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角色:颜初夏颜悠柔

简介:前世的自己被登上皇位的夫君和庶妹陷害,死于后位上,重生后,发现自己成了被“前世”毁容的庶妹身上
什么?要嫁给那个“病秧子”九王,那个“病秧子”还快死了,这么好的婚事,当然得嫁了·······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借体

“姨……姨娘……吉时就快到了,二小姐这时候出了事,九王爷那边……”

跟着一同进来的小厮突然紧了紧手,将手中的蜡烛往前凑近三分,待看清那人的面色,双手触火一般又快速地收了回来。

地上的身影始终平坦地躺着,身体毫无温意。

“闭嘴!”三姨娘怒斥一声,两步上前从小厮手中夺过烛台,“去,把三小姐给我叫来。”

闻声,旁侧之人嘴角一抖,如释重负般提脚快速麻溜地跑了出去。

隔街的喜乐声渐趋而近。

五日之前,身为后宫之主的颜家大小姐颜初夏以通奸罪禁闭未央宫,当日夜里,便不堪屈辱独饮鸠酒身亡,尸骨未寒。

不过区区两日,颜家还未来得及整办丧事,皇上却突然降旨,赐婚颜家二小姐颜悠柔予九王爷玉吟风,婚事定于三日之后。

常人当以为皇上是在感念颜家当年辅助上位的恩情,可明眼人谁又不知,颜二小姐即将要嫁的这位九王,半年前在边关战场身染剧毒,命悬三月余。

颜家,危矣。

三姨娘微颤地拽着烛台缓身蹲下,缓缓地朝地上那人的脸角伸出手去,眸光随着烛火跳动有些迷离。

“悠柔,别怪姨娘心狠,姨娘也舍不得你,可姨娘不得不这样做,为了颜家,为了语茹,姨娘不得不这样做,反正你要嫁的也是一个废人,没什么实用,索性让姨娘帮帮你,早点解脱。”

三姨娘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轻轻地笑了起来,从一开始和颜悠柔合谋陷害颜初夏,她便打的这样的算盘,五年时间,好不容易将颜初夏从皇后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只要颜悠柔一死,她的女儿便有了无限的机会。

而如她所愿,颜悠柔死了,在一刻钟之前被她一匕首给亲手捅死了。

无尽的黑暗......

胸口处渗出的血液宛若在黑暗中开出了一朵绯色艳丽的花儿......

一股强力瞬间灌入脑中,地上的人影嘴角嗫嚅一声,双目一睁,猛地挺身坐起,胸口处一把赤金匕首已然入骨三分,径直将三姨娘悬空的手挡了回去。

“啊……你……你是人是鬼……”

烛台应声滚落在地,三姨娘方才阴冷的笑意瞬间凝滞在脸上,惊得连呼三声。

记忆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地上的身影转头定定的望着她,忽然莞尔一笑,尚未凝结的瘀血在唇角似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姨娘这是在怕什么?”

娇柔的声音,专属于颜悠柔的妩媚,淡淡垂眸,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着的一身描金凤袍。

地上的身影定眼凝视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将脑海中的记忆缕清楚,她是颜初夏,五日前死在未央宫中的废后颜初夏,而现在,她竟然在她亲妹妹的身体里重生了。

或许是老天怜悯,前世,她到死才知自己一直信为至亲的妹妹和姨娘,竟然从一开始就在暗谋害自己,那个自己拼尽血肉护他江山稳固的枕边人,竟然早已和亲妹妹暗通款曲,真是可笑又可悲,重活一世,转头来看,却是一派苍凉。

暗夜的烛火下,三姨娘脸色煞白,哆哆嗦嗦地扶着桌角站起身来,转身便欲往门外跑,谁知脚下一绊,身子又重重落地。

“姨娘怕我?今日是我大喜之日,姨娘怎会如此怕我?难道姨娘忘了,你曾说过要将我推上后宫之位?现在姐姐已经死了,我们的目的就要达成了。”

颜初夏故意这样说,但事实也确是如此,当初三姨娘为了哄骗颜悠柔上钩,亲口许诺,只要颜初夏一死,颜悠柔便是顺理成章的皇后,只是可怜颜悠柔真真将这话记在了心里,也让重生而来的颜初夏从脑海中有迹可循。

颜初夏双眸冷冷地瞪着她,临死前的话亦尤在耳,若非亲身经历,她绝不会相信,这一切的阴谋竟然都是出自眼前这深宅妇人之手。

“不……不是这样的,你应该死,你死了,语茹才有机会登上后位,颜悠柔,你应该死!”

三姨娘盯着眼前之人,已被惊吓得神经炸裂,双手胡乱在地上抓着,这人明明已经死了,是她亲手将匕首刺进她的胸膛,匕首,匕首此刻还没入在她心口之上。

她缓缓站起身来,亦步亦趋地靠近,嘴角的笑意越发浓烈。

无尽的恨意从心口涌出,一把抽掉匕首,引带出一汩鲜血自胸膛喷薄而出。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可惜了,未央宫的鸠酒苦的渗人,姨娘无法亲自尝上一口,还有妹妹送来的毒酸,想必姨娘亲手调制时很是花费了些功夫。”

窗外忽然朔风凛冽,屋内烛火明灭不定,颜悠柔举着染血的匕首步步逼近。

脸角的人皮面具被狂风吹得干裂翘起,露出下面血肉模糊的一张脸。

“你……你不是颜悠柔……你……你是……!”

三姨娘斗大的双目已然瞪到极致,上下起伏的胸口越发颤抖得厉害。

“姨娘,我回来了,回来找你报仇来了……哈哈哈……”

清冷的声音在秋夜中冰凉刺骨,连带引发的笑声恍若正顺着手中匕首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砸向地上惊恐得丧失了心跳的人。

颜初夏冷笑一声,一手扔掉手中血腥味极重的匕首,伸手轻抚着露出边角的一张脸,干裂的人皮面具,是玉宁亲手交给颜悠柔的,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日颜悠柔拿着毒酒亲手送到未央宫时那满脸得意的表情,以及自己将毒酒打翻撒到颜悠柔脸上时,她眼中的惶恐,最后便是被几个嬷嬷强行灌入毒酒的情景。

不过从今日起,她将以颜悠柔的名义,向那些该为她偿命的人,亲手讨回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须臾而过,一切归于平静。

喜乐声在颜府门外停了又起,花轿围着长安城悠悠荡荡晃了一圈之后,稳妥地停在了九王府外。

颜初夏抬眸望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府邸,心头升起一阵暖意,前世这九王府她只来过一次,但与这府邸的主人却是屡面之交。

半年前边关战事连发,颜初夏不忍当今天子犯难,脱下凤袍举身前往边关,却在战场上误伤前来助阵的九王玉吟风。

刀剑淬毒九王重伤,班师回朝后朝堂上下覆口相对,只这被自己重伤得性命堪忧的九王爷站出来为自己求情,这才保了一命,想来也是有些可笑。

“王妃,该跨火盆进府了。”

身旁的嬷嬷看她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好心地摇了摇她的衣袖提醒道。

颜初夏回过神来,刚准备迈出脚,身后便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声音,她致死不敢忘,不用回头便知来人,正是当今天子,她前世的结发夫君―玉宁。

“今日九王大婚,朕,没有来迟吧?”

一身暗金龙袍的玉宁负手而立,昂首是帝王刻有的风姿,下轿行过两步,目光却定定地望着不远处垂帘盖顶的颜初夏,右手朝后招了招。

“陛下赐九王与王妃金镶玉如意一对,玺玉环四只,象牙金刀一柄……”

玉宁看着她眼中直是笑意,按照颜悠柔的记忆,今日的婚礼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用来借机除掉九王爷玉吟风的幌子,玉宁策谋时说过,除掉玉吟风这个障碍,将玉吟风手中的权利全部收回来,便立颜悠柔为后,到那时,哪怕朝臣反驳,也有大局在手可以掌控。

天真的颜悠柔信以为真,但重活一世的颜初夏自是知道,玉宁这么做,不过是将颜悠柔作为棋子推出去,等玉吟风死在颜悠柔手中,他便可一箭双雕,将二人皆除去。

隔着红色头帘,玉宁笑意盈盈的脸近在咫尺,颜初夏心中却是一片寒霜,不敢想面前如此可怕的人,竟然是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

心上泛起一阵苦涩,袖下的双手已紧紧捏成拳状,眸光微转,落定在那柄象牙金刀之上,素来喜事成双,这独独的一柄金刀,今日怕是要提前见血了……

“皇上肯来,已是臣弟之福,哪有来迟之说,快快请进。”

闻言,颜初夏缓缓转过身去便见一男子站在门口,双手作揖,一身红色华服将周身掩盖,苍白的脸色略施了些眉黛,虽是刻意掩盖,但削弱的气息却还是让人一眼洞悉。

“哈哈哈......九弟这是客气了,不必如此拘礼,都进去吧,误了吉时可不好。”玉宁大笑三声,意味深长地望了颜初夏一眼,随即拂了拂衣袖,进门而去。

酩酊钟响,三拜叩礼。

颜初夏见时机已到,便将袖下的金钗缓缓移至手中。

冷眸微转之间,玉宁正一脸笑意地凝视着自己,颜初夏唇角微勾,只是今日见血之人,怕是有所异动了。

“……三叩首……夫妻对拜……”

欢呼声一时如雷盖顶,颜初夏规规矩矩俯首一拜,金钗在红色边袖下闪过一道金光。

“九王真是好福气,素闻颜二小姐才貌双全,京中能及之人屈指可数,自是朕,也没有那福气啊。”

按照约定,玉吟风早已死在颜悠柔手上,但礼数尽至,玉吟风仍旧好端端地立在大堂之上,玉宁有些耐不住性子,出声提醒。

继续阅读《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