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梦回十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中夜

角色:苏宛苏若菡

简介:大周王朝,皇后苏宛被儿子和亲妹妹共同谋害,死不瞑目,转而重生,重回苏府做回庶女,根据前世记忆,一步步夺回属于她的父爱、荣辱、中宫,可重重逆天改命变故之后,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她该怎么选……

梦回十年

《梦回十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黄雀在后

  未等苏宛反应过来,她已被扣住人推倒在蒲垫上,婳灵惊悚着嚷嚷屈膝想要护住主子,被身后的手硬生生拉扯开。

  “今天有人敢动我一下,我定要他陪葬!”

  苏宛厉声呵斥,周遭人无不为之一震。

  “就算今天爹爹想要了女儿的性命,也得让女儿死得明明白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实行家法,这也未免太失公允。”

  声音阴冷低沉,带着股让人不能反驳的气势,在场所有人仿佛被她慑住般,静候事端发展。

  当着上百号人的面质疑,老爷子喉咙动了动。

  “你个逆子!还敢狡辩!来人,取证据!”

  只听一声令下,堂下有人碎步朝着门外快速奔去,苏宛冷笑着跪在地上,漠然无惧。

  “姐姐,爹爹已这么生气,你非要把他气出个病来吗,你何不直接认错,求爹爹从轻处置?”

  苏若菡盈盈然往下走,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跪着的姐姐,语气讥诮。

  “哦?看来你了解得比我清楚,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上苏宛阴狠的眸光,苏若菡似被看穿了般,闪躲开四目相对的眸光,辄回步伐,朝座椅走去。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嘴硬,爹爹不处置你,难道等着别人上门要人吗?”

  说罢,她目光看向大门,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近,嘴角上翘,大笑了起来。

  “柳老板,你怎么到府上来了?莫不成是我少了你的银两不成?”

  “三小姐说笑了,谁赊账也不可能轮到苏府,今日舍下前来,是想向苏老爷讨回个东西,我知道这东西对于苏府来说可能很是一般,可是对于我的小店来讲,却是镇店之宝,还请苏老爷手下开恩。”

  老板谦声道来,听得苏亨怒目横视,未开口,听得身旁一阵大笑。

  “哈哈哈,姐姐,你听到了吗?是不是你偷了别人的东西?苏府什么没有,你竟然去偷!置爹爹的颜面于何处?置苏家的颜面于何处?”

  苏若菡先发制人,在场所有人无不为之一颤,众人面面相觑。

  “哦,是吗?我偷什么了?柳老板可有证据?”

  纤弱的身影,说话却是丝毫没有畏惧,冷冷地睥睨向四周,宽袖下手指摩挲着旧伤口,那是她前世因为贪图苏若菡的好意而留下的印记。

  那鞭子抽在身上疼在心上的记忆仍刻骨铭心。

  “姐姐今日不见棺材不掉泪,可别怪妹妹帮不了你了,来人,证据何在?”

  被遣出门的下人,此刻垂首颤颤巍巍的拱手行礼,回禀道:“三小姐,没有找到。”

  “什么?她的马车你看过了吗?”

  “回老爷,奴才仔细检查了好几次,确实没有。“

  再次听到这样的回答,苏若菡眼珠瞪如鱼眼,看看柳老板,又看看下人,漂亮的脸蛋扭曲得变形。

  “我堂堂苏府出来的女儿,怎么会做这等龌龊之事!不查出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

  当着外人的面闹出这么大乌龙,苏亨脸上早已挂不住,拍桌怒气冲冲吼出声来。

  “爹爹,柳老板跟了一路,可见丢失的东西肯定非常重要,既然查了我的马车,不妨再查查妹妹的马车,如此一来,才算有个交代。”

  苏宛沉声道,脸上带着不明所以的笑,对上苏亨微敛的深眸,笑意更甚。

  “哼,搜就搜,若是搜不出,看爹爹怎么处置你!”

  看着苏若菡撅嘴轻蔑着抵赖,黑眸如同深渊,触不到底。

  怪她心软,这张脸才会恢复得如此之快,明知她如此不知悔改,直接毁掉岂不甚好。

  “老爷……老爷……这……这是什么?”

  一刻之后,下人匆匆走过苏宛身旁,朝着苏亨走去,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柳老板眼神跟了下人一路,瞳孔微微放大,直直盯着下人手里的东西。

  “苏老爷,那正是敝店之物。”

  他拱手行礼,语气温和的道。

  “这……这不可能。”

  苏若菡瞪大眼珠,指向地上的苏宛,脸色苍白,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商量好的事情,怎么就失去了控制。

  “你们……你们竟然商量好了一起来害我!爹爹,不是我,我没有!是他们,是苏宛,她想害我……”

  像得了失心疯似的,她先前的理直气壮,变成了磕磕巴巴。

  “柳老板,今日之事恐是有误会,你先请回府,待我查明情况,亲自带人上门道歉。“

  到底是苏亨,他冰冷的侧脸如同利刃,游刃有余的安抚完柳老板,随即命人将大门关上。

  台下跪着的苏宛已自顾自地站起来,冷冷的看着父亲和苏若菡,静静的等候着。

  “爹爹,这真不关我事,女儿……女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一边解释,一边眼珠疾速左右转动,惶恐着为自己开脱,一直在旁未出声的刘氏上前,轻轻给苏亨按摩,冷冷的说道:“是啊,老爷,我的女儿我知道,她要什么有什么,怎么会瞧得上那等低贱之物。”

  良久。

  他声音如闷雷乍响:“菡儿,今日之事,你实在可笑之极,竟惹出这等笑话,让我今后脸面往哪搁?哼,还有你,若不是你教导无方,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被这么一吼,刘氏吓得两手拽着手巾,委屈得即将落泪。

  老爷见状,恨恨的甩下一句话:“罚菡儿闭门思过三天!!半年月钱!”

  他看向哭哭啼啼的母女,还有傲然观摩的苏宛,气愤得拂袖而去。

  婢女搀扶着刘氏,转首恶狠狠的看向不远处的苏宛和婳灵,冷嗤后离开,苏若菡抹着眼泪,含怨而视。

  就是那眸光,让苏宛有些恍然。

  嫡出和庶女有着千差万别,前世她没能为自己脱身,后背手臂活生生被鞭打留下疤痕,而如今苏若菡只是被轻飘飘处置。

  “我们走!”

  转身前,苏若菡看向苏宛的眸色如同寒光利刃。

  和前世一样,苏若菡在苏府时已处处欺压着她,进宫之后,更是各种刁难,现在想来,曾经的偶然,实则都是经过她一手策划。

  回想起街市上苏若菡望着两位皇子欲遮还羞的表情,苏宛顿悟。

  素日里,李琩媵最忌惮李睿晟,即使是一母同胞,仍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想到这里,苏宛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只要她活着,苏若菡想要的荣华富贵,李琩媵的纵容猖獗,全都别妄想,与其窝囊的活着,倒不如给她个痛快。

  哈哈哈,苍天有眼,竟然让苏宛重生到太子册封之前。

  这一世,李琩媵的储君之位,休想稳若磐石,没了权位,倒要看看他们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遥望月滉淮水,她苍白的脸庞逐渐冷沉,右手反扣及肩,再次触碰到新长出来的肉痕,轻轻扯了扯嘴角,不禁呈现骇人之色。

  三皇子李睿晟仗着从小天赋异禀,不顾圣上的偏爱,非自请到边关叱骋沙场,捷报频频,二皇子便趁此机会落井下石巩固朝中关系,地位与日俱增,而唯一能与他争锋的,只有三皇子。

  记忆中正是今晚,李琩媵企图软禁李睿晟,逼其交出兵符。

  在这世上,她得不到的幸福,苏若菡也不配得到。

  纤细的身影倏地从床上坐起身,窸窸窣窣声响之后,一道黑影走出来,朝着漫星阁最偏僻的一堆草垛快速移去。

  丑时。

  幽深凨弭巷里只有一处普通大宅子隐约烛火摇曳。

  黑色夜行衣下只露出两只眼睛的苏宛停下,左顾右盼之后打开后门,蹑手蹑脚,在错综复杂的山水曲幽小径快速移动,确定无人,纤手在假山上轻轻一点,一扇门径自打开,里面是更深的漆黑,一股潮湿扑面而来。

  迟疑了下,苏宛探索前进。

  须臾,一排亭台楼阁前,有个房间站着一人,踧足凝思,透过幽暗烛光,可以猜到这张脸的主人硬朗俊俏,而旁的房间,要么无人,要么有颇为激烈的讨论声。

  她望向无人把守的门口,瞬间已经来到门前。

  还没有听到门打开的声音,黑影人已经来到了沉思着的人的身旁,一把牵起他的手就要朝房间内走去。

  “三皇子,请跟我走。”

  低哑暗沉的声音,不经察觉感受不到里面夹杂着些许的凌乱,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李睿晟,他薄冷的脸庞无丝毫变化。

  隔壁的讨论声戛然而止,苏宛倏地浑身发热,猛地一拉毫无防备的三皇子,动作熟练的打开了房间里的衣柜门,这里竟然是条暗道。

  苏宛拽着李睿晟在烟煴密道中飞快奔跑,耳畔的风呼啸而过。

  密道变幻莫测,李睿晟的脸上不禁浮起薄蹙,脚步不自觉变得不愿配合起来。

  “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意识到了身后男人的迟疑,禁不住猛地一拉,他整个身体不得已又跟着跑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假山石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喘着粗气的鬼魅。

  苏宛感到自己的手被猛地甩开,脖颈一紧,脚尖离地。

  “一介女子深夜拉着本王逃窜,你想干什么?”

  言辞薄恼,语气讥讽。

  “你……你听。”

  苏宛用尽了浑身力气挤出这几个字,这个时候,她实在没心情和他开玩笑,两人性命,危在旦夕。

  少卿,有仓促而庞大沉重脚步声徐徐而近。

  按照沙场经验,这至少是一支队伍的数量!这个时刻,出现在这里,李睿晟仿佛明白了什么。

  手倏地一松,没有看向已经摔倒在地的苏宛正在大口呼气。

  她刚刚那么做是在救他?她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三皇子,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继续阅读《梦回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