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仙君,求你别撩我

小说:武侠修真

作者:半支烟

角色:云萱陆冯氏

简介:仙君,求你别撩我!

仙君,求你别撩我

《仙君,求你别撩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家中豺狼猛如虎

  第4章家中豺狼猛如虎

  做好早饭,陆有才和他媳妇让云萱叫了好几遍才从屋内出来,见到她又是一阵骂。

  陆有才的媳妇柳如烟,年方二八,比云萱小一岁,过的却是养尊处优的日子。

  愿意走动了,就和陆有才去镇里的娘家待上两日。不愿意动了,就拿些瓜子点心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边吃边看着手中话本。

  再看云萱,整日忙进忙出,侍弄庄家,养猪喂鸡,洗衣做饭,少做一样就要被陆冯氏骂个祖宗十八代,有时还要挨上几巴掌。

  陆氏三人吃完了早饭,云萱还是不敢上桌。

  收拾桌子的时候,偷偷塞了个玉米面大饼在围裙里,还得挑个小的怕被发现,一会儿去地里割菜的时候偷偷吃。

  背上一个大箩筐,里面装着一把镰刀,冲着屋里说话的三个人道:“娘,我去地里了。”

  陆冯氏在屋内连个话都没有,陆有才和柳如烟恰好从屋内走出来,柳如烟满脸的幸灾乐祸,倒是陆有才的眼神让云萱有些看不懂。

  三人一起出了门,柳如烟又跟着陆有才回娘家去了。

  看着夫妻俩远去的背影,云萱抿嘴,眼中有些羡慕,怎么柳如烟的命就这么好。

  好的让她有些嫉妒。

  收好菜去河边洗的时候,那里已经聚了不少洗衣服的村妇。

  见云萱背着个大箩筐,纷纷朝她敲了过来,嘀嘀咕咕自然是少不了,“这丫头,命真硬哈。”

  不远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妇人对着云萱招手:“云萱,过来。”

  见是小芳姐叫她,云萱难得笑了一下,但还是有些犹豫,想了想,走了过去。

  小芳姐还没嫁人的时候,就经常带着云萱一起干活,关系自然比那些村妇亲近些。

  看到云萱走过来,小芳也往前走了几步过来,帮她卸下肩头的大箩筐,语气中有些许埋怨,“你咋这么傻呢?还帮她家干活呢?”

  云萱有些无奈,不干活还能怎么着呢,不过她也有些疑惑,“咋了小慧姐?”

  小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还咋了?你不赶紧自己去找婆家把自己嫁了,你要是不趁早嫁出去,就你那爹娘,不得把你卖窑子去?”

  小芳的话刚一落地,云萱的心陡然一沉,脸也瞬间难看许多。

  她这样子小芳一猜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年龄大点,穷点啥的都不要紧,是个男人就行,快点嫁出去才是,你也不能真被卖窑子里去啊。”

  说到这儿,小芳四下看了看,凑近些小声道,“我听我家婆婆和邻居嫂子唠嗑时说,那窑子里的人都不拿女人当人,打骂都是小的,弄死的都有,还有……”

  小芳虽然也嫁了人,毕竟年龄还小,有些话实在是说不出口,就算是不说,云萱也能猜个一两分。

  就算只猜个一两分,她也觉得脊背发凉。

  知道小芳姐是为了她好,“就我现在这情况,谁能娶我啊?”云萱的脸苦的好似黄连。

  小芳长长的叹了口气,“是啊,要不是你这……其实你找婆家也不难,可现在,哎……”

  云萱低头咬着唇,她知道小芳是为了自己好。

  小芳帮着她把村里还没娶妻的都缕了一遍,“就找那没爹娘的,家里没长辈的事儿也少,随便是谁都行了,别挑了。”

  就算如此,也还是没想出来个合适的。

  说话间,河边洗衣服的妇人们都匆匆将衣服收起快步离开,有的还一路小跑。

  云萱和小芳向他们跑的反方向看去,也是吓得端起衣服就要跑,“云萱,快走,他来了。”

  云萱看了一眼地上的筐里还有菜没洗,要是回去了肯定得挨陆冯氏骂,保不齐又是几巴掌。

  那个男人的可怕都是大家传的,谁也没见过他真的杀人喝血,大不了死了更清净。“小芳姐,你先走吧,我不怕他。”

  眼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近,小芳急的直跺脚,“你这丫头,咋不听话呢,那我走了。”

  说完,一溜烟的小跑赶紧逃了。

  云萱转过身,将筐里的菜拿出来,择了菜叶,然后放在河里来回清洗。

  袖管挽起,瘦小的小胳膊上,有着陆冯氏抽打留下的青紫痕迹。

  云萱漫不经心洗着手里的菜,根本没空搭理吓跑一群村妇的那个妖孽男人。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去哪儿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否则就得被陆冯氏卖进窑子。

  男人啊男人,那么多男人,咋就没能找到一个能娶自己的呢?

  云萱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循着感觉望去,居然是那个妖孽男人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似笑非笑。

  那双满含笑意的清亮眸子惹得云萱心里咯噔一声,然后咚咚狂跳。

  是羞涩,更多的是激动!那不就是个男人嘛!

  云萱记得他没有爹娘,虽然不在村里住,但也是在这边的,一直都是一个人。就是不知道年纪多大,但起码看上去年轻的很,好似二十来岁般大小。

  云萱也听邻里聊过他的传言,据说是十几年前,她还两三岁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在这儿了,这么多年容颜居然一直如此。

  村民们觉得古怪,就越传越离谱,说得是吃幼童的血肉才能长生不老。

  可这么多年过去,谁家的小孩也没被抱走,丢都没丢过一个。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云萱再度看他时脸微微有些泛红。

  他就还是那般望着她,只是笑意更浓,依旧不发一言。

  云萱梗了梗脖子,大着胆子盯着那个妖孽男子,心中叹着,长得真是好看。

  村子里都说,陆有才算是长得标致的了,可这个男子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这么看着,居然想到要和他成亲的事儿,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神游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再看的时候,河边只剩下她一人,那男子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

  云萱悠悠叹口气,继续着手里的活。

  背着一大箩筐菜走到家门口时,陆氏夫妇俩正站在门口翘着脚不知在张望着什么。这才什么时辰,陆富居然已经从镇里回来了。

  见到云萱回来,陆冯氏走上前二话不说在云萱胳膊上用力掐了一把:“你个扫把星,干活磨磨蹭蹭就没个手脚麻利的时候,我和你爹去旁边屯子,你好好看家,捅什么篓子出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云萱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一眼满院子的鸡鸭猪。除了她之外,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心情瞬间畅快了不少,高兴的就差跳起来了。

  现在才中午,陆氏夫妇俩今日定是赶不回来了,等陆有才下学回来也是傍晚时分。她可以有一个下午,属于自己的欢乐时光!

  心情好了,干起活来脸上都带着笑意,将那些鸡鸭猪喂得饱饱的,又自己在桌子上吃了饭。

  然后又拿着小竹筐去了陆氏房里偷了点瓜子干果,再转去陆有才的书房里随便拿了本书。

  葡萄架下的躺椅上,她学着柳如烟的样子,一手拿着书,一手往嘴里扔着干果。

  就算这书上的字她一个都不认识,但还是觉得,这书真好看。

  现在云萱觉得自己才算是和柳如烟是同等地位,才没又低她一等。

  只是这些书好似有魔法般,饶是不认字的云萱看上一会儿就觉得两只眼皮就快支撑不住要来个亲密接触了。也有可能是昨夜没睡的原因。

  这一睡就是日落西山,没有人打扰,这觉睡的就是香甜,等睁开眼睛的时候,云萱心中暗道,坏了!

  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时辰不早,陆有才和柳如烟该回来了。

  以最快的速度生火刷锅,切菜做饭。

  刚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陆有才就怒气冲冲推门进院了。

  瞥了眼站在桌旁有些无措的云萱,冷哼一声,越过她直接进屋。

  云萱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陆有才一个人回来,那定是柳如烟又在娘家住了。

  每次都是这样,表面上陆有才对柳如烟那叫一个千依百顺,背后对柳如烟的怨言多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每次柳如烟回娘家住两天,他回来都要将锅碗瓢盆摔个遍再骂上一通,云萱都习惯了。

  果不其然,里屋传来叮叮咣咣摔盆子摔碗的声音。

  等着动静小了些,云萱这才踮着脚走到陆有才的门旁,小声唤着:“有才哥,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半晌屋里都没个回应,云萱皱眉,就在她要再次开口的时候,陆有才的门嚯的一下被他从里面打开,一双和陆冯氏一模一样的绿豆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萱看,说话自然也没个好气儿,“爹娘呢?”

  云萱怯懦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将门整个都让出来,“去舅爷爷家了,说是病重。有才哥,你吃饭吧。”

  陆有才依旧没个动静,云萱有些疑惑的抬头看了眼,哪知陆有才此刻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方才的怒火和戾气全然不见,眼里闪着贪婪的绿光,看的云萱抖了个激灵。

  陆有才大步一跨,扯过云萱的胳膊。他力气大得很,云萱一下就被扯进屋内,嘴里道:“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不等云萱有何反应,陆有才已经将门砰地一声关紧。

  云萱咬着唇,心中十分不安,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倚在门板上不敢往前再走一步,想要逃,陆有才却是死死拽住她的手腕,继续往里拖,“云萱,你来,我有话和你说。”

  陆有才的语气还算是温柔,手里的动作却是十分野蛮。眼看一只手拉不动,索性两只手一起把她往里拽。

  就算云萱是个傻子怕也知道他要做什么,没被抓的那只手死死的抓着门板不放,眼中含着泪,“有才哥,你有啥话在外头不能说么,咱出去吧。”

  陆有才今日也是难得的好脾气,语气又温柔了些,“云萱,你我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我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你今儿和我成了,我明日就和爹娘说,让你做小,要不他们就要把你卖窑子里去了。”

  陆有才的话云萱听了面上没做反应,心里却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吹你大爷的牛逼吧,柳如烟的脾气能让你娶小?快去你大爷的吧。”

  就算知道他是骗自己,她也不敢表现出来。现在家里就只有他们,左邻右舍又都是怕被讹上的主,毕竟陆冯氏太厉害。

  若是她叫也叫不出什么来,反倒是惹得陆有才用强,她更跑不了。

  她是单纯,可她不傻。

  只能装作欣喜的样子,面上还带着些许感激,“有才哥,你可没骗我?”

  见云萱上套,有成才雀跃的很,自然更努力。光上套可不行,上床才要紧。

  绿豆眼里淫光闪烁,“云萱妹子,哥哥可是爱死你了。你等我,高中之后,我立刻休了柳如烟,让你当正妻啊!”

  话音刚落,就猴急的一把将云萱抱在怀里,肥厚的嘴唇就要往云萱的樱桃小口上凑。

  云萱也不知自己是反应太快还是身体的本能,手瞬间挡在陆有才的嘴上,有些害羞的道:“有才哥能这么说,我心里高兴极了。那我先去把大门插上,一会儿来人咋办。”

  陆有才精虫上脑早就顾不得那么多,再说,天都已经擦黑了,哪儿还有人来。

  一把拨开云萱的小手,淫笑道:“来人怕啥,不管他。快来,让哥哥好好疼你。”

  油腻的嘴唇在云萱的脸上亲了一口,平时也没见他干什么活,现在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向床边走去。

继续阅读《仙君,求你别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