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念焚天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小妖

角色:小妖高也

简介:弹指间仙神寂灭,生死间岁月轮回
天地容万物,乾坤纳虚无
游尽人间多少客,赤血云霄仍少年!

一念焚天

《一念焚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首战

看着眼中这依旧繁华的皇城,古天释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落寞之情,自己有心却无力,还要沦落到自己的士兵牺牲自身来救,他想到这,心中便遏制不住的涌出愤怒。

一路上都没有人来追杀,这让古天释感到奇怪,按照道理来说,以祭司的本领不可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逃离皇城了,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加上天色也逐渐昏暗下来,他心中的不安逐渐强烈起来。

毕竟要到晚上了,囚车很快就停止了移动,一个士兵走到古天释面前恭敬的说到:“大人,天快要黑了,我们会在周围找一个栖息之地让你休息的。”没等古天释回答几人便将囚车朝着一条小道移去。

也是进入这一条小道,周围的气氛让他十分不舒服,直到周围安静得太过分,他才着急的看着身边的一名士兵说道:“停下,情况不对,你们速速离开这里。”

虽然没有确定的证据,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危险就是朝着他来的,他自然不会让这几个士兵跟着自己死在这荒郊野岭,而且他知道这危险绝非这几名士兵可以对付的。

不过几名士兵听到他的话后并没有立马离开,反而是紧张的看着周围,一副古天释不走,他们也不走的样子。

嗖——

古天释只看见一道黑影以自己不可见的速度逼近自己身边,几声溅血声响过,待到他看向周围的时候,几名士兵已经倒下,脑袋从其身上滚落,眼神转回来的时候一道绿幽幽的瞳孔出现在自己眼前。

“啧啧,一个普通人身上居然有着如此磅礴的血气,看来你这皇子的确不赖啊。”这声音十分的阴冷,每一个字似乎都在古天释的身上游动着,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

妖魔,这是古天释第一个想法,能说出如此语言的的确是一只妖魔,他对于人类的语言不太熟悉,所以说起来也略显生涩,而且那绿幽幽的眼睛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能拥有的。

“你是受了祭司之命前来杀我的吧!”古天释强行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边疆的战斗将他的心神修炼到了面对危险从容应对的境界。这些妖魔他也略有接触,此等妖魔必定是被雇佣的。

“你这小子不傻啊,算下来,我吞了那么多人,你好像是很少数知道谁要杀自己的人呢?”妖魔一边说着一边散发出来灵力直接将古天释所在的囚笼破开。

“不过你这小子也甚是可怜,惹怒了我的主人,看在你要死的份上,就让你多哭一会儿吧,其实你的父亲其实已经死了,现在坐着的不过是主人手下的一只可变化的小妖罢了。”

听着妖魔的一言一语,古天释眼眸中血色上涌,如此一来便可以解释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在一瞬间就改变了性格,原因竟是这样,“你们可真的大逆不道!”古天释恼怒的说道,祭司完全不将自己的父皇看在眼中。

“大逆不道,果然凡人就是见识浅短,凡人在我们修士的眼中不过是羔羊罢了,任我们宰割。”妖魔冷笑道,他看着愤怒的古天释就好像是在看自己餐桌上的一个美味。

“你们!”古天释清楚现在的情况,自己说的再高也不过是一个凡人,对方是修仙之士,自己如何能和他抗衡,他抓住机会朝着一边草丛跑去,却不想那妖魔似乎猜测到自己移动一样死死的压住了自己的身躯。

“还想跑,真是一个不听话的食物呢?”那妖魔说着用自己的指甲轻而易举的划开了他的手臂,缕缕的鲜血自然的流出,妖魔那绿幽幽的眼中也浮上了一缕血丝,仿佛很激动。

古天释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可他的心中却有那么多的不甘,他看着正在贪婪的吸食自己手臂鲜血的妖魔大笑起来,道:“若我能有反抗之力,我必不放过尔等。”他话音刚落,那妖魔嘲讽大笑起来,放松了对古天释的警惕。

古天释则是冷笑一声,他挣脱开妖魔的爪子,翻身跃下囚车拾起身边一名死去士兵身上的长刀,至少自己有了防身之力,那妖魔大笑许久才朝着古天释走来,它对于古天释手中的那一把长刀完全不在意。

几招下来,古天释手中的长刀破碎成了几道锋利的碎片从古天释的脸上划过,他手中只剩下了一个刀柄,没有了防身武器的古天释怎么可能抗下妖魔的下一击,何况这妖魔刚才还没有使出全力。

“人族,你真的惹恼我了,接下来我就要让你人头落地!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你的姐姐和你的母亲在之后将会嫁给祭司大人,这是你死去唯一的荣耀。”

听着这句话,古天释的气息逐渐粗重起来,他清楚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如果嫁给对方会是什么下场,自己的父皇已经死了,其他的皇子皇女也必然会被祭司所控制,自己恰恰是其中最不好控制的那一个,所以祭司要先解决自己。

“愤怒吧,不过这也恰恰证明了我刚才说的话吧,你们普通人不过是任由我们修炼者屠宰的羔羊罢了。”妖魔冷笑道,可是他的这句话刚落,一把长剑直接穿透他的身躯,这时周围闪烁起来一道亮光。

“妖魔乱世,真是此皇朝的不幸啊,我修炼之人当秉承正道,斩伏妖魔!”古天释只听见这一声愤慨之声,自己面前妖魔的身形便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中,一只身形巨大的蛇妖,只是如今的妖魔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而是在原地跪着怯怯发颤。

“大,大人,求求你饶我一命,我知道大人是上仙,求你饶小妖一命,我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妖魔的眼中出现了一道剑光,它急忙朝着剑光的方向跪拜着,巨大的身躯跪下去就没有再起来过。

“你的身上有很强的血煞之气,想必也屠杀了不少生灵,还是死去吧!”话音刚落,古天释便看见自己眼前的妖魔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他朝着自己身后看去,一名中年男人站在长剑上漂浮在空中。

“凡人,算你命好遇到了我,从此好自为之。”中年男人说罢就要离开。

不过古天释哪会放过这个机会,这男子明显身份就不简单,况且自己现在就算是逃去其他地方也会被祭司查出来杀死,甚至牵连其他人,还不如跟在这男子的手下,而且自己也必须要踏入修仙的道路,才能报杀父之仇。

他朝着中年男人跪了下来,说道:“求上仙将我也一起带走,就算是一个打杂的我也愿意。”

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之后打量了他许久,似乎是在沉思一般,然后缓缓道:“虽然没有修仙的天赋,不过我救了你也算是有缘,也罢,你就在我神武剑宗当一个杂役弟子吧。”

古天释听到立马说道:“感谢上仙赐恩。”他对自己行跪拜之礼没有感到任何的羞耻之情,反而他很感激男子,毕竟对方从那妖魔的血盆大口中救下了自己。

很快男子就将古天释接纳上了他的飞剑,看着脚下的飞剑,古天释的心中也暗下决心,总有一天,自己也要踏着这飞剑回到古国,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为父报仇。

在古天释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时,飞剑已经穿破了一道道的云层,这时古天释也不禁被周围的寒冷之气惊醒,他打了一个冷颤看向面前耸立的群山,这群山中,一栋栋的大殿逐渐从云层中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很快男子就将他放在了山峰的一处地方,转身径直离去。

在男子离去后,一道倩影迅速的出现在了古天释的面前,道:“你是本月被宗主带回来的第八百零一个凡人了,也不知道宗主在想什么?要这么多杂役干什么?”

古天释自然听得出来对方语气中的不耐烦,不过他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普通的杂役罢了,这女子的身份明显不一般,自己也不要招惹的好。

“老疯子,你过来。”女子打量了一下古天释,然后朝着自己身后一个方向没好气的说道。

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一个老人弯着身子急急忙忙的走过来,一副讨好的模样说道:“林长老找我有事吗?”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古天释。

“这个新来的小子就交给了,他就跟你一起培养灵药园中的灵药。”女子说完之后没有多交代什么就离开此地,留下了老人和古天释二人。

“孩子,跟我来吧,老头子我叫做田求道,孩子你叫什么?”老人一边带路一边问着古天释问题。

不过古天释听到老人的名字倒是一惊,天求道,这是何等霸气的名字,虽然他不曾迈入过修炼者的世界,不过他也知道一点,任何带有天字的人必是拥有大天赋大气运之人。

“我叫古天释,古国的十四皇子。”古天释说道最后,还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了一股自豪之气。

田求道听到古天释的名字之后倒是很平淡,说道:“那我便叫你天释吧,实际上你在凡间的身份已经不是太重要了,来到这里,你就相当于是半步迈入了修仙界,当然,可能你一辈子也只能在这个地位了。”

“是。”古天释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太认同田求道的话语,不过他还是朝着田求道问道:“我听说修仙界的人的名字也是和气运有联系的,天老你的名字中带了一个天字,为什么会是一个杂役。”

“怎么?你看不起杂役吗?”田求道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这个眼神让古天释感觉到了一丝不舒服,那完全不是一个老人该有的眼神。

在他表示自己没有那样认为后,田求道才释然一笑,道:“我的田可不是你说的那个天,是田地的田,哪会起那么霸气的名字。”

“原来如此。”古天释也一解自己心中疑惑,果然是自己听错了啊,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小心撞到了一具身体,这道身体正是自己身前的田求道。

古天释皱了皱眉头,这田求道看起来身体十分虚弱,不过自己刚才那一撞,对方好像是被蚂蚁挠了一下,从他的身边走过。

“这就是你以后生活的地方了,以后我们的吃住都在这灵药园中,你也不要去其他地方,今天你就在这里休息,明显我会教你一些培养灵药的知识。”田求道说完后便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待到他离开后,古天释才打量起来自己面前的几间木屋,看起来和平常的木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进入其中也是十分平常的茅草垫,他躺在上面,至少今日自己逃过一劫了。

在这群山中这样一个修仙大派,人数必然不少,但古天释感觉周围十分的安静,这让他十分容易入睡,可入睡后便是止不住的噩梦朝着他袭来,在他惊醒后已经是第二日早晨了。

他一摸自己的身后的衣衫,早就已经被自己的冷汗打湿了,打开门时吹来的冷风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入眼是白茫茫一片,加上周围的群山,在古天释的眼中,自己所处之地和仙境一般。

“起来了么?”他才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田求道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二人吃了早饭便前往灵药园,这是古天释第一次接触这些修仙之道的东西,在古国中,他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平常所用的药材罢了,这些灵药少之又少。

田求道带着他在灵药园中忙碌着,这些灵药照料起来远远比他所想的要麻烦,古天释甚至怀疑田求道每日这么重复的接触这些灵药不会觉得厌烦吗?他也没有开口询问,毕竟他的心中还是挂念着自己的父亲的死亡和家人。

就这样,他在灵药园中平和的过了一个月,一月的时间让他从仇恨中也走出来不少,当然他也在其中几次想要离开这里,不过最后都选择了放弃,都多亏了田求道的好言相劝。

“田老?”古天释今日醒来之时,出乎他意料的是田求道并没有来叫醒他一起吃早饭,他在吃了早饭后便前往了灵药园,可一到灵药园,他的心就止不住的愤怒起来。

他的眼前,几名修士围着田求道拳打脚踢,周围散落着一些破碎的灵药,古天释知道这些灵药对于田求道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愤愤的朝着这几个修士走去。

“放开田老。”古天释震喝一声,在他刚发出这一声之后,几双眼神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他瞬间感受到自己的大腿中仿佛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

“哟,这个小哥还挺帅的啊?不过看起来你应该也只是一个杂役吧。”几人中的一个身穿神武修院中特有衣袍的女子看着古天释说道,一脸的不屑,就好像当初那妖魔看古天释的眼神。

“师妹,先解决这个老疯子吧,一株灵药而已,就敢对我动手,真是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我就算是杀了你,整个宗派中也没有人敢说什么?”女子身边的另一个男子轻蔑的说道,仿佛杀掉田求道就好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你们不知道灵药园中的灵药不能肆意的使用吗?”古天释紧皱着眉头说道,他知道这几名修士的身份都不简单,毕竟能够擅自闯入灵药园中,一般的弟子哪敢进来肆意破坏。

“算了,天释,没有必要和他们争执。”这时,田求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整个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鲜血横流,才刚刚站起来的他又被身边的修士一拳打下,身躯重重的撞击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惨叫。

“田老!”古天释紧握着拳头,愤怒的看着周围的几名修士,他可不会傻站在这里干着急,顺手抄起放在一边的耕种灵药的铲子朝着那带头的男子打了过去,至于那女修士被他忽略了。

“哼,一个杂役也敢对我动手,找死。”只见这男修士手中一股奇怪的力量凝聚,朝着古天释的身形打了过来。

糟了,这是古天释脑海中唯一的想法,他知道对方手中凝聚的奇怪力量一定就是修士所用的灵力,自己现在出手无疑是找死罢了,危机感再次如那一夜一样笼罩他的全身,在那力量包裹的拳头和自己的脑袋面对面不足一指时,一道倩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赵宽义,我想你在我这灵药园中闹得也够了吧!”这道倩影正是之前在这里接纳古天释的女子,田老叫她做林长老,只见她一手挡住了赵宽义的拳头。

“我说是谁呢?看来也就林长老能够管一些这些闲事了吧。”赵宽义冷笑一声,想要收回自己的拳头却不想自己的拳头已经被对方给死死的钳制住了,根本就没法缩回来。

这二人看起来倒是没什么事情,站在一边的古天释倒是冷汗直冒,如果刚才这林长老没有出现的话,自己恐怕已经被赵宽义给打倒在地了吧,说不定还会受到重创。

毕竟古天释在外带兵多年,他对于力量的等级还是有些自我判断的,这赵宽义究竟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是对方如此欺压田老,刚才对自己露出杀手,就已经让古天释记恨在心,只是现在林长老应该会对他做出一定的处罚,而且他现在也没有那实力,只有等待。

“还不去把老疯子扶起来。”听到这一声冷冰冰的话后,古天释急急忙忙的走到田求道身边将其扶起来,脸上充满了愁容,此刻的田求道仿佛就剩下了最后一口气。

“赵宽义,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如果你再敢在我的区域乱来的话,就算是你哥也保不了你!”林长老说完这句话后松开了钳制住赵宽义的手掌,然后盯着其余几人。

“臭小子,这一次算是你的运气好,不过下一次就不见得了,我赵宽义下一次一定会卸你一条腿。”赵宽义刚说完这句话就又受到了林长老的眼神,急忙带着自己身后的众人灰溜溜的走了。

“拿着,这是一颗归元丹,你给老疯子服下吧。”林长老说完之后朝着古天释丢出一颗绿色的丹药便离开了这里,并没有多说什么。

古天释拿着这颗丹药,看着林长老离去的方向说了一声谢谢后,赶紧将这丹药喂入田求道的口中,然后背着田求道回到木屋,将其平放在茅草床上,他也只能坐在其身边煎熬等待。

一夜过去,田求道依然没有醒来,只不过身上的伤势的确有了好转,古天释自然不能因为田求道的伤势就荒废了灵药园的照顾,早上吃完后又急匆匆的赶往了灵药园。

昨天的一片狼藉到现在还是那样,甚至经历了早上的雨露显得更加的破碎,古天释将这些东西一个个的收捡起来,这时候他感觉就不太好了,背后凉风阵阵的,让他十分不舒服。

一天就这样过去,又一晃眼就是七天过去了,赵宽义也没有带人来找他们的麻烦,可田求道也没有醒来,虽然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好了大半,古天释甚至想要离开灵药园去外面找寻可以救治田求道的灵药,可他又知道自己离开了就没有人照料田求道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悻悻的回到木屋,却不想田求道已经醒来了,看着他说道:“回来了啊,我有些事要和你说。”古天释听到这句话点了点头,毕竟对方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亲人了。

“你知道那日打我的那弟子是何人吗?”田求道问道,古天释则是摇了摇头,他又何尝知道,毕竟他来到这神武剑宗后就没有离开过灵药园。

“在这个宗派中,我们杂役是最为低等的,所以看见他们这些正式弟子必须要十分恭敬,不然就会死的,记住,下一次如果他们还来,你一定不要还手,还手的话,他们就有了杀你的理由。”田求道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一口气中,古天释仿佛在田求道的眼中看见了无尽的悲伤,他猜测道:“田老你其实很想正式的进入这神武剑宗吧!”

田求道听到这句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脸上充满了苦涩,他自嘲道:“我一辈子都在这里奋斗,可是没有半点进步,反正我是没有任何希望了,毕竟进入修炼者的世界,也不好说是好还是坏。”

古天释听到这沉默了,许久后他看向田求道说道:“田老,若我这辈子有机会成为修炼者,我一定会让你脱离杂役这个地位,成为神武剑宗的正式弟子!”

说罢他转身离开,留下一脸神色复杂的田求道。

不过他刚出门便看见了几个身影挡住了自己前往灵药园的去路,他的眼神中多了几丝愤怒,这几个人正是赵宽义等人。

“哟,臭小子,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杂役就敢对我动手,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靠山呢?古国皇子,在这里你还真以为你还是那上面狗屁皇子啊?搞笑吧!”赵宽义嘲讽道,说罢他就伸出自己的手朝着古天释的脑袋抓去,却不想被古天释躲过。

“你最好小心一点,我想林长老应该不会让你肆意妄为的。”古天释清楚以自己这凡人之躯无法对抗赵宽义这等修炼之士,不仅仅因为对方的体质比自己强大,而且对方还能够使用灵力。

“呵,林长老,我想她现在都还在想怎么应付我哥吧!居然敢对我动手,也不看看我是谁?”赵宽义说着就摆出一副凶狠之相抓住了古天释的肩膀朝着灵药园的栏杆上狠狠地撞去。

一股疼痛席卷了古天释的身躯,他愤怒的看着赵宽义,不过他却动弹不得,这时他听到了一边的开门声,田求道从房中的走了出来。

“田老!”古天释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如果这些人不甘心的话,恐怕还会对田求道下手,可如今的田求道都还没有恢复生气,如果再被这些人折磨,岂不是雪上加霜。

“哟,老疯子你还没死啊!”那赵宽义松开了按住古天释的大手,转而朝着田求道走了过去。

看着扶着墙壁身体都颤颤巍巍的田求道和一脸不善的赵宽义,古天释的心中已经做出了某个决定,他朝着周围一扫,在墙角的方向看见了一把铁锹,他拾起这把铁锹朝着赵宽义的后脑勺一扫。

而田求道则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古天释,可赵宽义还以为田求道是在看着他,他的心中还挺享受的,却不想死亡将至。

古天释的铁锹落下,鲜血溅出,赵宽义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后脑勺,见此状况,古天释急促的丢下铁锹走到田求道的身边,将其慢慢的朝着木屋扶去,不过他还未步入木屋,自己的后脑勺便传来了一阵阵痛,甚至还有种液体在自己的脑后流动。

“天释。”察觉到了古天释的不对劲,田求道朝着身后看去,此时的赵宽义正拿着古天释刚刚丢下的铁锹,上面沾染满了鲜血,这让田求道大惊,看向了古天释的脑后。

一条血痕清晰出现在了古天释的后脑勺,鲜血夹杂着一些白色物体在向外流出,田求道扯下自己身上衣衫的一角,尝试将古天释脑后的血痕给堵住,可那布条一下去便被鲜血所浸湿。

“田老,命是自己的,我一直相信自己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就算是现在也是如此。”古天释突然抓住了在自己身后忙碌的田求道,坚定的说出这一番话,即便是无法扭过头去看田求道表情,他也知道对方应该会有所触动。

“赵宽义!”在古天释昏迷的前几息,他听见了林长老的怒吼声,只是他知道已经要远离这个世界了,一幕幕的往事在他的眼前浮现,让他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死亡。

田求道看着自己怀中逐渐变凉的身躯,他沉默的将古天释朝着灵药园的深处抱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田求道那单薄的身子居然能够抱起古天释这长年习武的身躯,即便不是十分壮硕,但也不轻。

他挖了一个坑将古天释的身躯平放进去,他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坑中的身躯沉思许久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截锁链,轻声道:“孩子,谢谢你重新点燃我的热血,我会尝试着去成为正式弟子的,为了我,也为了你。”说罢,他将这一截锁链放入古天释的怀中,用泥土掩埋了其身躯。

做完这一切的田求道离开了此地,他却未曾发现一只手从他刚刚掩埋的泥土中钻了出来。

“你认为修炼为何?”而此时被埋入了泥土的古天释却出现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地域,回答着虚空中飘荡着的一个问题。

对于古天释来说,他还未曾正式面对过修炼,所以他只能以自己内心的想法答道:“我需要力量,保护自己想守护的一切,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古天释说出这一番话并不是他临时想的,而是在古国边界之时他的行事便是如此,只是多加上了经历这些事情的感想罢了。

自己也看清了这个世界,只有强大才能够说上话,只有强大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弱者只能够在下面苟且偷生。

古天释才刚刚说完自己的理解,周围那白茫茫的地域化作了黑暗,窒息感立马涌了上来,他不禁朝着前方使劲一退,令他惊讶的是一股泥土的感觉,手臂直接从这泥土中穿过。

随着时间的推迟,窒息感也越来越强烈,古天释只能不停使劲的将周围的泥土推开,好不容易才露出了脑袋,这时他也听到了周围的脚步声。

“是田老么?”古天释有些激动的问道,如果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想要刨开这些泥土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去了,可如果有人来帮自己的话就要快很多,但现如今的问题是,自己的周围没有一人,只有这脚步声。

但是令他颓废的是,那脚步声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消失,然后离自己越来越远,古天释也知道这应该不是田老,他只能慢慢的用手挖着周围的泥土,就算他求生的意志再怎样强大,他也一天未进食了,身体供不上营养,自然没了力气。

无奈之下,古天释只能躺在这坑中,乞求田老能尽快的发现自己,至于自己,就只能用睡觉这样的糟办法来缓解自己的饥饿感。

“诸神炼狱不灭体”在梦中,古天释自己置身于被锁链占据的世界,这让他有些惊讶,因为这些锁链的触感显得无比的真实,他刚刚触摸的那一根锁链上面刻着这七个字。

当他的手指从这七个字上划过,他只感觉到了一股力量似乎钻入了自己的身体中,可他也没办法找到那东西,在他找那东西的时候,他的周围一变,只留下了八个大字“一重小成,方可再入。”

他的眼前化作了黑暗的星辰,自己还是躺在这坑中,只是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些东西,诸神炼狱不灭体,这是自己在那锁链空间中看见的大字,原来那是一本功法。

这可能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丝活下去的契机,老实说,就算是自己活着出去了,也必然会受到那赵宽义的针对,毕竟自己对他下死手了,如果对方反而放过了自己,古天释才会怀疑其意图不轨吧。

不论这功法是真是假,自己都要试上一试,令他所惊讶的是,这诸神炼狱不灭体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反而自己理解起来十分的轻松,看来这修炼的东西也并不是很难。

自己一个凡人都能看到这种程度,恐怕那些修炼者,天才肯定比自己强,这让古天释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往下看,配合着之前自己离开锁链空间的那句话,应该是让自己修炼这诸神炼狱不灭体第一重金刚神体到小成,然后自己才能继续进入那锁链空间。

金刚神体,引灵气入体,贯通经脉,使其受灵气刺激扩宽,古天释配合着金刚神体的修炼方式开始将灵气引入体内,顿时一股撕裂的疼痛感从他的身上传来,任何事情应该都有第一次。

自己的经脉就好像是从未开垦过的荒地,第一次开垦自然要多用些力道,疼痛无法避免,人有十二经脉,修炼者的境界也按照这些东西来分层次的,第一个经脉便是初灵脉。

古天释运转金刚神体的法诀将这些灵气全部朝着初灵脉冲击而去,每一次的撞击都让古天释感觉到了肉的撕裂感,这种感觉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些灵气才将初灵脉扩充完成。

初灵境之后又有三个层次才能到虚灵境,每一个境界都需要锻炼四个经脉才算成功,在初灵脉锻炼完成后,古天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脱力,这种感觉很舒服,可突破的过程却和这种感觉不相正比。

“初灵境的力量只能依附在身上,可我现在的层次太弱了,那赵宽义应该已经到达虚灵境了吧。”虽然古天释并不能准确的预测对方的实力,可他觉得对方的实力应该大大的超过了自己。

想到这,他继续的引入灵气去攻破接下来的凡灵脉,参灵脉以及破灵脉,打通这初灵境剩下的三脉后,他才能成功的到达虚灵境的门槛,不然的话,根本没办法和赵宽义抗衡。

冲破凡灵脉对于古天释来说其实很简单,有了初灵脉的灵力再混合着他的吸收的灵气,形成了一股气旋朝着那凡灵脉冲去,这一次因为灵力和灵气强大的原因,凡灵脉被一举攻破。

只有攻破一个又一个的灵脉才能够容纳更多的灵力,只是到了这一步,他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本来就脱力的身体显得更加的脆弱,不过有着灵力的支撑才稍显好了一点。

接下来参灵脉的强悍程度就远超之前的两个经脉,如果说凡灵脉需要的力量比攻破初灵脉的力量多一点,那么攻破参灵脉的灵力就需要其使用的两倍力量。

古天释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要想一举攻破明显是不现实的,他也只能选择先沉寂一会儿,虽然以前不是修炼者,他也知道一句话,修炼脚踏实地,方得成就。

沉浸下来,古天释看着自己手指间溢出的淡淡灵力,虽然现在自己的肉眼只能看见一丝绿色的气息,可也能感觉自己的力量相比以前提升太多,放在以前,这是一个身为凡人的他不敢相信的事情。

现在的自己才算是一个修炼者,不过也算是达到了田求道的愿望,自己不会在那杂役弟子的身份原地踏步,待到他将自己体内的灵力熟练完成后,已是清晨了。

露水让他身躯周围的泥土松动了许多,这时候的他也运转起来自己体内的灵力,周围的泥土纷纷溅起,古天释从这坟坑中翻身跃起,却不想站起来便看到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冤家路窄,这句话还真没有说错,古天释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几道人影,说道:“赵宽义,你来这里是给自己挖坟来了?”他自然不会相信对方是单纯的来看自己死去的尸体。

配合着对方现在惊讶的表情,他已经大概猜测出了自己刚刚醒来时听到的脚步声是谁的,如果不是赵宽义本人的,便是他吩咐来的人,肯定是那人察觉到了自己坟包的不对劲。

“古天释,你可是把我害惨了,那林贱人居然还把你死去的事情告诉了我哥,偏偏还把事情闹大,害得我哥骂了我一顿。”赵宽义看见了古天释说话后,似乎还有些开心。

毕竟古天释还活着的话,他就有了话题让林修玉难堪,可以说古天释的复活对于林修玉来说没有太大的好处。

“是么?那我也要报仇了。”虽然自己的境界只是初灵境凡灵脉层次,可古天释也想尽力一战,毕竟他相信对方是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此地。

“哈哈,报仇?你怕是在做梦吧,还没睡醒,我就奇了怪了,那老疯子没有把你埋好,居然没有死。”赵宽义说着,朝着自己身边的一个弟子递了一个眼神。

那弟子立马拿出了一把泛着冷光的长剑递给赵宽义,他们则是退其身后,似乎并不打算出手,几人早就说好了。

“也好。”古天释拥有了灵力,心中自然有了点底数,就算自己会败给对方,可也不会像是之前那样被完全的压制了吧,再说对方只是一人,即便是到达了虚灵境,他也有自保之力。

“古天释,你知道我到了何等境界了吗?区区一个卑贱的凡人居然敢对我一个堂堂初灵境破灵脉的层次的修士出手。”赵宽义说着,便露出了一副玩弄的表情挥舞着手中长剑朝着古天释刺去。

古天释则是没有和对方废话,而是全神贯注的将自己的眼神放在了对方刺来的长剑上,身躯中的灵力在这时就显得很有用处了,他的速度提升了不少,可对方的实力终究还是高于自己两个层次。

几个回合下来,古天释的身上就已经出现不少的伤痕,可都是些小伤,可对于他的敌人——赵宽义来说就显得有羞辱的意义了。

就算是赵宽义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一个他眼中的凡人如何能避开他的剑招,他自然不知道古天释的身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接下来他使劲浑身解数朝着古天释杀去。

这一次古天释倒是没有那么好运了,一个回合下来,他的身上就绽开了不少的伤口,鲜血从其中渗出,他身上本来就因为泥土的掩埋显得破旧的衣服的颜色更加深了,和苍白的脸色形成了剧烈的对比。

“哼,不是我看不起你,古天释,一个凡人和修炼者动手,就好比飞蛾扑火。”赵宽义嘲讽道,朝着身后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坐在了地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此时虚弱的古天释。

古天释看着坐在地上的赵宽义,对方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不过对方的实力到达了破灵脉的层次,自己至少也要到达参灵脉才行,反正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不如搏一搏,在战斗中尝试突破。

随后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之前站在赵宽义身后几人的身影,这几人的境界应该没有赵宽义的境界高,他尚且一试,权当是练习拳脚了,他暗中运转金刚神体法诀。

“嘻嘻,古天释,又见面哦,不过这一次可能要对你残忍一点,因为赵师兄说了,他要好好地惩罚你哦。”之前和古天释搭话的女弟子故作无辜的样子,用着嗲嗲的声音说道。

古天释可是看见过这女子高傲的模样,那种看见他们这些杂役弟子就好像是看见了畜生的眼神,他可不会忘记。

“哼,红衣师妹,你别是看上这个小子了吧,虽然他看着好看,可不顶用啊。”一个身材很壮的男弟子摩拳擦掌的看着古天释,似乎要在古天释的身上一展自己的雄风一样。

“莽夫终究只是一个莽夫,不动脑子的生物。”此时站在女弟子另一边和壮汉弟子相比起来显得比较眉清目秀的男弟子冷漠的说道。

“李旭,你是找死么?”那壮汉弟子看着那个名叫李旭的男弟子吼道,一副要挥起拳头打向李旭的模样。

“我想你们是忘记了我的命令了吧,石熊,李旭,张红衣。”看着三人的吵闹,坐在身后的赵宽义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对不起,赵师兄,我们马上动手。”三人在这时出人意外的异口同声,转而将凶狠的眼神放在了古天释的身上。

他们哪知道古天释已经趁着他们吵闹的时间,吸取了不少的灵气,正在趁着这个机会冲击着参灵脉。

古天释则是感觉到目光朝着自己凝聚过来,暗道一声不好,他朝着自己身后退了一步,也是这一动,在冲击这参灵脉的力量散出来的波动,让他不禁咬牙痛呼一声,身子一荡。

可自己已经在冲击参灵脉了,就绝对不能半途而废,再说了,如果他在这时候放弃说不定会遭到一定的反噬,得不偿失。

在古天释考虑的时候,李旭三人已经将他团团包围起来,只是他们三人的包围有着不少的缝隙,古天释完全可以趁着这几人攻击的空档逃离。

只是现在的他身上带着刚才的伤势,加上突破中产生的疼痛,二者相互的折磨让他更加没了对战的心思。

此时的李旭三人也发现了古天释的不对劲,但他们也只认为是其刚才受到了赵宽义的重伤,所以才会露出那副表情,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灵气在朝着古天释身躯周围流动。

“哼,不如你还是乖乖地跪下吧,免得多谢皮肉之痛。”张红衣突然拦住了蠢蠢欲动的石熊二人,看着古天释用着怜悯的语气说道。

“张红衣你干什么要维护一个杂役弟子啊,你最好给老子滚开,赵师兄的命令你也敢违抗,不想活了是么?”石熊愤怒的说道,直接大手一抓将张红衣提到了身后,挥起拳头就朝着古天释打去,他却没有看见张红衣的嘴角露出一副冷笑。

继续阅读《一念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