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情若长恋醉红颜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楚珂

角色:苏轻雪季夜川

简介:她没想过这个男人会成为自己心里的痛
第一次,她钻进他的车子里,被醉酒的他强取掠夺,第二次,他退了与自己的婚约,站在另一个女人身边,面容矜贵,却冷漠无情……

情若长恋醉红颜

《情若长恋醉红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1.暗杀

  子夜。

  一声枪响划破夜空。梅园里雪也随着这一声刺耳的响声从枝头纷纷滑落,几声惊叫穿梭在苏府幽庭里,在廊间回荡。

  苏轻雪泡在浴盆里的身子不自觉地抖了抖,她正惶恐,外面莫不是又打架了。最近东城区这边总不太平。她正要起身,就见张妈慌慌张张地从门外跑进来,反手插上了门。

  “张妈,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苏轻雪从浴盆里走了出来,取了浴巾裹在身上。她不忘记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白玉。

  “出事了小姐!”张妈急匆匆地推开窗户,从这里跳出去穿过梅园,就能跑到后山。张妈来不及解释,寻了苏轻雪那件浅红色的绸缎棉袍过来,慌慌张张地给她披上:“小姐快跑!有人带着枪闯进宅子太危险了!”

  苏轻雪被张妈推着趔趄了几步险些摔倒。她的两只手搭在窗边,有些担忧地看着张妈:“张妈,那你呢?”

  张妈刚要说话,就见门被外面的人一脚踹开,随机一声枪响,张妈的头炸开了花。

  鲜血四溅,溅在苏轻雪的脸上。

  她慌了,小脸瞬间因为惊恐而变得惨白。门口的人穿着黑衣,蒙着面看不清脸,苏轻雪吓得连连后退。她裹紧了身上的棉袍,颤抖着声音问:“你……你是谁!”

  “你就是苏轻雪?”

  “我是,你是谁?”苏轻雪摸索着身后的?剪刀,哆哆嗦嗦地把剪刀藏在了自己的袍子里。

  “你是苏轻雪就对了。凝脂雪玉在哪!快点交出来!”那人握着手里的洋枪过来,苏轻雪打着颤,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你……你别过来……你要钱么?要钱的话我给你。”

  她以为对方是冲着苏府的钱财来的,没想到自己想错了,蒙面人握着刀低声命令道:“站在那别动别叫!我只要玉,拿了玉就走人!”

  苏轻雪频频点头:“好,我不动,你别杀我……”

  蒙面人见苏轻雪这般乖巧,一时间松了警惕。他走过来,就在男人要抓住苏轻雪搜身的时候,轻雪抬手将那剪刀狠狠地刺进男人的腹中,男人立刻惨叫一声。小腹上殷湿了一大片的血。

  苏轻雪见状立马从那窗口翻过去,但随即,身后一声枪响,苏轻雪就觉着自己的肩膀像着火了一样的疼,她腿软一下子跪在雪地里,鲜血顺着她白皙的皮肤,滴滴答答地顺着胳膊滴在雪地上。

  一滴滴,就像是一朵朵开在雪里的红梅。

  苏轻雪疼得咬牙,她撑着地面,连滚带爬地往梅园里面跑,她只披着一件棉袍,光着脚在雪地里跑。

  冷风刺骨,刮的她的脸一阵阵生疼。

  那个男人是谁?他抢自己的玉做什么?

  这玉是她娘亲留给自己的宝贝,娘亲临走前让自己千万要保管好这枚白玉。还没来得及跟苏轻雪交代这玉的来历,就咽气了。

  苏轻雪穿过了梅园,跑到了后街,身后那人还穷追不舍,苏轻雪远远望去,后街的十字路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外国车,巨大的车身是唯一合适的掩体。

  可她身上红色棉袍实在是刺眼,苏轻雪绕过那车子后头,发现车门开着,她回头就见那人影已经冲到了街上,她来不及犹豫,像只猫一样钻进了车里。

  车子里有一股酒味,似乎还是那种洋酒。苏轻雪抬头,一眼就撞见了驾驶座上男人的眸子里。那人有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面色清冷。

  “你?”

  苏轻雪慌了,上前立马捂住男人的嘴。她食指抵在自己的唇边,表情夸张地对着口型示意男人不要说话。她强势得毫无道理,小巧的身子微微蜷缩,完美地把自己卡在车座间的缝隙里避免被发现。

  男人面色阴沉,他握住苏轻雪的手腕,粗暴地甩开:“你给我滚……”

  “下去”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苏轻雪直接扑过去,用自己柔软的粉唇堵住了男人的嘴。男人一愣,什么情况,自己这是被一个奇怪的女人强吻了?

  好大的胆子!

 闻着女人散发的诱人的体香,他突然失了神志,喉咙干涩发紧,竟然也不反抗了,就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折腾,但男人那双野狼一般的眼睛里,带着强烈的浴望!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在玩火!季夜川刹那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的冲动。近日洋人在东城租界新开了一家酒吧,他不过是被朋友邀请到酒吧小酌两杯,谁知道他半杯不到就开始昏沉,视线模糊,这会他跌跌撞撞地跑回自己的车子里,以为就是寻常的醉酒,开着车门透透气就会好一点,谁知道身体竟然不自觉地发热,十分难熬!

  男人的手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捏着女人的身体。

  苏轻雪身体触电般的酥麻,她忍不住地喘息了一下。可她始终没有松手,就双手环着男人的脖颈,像八爪鱼似的抓紧不放。现在是玩命的时候,松手了她的小命可就没了!

  苏轻雪竖起耳朵,就听见车子外面有人来回踱步的脚步声,随后那声音渐渐远去了。

  这时,她才松开面前的男人,松了一口气。小脑袋探出车窗小心翼翼地查看情况。她好像差点忘了车子里还有个男人。

  “对不起!先生!”苏轻雪后知后觉,为了保命,她不得不让这个男人闭嘴。要不是万不得已,她才不会这么莽撞的把自己的初吻供出去。

  苏轻雪耸肩,其实自己心里已经怕得要死。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军装,尽管穿的再厚也遮不住那强壮的骨骼。苏轻雪看那追杀自己的人走远了,心想着赶紧跑,可男人一把抓住自己的纤细玉手,那力道大得吓人,她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浑身的血液都要倒流了。

继续阅读《情若长恋醉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