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角色:云雅月林佑柯

简介:原是云家千金,父亲车祸去世后遭人陷害,家里破产
惨遭丈夫闺蜜陷害,从此跌落地狱
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善良带着单纯
无数的麻烦接踵而至,她终于如梦惊醒浴火重生,苦恼的生活,撇不去的折磨一步步把自己逼成了女强人
一手遮天,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
家庭关系复杂,他不甘屈服
席氏企业岌岌可危,被人误解生性风流的他没有成为总裁的资格,他与云雅月联手结婚夺回继承权
可从未想过,不近女色的他折服于一个女子手中并无法挣脱
他脾气出了名的坏,人人称之花心界佼楚,可无人知晓,面对云雅月他成了一个专一且深情的男人
被丈夫闺蜜陷害,女主被迫净身出户,得知阴谋后带着恨离开林家路上出车祸救下男主,被认定为席家未来媳妇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

《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席少的口味真独特

抵不住席老爷的盛情邀请,加上自己确实暂时无处可去。云雅月便在席家住了下来,不过她住下来后几乎见不到席慕蓉,他好像从家里消失了一般。

云雅月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席慕蓉经常夜不归宿也就罢了,还天天见到她如同见到一根刺似的,不仅不理会自己的招呼,还总是一脸嫌弃的表情。

云雅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他了,忍不住拦下他问。“席先生……”话还没说完,对方直接转身走了。

这一幕被助理看在眼底,汇报到席老爷耳朵里,云雅月就被叫到了书房。

“月月,今晚慕容他们一帮朋友好像有一场聚会,你跟着他一起去吧,正好培养培养感情。”

听到培养感情四个字云雅月就颇感尴尬,席老爷这是认定了她这个孙媳妇啊……她笑笑:“可这是慕容和他朋友的聚会,我去不太合适吧……”

“哪里不合适?慕容他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两个一起去玩怎么不合适?而且加上慕容现在伤势还未完全恢复,你过去也可以照应一下他。”

“我不会带她去的。”席慕蓉停留在书房门外,他刚刚经过这里要去拿水喝,正好听到这些话脸色立刻黑了下去。“让她留在席家已经是底线了。”

“人是我留下来的,月月是我认定的孙媳妇,无论你答应与否,她都迟早是我席家的人。”

“那你可以考虑多生一个儿子,让她做你的儿媳妇。”

“席慕蓉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席慕蓉直接操控轮椅走了。

云雅月好奇这爷孙两人说话怎么总是这么快就吵起来,跟仇人相见似的尴尬,搞得她每次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留在这里还是转身离开。

不知道最后席老爷用了什么办法,席慕蓉居然妥协带着自己去参加了聚会。

不过路上两人一路无言。

到了聚会的目的地,席慕蓉直接扔下云雅月自己去跟朋友聊天去了。

云雅月想跟上去的,没想到后面突然来了几个人。一句冷嘲热讽响了起来。

“哟?这不是被我哥抓奸在床的那个女人吗?”

这一句话引得周边几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云雅月。她回头看去,愤怒的表情挂在了脸上,起身转过去面对着眼前的女人,她语气生疏中带着些许气愤,道出最不愿意说出的名字:“于菲雪。”

她身后一男一女两个人相互搂着走进来,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样子刺痛着云雅月的心脏,她咬牙强忍愤怒和不甘,面对走过来的两人之时逼迫自己表现冷静。

“月月,你怎么也在这里?”在林佑柯怀里的于昕故作惊讶的表情,心里却在想云雅月不会是仍存有一丝希望想求林佑柯回头吧?想到这里于昕忍不住捂住笑了,云雅月还真是有够天真的。

云雅月还没想到什么话来回答这个曾经的闺蜜转眼就背叛自己的女人,一旁的于菲雪又开始话多。

“云雅月,你可是个扫把星,跟我哥刚结婚就把他害得摔断了腿,我哥还没恢复身体呢,就寂寞难耐跑出去跟别的男人睡到了一起,你是哪里来的脸还敢追到这里来?你还不死心吗?”

三人眼里全是不屑,把黑的说成白的本事那是张嘴就来。

云雅月想解释的,可周遭的人都被于菲雪的话所影响,纷纷朝着她投来了鄙夷不屑的眼神,她瞬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渣女,那些讥讽的声音像无形的刀剑刺穿她的身体,她体无完肤觉得自己甚是悲哀。

“怎么不说话了?原来你也知道不好意思的啊?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考虑一下我哥呢,贱人。”于菲雪说着扬起手就要打云雅月,却被于昕拦下。

“算了菲菲。”心里巴不得那巴掌立刻甩到云雅月脸上,不过于昕有更大一出戏要演,光是打难解她心头之恨。

“月月,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是真心喜欢佑柯的,结婚之前你就一直跟我说你喜欢的只是他的钱和他对你的好而已。”

众人都是林佑柯的朋友,听到这段话一片哗然。

于昕继续火上浇油,“佑柯抓到你出轨的那天晚上你请我去喝酒,我当时还劝你既然结婚了就不要到处乱玩,可你偏偏不听我的话,还……还叫了个鸭子过来陪他去开房。”

“哇?这么贱的吗?”

一个啤酒罐子从人群中扔出,在天空划了个弧线,直接砸到了云雅月后脑勺上。

云雅月回头看去,扔瓶子那男人一脸讥讽,从人群中走出来伸出手想把云雅月搂进怀里,被她躲过,男人提高了声音嘲笑道:“我可比鸭子活好多了关键是还免费,小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去开房玩玩?”

“我不是……”云雅月躲着张波的手,气的小脸通红正要解释。

几个男人在人群中跟着起哄:“别急着拒绝啊,我们家张波技术确实不错,一次几个女人都不在话下,你这么饥渴应该能喂得饱了。”

“张波,你别听他们扯,这种女的都不知道跟几个男的睡过了,小心得病。”

“我不怕。”张波一把扯住云雅月的手腕,捏起她的下巴笑嘻嘻的道:“我主要是想尝尝公交车的味道到底如何。”

众人纷纷起哄,大叫张波是个勇士。

“围在一起说什么这么有趣。”男人冷漠的视线穿透人群直逼云雅月身上,她为之一颤,抬眼看见席慕蓉散发着众星捧月的光芒,站在他跟前的人都识趣地散开,即使仍坐在轮椅上但气势如同帝王临世,而她只是一个台阶上的丑角。

他接近,轮椅未停,眼神毫不停留地扫过了那三个人,最终停留在云雅月跟前,视线也落到张波身上。伸出手,张波下意识地松开了云雅月。她被他搭着肩膀,耳朵随之感到一阵温热:“我好像知道你话里那个愚蠢的女人是谁了。”没听出来嘲讽的意思,反倒还有些怜悯。

抬眼看向张波,他的眉头微蹙,一脸不悦:“你不知道云雅月是我带来的人?”

张波脸都白了:“不,不知道。”要是知道他敢这样动吗?他赶紧抬起手指着一旁的三个人,道:“是他们先开的口,我只是觉得有趣参与进来而已。”

“什么东西你都觉得有趣,跳楼你去不去。”

席慕蓉这句话是肯定而不是疑问句,吓得张波怀疑人生腿一软直接跪下,狠狠磕了几个响头,抓住席慕蓉的裤脚哇的一声就哭了:“我错了啊,席少,我给你磕头了,不要动我,求你了。”说罢,又狠狠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看得到血了。

林佑柯本就对一直处于自己之上的席慕蓉心生不爽,特别是他还维护着云雅月,经不住开口:“慕先生口味甚是独特,一个因出轨被离婚的女人也能得到慕先生的青睐,真是令人感到有些震惊。”

继续阅读《报告席少,夫人她又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