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囚鸟甜妻之总裁我不要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紫语

角色:何清漪小青

简介:为了能够治好父亲,她不惜打破自己的底线,卖身筹钱,谁知那人竟是披着人皮的恶魔!当那人的真爱重回,她不出意外的被踢出他的世界,没有一丝的留恋...本以为两人从此再无交集,却没想到他却如附骨之疽一般追了上来,只是这次她却不想再给他伤害她的机会,尽管她的心底埋藏着那么多的爱意

囚鸟甜妻之总裁我不要

《囚鸟甜妻之总裁我不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二章 故意找茬

当何清漪从楚家那高大而沉重的黑色铁门之中跑出来的时候,她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忍了许久的眼泪也在这时喷涌而出。她缓缓的蹲下,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双眼紧紧的闭着,但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过了不知多久之后,她的大脑这时候才又重新恢复了运转,想到自己今天晚上做的事情,何清漪觉得有些恶心,甚至想吐。她强忍着呕吐的想法,伸手打了一辆车,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何清漪才发现,自己手中仍旧紧紧的攥着那张散发着铜臭味道的破纸,虽然那纸已经被攥的皱了起来,但自己始终没有把它扔掉。

看到这张纸,何清漪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流着流着何清漪笑了。

自己想要的,终于得到了。

尽管是用最珍贵的东西换来,但这是值得的。

很快,何清漪便回到家中。她轻手轻脚的打开屋门,然后悄悄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扑倒枕头上双肩不断的耸动。

太阳从地平线一跃而出,温暖的阳光洒在何清漪的身上,看起来极为温暖。然而,那些阳光,却不能温暖何清漪冰冷的心。她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好冷好冷,她的脑子里空白一片。

她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事情。她憔悴的面容慢慢低下,却看到自己衣服的标志露了出来。

何清漪愣了一下,然后瞬间恢复了记忆。

紧接着她像是触电一般,猛地蹦了起来,将身上所有的衣服疯狂的脱了下来,然后冲进了浴室。

一股纯白的水蒸气缓缓升腾,何清漪用力地搓着自己的身子,直至发红发痛,都不肯放过自己。

可是,无论搓得多么用力,她心里都很清楚,自己的这一具躯壳,已经很脏很脏了。而且永远也洗不掉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

然后,已经一整天都没合过眼的她,疲惫地盖上被子,沉沉睡了过去。

华灯初上,一辆纯白色的限量版兰博基尼停在双生花的门口,楚天阔下车将钥匙扔给门童之后,径直走进了酒吧里面,最大也是最豪华的包间。

房间里面是楚天阔的好朋友,花朝歌。看到楚天阔进来,花朝歌笑道:“你终于来了。今天有什么喜事吗?怎么想起找我们出来玩了?”楚天阔神秘一笑:“你们等着看戏就是。”

说着楚天阔将服务生叫了进来:“把你们这里的美女都叫来。”服务生点点头转身出去。

何清漪从睡梦中缓缓醒来,将眼角的泪珠擦掉之后她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她慌忙从被子里爬出来,随便穿了一身衣服之后,匆匆出门。

双生花的霓虹招牌在漆黑的夜晚一闪一闪,何清漪从员工后门直接来到了她们休息的地方。刚刚推开门,便有一个女孩跟何清漪打招呼:“小青,你怎么上厕所上这么久?”

小青是这里的姐妹给何清漪取得“艺名”。听到那个女孩的话,何清漪知道刚才肯定是她给自己打了掩护,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时间长了点。”

那女孩将自己身边的地方腾出来一点,示意何清漪坐到她身边。两人刚刚坐在一起,房间的门便被人直接推开:“梦花阁有客人。”听到服务生的话,房间里面的女孩们懒洋洋地搭茬:“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站在门口的服务生看着房内里的人只是答应着,但却没有几个动弹。他嘴角一咧笑着说:“别说我没告诉你们,今天晚上梦花阁来的人可是楚少。”听到楚少这个名字,房间内原本懒洋洋的美女们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从座位上立刻跳了起来,伸手扒拉开服务员就跑了。

坐在何清漪旁边的那个女孩也一下子蹦了起来,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何清漪仍旧坐在沙发上不动弹,不由得皱眉:“小青你在等什么?赶紧跟我走!”何清漪看了一眼那女孩,然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芸芸,你先去吧!我一会就去。”

芸芸狐疑的看了一眼何清漪,然后说了一句你赶快来就出门了。看着芸芸远去的背影,何清漪一下靠在了沙发上,口中还嘟囔着:“他怎么又来了呢?”停了半晌之后,何清漪终于磨磨蹭蹭的起身向梦花阁走去,要是自己不去,肯定会被经理骂的,还是去应付一下好了。

很快,梦花阁里面被一群美女挤满,口中都在娇呼着:“楚少你可好久没来了!”“花少,人家好想你!”这些美女都对楚天阔很熟悉,显然楚天阔是这里的常客。

被好几个美女团团围住的楚天阔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口中随意地敷衍着跟自己打招呼的美女们,双目却不断地在包间内女孩们的脸上游走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过了一会,楚天阔眉头紧皱,怎么不在呢?难道自己推断错了?

不甘心的楚天阔又重新开始在人群之中搜索,最后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面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楚天阔的心情顿时大好,伸手将自己身边的两个美女搂在怀里:“今天晚上所有的美女我都点了!”包间里面顿时发出一阵欢呼,无数香吻落在楚天阔的脸上。

欢呼过后,楚天阔伸手指向一个角落:“除了她!”众人随着楚天阔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女生正站在那个角落,脸上的表情惶恐而错愕。她站的很小心,在所有美女的身后,而且还在房间里面最暗的角落,如果不是楚天阔伸手指出来,只怕所有的人根本都不会看到她。

何清漪本来就不想跟楚天阔在一起,所以刚才在点人的时候站到了最后面最暗的角落。但是却没有想到楚天阔竟然将所有人都点了下来,正在焦急怎么办的时候,又听到楚天阔开口除去了自己,瞬间便放心下来。

看到楚天阔指着自己,何清漪脸上的惶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庆幸。随后她便急匆匆的向房间外走去,似乎在躲着什么。就在何清漪刚刚走到门口,准备出门的时候,一道冷冽的声音在房中响起:“站住。”本来何清漪即将跨出房门的脚步顿时僵住在了半空。

听到身后楚天阔的声音,何清漪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原本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不想不放过自己。可是刚才自己明明已经站在最后一排最暗的角落,他是怎么样看到自己?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被他叫住,那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想着,何清漪转过身来,脸上勉强挤出笑容:“不知道您还有什么事情?要是没事,我就不打扰您了。”

楚天阔伸手拿起桌上一瓶酒,口中冷冷地说道:“我说不点你,可我没说让你走。”

楚天阔这句话一说出来,何清漪顿时就愣住了,不点自己又不让自己走,这算什么?一边的花朝歌看了看楚天阔,要知道楚天阔虽然平常有些冷酷,但绝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何清漪,好像感觉出点什么。

回过神来的何清漪皱眉:“你不点我,又不让我走,你是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房间中被点中的女孩们倒吸一口凉气,楚天阔可是新月集团的总裁!而新月集团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就是在欧美市场新月集团也是声名赫赫!她怎么敢跟楚少这么说话?

坐在沙发上的楚天阔一本正经对何清漪说:“我点这么多美女,总该有点赠品。”

听到这句话,何清漪顿时火冒三丈!楚天阔竟然把自己当成了不值钱的赠品!她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瞪着楚天阔:“我才不是什么赠品!”

听到楚天阔说她是不值钱的赠品,花朝歌心中终于明白,肯定是这个女孩不知道怎么样得罪了楚天阔,怪不得楚天阔要故意将她留下来,原来是想好好教训教训她。

这时有人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人是何清漪,便笑着对楚天阔说:“楚少这次可是走了眼,小青可是我们这长得最清纯的姑娘呢!”楚天阔转头看去,说话的那个女人自己有些印象,于是伸手把她招到自己身边来坐:“菲菲,你说的是真的吗?”

菲菲娇笑着挽住了楚天阔的胳膊:“楚少,你就是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骗你啊!”楚天阔笑着在菲菲的脸上捏了一下:“长的清纯不代表心也清纯。”说着还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小青。菲菲在一边点头:“楚少说的有道理,现在有很多这样的绿茶婊呢。”

其实刚才在楚天阔说小青是不值钱的赠品时,菲菲就已经看出了楚天阔的意思,他是想狠狠的羞辱小青一顿!虽然在一起上班,但小青身上很多东西菲菲早就看不惯了,这时小青又得罪了楚少,她正好顺水推舟一举两得!

接着菲菲靠在楚天阔怀里话锋一转:“不过小青应该不一样吧!再说楚少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她的心是不是清纯呢?要不楚少你试试,说不定能捡个大便宜呢!”

话音刚落,房间中一阵哄堂大笑。

继续阅读《囚鸟甜妻之总裁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