逾越的事情。

她接过手帕,瞥见手帕的LOGO。这一款手帕,商贸大厦专柜估计得卖一千多。

她手一抖,将手帕塞回他手里,道了谢,努力睁开疲惫的双眼,"不用,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话还没说完,她只觉眼前一黑,腿软的站不稳,来不及思考,便晕了过去。

段丞熠眼疾手快,将她搂入怀中。

市中心人民医院,VIP病房。

"二爷,这位小姐有肠胃炎,需要静养,这瓶水挂完,我再开一些药,晕倒是因为血糖太低,平时注意饮食,还有……"

主任还在叮嘱,段丞熠挥了挥手,让他下去。

病床上的女人还没醒,短发贴着耳朵,光洁额头被几缕发丝遮挡,扇形睫毛微微颤抖,白皙肌肤如刚剥壳的鸡蛋,嫩的能滴出水来。

这女人,论姿色,不突出。

最起码,在他看过的女人中,不算艳美。

可就是这张脸,看似远近得宜的水墨画,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舍不得挪眼。

徐孟庭能抛弃这女人,选择那胭脂俗粉,也是识不得货。

"唔……"

床上女人一声痛苦轻吟,下一秒,睫毛颤动,段丞熠神色一敛,恢复如常。

*

唐佳然醒来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她黝黑眼珠转了转,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自个儿到了医院。

不过这病房,似乎太高级了点。

超大席梦思,投影仪设备,桌子上还放着水培的绿植。

她视线落向窗边的男人。

他脱了外套,只白色衬衫,袖子挽起,露出线条流畅的手腕,凸着青筋,腕上戴着一款卡地亚手表,估价约莫有两百万,且风格刚好配这一身行头。

此时,他侧颜对着她,正眺望远方。

还没打量完,男人转过头,一双褐色眸子和她对上,幽深的像是看不到尽头。

"醒了?"

他看了一眼手表,"你睡了半个小时,再休息一会,等液体输完了再走。"

"谢谢你……"

唐佳然撑着坐起来,咬着干燥的嘴唇,心中有愧,"我耽误你的工作了吧?真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她知道这些"精英"时间的宝贵。

以前和徐孟庭在一起时,她高烧四十度,一个人来医院挂号看医生,最后晕倒大厅。从始至终,徐孟庭都没来看她一眼。

他说,他工作太忙,如果来陪她,就会流失很多客户。

她不忍心让他牺牲事业。

看男人这身行头,想必也不是什么平凡人。

她哪儿敢折腾?

"不用道歉。"

段丞熠面色平平,似毫不在意,"我今天休假,没什么日程安排。"

"谢谢……"

她如坐针毡,不想在这儿耗下去了,给他留下一个联系方式。

"我叫唐佳然,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医药费我会还给你的,以后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我所能……"

虽然这种男人看起来,压根就不需要她去帮什么忙。

"客气,我姓段。"

他没打算放她走,"医生说你身体虚弱,我叫人买了粥,你吃了再走。"

考虑周到。

唐佳然胸口一阵潮湿。

昨晚,她才经历了大起大落,今天,她就遇到了这么不一样的人。

这是老天眷顾她,给她的恩赐吗?

她这回没拒绝,应了下来。

果然,几分钟后,送了热腾腾的蔬菜瘦肉粥,病床没有桌子,只有个床柜。

她拿着勺子,又是对他一阵道谢,昨晚光顾着喝酒,今儿一整天也什么都没吃。她一只手输液,另一只手用起来不方便,要把粥放床上,吃起来也费力。

"我来吧。"

看出她窘迫,男人已经端起饭盒,拿着勺子舀粥,似乎怕烫,还轻轻吹了一口,递到她唇边,"吃。"

唐佳然脸色一红,有点别扭。

从小到大,除了她妈,还没有人喂她吃过饭。

"不用了……我自己……"

"不要浪费时间。"

段丞熠不想多解释什么,"我对你没有特殊想法,今天换做其他人,我也会帮这个忙。"

言辞犀利,让唐佳然有些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并没有当他是恶人,只是不习惯和陌生人这么亲密。

"吃吧。"

他再次举起勺子,表情淡淡的,"有企图的不一定对你好,对你好的不一定有企图。小小年纪,用不着有这么强的戒备心。"

这话说的,老气横秋……

他看着和她也差不多大嘛。

不过,唐佳然也不再多说,乖乖吃了粥,她胃口不错,一饭盒的粥竟然全都吃完了。

有了食物的填充,胃也好受很多。

他拿了药给她,让她吃掉。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要去一趟律师事务所,医药费你若实在想给,打在我银行卡上就可以。希望下一次看到你,你不要再被男人欺负了。"

唐佳然心头一跳,"等等!"

他也要去律师事务所?

那说不定,两人能顺路……

虽然,她也不太好意思开口……

段丞熠背对着她,拿了外套,转头看她,面色平静,似乎是在等着她开口。

"是……"

唐佳然犹犹豫豫,却还是选择开口,"我今天就是想去律师事务所,我们应该顺路,你在事务所,有认识的人吗?"

如今她孤军奋战,若是没点关系,还真不好走。

"恩。"

段丞熠早料到她会如此,面色坦然,"我朋友是那里的一级律师,办事牢靠。如果你有事咨询,我可以现在跟他预约。"

一级律师……

唐佳然又有些退缩了,"那他的费用是不是……"

有些贵?

"不会。"

段丞熠静候着鱼儿上钩,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介绍过去的朋友,都会打折。"

听到这话,唐佳然眼眸一亮,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段先生,我跟你去!"

地下车库,唐佳然跟着段丞熠上了车,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座驾竟然这么威风。

兰博基尼毒药,价格不用说,这车全球限量版,只有三辆。

多少人有钱买不到。

唐佳然心里直犯嘀咕,段丞熠这么有钱,恐怕不是一般人。

"怎么了?"

段丞熠将车驶出地下室,戴上墨镜,"哪儿不舒服?"

这时不时的关心,让唐佳然心思一正,赶紧摇头,"没有,段先生,今天真的麻烦你了。"

她不是傻子,却又猜不出这人的目的。

他到底是谁?

普通人要遇到陌生人,搭把手就不错了,哪儿能这么乐于助人?

正疑惑,段丞熠从车内拿出一瓶苏打水递给她,"给。"

她仓皇接过,又道谢。

"不用客气。"

段丞熠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方向盘,细长的眼被墨镜遮住,只露出刚毅的侧颜,"看见你我就想到了一个人,她和你长得不一样,但眼神总是一样清澈,脾气也差不多。"

长得像一个人?

唐佳然心中一动,"你……喜欢她?"

"不。"

男人手指紧紧箍着方向盘,紧绷着脸,"我爱她。"

"啊……"

唐佳然顿时尴尬,耳朵有些发烫。

他只是把她当成了熟人,所以才对她好……

想到这儿,她心里的石头一瞬落了地。

"如果我母亲还在人世,看到有这么一个像她的女生,一定会高兴的。"

他语调正常,却透着一丝丝遗憾。

唐佳然又是一惊,不知是酸楚,还是怜惜,亦或是同情,"对不起……"

原来,他帮助她,只是因为她某些地方,像他的母亲。

段丞熠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幽深眸子一黯,心中冷笑。

对不起,有用?

只要他调查出母亲意外死亡的,他一定会让所有参与者,付出代价!

想到这儿,他眸光泛寒,多了一丝杀意。

*

世博律师事务所。

一进门,铺天盖地的寒气袭来,空调开的太足,唐佳然身上的热浪一扫而空。

前台一见段丞熠,客客气气问好,"段先生下午好,吴律师已经等您很久了。"

唐佳然心思涌动,想必这位吴律师,就是段丞熠口中那位一级律师。

"谢谢。"

男人客气道谢,举手投足贵气十足,看的前台两眼直冒光。

唐佳然紧跟着他,进了会客厅。

封闭式会客厅,桌上阳台摆满了绿植。百叶窗半拉,空调正吹出丝丝凉风。

刚落座,就听到身后一声热情招呼,"段先生,你来了。"

继续阅读《若未遇你,此生无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