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凰翎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凰翎

角色:银儿阎门

简介:阎狱烈焰,火灼牡丹;落红重生,搅乱苍生
神亡九翊,天生主位;凰翎齐开,百鸟朝凤
他们皆自地狱而起,向死而生

凰翎

《凰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惩治恶仆

“明天可不能出什么差错。”朱念再次强调。

“父亲尽管放心,出不了差错。只是您这个样子……”

朱安抬头看着朱念的脸色,话不敢再说下去。这个相处了十多年的父亲,朱安每每与他说话依旧是如履薄冰,不敢出差错。

好在今日的朱念并没有像朱安想象的那一般暴怒,只是淡淡的道:“银儿与阿金那边让他们盯紧点。”

这一刻,他的语态神情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德高望重的大堂主。

“是。”朱安时刻观察着朱念的变化,确定自己无事之后,便是说了几句好话之后就退了出去,与自己的父亲相处,多一刻他都是煎熬。

在自己所有的记忆之中,作为父亲的朱念对自己从未想别人的父亲那般慈爱温和过,他也曾怨恨过他的打骂,但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朱安发现,只有自己做坏事他才会开心,于是也就逐渐阴暗狡诈起来,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这边,笑暮凉送走了笑暮澈,银儿如往日一般顺其自然的进入到房中,可她的步子都还未踏进门槛,笑暮凉冷冽的声音就传出。

“我唤你了吗?”

笑暮凉的声音不同于往日的清脆,冰冷的语调从未有过,就像是一把刀抵在喉口之前,让银儿不敢将那步子放下去,而此时也不过一瞬的时间,银儿的内衬已经湿透。

银儿将脚步收回门外,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笑暮凉抿了一口茶水,冷淡的开口:“明日去管家那边学一月的规矩,阎门可不养吃白饭之人。”笑暮凉的话很轻,但却半点不容置疑。

银儿看着笑暮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但看着笑暮凉愈发让人发颤的脸色,她心底里不知怎么不敢生出半分违背的话来。

“是,小姐。”银儿即使是再不情愿,笑暮凉始终是她的主子。

往日里的笑暮凉决计不会对银儿在乎这些繁琐的礼教,二人关系很好,也正是因为如此,银儿都要比笑暮凉有几分世家小姐的跋扈。

可今时不同往日,笑暮凉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踩着他的头往上爬。

银儿还在方才的威慑余韵之中没出来,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但她心底里似乎是不相信笑暮凉能够发出这般气势,抱着往日的侥幸,银儿硬是又开了口。

“小姐……”

笑暮凉眉头横起,斜了一眼银儿。

“何事?”

这一眼,银儿的腿都软了一半,脸色瞬间又白了几分。

“李……李家小姐有话让奴婢传给您。”

银儿死死的低着头,不敢再看笑暮凉,战战兢兢的将话说出,似乎脖子上架着刀,下一刻自己的生命都要被夺走。

那李家也算得上这城中的大户人家,可阎门为云鼎三大宗派之一,名声又岂是这一个小小家族能够及得上的。李家小姐想要嫁入阎门才与自己交好,笑暮凉记得,后来她聪明的勾搭上了朱安,也就成了阎门的少门主夫人,但却也从未给过自己这个昔日好友什么好脸色。

“不必了,下去吧。”

笑暮凉没有犹豫,一口回绝了银儿的话。

银儿愣了一霎,本来想着笑暮凉就算是再无礼生气,也不会到这般,到了口边的话猛然就又给塞住了,就如同方才的步子一般,生生被阻断。

银儿被笑暮凉这突如其来的改变给乱了方寸,不知怎么一下子急了。

身上赋予的不知名的肮脏使命让她格外惊觉笑暮凉对自己的信任,此时她分明感觉到了危机,于是便不管不顾的跑进房中,跪倒在笑暮凉的脚边,本来想要伸手抓笑暮凉的衣裙,但笑暮凉却是脚下不知怎么的诡异一移,银儿扑了个空,倒在地上。

兽力运转,这一刻笑暮凉有了杀意。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银儿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还请小姐明示!”

她抬眼看着笑暮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填满了泪水,惹人心生怜意。若是往日的笑暮凉,定然是要躬身将她扶起来,然后安慰她许久,或许还会将自己的名贵首饰送一些与她。可在此时笑暮凉的眼中,她这往日里对谁都有用的苦肉计,现在却是一点用都没有。

“退下。”

笑暮凉起身站在她身前,低垂眸子看着她,平日里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已经消失。

嗜血般的杀意在她眸底打转,目光似乎都发出怒兽一般的低沉吼声,威慑万兽的气息从笑暮凉的眼中闪过,一抹而过的赤色瞳光直射银儿!

银儿抬眼的一瞬间,四目相接,她身体顷刻僵硬,漆黑的瞳孔瞬间消失,眼眶之中变成了一片白色,没有丝毫人气,看起来就像是瞎了双眼一般!

啊——

银儿的惨叫声才刚到口边,笑暮凉手迅速一挥,一道兽力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半点声音都发不出。而此时,银儿僵硬的身体却是缓缓动了起来,嘴角慢慢的拉到了耳边,无声的笑了起来。

平日里嘻嘻哈哈笑的她,看起来清丽秀美,而此时却是像个厉鬼,恐怕这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吧。

笑暮凉冷笑看着这一切,昔日伤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银儿在地上手脚并用胡乱爬了几下之后,突然抬头看向门外,似乎是像看到了什么,起身迅速的冲了出去。身形癫狂得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被笑暮凉加了兽力的眸神击中,不死也疯。

银儿闯出,笑暮凉恢复了脸色,眼睛一闭一睁之间又只是剩下冷漠,似是什么都尚未发生一般。

也不管渐黑的天色,笑暮凉在床边盘腿而坐,开始探查自己的丹田。

轻车熟路的将自己的意识沉入丹田之中,又是那片一望无际的金色湖面,浓郁的能量扑面而来,和往常一样夹杂着湖水的味道,随之入眼的便就是湖面之上那座给予自己一切能力的高塔。

塔身通体透明,流转着七彩的光芒,从塔底到塔尖,七色的光芒不断交替出现,一轮又一轮的转动着,这颜色的交替间,没有丝毫的轻浮绚丽的俗气,竟是迸发出一种巍峨的气势,似有耸入云端的磅礴能量,屹立在万物之上。

七灵万兽塔,是这塔的名字。

往常笑暮凉来到这里,都是径直进入这塔中修炼,可今日并没有,她在塔前驻足良久,脸色冷漠,看不出情绪波动。

难道他真的死了?

笑暮凉心头生出担忧之意,眉头稍微皱了皱。虽然他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些烦躁,但是突然没人与自己说话,笑暮凉似乎回到了两年之前自己在阎门的生活。

那时候终日无话,要是有,也肯定是求饶,那种谁都不曾将自己当人看的日子,笑暮凉现在想起都如坠地狱,水深火热。

“你都还好好活着,本座怎可能这么轻易死去。”

他的声音在金色的世界里缓缓荡开,笑暮凉迅速的将自己皱起的眉头摆回原样,脸色之淡定,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方才本座都已经看到了,你又何必装作没发生?”

他的话中带着得意的戏谑,但是喜色却也显而易见。

“无事,只是担心你没死。”笑暮凉平着语调淡淡说了句,听不出情绪。

“你这人真无趣!”他抱怨了一句,就像是小孩子在赌气一般。

笑暮凉没有心思与他瞎扯,现在的情况自己是一头雾水,笑暮凉不喜欢这种感觉。

“现在是何情况,难道是传送法阵出了问题?”

他严肃了些,沉着声音道:“是灵蟒的抵抗,让你的兽力受到了影响,所以传送的法阵出了问题,你们的传送也出了问题,好在你并无大碍。”

他最后感叹的一句让笑暮凉心中一动,但笑暮凉很快认清,二人本就生死一体,他这样的也只是为自己而已。

迅速将这无聊的思量收起,笑暮凉问道:“其他人呢?”

他的声音沉了半晌,才道:“当时我已全力护住你们,奈何我兽力恢复不多,只能如此。

你有我神亡宝物护体,而且运气好些,身体倒还是自己的。那几个小娃娃倒不一定了,修为高些的那几个死了倒不至于,只是不知到了何处,寄于何体。”

他的声音沉了半晌,笑暮凉都没说话,他又叹息一声,道:“可惜了那几个孩子,从神亡活着出来也算是一身本事了……”

“无事,若是没死,他们都会回到我身边。”不知为何,对于这话,笑暮凉说得极其笃定。都是从地狱爬上来的人,她知道复仇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对于那几个人,关切至极倒还不至于,只是今后的计划之中有了他们会好办事一些,各取所需罢了。

这情况稳定了下来,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阎门之事了。

“可别忘了,你的第三生死契还未完成,若是在这折了,你我都活不成。”他的声音提醒道。

“我自有分寸。”笑暮凉甩下一句话便是将自己的意识抽离了这里,她最厌的就是他这幅自私的样子,但自己却又偏偏对他骂不出话来。

笑暮凉睁眼,天色却是已经暗了,感觉到有人接近,起身迅速点了床边的灯,这灯才刚将房间照亮,门外的脚步声就急促的逼近,声音紧着响起。

“小姐!”是一个陌生男家仆的声音。

“何事?”笑暮凉在房中回答。

“银儿和阿金在荷花池那边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呀!”

笑暮凉心中冷笑,不出所料。

男家仆的声音和脚步声一般的急促,房中笑暮凉冷漠起身,动作却是一点没慢。

笑暮凉咬着话音落下的时间开门,刚好对上了门外的男家仆,他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艳与垂涎被笑暮凉收入眼中,这幅样子,大抵是所有男仆见了自己的模样。

不过这家仆倒也机灵,似是发现了笑暮凉的目光,他迅速低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此时笑暮凉却是掠过他的身边冷冷的甩了一句:

“走。”

继续阅读《凰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