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能胖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伟

角色:林伟龚刚

简介:主角林伟因为研究生毕业申请营业执照和富二代龚刚起冲突,被其陷害入狱,和死囚华耀同狱,因为救华耀,被华耀授一本金手指《五行仙鉴》出狱后,修习此鉴,五识增强,医术飞跃,结识性格麻辣警花,冰山企业美女老板,火热风情的医学院老师,刁钻古怪的苗族蛊师,沉鱼落雁的一线红星,各色暧昧,发家致富,打抱不平,扬我国威,正我医魂

全能胖医

《全能胖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五行仙鉴2

林伟超级大胖子,28岁,身高175.体重过220,走起路来像大笨象。

刚刚医学院毕业的他因为他太胖找工作没有人收,他步履蹒跚地到工商局注册:“小姐我要开诊所”,负责人是一个样貌可人的美女,看到他脸上的肥肉挤得像满月的团子,一阵的恶心:“开诊所,有没有证明”

林伟摇了摇头:“开诊所还要什么证明?”

美女负责轻蔑地看着他:“当然要推荐人证明啦,不然我怎么跟上面交差”

林伟有些无奈:“可我是华清市医学院毕业硕士生,没什么朋友,还要人推荐?”

美女看着自己的微信,是个轻昵的表情,全神贯注的,当林伟是空气:“下一位”

林伟做梦都没有想象,下一位竟然是林伟的情敌,这是夺了林伟女朋友的一个人叫龚刚,龚刚是标准的高富帅,医学世家出身,背景极硬,在华清医学院呼风唤雨,作威作福,正因为他抢了林伟的初恋,林伟才暴饮暴食变成今天的胖子。

龚强竟然也开诊所,这是什么缘故?

“下一位?下一位呀?”负责人罗媛跟林伟作出一个驱赶的姿势,林伟恼羞成怒,差点发作。

龚刚推开林伟:“还在这里碍事什么?”眼中满是不屑和鄙夷。

罗媛看到龚刚,满脸堆笑:“龚先生,您来有什么贵干”

林伟听得心里一酸,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公务员的称谓都不一样,这世道。

龚刚淡淡扫了林伟一眼,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开诊所”

罗媛瞥了瞥龚刚:“有没有证明?”

龚刚:“我还要证明作什么?”

罗媛支吾着:“这这个,恐怕有点”

龚刚把一叠美利佳超市的购物券放到桌子上面:“一个月百分之五十优惠,想买什么都行,我帮我朋友拿执照”

罗媛的两只眼睛瞪得像青蛙:“哇,公子就是不一样,连这个都搞得到”

龚刚抽着一支300块的巴西雪茄:“怎么样,还要不要证明”

罗媛点了点头:“这个嘛,好说好说,我十天之内跟你搞定”

龚刚朝林伟狞笑道:“死胖子,瞧你这鬼模样,还想在这里开诊所,简直是做梦”

他一个烟圈吐在林伟脸上,对烟味敏感的林伟呛了个半死。

林伟本来看到龚刚就不爽,这货连证明都不要就来开诊所,还故意做给林伟看,这不是成心气他么。

“草你妈。B”

本来这一个月都没找到工作,心情就差到极点,被龚刚一话羞侮,恼羞成怒,这三年他忍龚刚三年。

啪!

一拳打在龚刚脸上,积蓄了所有的愤怒,龚刚身体栽倒。

嘘!嘘!嘘!林伟畅快的喘着气,视线末端。

龚刚站起来,用手撸了撸嘴边的鲜血,故意打一个假拳的动作,没有碰到林伟,却跟罗媛递笑,狭促一笑:“有没有监控?”

罗媛的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林伟:“有哇”

林伟战栗的一抖。

哼!

龚刚继续抽着雪茄,愉快地吐烟圈,一波又一波:“截了传到我微信,把这家伙捉了吃官司”

罗媛回应:“好的”

龚刚又塞了一个消费券给罗媛:“这是百佳美旁边的百达美超市,内部人员才有的优惠券,6折优惠”

罗媛的两眼瞪得发直:“谢谢龚先生,谢谢龚先生”朝龚刚又掐媚丢表情什么的。

另一边。

龚刚看着林伟两只利目冰冷似刀,一刀又一刀地割在林伟的身上:“我没有你那么笨,老子有钱有势,在这里一手遮天,不仅要抢了你女人,还让你在这里混下下去,哈哈哈哈”

“啊。。。”林伟看着龚刚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嚣张之极的气焰,渐渐把他包围着,焚毁着,这个恶贯满盈富二代。。。。。。。

15分钟之后,林伟被派出所的抓去了。

这是林伟最悲摧的一天,毕业之后失业,失业想开诊所,连诊所都开不成,还被情敌羞悔,仗着那几张消费券,用行贿的行为去给支付券,连告都没有理由,这就像是和要巴结的领导不能明着塞红包,故意打牌输给他一样的结果。

龚刚和他老头龚强一样的老奸巨滑,欺人太甚。

晚上,看守所内,回想起白天的悲摧和这几年因胖的歧视,林伟差点有轻生的念头,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他把自己的裤带解了挂到屋顶铁钩上面,围成一个圈,上吊死了得了,他旁边的牢友竟然是个死囚。

不甘地看着他,本来要说话劝谏的,刚张口。

呛!呛!呛!

咳嗽犯了,用手捂着嘴边的血涔,一股血腥味飘到林伟鼻孔,林伟呼吸一滞,用眼往旁边瞅了瞅,旁边之人削瘦,佝偻,喘得厉害,要活不成,要死不成,瞅着揪心。

因为本身是学医的,本能的职业操守,逼得他要去跟他治病,双手在跟死囚后背推宫血活,只经过数回合推拿,死囚的身体就舒展多了,连咳嗽也止住了:“年轻人,你医术不错哇”

“我本来就是医学世家,刚刚毕业找不到工作,得罪了有钱人,才被关了进来”林伟眼中满是辛酸。。

死囚苦笑着,无奈摇着头:“我也是学医的,有点本领,不过杀了几个狗官,就被抓进来了”

林伟惊愕看着他:“你也是学医的?”

“华耀,沾了祖上华佗的光,却失了华佗的尊严”死囚点了点头。

林伟双瞳打量着这个高瘦老头,一动不动地:“什么?华耀,这可是十年前咜咤医坛的神医呀”

华耀叹息道:“明天就要变成一堆白骨了,什么神医”

林伟听了有点酸涩:“明天你就要”

“胖子,你看看左边和右边有没有什么人”华耀正色道。

林伟走到这像关宠物一样的铁笼子笼口,左顾右盼,果然有两个制服模样的狱警鬼鬼祟祟地盯着他和死囚看。

林伟已经看出端倪来了,原来:这两个狱警是想通过林伟套出什么东西来。

林伟道:“有两个制服”

华耀:“等换班再说”

林伟有点难过:“明天?”

华耀在林伟耳边悄声说道:“我看你人不错,就传你家传的秘笈”

“秘笈?”林伟听了心里一震,眼瞳冒着希翼之光。

。。。。。。

龚刚到龚强的办公室,龚强是龚刚爸,龚刚靠这个有钱老爸才在华青医院学横行无忌。

龚刚笑道:“爸,今天好不容易把那胖子忽悠到了看守所”

龚强错愕的看着龚刚:“你是怎么忽悠的?”

龚刚悄声在龚强耳朵边低语。

龚强听完,笑得差点把满嘴的碧螺春喷出来了:“小子,你心这么毒,真是超过我了”

“我不让那胖子靠近华耀,华耀身上那身医术怎么会得到传人”

龚强瞪着他:“你确定华耀会传给胖子”

“华耀老顽固如果失了传人肯定会死不瞑目,他现在患了肺病,胖子祖上正是攻肺病的高手,他看到华耀病成那样肯定会医”龚刚嘴角微微一抿,一道邪弧扬起,一副镇定自若的得意。

龚强点着头:“嗯,依我对华耀的了解,华耀如果被胖子救肯定会倾囊授技,才不会含恨九泉”

“我现在请一个好点的律师,可以做点假证,把胖子的罪定得重点,不怕套不出华耀的医技”龚刚两只利目一突,眼瞳冒着灼灼凶光,嚣张之极。

龚强脸上笑容一敛,机警地看着龚刚,仔仔细细审视着他:“儿子,你呢?确实是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用这种阴招对付你身边人”

“老爸,我是你养的,我怎么会对付你呢?”龚刚笑着,假笑附和着,眼瞳的机锋隐藏起来。

“嗯,那就好”龚强点着头。

。。。。。

深夜,华耀就把毕生医技口诀部分传给了胖子,凭记忆,胖子很快就烂熟于心。

第二天,华耀被拖出去执刑之前,就告诉了胖子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剩下的真传就藏在一个废墟堆里面。

这等于说胖子出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剩下的真传。

华耀走了,龚刚就来了,他后面跟着一个文弱的律师,律师手里面拿着一个公文包,龚刚不可一世地看着吃牢饭的林伟:“胖子,这牢饭好吃么”

林伟双手戴着手铐,拿筷子都不方便,只好用手扒饭,一口一口用手抓了往嘴里送:“托你的福,牢里管饭,包吃住耶,比外面找工作强多了”

林伟说话间整张脸上都是饭渣和饭团。

龚刚看着林伟的吃相狼狈,穿着不雅,讥笑道:“你真是贱,三年前还是三好学生,现在沦到吃牢饭地地步”

“哈!哈!哈!”

林伟自嘲笑起,扔下饭碗,站了起来,两只眼睛交织着愤慨和辛酸:“还不是拜你所赐”

牢牢看着龚刚。

龚刚的眼睛充满挑衅:“现在我让你快点出去,你有没有兴趣”

林伟身体一震:“出去干什么?”

“只要你说出华耀的秘密我让你明天就出去,安排你到好地方上班”龚刚的用一种诱惑的目光盯着林伟,林伟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随之一想,就否定了。

因为他知道龚刚是什么样的人:“上班,谁是老板?”

“我老爸啊,让你一年10万,包吃住,你一个才毕业的穷孩子能有这待遇还能怎么着”

“是不错”林伟笑

龚刚满意地笑了“那么,请问:华耀的秘密是什么”

“我不认识华耀”林伟脸上表情冰冷:

龚刚面色一沉,双瞳冷似寒冰一般:“律师,林伟打人判什么罪”

后面的文弱律师咳了咳:“打人轻的判半年,重的三五年,看状纸怎么写”

龚刚看了看律师,不耐道:“你是华清第一状师,这能难到你不成,如果再请我老爸的医生做个重残的假证明会判多少年?”

律师咳得浑身颠颤:“差差不多,15年以上,这小子青春就完了”

“哈哈哈”龚刚狂妄笑起,猖獗的笑声像汹涌的潮水一样覆盖着牢笼之中的林伟,试图冲毁他的意志。

林伟用手擎着铁笼,双眼牢锁龚刚,双瞳之中烁着愤怒的火焰:“狗日的”

“呛!呛!呛!”律师一边编状纸,一边猛烈咳嗽。

还没写三个字,就咳得抖掉了纸和笔,接着体力不支地倒下,躺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

“雷猛、你怎么了”龚刚看着雷猛,雷猛因为突病,脸上由惨白变为病态紫红色,极为渗人

呛!呛!呛!

雷猛虚弱的说:“哮哮哮。。。喘病。。。。。”

咻!咻!咻!

竭尽所有的喘着气,用手捂着胸口,脸上充满了求生的信号。

龚刚不耐道:“搞错没有,你偏不犯这个时候犯”

雷猛抖着手指着自己的公文包:“看看。。。有没有。。。。急救药”

龚刚翻了翻雷猛的公文包,找到两个治哮喘的瓶子---丙酸氟替卡松是空的,雷猛气若游丝的说:“糟了。。。。喷雾剂忘忘。。买了”

“狱医,狱医”龚刚破口而喊。

“请假了”其中一狱警回答

龚刚拽住狱警胸前的衣衫,直直的盯着他:“搞错没有”

一前一后的拉着。

狱警解释道:“龚先生,才走,还有请假条”龚刚放下狱警。

狱警把请假条给龚刚,龚刚匆匆扫了一遍,很快脸色大变:“妈蛋,看来要打120了”

雷猛绝望地看着天花板,双瞳空洞无神,嘴角一张一合,有气无力地道:“完。。。完了。。。。”

林伟瞪了雷猛一眼:“如果你是个好人,我可以不花钱救活你”

雷猛为了活命,一听到林伟可以救他,他重拾生命的希望。

突然间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来了一股力量,朝林伟跪着磕着三个头:“我求求你,你能救活我,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

嗙!嗙!嗙!

头敲在地板上面,就像是木头敲在上面一样,掷地有声。

“狗屁,狗屁,这个黑心状师,把华医告到了这里当了死囚,良心大大的坏”

一阵叫骂声响彻而起,十多个犯人在牢里起哄,都在骂雷猛。

“我们几个都坐了冤枉牢的呀”

“这这个是垃圾律师。。。。别听他的”

一波又一波的恶毒叫骂声如同滔天巨浪一样袭击着雷猛。

雷猛听到这些足够打击自己精神的言语,身形萎靡,胸腔里面意志一点点溃散,转变为继续咳,没有命的咳着。

呛!呛!呛!……

林伟眼睛讹着临近鬼门关的雷猛:“雷猛,我可以救你,你要当着众人的面发个誓马上把老子弄出去”

“为为什么?”

嘘!嘘!嘘!喘气

林伟:“那老子看着你死,关老子屁事”

雷猛现在没有机会和林伟妥协,他也说不过他,有活下去的机会就必须要尝试,不管他什么誓言什么的,生命诚可贵嘛。

“好好,发誓”

林伟:“你们都听到了,这孙子要发誓把老子弄出去了”

他把雷猛的右手拿来,切着脉:“需要跟你推宫,活血,你还有得救”

雷猛用怀疑地目光看着龚刚,龚刚咬着牙:“这家伙祖上就是肺病世家,靠谱”

雷猛心里的石头落下去了:“这下好了”

众囚犯一起起哄“也要把我们弄出去耶”

“对哟,把所有你写黑心状的犯人都弄出去耶”林伟的右手突然间离开了雷猛,雷猛的右手突然一凉,浑身开始冷得颠颤起来。

先是感觉要救他命的人要挟他,有点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尬尴地看着龚刚,龚刚看着那些牢犯,有不少都是他爸以前的死敌,吃了冤枉牢饭。

龚刚摇着头:“这不行”

“雷猛,现在是活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你的命就掌握在我手里面,你看着办”林伟不以为然道。

雷猛咬着牙,横着心诉说:“林伟,如果你能救我的命,我会重新做人,不再做黑心状”

林伟笑了:“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这家伙肯重新做人了”

“哈哈哈”

“哈哈哈”

好!

众人释怀一笑,鼓起掌。

“雷猛,你可要想想后果”龚刚双瞳锁着雷猛,冰寒刺骨。

“插,老子命都快没有了,还要什么后果,去你妈。B”雷猛狠狠地白了一眼龚刚,用更为冰冷的目光回应着他。

雷猛不在为龚刚颐气所指。

“好啊,你!”龚刚脸色铁青,看着雷猛、林伟,两人眼中皆为不屑,再看了众囚的眼瞳,一个比一个毒辣。

瞬间感觉自己被孤立了,无地自容,不得已才退到门口:“你等着,雷猛,吃里扒外,我会想办法对付你”

“狱警,把门打开,救人”林伟命令。

狱警也是鼓掌之中一人,因为方才就是他被龚刚揪着衣襟,那恶气还没有出呢,看到龚刚败走,无比叫爽,他不但把林伟的牢门打开了,也把林伟的手上和脚上的缚束也解了。

林伟朝他竖起拇指:“哥们,你真拾趣”

狱警笑道:“我要看你怎么救雷猛”

“莫非你也想学医”

“呆会儿再说”

“嗯!”

为了速救雷猛,林伟直接用华耀医决之中回春指法对雷猛进行指压和推拿,经过掌指疏导,雷猛肺部里面的淤阻逐渐被驱散。

雷猛咳了三口淤血,脸部由青紫变成了红润,气息渐稳,他用手摸了摸胸口:“舒服多了”

“你可以站起来了,走两步试试”

雷猛站了起来,左右走两步,气息稳定,没有喘状:“好了,你真厉害”

狱警瞪着雷猛:“雷状师,现在好了,你可以去做好事了”

“好事,什么好事”雷猛用手系着领带道装傻地说,掏出手机,拔着龚刚的电话:“公子,我好多了,你可以进来了”

狱警一脚把雷猛的手机踢飞:“去你妈的,过河拆桥”

林伟一拳把雷猛打倒。呛!呛!呛!

雷猛又咳得半死:“我说警兄,你看到我踢人了吗?”

狱警瞪了一眼雷猛,再看了看林伟,笑道:“我没看到哇,我没看到哇,你们看到了吗?”

其余的犯人都异口同声道:“看是看到了,不过踢轻了,这王八蛋真该死到这里”

狱警:“他现在如果不吃药,多久会死”

林伟:“两个小时”

狱警看了看表冷冷说:“我下班还有三个小时,够他死的”

雷猛哆嗦道:“别。别。。介”

林伟:“他打电话给了龚刚”

狱警笑道“这里信号差,龚刚根本就听不到”

“他把我位置占了,我晚上睡什么?”

狱警:“出去呀”

林伟笑道:“恢复自由好呀”

狱警又朝雷猛补了一脚:“孙子,快写状纸,为林伟伸冤,不然让你死在这里”

雷猛苦苦咳着:“电话”

狱警一只手把瘦弱的雷猛提起来,就像是刚刚龚刚拽他一样,老鹰抓小鸡的感觉:“还打电话,你是不是嫌死得早”

狱警的目光深邃,幽冷,带着执法人员的公正和严厉。

雷猛无奈地摇头:“我我现在没力气写,让我同事雷诺写,他那里留了底”

狱警找到一个信号好点的角落,重新打电话给雷诺。

很快林伟就被放出去了。

离开看守所时,笑着看着狱警:“多谢你,兄弟”

“没事,你得了华耀真传就是神医,请问以后看病有没有优惠”

林伟诧异:“什么优惠?”

狱警以为他装傻:“靠”

林伟调侃道:“什么优惠,免费不是更好”

狱警被调戏了,笑着一拳打到林伟身上:“去你妹的,晚上去我家,这是钥匙,没下班,我还要晚点到”

林伟双眼锁着他,有些质疑:“这么相信我”

狱警递给林伟一个纸条:“这是地址,我一家都是病号,你这一说为我省了多少钱,当然可以去啦”

林伟笑道:“你这家伙,原来话中有话”

“去吧,治得好让你当大夫,治不好把你重新关进来哦,老子最恨江湖骗子”狱警用手铐朝他晃了晃,林伟身体情不自禁往后缩着,带着笑脸回应:“知道了,知道了”

按照地址。

林伟很快找到了刘方的家里面,用手扣门。

“方儿?”

开门的是刘方的老婆胡椒

胡椒长相美艳,年方三十,手杵着拐仗,双腿抖得像筛子,一看就是风湿:“你好,我是刘方的朋友,林伟”

“他跟我说过了,你是个医生”胡椒打量着林伟,用女人的细腻和感知。

林伟道:“对,我是来治病的”

胡椒狭长的美目有些疑惑:“免费的?”

林伟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在门口环扫着四周,电视机是30年前的黑白色彩,自行车40年前的有站架的老古董凤凰牌,这两样东西就算从古董市场上也难淘到,家具的漆和墙体的漆早就掉得差不多了,四处是裂缝,外面的寒风很容易灌进来,给人一种破败穷酸感:“我看你家也治穷了,我怎么好收费”

说完。

胡椒身体一震,眼眶都要感动得湿了:“你先进去看看他们吧”

“好!”

胡椒推开那扇要掉拴的门,身体僵住了。

在一张满是补丁床上面,躺着三个人

刘方的老爸老妈都中了风,躺在床中间,口眼歪斜着,刘方的儿子小儿麻痹症加上重症肌无力躺在中间。

被两个老汉用嘴轮流喂着饭食,中风病人竟然给重残喂食,用嘴去啜。

这本来是一个恶心的画面,林伟却看得酸泪纵横。

“不用这样了”

他一说,两个老人耳朵一耸,连忙翻了个身,警惕地看着他:“干什么的”

“医生”林伟镇定自若地回答。

不知道被多少江湖游医骗过的两老看着林伟:长相肥胖,表情猥琐,不像好人,两只手像利箭一样指向他。

“骗子、滚”声音冷、刺、骨还有一切难受,被人误会为坏人的感觉。。。

“不是啊,听我解释”林伟正惴摩着如何跟他们辨解。

呸!呸!呸!

两个中风后遗症吐的涎水星子像炸弹一波又一波朝林伟攻去,林伟觉得中风病人能向正常人攻击的也只能有恶心臭的唾沫星子了,躲过了攻击之后,呆若木鸡地站着。

两老见其丝毫没有却退之意,互递眼神,挤眉弄眼着,老头子一头撞向墙上的红色按扭。

嗖!

一道渔网撒了下来,把林伟的身体罩个正着,老头子用命令的口吻“胡椒,把这胖子捆了”

胡椒点了点头,目光像锐鹰一般锁着林伟,嘴角邪弧一勾,下面的铁拐杖倏地一横,手指拔动着里面的安钮,拐孔大开对林伟,孔口末端,一条红绳像毒蛇一般朝林伟蹿去。

吱!吱!吱!

胖子的身体很快就被被五花大绑着,如同粽子一般,那脸上的还有肚子上的肥肉从网孔渗出来,一波又一波的带着弹性,像球一般,甚是滑稽。

胡椒用拐仗驱赶着林伟,把他赶到床沿。

“胖子,说想骗我家的什么”老太婆的两只厉目像猎人一样审视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胖子。

“不骗什么啊”现在的林伟有种欲哭无泪哑巴吃黄连的苦逼感。

“说不骗什么的一般都是真骗子”老太婆一头撞向墙上的黑色按钮,墙沿的水枪龙头大开

“冲了,等会儿报派出所”

哗啦!哗啦!

一波冷水朝胖子射去,专朝胖子的下面激射,胖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别人这么凌辱过,尤其是下面的小弟弟,他抖得差点抓狂。

“妹呀,老子刚从派出所出来”

林伟愤怒一吼,猛一用力,渔网都被挣破了,他定晴看着这两个老鬼,他们依旧是是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你们是不是好心当驴肝肺,刘方派我跟你们治病,你们却这样对付我,还像话么?”

两老面面相觑,很快各有惭色,长叹一声“原来是刘方派你来的呀,怎么不先说”

“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说了有什么用”

“算了,汗!”

胡椒把林伟的的捆绳解了:“我们家儿子重症肌无力,因为治病把家治穷了,成这般光景,我为了打工还债却得了重风湿,我们全家靠刘方一个人在监狱里面工作啊”

嗙!嗙!

“刘方回来了”

林伟看到胡椒腿不方便:“我去开吧”

开了门,看到刘方面有苦色:“我被开除了”

林伟:“为什么?”

刘方苦笑道:“私放犯人,被雷猛龚刚参了一把”

林伟咬着牙,目瞳喷出仇火:“狗日的,又是这两家伙”

“…天啊……”

“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胡椒听到刘方被开除,血气上涌,头冒金花,双腿一软,昏得栽下去了,摔了个趔趄。

“胡椒,胡椒,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刘方把胡椒扶起,放到床上面,左捏右掐,胡椒依旧不醒人事。

“我来”林伟推开刘方,刘方静静地看着林伟:“别耍花样”

林伟不理他。

果断地朝胡椒仁中掐了去,胡椒没有活,按照华耀所传的指法回春指法往胡椒仁中掐去,很快胡椒就悠悠醒来,看着林伟,感谢地笑着:“你果然是个好医生”

胡椒说罢,两老质疑的锐利的目光马上变得柔顺亲切:“看来我们两个确实是看走眼了,汗”

“胡椒有严重的低血糖,如果要昏要睡一天一晚上,你就一下就把她掐醒了,神!”刘方朝林伟竖起拇指。

“小兄弟,我们错怪你了,方才的事你介怀吗?”刘方父看着林伟,希望从他瞳孔之中找到肯定

“没问题,不介怀,我来跟你们看”林伟释怀一笑。

“嗯,不错!”两老对视一眼,四只眼睛交织着被人宽恕的快慰。

林伟的双眼用医者的即视感看着二老:老太婆是严重的脑血栓引起中风,另外一个是因为喝酒引起的中风,再看了看孩子,重症肌无力,华耀的口决之中说这几种病需要针炙才行

林伟摇了摇头:“治是治得好,不过没有工具”

刘方“什么工具”

林伟:“针炙”

刘方:“我去买不是了”

林伟摇了摇头:“普通的针炙只能活血化淤,针了发发热就差不多了,无法让他们恢复行走”

刘方爹道“小伙子说得极是,我们以前不知道请了多少中医,从头到尾针一点用都没有”

刘方母眼瞳满是焦奈色:“那怎么办?”

林伟神色一紧:“我现在要回去找工具,才能跟你们医”

刘方:“这样啊,我跟着你行不行”

林伟盯着刘方,满是不安:“你跟着我?”

刘方:“我怕你被龚刚的人盯上了,我跟你化个妆就好了”

林伟笑道:“哥们,你真聪明,连这个都想得到”

刘方把林伟的脸上画了个胡子,上面西装革领,下面西裤打扮,标准的四方胡,俨然一个东乌肥仔,自己装成了女人,他老婆的丝袜高跟鞋和文胸都碰上了,因为胸小没办法就拿两个苹果塞到胸前忽悠过客,这样才不会被龚刚的人吸引跟踪。

浓装艳抹的刘方搀扶着林伟的朝林伟预定的地点走去,华耀告诉给他的地址竟然在龚刚住处对面的一个废墟内。

林伟暗惊:“这华神医真是聪明,把绝技藏在敌人附近,这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林伟找到了废墟里面的宝贝,打开一个包裹,分别是一本书、一盒针、一只刀,一瓶丹药,一支笛。书就是精华,他看了看那金灿灿的四个字《五行仙鉴》,顿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翻了一页看介绍:

“我靠,这东西原来有五层,第一层是医鉴、后面分别是毒鉴、风水鉴、武鉴、神鉴需要依次修炼才能冲破下一层,所以只能看到第一层啊”自言自语道。

咽了咽口水,因为太过专注,后面什么时候站了一排人都不知晓,转过身,双瞳闪着惊骇,张口结舌:“刘方,你你怎么来了”刘方正在打手机。

刘方看到林伟后迅速关掉手机:“告诉老板”

林伟:“老板是谁?”

刘方嘴角邪弧一勾:“龚刚”

林伟大怒:“狗日的,原来你忽悠老子”刘方被林伟一拳打到脸,刘方手勾着嘴角血,不以为然笑了起来:“不然怎么样”

“亏我这么相信你,你还阴我”林伟提着刘方的身体。

嘘~嘘~嘘~

刘方吹了吹口哨。“刚哥!”刘方破喉一喊。

林伟身体一僵,出神,刘方乘机挣脱其束缚。

龚刚和雷猛出来了:“林伟,如果我不让刘方放你出来,你怎么会找出那些宝贝”

刘方站到了龚刚后面,配合着龚刚的连环计划。

林伟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冷笑道:“如果你不放我出来,我怎么会找到这些宝贝”

龚刚一头雾水,双瞳满是疑惑:“你什么意思”

林伟往他们身边游走:“我还要感谢你们”

“感谢我们,呆会儿要让你重新进牢里”龚刚嘴上狭促一笑,一股浓郁杀气从他的身边蔓延开来

“是吗?”林伟缩着身体,仔细捕捉对手的气息。

龚刚用左手一挥,后面来了十个打手,不是拿刀就是拿斧,一副兴师动众,摩拳擦掌的模样。

龚刚再用右手一挥:“上,逮了这胖子,再打110报警,重新关到监狱里”

林伟瞪着龚刚“你聚众斗殴,还打电话让警察抓我,真尼玛毒成了滓”

龚刚冷笑道:“想当年,你马子那个英雄救美还不是我设计的”

林伟猛然醒悟,为什么郭任霞一个晚上就对龚刚投怀送抱了,原来这孙子使的阴招,生米煮成了熟饭。

“妈的”

龚刚:“往死里砍,砍成重残不死就好了,让他下辈子在牢里吃饭,我坐着收他的宝贝就行了,嘿嘿嘿”

刘方带着众人往胖子的身上砍去,胖子一拳解决一个,看得刘方傻了眼:“咦,这胖子怎么会功夫”

只消10拳,这10人都被干扒,完全不拖泥不带水,连懂功夫的刘方都不知道胖子怎么出招的。

刘方提起拳头要揍胖子:“死胖子,接招”

林伟避了过去,一个摆拳把他打扒。

龚刚的嘴唇哆嗦:“这不可能”

林伟淡定地说:“华耀在我走前就把内功就输给了我,还教给了我五行拳,况且我来大学之前就学过武,我方才只不过热热身而已,有什么不可能”

龚刚用一双惊恐地眼睛看着他:“你竟然藏得这么深”

“我第一天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不留点实力怎么整你哼”刘方已经被干扒,雷猛又不会武功,林伟的拳芒爆涨,提起大拳就要轰炸龚刚。

因为惧怕他的蛮力

龚刚早就蔫了,身体往后面缩退:“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林伟赶上,一个飞腿过来,龚刚被撩倒,因为他体肥力猛,龚刚的胸骨直接断了三根,扒在地上没起来,现在只剩下了雷猛。

林伟一脚踹到了雷猛胸口:“黑心律师,你害了多少人,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雷猛浑身颠抖着,胆颤着:“请请不要不要”

林伟不屑地盯着下面的雷猛:“我永远不可能相信你的,你就是一只又滑又奸无可救药的垃圾”

林伟一拳朝雷猛右胸切去。

雷猛疼得痉挛起来:“别别”

林伟冷笑道:“你的肺经已经坏了一大半,如果你不按我的要求,就算你切了肺换了肺每天打呼吸机也会感觉到呼吸困难,一周内肺衰而死”

林伟要走,雷猛抱着他的腿:“求求你不要不要”

林伟冷冷道:“刘方,龚刚这算什么罪”

雷猛:“聚众斗殴罪”

林伟:“打电话给雷诺让他把龚刚的事情告诉给公检法还有记者,明天我要看到他进牢,办好了你来找我领药,不然等死”

“好。好。好。”

林伟说完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全能胖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