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褚杳鸢

角色:褚杳鸢景晨

简介:一朝穿越,未来世界的神医大佬褚杳鸢,重生到古代将军不受宠的女儿身上
废材?垃圾血脉?注定一辈子扑街?抱歉,本小姐可酥可萌,可脚踢渣男拳打白莲,凡是阻拦我之人,通通推倒! 某妖孽一把咬住她的嘴角,她滔天咆哮,长得帅就可以耍流氓的嘛?谁知某妖孽摇身一变,竟成了大名九鼎的国舅爷
国舅爷一把将她壁咚在墙上,声音湿嚅:小女人,你休想逃过本尊的手掌心

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

《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追杀
站在他身后的褚杳鸢却只觉得万分悲壮,如果说之前她想救他纯粹是因为见色起意,但是现在,她觉得这个叫景晨的男人虽然性格有些欠揍之外,但人确实是一个好人!
景晨此时已经跟那黑衣人打起来了,他本就背着她奔跑了许久,再加上那群人黑衣人出招十分阴损,专往致命处攻击,没几分钟,景晨身上就多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褚杳鸢一边观察着前方的战况,一边飞速制作毒药粉。
“何必呢?我们这么多人,你已经逃不出去了,还不如就此束手就擒,我们还能留你个全尸,给你最后留一份颜面。”其中一个黑衣人见景晨拼死反抗,出言劝道。
景晨冷笑一声:“我就算是死,也得拉个垫背的,到时候黄泉路上好报仇!”
景晨这话说得渗人,黑衣人面面相觑,攻击愈发猛烈起来。
“完成了!”
褚杳鸢猛得起身,而那边,在景晨被刺中大腿倒下之际,褚杳鸢一把毒药粉撒过去,趁着那群人跪地惨叫之际,褚杳鸢一把拖起景晨,飞快远离那危险之地。
褚杳鸢哼哧哼哧地拖了景晨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找到了一个地势平坦而隐蔽的地方。
而此时景晨早就已经昏迷了过去,褚杳鸢把他放下,飞速用药粉止住他身上的血,然后开始把脉。
她的手刚一搭上景晨的手腕上,她手上戴着的戒指就在疯狂闪烁红光。
“什么意思?”褚杳鸢看着手中戒指,又把戒指放在自己手腕上,没有反应。
褚杳鸢又观察了一会儿,突然发现景晨的嘴巴开始泛乌。
“难不成这戒指泛红光是在提醒我这男人中毒了?”褚杳鸢觉得很神奇,这戒指不仅能放东西,还能辨别别人是否中毒。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去戒指里一通翻找,果不其然,找到了一瓶子解毒丹药。
俗话说毒物旁边肯定都长着解毒的草药,这戒指既然能提醒她别人中毒,那肯定是有能解毒的东西。
褚杳鸢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不错,她把解毒丹药给景晨喂下,没过一会儿,景晨便幽幽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褚杳鸢凑近了问,一副十分关切他的模样,同时在心里暗暗赞叹:这家伙凑近了看更好看了呢?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精致的?
“我中毒了?”景晨身体很敏锐,一下子就发觉了不对劲,他不仅觉得浑身疼痛,五脏六腑似乎也有些难受。
“确实,不过你刚才已经吃了能解毒的丹药,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褚杳鸢点点头。
“应该?”景晨表情微微扭曲。
“凡事没有绝对嘛。”褚杳鸢耸了耸肩:“不过你看你现在都醒了,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景晨深呼吸一口气,不太愿意理这个说话不靠谱的女人,他看了看周围,问道:“那群人去哪里了?”
“被我杀了。”褚杳鸢语气平淡,仿佛不是再说自己杀人了,而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她接着道:“不过我也不确定,我临时制作的毒药分量比较少,他们有十几个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彻底杀死他们,不过她们就算不死,也没可能追上来了。”
闻言,景晨这才终于认真得看了褚杳鸢一回儿,他一开始只不过以为褚杳鸢是哪家贪玩的普通闺阁小姐,然而现在看来,怎么可能有哪家的闺阁小姐像她这么彪悍的。
杀人了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想到这,景晨倒是对褚杳鸢泛起了一丝兴趣,他表情一变,语带暧昧道:“既然是你救了我,那你想要点什么么?”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更加暧昧道:“想要什么都可以。”
话说这女人一开始就是因为见他长得好看所以才挺身而出救她的吧,还叫他帅哥来着……
真是难得一见的豪放女子呢……
“给我钱。”褚杳鸢一句话打破了景晨营造出来的暧昧气氛,她直接道:“算上刚才,我救了你两次,你还吃了我的药,你看看你是付银子还是付银票,或者房契地契也行。”
褚杳鸢说完,稍微苦恼了一下,这荒郊野岭的,这男人看上去也不像是随身携带金银房产的人,于是她还特通情达理道:“你要是现在拿不出来,过几天给也行,我家在褚将军府,你人不用到,钱来就行。”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人不用到,钱来就行……
景晨直接一口血没差点吐出来,想他也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天底下有多少美人前仆后继不要钱的往上身上扑,可结果这个女人……
“你刚才不是还在说我好看么?怎么眼下说出来的话这么无情了?”景晨眯着眼,一脸危险样。
褚杳鸢还沉浸在能讹对方一比的高兴劲中,非常直接了当的回答:“比起美男,当然是钱比较重要了。”
钱比较重要?
景晨觉得自己拳头有点硬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恼些什么,见面前这女人一个劲的叨叨,他猛得伸出大手,扣住褚杳鸢的脖颈,狠狠得压了下去。
两人亲在了一起!
褚杳鸢完全没反应过来,直到瞪大的眼睛中映出男人得意的眼神以及嘴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轻薄了!
“妈的死变态!”褚杳鸢猛得把人推开,不小心推在了景晨身上的伤口上,惹他一阵皱眉。
趁景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褚杳鸢一个昏睡粉撒过去,他立马倒在了地上。
“呼!”褚杳鸢这才揉着自己慢慢变烫的脸,她虽然好男色,但顶多是欣赏,像景晨这样直接上手,她还是有些接受不能的。
“算了,看你长得好看,就不跟你计较了……”褚杳鸢嘟囔着,估摸着她撒的那点昏睡粉顶多能让这男人睡个十几分钟,于是赶紧溜了。
褚杳鸢走了很久,这才走出林子来到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她身上还有残留的血迹,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但是衣服早就在褚杳鸢摸爬滚打中变得破旧不堪。

继续阅读《国舅爷的女人谁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