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顾晓

角色:顾晓陆离

简介:她一朝落魄,被养父母亲手送进监狱牢笼
他为完成父母的报恩,以契约为婚将她救了出来
结婚时,陆离冷冰冰放话,别痴心妄想,陆家少奶奶永远不会是你!离婚后,陆离红着眼哀求,复婚吧,小祖宗,陆家少奶奶只能是你!顾晓勾起唇角拒绝,男人只会影响我出刀的速度,你,也不例外!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

《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她竟是贤妻良母?
凌晨微弱阳光透过落地窗,顽皮在素白的屋内跳跃,让这没有人气的装饰也染上几分人间烟火。
五十多平的屋内,仅仅摆放在一张大床。
一团不明生物盖着被子窝在上面。
突然那团生物动了,里面窜出一位赤身裸体的女子。
遭了,起晚了,又得挨罚了。
顾晓沉着脸,望向本该停留着狱警的地方,可视线触及到满室雪白。
思维突然断片。
她这是进了医务室?可,医务室有这么大?
迷糊了三四秒,她想起这不是监狱,而是陆离家。
她猛然送了一口气,一直弓起充满攻击性的脊背不由自主地弯下。
她离开了监狱?她终于离开了监狱!
或许是昨天的行程过于稀奇,今天,在这个六点的早晨,她终于有出监狱的实感。
她不必再与狱友打仗为了留下一口餐点,不必为了狱警的为难而绞尽脑汁,不必望着狭小的室内想着如何联系外面了。
她终于出狱了!想到此处,她大笑了几声,声音惊跑了停留在外面树上的喜鹊。
“哈哈哈哈!”
寂静的室内突然传来几声大笑,陆离正在端咖啡的手指停住一瞬,然后状似没有任何影响的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嘶!”他吐出被烫伤的半截舌头,舌头接触到空气激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小颗粒。
“给!”盛满冰水的玻璃杯突然出现了陆离面前。
陆离顺着玻璃杯看去。
顾晓穿着浴袍,举着玻璃杯正试图递给自己。
看到这大胆的穿着,陆离冷下神情,直接推开玻璃杯。
顾晓非但没有收回手臂,而是把玻璃杯向着陆离的方向又推了推。
“放心,没下毒。
”见陆离始终不接,她直接放下玻璃杯。
“舌尖烫伤含着冰水就会好。

说完,她走到厨房里,当着陆离的面兑了一杯盐水,再次放在陆离面前。
“含了冰水再含盐水。

两本兑好的水依次放在陆离面前,可他就是不动,视线只是似有似无地在顾晓浴袍上徘徊。
顾晓舔舔后槽牙,耐心解释,“冰水可以冷却伤口,盐水可以冲洗冰水的细菌。
”见陆离还是不动,她长叹口气。
“你到底为什么不用啊?”
陆离推开两杯水,淡淡道:“会好的。

顾晓无语。
她撑着岛台,前倾身体。
“大少爷,你是第一次被烫伤吗?若是不及时处理,你可以几天没法正经吃饭,这玩意不是开玩笑的。

陆离再次重复。
“会自愈。

顾晓失笑。
她倒不觉得这是陆离真心话,只觉得陆离不信任她,认为她会在水里下东西。
她冷下神情。
“陆离,你要不是帮了我,我何必热脸贴冷屁股!反正你也知道怎么处理伤口,自己看着办。
”她心怀怒意离开。
在厨房门口,她又停下脚步。
侧脸冷冷瞥眼。
“你警告我不要自作多情,我也要告诉你!”
“不要自作多情!”扔下这句话,她快步离开。
站在两人高的玻璃落地窗前,望着庭院中修剪好的灌木,她眼底仍有怒气。
她昨日因为自身原因,对陆离态度过分警惕。
不管陆离如何,他到底救了自己。
今天,她醒过来出狱的滋味,特意向陆离卖好。
哪知那混蛋非但不感激竟恶意揣测!
“真以为自己是金子啊,人人都喜欢啊!”她低声怒骂。
“或许。
”身后传来陆离淡淡评价。
顾晓冷着脸转身。
“哎呀,大少爷处理好了?”她抱胸敌视。
“还是等着伤口自愈啊?”
陆离没有回答,反而说:“浴袍不能外穿。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顾晓更加来气。
“大少爷,我没有衣服哎,不穿这个,穿昨天的衣服还是赤身裸体出来?”穿昨天的衣服,陆离又该嫌弃有味,就像在监狱初见一样。
赤身裸体出来,她没有那么不要脸。
她理直气壮地理理浴袍。
“你只当这是浴袍式的风衣好了。
”说实话,陆离家客房的浴袍质量不错,真丝材质,剪裁也讲究。
不是这是浴袍,直接当风衣穿也没有任何问题。
陆离神情微沉,浴衣和浴衣式风衣完全两个概念。
他的视线再次划过顾晓,他甚至不敢多看两眼,飞速地移开视线。
浴衣式风衣不会这么……诱惑!像是山林里化形不久的的鬼魅,披着一层人类的衣服。
既天真又魅惑。
引得人心底那点不敢说的,不敢做的,全都出现了。
他撇开视线,望向窗外。
“金秘书会拿衣服给你。

顾晓神情微霁,她不在乎衣服不衣服。
只要陆离与她关系微微缓和就行。
“既然大少爷安排,我便不拒绝了。
钱回头打给你!”
这是陆离第一次送人东西被人说要打钱的。
他淡淡道:“小钱,不必。

顾晓没有坚持,不打钱那差不多的礼物顶上也是可以,等她拿到自己的钱,会还他的。
她冲着陆离点点头,缓步再次进入厨房。
看着岛台上空空如也,两个杯子不见踪影,她神情如常。
用不用不重要,只要目的达到了就行。
“陆离,我做点早餐,OK?”
陆离:“随你。

得到了陆离的同意,顾晓哼着小曲开始为做饭。
足足三个月,她没吃过一顿满意的饭菜。
今天必须满足一下五脏六腑。
虽然没有大米,蔬菜只有几分绿叶菜,但是她不嫌弃。
她动作利索,半小时就结束了早餐了,就着清爽的小白菜,她喝了足足两碗燕麦粥。
“叮咚!叮咚!”门铃声一直响着,顾晓满心疑惑地出了厨房。
“谁啊?”她望向陆离。
“你有客人?”
陆离翻开下一页报纸。
“金秘书。

顾晓瞬间明白,这是怕突然出现让里面的人措不及饭才会按门铃。
平日怕不会如此。
“厨房里有早点,随你处理。
”撂下这句后。
她带着金秘书拿来的衣服上楼。
陆离等到顾晓身影彻底消失,才慢条地理地走到厨房。
岛台上放着一碗失去热气的燕麦粥。
金秘书赶紧道:“我这就为您热。

陆离:“不必。

金秘书不多问,急急离开。
陆离坐在岛台边就着冬日暖阳吃完了不冷不热的一碗燕麦粥,神色微软。

继续阅读《溺爱成婚,陆少你老婆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