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妖枝玉叶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顾凌书

角色:顾凌书大乾

简介:她是绝色倾城、艳惊四座的天才铭术师;他是高冷傲娇无敌闷骚的邪魅君主
一朝重生,当她再遇见他——
他诱她,宠她,欺上她的心,化身妻奴体质
她避他,躲他,不得不嫁他,祸害他一辈子
【文已完结,新书推荐《纨绔医妃:烽火戏邪王》】...

妖枝玉叶

《妖枝玉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重生回十二岁

  江楼月低下头,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仅仅是双腿,甚至是双臂,都短了好大一截。

  怎么回事?

  不对劲!

  江楼月禁不住有些惊慌,转过头的时候,发现屋子的右边,有一张梨花檀香木桌子,桌角碎了一角,很是破旧。桌子上,一面铜镜,一尘不染,光亮可鉴。

  江楼月心下一动,焦急之余,快速冲到了铜镜边上。

  桌子很高,她踮起脚尖,在镜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那是一张绝美如妖、稚嫩如水的小脸。微微上挑的丹凤眼,自成风流,右眼角边上一颗朱红的美人痣,娇俏可人。

  美眸晶莹,琼鼻高挺,樱唇秀美,肌肤宛若九重妖雪月。

  ——好一个风华绝代的小美人。

  任何一个姑娘,若是拥有了这等姿颜,怕是要笑得合不拢嘴吧。可是,江楼月却是一副极端惊恐的表情。

  “我……怎么变小了?!”

  江楼月心下骇然,她十四岁跟顾凌书订婚,二十岁被未婚夫利用,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到了帝九宸的榻上。

  而如今的自己,看上去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模样!

  从容貌到身体,无一不昭示着一个可怕的事实——她从一个成熟的女人退化成了一个豆蔻少女。

  天底下竟然有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逆生长,真的存在吗?

  江楼月呆立在铜镜面前,一动不动,久久无法言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咯吱”一声响,闺房的门开了,一个跟江楼月差不多年纪的小丫头手里捧着一个铜盆,迈入房间。

  “七小姐,您今儿这么早就醒了啊。”

  江楼月听到了动静,身子一僵,蓦然转过头来,诧声道:“柳絮?”

  柳絮是她的贴身丫鬟,当初一直照顾她,可惜,后来被害死了。

  看到已死之人,再次出现在眼前,盈盈浅笑,江楼月忽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会不会是幻影?

  江楼月上前几步,伸出一只素手,颤巍巍地抚上了柳絮的侧脸。

  不是假的,触手温暖,肌肤滑腻。

  “七小姐?”柳絮愣了,瞪大了杏核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江楼月,道,“您怎么了?”

  小姐怎么会用这种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不是向来最看不起下人,总是嫌弃自己笨手笨脚的吗?

  “太好了——”江楼月的声音有些哽,她张开双臂,有些激动的把柳絮给拥入怀里,哑声道,“是真的,是真的!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连柳絮看上去都是十二三岁的模样,情况就有些诡异了。

  “柳絮,现在是大乾历哪一年?”江楼月收拾好情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啊?”柳絮被江楼月这样拥着,有些受宠若惊,喃喃道,“现在是……大乾历八百一十四年。”

  “什么?”

  江楼月顿时变色,松开怀抱,两只紧抓着柳絮的肩膀,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质问道,“不是大乾历八百二十六年吗!”

  “不是啊,七小姐你记错了。”柳絮摇了摇头,一脸笃定之色,道,“现在是大乾历八百一十四年,绝对没错!”

  江楼月凌乱了。

  这是什么意思?

  她本以为自己死了,醒来之后,却发现身体变小,时间倒退回十二年之前?

  “我……是十二岁吗?”江楼月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掌纹脉络曲折蜿蜒。

  “当然了!”柳絮肯定的点了点头,甜笑道,“奴婢也是十二岁,跟七小姐您同龄。”

  江楼月的眼前一片黑暗。

  她伸出一只手来,捂住了有些晕眩的额头,呼吸有些不稳。

  竟然真的回到十二年之前了。

  不行,她需要好好静一静,狠狠地消化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对了,今天是武温侯府里有剑诗宴呢,听说侯爷宴请众多名流,可热闹了,七夫人早早的就梳洗打扮停当去了。”

  柳絮的声音里划过一丝浅浅的期待,道:“七夫人一月都难见到侯爷一次,这可是个大好机会。”

  在大乾王朝,官至侯爵,可娶一发妻,二平妻,四小妾。

  按着军功等级,大乾王朝的等级划分为亲王、公爵、侯爵、伯爵、子爵、勋爵。所以,江楼月的家里在京都,算不上大权贵,但也还不错了。

  江楼月的母亲名叫音希,出生青-楼,无姓氏,乃是武温侯江离娶的第四位小妾。

  妾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也就比下人要稍稍好上一些。王公贵族之间,甚至常常为了一些特殊目的,而互赠小妾。

  想到这里,江楼月的脸色黑了下来,美眸里划过冷意。

  重生之前,她作为顾凌书的未婚妻,就被丈夫亲手在转送给别的男人,一方面原因是出身卑微。

  既然重活一世,她江楼月发誓,再也不让娘再做小妾!该避的避,该闪的闪,韬光养晦。

  “等一下,柳絮,你刚才说我娘她去了哪儿?”

  “等一下,柳絮,你刚才说我娘她去了哪儿?”

  江楼月脑中一道精光闪过,心中警钟拉响。

  “去了牡丹园,参加剑诗宴,据说有十位侯爷、伯爵、子爵都来参加宴会了呢。”柳絮的脸上划过甜笑,接着道,“七夫人可是有名的才女,如若能在剑诗宴上一展才华,定然能够再次得到侯爷的宠爱……”

  “不行!”

  江楼月一声厉吼,面色森冷,打断了柳絮的话。

  “七小姐息怒。”

  柳絮愣了,脖子一缩,咬了咬唇,低下头道,“是奴婢说错什么话了吗?”

  “娘不可以去剑诗宴,绝对不能!”江楼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前世的事情。

  江楼月的娘亲乃是青-楼花魁,更是当时名动京都的第一才女,在嫁给父亲武温侯之前,一直都是青白之身。

  可青-楼出身的女子,纵然摆脱了“贱籍”,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前世的时候,娘亲就是因为在这场剑诗宴上,当着京都众多权贵的面儿,弹着古琴,跟父亲江离吟诗作对,结果被发妻当场训斥,指其“品行有失,吟诵艳诗,靡靡之音,青-楼习性不改,丢武温侯的脸”。

继续阅读《妖枝玉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