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萧承衍

角色:萧承衍左婉宁

简介:一场大战,她被算计坠崖身亡,十万将士全军覆没,她换容归来,发誓要那个幕后真凶血债血偿!
她暗中蛰伏,却被当做路人替嫁给了青梅竹马,她这才发现,那个总是在她面前病弱娇气的男人,幕后的真实面孔原来如此强大!
“萧承衍,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情?”
男人只是笑得宠溺,“娘子说多少,就是多少,不过咱们的孩子,我说生多少,那就生多少……”...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

《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纸条

  萧承衍的马车自然追不上疾驰的赤练,很快祁月便甩掉了他。

  倒是连霜,死死咬着她不放。

  祁月渐渐收紧了马缰,让赤练安静了下来。

  果不其然,她刚刚站定,一支羽箭便直直朝着她射来。

  她侧身跌下马去,躲开了这一记偷袭。

  “连公子?”

  见身份暴露,连霜本也就只是想教训她一下,便讪讪地收了箭,脸上带着讥笑:“实在抱歉,方才我追着只狍子到这里,没想到原来是世子妃。”

  祁月爬起身,抖掉身上的泥土:“可连公子刚刚那记可谓是又准又稳,倒像是……”

  祁月顿了顿,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冲着我来的。”

  连霜面色一僵:“世子妃此言何意?”

  祁月横眉一挑,眼中带上了质问:“连公子三番五次针对于我,莫不是刚刚搞垮了祁家,又想将允王府也拖下水不成!”

  被她厉声一喝的连霜先是一愣,随即面色狰狞了起来。

  “住口!那些都是风言风语,我们连家才没有做那些事!”

  祁月小心打量着他的神色,正想再探听一二,就见连霜径直打马向她撞了过来。

  这个莽夫!

  祁月向着一侧滚去,堪堪避开了马蹄。

  “住手!”

  一声娇喝传来,连霜下意识地拉住了缰绳。

  身着锦缎劲装的连翘骑马赶到,眉头微微蹙着:“连霜,这可是允王世子妃,你在做什么!”

  连霜冷哼一声,眼中满是不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说罢,他便调转马头,打马离去。

  连翘目送他离开,下马将祁月扶起:“家弟无礼,惊到世子妃了。”

  “无碍。”

  祁月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手,心中满是疑虑。

  连霜虽然为人倨傲,但不是个有心计的人。刚刚他的怒意不似作伪,好像……是真的觉得冤屈。

  难道……

  还未等她细想,急促的马蹄声便打断了她的思路。

  萧承衍一脸阴郁地坐在马车内,见她同连翘站在一处,身上还染了些泥,神色更是冷了几分。

  “上来。”

  祁月顺从地上了车,赤练便自觉地跟了上去。

  她看着连翘温婉的面容,心中有了些思量。

  这个连大小姐似乎与连家人并不亲近,说不定……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纸条

  眼看着马车沿路走远,连霜一张脸黑的堪比锅底,随身的小厮不敢触这位爷的霉头,只好唯唯诺诺的在一旁低头缩着,只有连翘站在他身侧,微微皱着眉。

  “我从前不是和你说过,允王府盘根交错,不要轻易给家里惹出祸端的吗?”

  连霜一听,更加不乐意,瞪着眼睛就吵:“怎么就是我给家里惹事,我不过是想教训教训那丫头罢了!”

  “你想怎样我不管,”连翘懒得和他拌嘴,“但凡事先想想家中,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可如此莽撞。”

  连霜不耐烦的摆摆手,策马而去,还忍不住不平:“爹爹还没说什么呢,轮得着你来管教我!”

  “还有那个萧承衍,不过是一个世子,在本公子面前摆什么架子,我呸!”

  想起方才吃瘪,连霜一记重鞭打在马背上,惊的马匹一阵嘶鸣,沙尘四起,被他强拉着缰绳改变了方向。

  另一边,马车。

  这一代树木繁茂,山路颠簸不已。

  自打祁月上车,萧承衍就阴沉着脸色坐在马车深处,狭长的眼睛合起来,神情并不明朗,过了很久才转头询问:“你和连霜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能是怎么回事......

  她一番试探无果,现在也摸不清连家到底是个什么角色,萧承衍一向谨慎,也不怪他怀疑自己。

  想到此处,祁月连连摆手:“我们能有什么关系,小连公子只是拿我寻开心罢了。”

  “拿人性命寻开心,还真是好心思。”

  萧承衍皱着眉,忽的冷笑一声,眼神阴郁的盯着祁月看了一会儿,抬眼警告道:“你今日也看见了,连家不是善茬,我劝你还是离他们远一些,免得惹火上身。”

  “是,我记下了,往后我见着他们家人,一定有多远走多远。”

  祁月一眨眼,面上是安分乖巧的应下了,但连家可是查破此事的重大线索,怎么可能说断就断!

  待萧承衍移开视线,她才敢继续在心中谋划。

  连霜好歹是连家最受宠爱的小辈,按理说应该知晓不少连家的手笔内幕,可方才他的反应又不像作假.....看来还是得找机会重新试探试探才行。

  至于人选,祁月倒是有了打算。

  方才那位连翘姑娘,看着是个少有的正直人士,不如找个日子去一探究竟,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正想着,不料马车速度忽然骤减,车轮磕绊在粗糙的沙路上,被石子打的咔咔作响。

  萧承衍与祁月二人没有防备,后者没稳住身形,直接哐当一声磕在窗子旁,转眼间额角就红了一片。

  听到她低微的吸气声,萧承衍转身看了一眼,蹙眉询问外头:“怎么回事?”

  不等车夫答话,就听一骄纵男音从外头传来。

  “都说是狩猎了,什么东西都没打着呢就急着走,不合适吧!”

  闻声,祁月胡乱揉弄了一下额头,掀开车帘一看,果然是连霜颔首挡在路中央,一副神气无比的模样。

  “小连公子,你不是走了吗?”

  祁月微微一弯眼,面上是笑着,却怎么也叫人瞧不出丝毫的喜悦神色。

  “我走不走你也配管,你算哪根葱?”

  连霜在马上坐着,性子一向趾高气昂惯了,自然不会轻易受委屈,干脆就挡住二人去路,偏要发难。

  “今日大家都是来狩猎的,世子身体不便也就算了,世子妃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也做缩头乌龟,躲在马车里不敢出来啊,难道是怕了不成?”

  连霜故意激将,非要祁月吃些苦头不可,又扫了她一眼,得意无比:“想走也行,不如世子妃与我比试比试,倘若一个时辰后你猎来的东西更多,让本公子亲自送你们回去都行。”

  话说的好听。

  祁月悄悄看了萧承衍一眼,正要开口拒绝,却见他先行一步在一旁点头:“可以。”

  祁月心里咯噔一声,见他转头盯在自己身上,只好做出一副蹂蹑姿态,试图推脱:

  “王爷,我哪里会什么狩猎,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到时候再给王爷丢了脸面,还是算了吧.....”

  “无妨,你只管去,不必在乎本王的脸面。”

  萧承衍清浅一笑,显然不打算阻拦,反倒顺水推舟,命人将马匹给祁月牵来。

  看着她利落翻身上马,萧承衍稍稍垂下头,掩住眼中的犹疑。

  “那还等什么,开始吧!”

  连霜左手持箭,紧紧拉住缰绳,右手从袖中抽出一把短刀,直奔不远处微微耸动的草丛而去!

  既然逃不过,祁月索性紧随其后,指尖拨弓,声量不大,却极为飒气:“小连公子,你也别高兴的太早!”

  二人身姿爽朗,半是意气半是风发,箭尖瞄准那几只四处奔逃的白兔,下一刻犹如惊天破竹一般而出!

  听见响动,萧承衍悠悠抬眼,视线落在祁月灵活翻转的手腕处,瞥见她以右手抵弓的动作时忽的一皱眉,双手按在椅旁,指尖隐隐有了泛白之色。

  怎么会.....

  萧承衍眼中满是讶异,这动作他再熟悉不过。

  从前祁月一向喜欢左手出箭,这便是她下意识的习惯,绝不可能认错!

  还不等他想明白,就见那头的连霜终于沉不住气,趁着祁月背过身去,一支利箭便被有意无意的掰弯了路子,直直擦过祁月的肩膀,一时间皮肉绽开,鲜血四涌。

  “嘶.....”

  祁月蹙眉,一把捂住伤口的血迹。

  她躲连霜的绊子躲了一路,却没想到这小子狗急跳墙,还会玩儿阴的,当真可恶!

  “哟,真是不好意思,方才有些手滑,伤着世子妃了,但既然世子妃受伤,那就是本公子赢了。”

  连霜嘿嘿一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么,真没劲。”

  祁月面色不变,暗里嘲讽:“也亏得小连公子解释了,否则我还真以为是你输不起,暗中对姑娘家动手呢。”

  “早就听说连家下黑手厉害的很,都是些下三滥的招数,不知小连公子可有耳闻,是真是假啊。”

  “.....你!”

  “连霜,你又闹什么!”

  好在连翘及时赶来,给祁月赔了不是,借着说话的姿势,悄悄在她手里塞了一张字条。不等祁月再有反应,便带着连霜急匆匆的走了。

  

继续阅读《冲喜后,病弱世子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