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麻衣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时三

角色:叶长天顾愫愫

简介: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
三年前,为帮助妻子一家改命转运,叶长天逆天而行,惨遭天谴!
三年后,叶长天王者归来,却愤怒发现妻子和别的男人进了快捷酒店!
麻衣一怒,血染苍天!

麻衣狂婿

《麻衣狂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天君风水术

青年一身名牌西装,脚下皮鞋擦的锃亮反光,进门时,直接一只脚踩在了病房里的凳子上,顺手给自己点了根烟,呛人的烟雾缭绕,态度嚣张至极。

“顾源?怎么是你!”

看到进来的青年,顾愫愫脸色一变,率先惊叫出声,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没错,就是我。”顾源耸了耸肩膀,看向床上躺着的叶婉黎,嗤蔑一笑:“为了救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废人,每年往医院里搭上几十万的费用,这不是白痴吗?爷爷说了,从明天起,停药停氧,啥时候人彻底嗝屁了,西山沟挖个坑,埋了就算了!”

唰!

闻言,叶长天猛然看向他,眸光深邃无比,一股森然寒气透体而出。

“你,说什么?”几乎是咬着牙,叶长天一字一顿的开口道:“这话是你的意思,还是顾山河的意思!”

顾愫愫也是娇躯一颤,她怎么也没想到,让放弃治疗叶婉黎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顾家!

“呦,我当是谁呢,感情是姐夫回来了啊!”

顾源像是才刚瞧见叶长天一样,祥装做一脸惊喜的样子,踢翻了椅子,两步就走了过来,一掸烟灰,还带着火星的烟灰直接掉在了叶长天的衣服上,烫出两个小孔。

顾源这才笑吟吟的眯眼说道:“姐夫,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一个当弟弟的哪有权利做家里头的主啊?不过……”

话说到这里,顾源的脸色骤然阴冷起来,阴测测的狞笑一声:“我觉得也没说错,哈哈哈!”

“这人铁定是救不活了,再这么下去,无非就是浪费钱而已,愫愫姐你可是知道的,咱们顾家现在可不比头两年,一年几十万的开销,扛不住啊。”

双手一摊,顾源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要不你就听爷爷的话,答应嫁给那个孙大少爷?这样顾家没了难处,也好帮你们救人不是?哈哈。”

“你!”

顾愫愫气的浑身发抖,她简直无法想象,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堂弟,竟然会这般无耻!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的啊?”眼神一冷,顾源哼道:“抓紧把管子拔了,一个废人还特娘的救,真是浪费资源。”

说着,他抬手就朝着叶婉黎插在鼻子上的氧气管拔了过去。

咔!

眼中寒芒流露,叶长天腾然而起。

想他三年前为保顾家前程无忧,甘愿动用禁术秘法,为此身负天劫也在所不惜!

而如今,顾家就是这般回报的么!

着实令人心寒!

尖锐的指甲几乎已经嵌入血肉,叶长天深吸了一口气,就准备运转法诀,令这个忘恩负义的狂徒付出代价。

啪!

但就在这个时候,顾愫愫却是突然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顾源的脸上,泪如雨下。

女人的一张俏脸冷若寒霜,全身都在跟着颤抖,气急败坏的指着门外:“你滚,滚!”

“要不是当初我卖掉我老公的公司,换来一个亿替顾家还债,现在顾家早就完了,你们知不知道!”

“你们现简直是恩将仇报!”

“顾愫愫,你是不是疯狗!怎么连我都咬?!”

挨了一巴掌的顾源捂着脸,吃惊的看着她,面色通红,气极反笑道:“是,我们都承认,如果当时不是你把他的公司卖了,咱们顾家早就完了,但顾愫愫你也不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他开公司的钱是哪来的?”

“还不是因为娶了你,入赘了我们顾家才拿到的钱?这公司本来就是我们顾家的!我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钱,有……”

“我不要听这些,你滚啊!!!”

顾愫愫一声尖叫,泪如雨下,死死的捂着耳朵,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俏脸上满是凄苦。

“哼!”

顾源冷哼一声,不屑的看向叶长天,用快要燃尽的烟蒂点指顾愫愫,讥笑说道:“一家子好赖不知的蠢货,还不赶紧准备棺材,怎么,难道你们是觉得这死人还有的救?哈哈哈!”

“别说了,你别说了!”

顾愫愫疯狂摇头,不愿再让顾源说下去。

这些年,她虽然早就看出了顾家的变化,可终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冷血绝情到这一步。

小手抓着病床上叶婉黎干瘦的胳膊,顾愫愫声泪俱下:“姐……是愫愫对不起你,愫愫愧对你们……”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叶长天上前将老婆从地上搀起,看着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叶长天心疼无比。

顾家,变了!

但她没变。

这就已经足够了!

“我……我对不起你,是我没能照顾好姐姐,现在就连……就连顾家也……”顾愫愫不停啜泣,泪水很快就阴湿了叶长天胸口的一大片。

“不怪你,这一切都怪我。”苦笑一声,叶长天摇摇头。

如果当初不是他强行逆天,非要替顾家扭转乾坤的话,说不定也不会酿成现在这种情况。

一切,都是天意!

“咳咳……”这时,站了许久的孙医生忍不住了,干咳几声说道:“那个叶先生,顾小姐,你们如果还想让病人住下去的话,就请尽快把住院费缴上,不过,我们医院确实已经尽力了,接下来也不会有任何后续治疗了。”

“嗯?”

叶长天转头看向他,淡淡开口:“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们这些庸医给我姐姐治病了?”

“什、什么?”孙医生一愣,旋即脸色瞬间难看下来:“姓叶的,你什么意思!说谁是庸医呢!”

“就是你!”

叶长天猛然踏足,一股浑厚强悍的气势瞬间横扫全场,就连床头上摆放的水杯都在此刻微微摇颤。

“嘶……”孙医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头上的冷汗立马就渗了出来,嘴里不断骂着神经病。

“别冲动……”不知道为什么,顾愫愫总觉得这次回来的叶长天跟以前大不相同了。

以前可以说他是年轻有为,器宇不凡,但现在……

可怕,深不可测!

顾愫愫甚至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形容如今的叶长天,那种感觉就仿佛是一只蚂蚁面对撑天巨人般,根本无从窥探。

“呵,叶长天,你该不会是要狗急跳墙吧?”顾源又点了一根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不屑的冲叶长天啐了一口唾沫:“说人家孙医生是庸医,你也不瞧瞧你的德行,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神经科专家,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说这话!”

听到这话,孙医生也是站直了身体,整了整身上的白大褂,一脸得意。

“垃圾,真是丢人现眼!”

“你闭嘴!”顾愫愫恨恨的看着顾源:“如果你不想呆的话,可以现在就滚,这里没人留你!”

“我滚?呵呵,我偏不!”顾源冷笑:“我倒是要瞧瞧,有种大言不惭说孙医生是庸医的垃圾,到底有什么本事。”

“叶长天,既然你说医院不行,那有种你自己救这个死人啊,装什么逼!”

“哦?那我要是真救活了我姐姐,你怎样?”叶长天冷笑。

“怎样?”顾源呸道:“只要你能让这个死人睁眼,老子现在就三拜九叩给你请回顾家去!”

“好!”

闻言,叶长天眸光眸光深邃,松开了顾愫愫的手,重新看向病床上的姐姐。

此刻,在叶婉黎的额头上也有一层细密的汗珠,骨瘦如柴的她套在宽大的病号服里,看起来十分可怜。

叶长天手脚轻柔的替她拭去额角香汗,旋即单手成剑指状,一指点在了叶婉黎的眉心之上。

嗡!

霎时间,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翠绿色光芒从他的指尖荡漾而出,而病床上的叶婉黎则仿佛挣扎一样,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嘤咛。

“嘤……”

但这声音,落在顾愫愫耳中却是让她极为惊喜,这一年来,自从叶婉黎病倒之后,她还从未见过她发出任何声音,更别提动弹分毫。

“这是……”

顾源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婉黎。

孙医生更是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小声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啊,病人三个月前就被判定脑死亡了啊!”

“天君风水第一式,探!”

叶长天没有看他们,而是自顾自的开口,这一刻他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无比严肃:“九阴托九阳,生死两茫茫。天君卜卦象,定不许汝殇……”

话音落下之际,叶长天猛地一提胸口,自他外套衬下,一张黄符咒纸被他取出,指尖一碾,无火自燃。

噗!

燃烧的符纸灰尽数落入叶长天掌心之内,一只手轻柔的掰开叶婉黎的下颚,手掌轻轻一扫,下一秒尽数消失。

“唔……”

而就在这时,床上昏迷了足足一年之久的叶婉黎,突然睁眼了!

“这不可能!”顾源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震惊,下一秒他的脸色骤然难看起来,神情紧张,趁着叶长天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悄悄往门外摸去。

“哇!”

一口夹杂着纸灰的黑血被她猛地吐了出来,躺在床上,叶婉黎剧烈的咳嗽起来,隐隐竟然有要坐起来的意思。

孙医生此时已经颤抖了,扭头就朝着门外跑去,嘴里高声叫道:“院长,院长!”

“奇迹,奇迹啊!”

“叶婉黎活了,她被救活了!”

“人呢,人都哪去了!快来人!!!”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