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系剑神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武牧

角色:武牧伍佰

简介:简介:剑世界,剑道为尊
人人生而修剑,丹田之内有一枚剑形印记:剑种;为一切剑道之基础

剑种分为十二类:庚金、青木、黑水……大风、雷霆、黑暗、光明、
空间;每一类剑种自有其奥秘,每枚剑种只有一种属性

天生剑奴武牧生来迥异:没有剑种,被部落众人视为异类;为了证明自己,成为强者,武牧拼命苦修;然而没有剑种,再多努力也是白费……

轮回重生武牧自创精神剑种激发十二类属性,为天地之间独一无二全系剑种

全系剑神

《全系剑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卷 重生改命第4章 提点
一个天生剑奴,竟然能够修成剑气,实在匪夷所思!

正想开口,让武牧展示修为检测。

却见马长风脸色一愣,仰首大步上前,口中怒骂道,“小杂种,你说谁是闲杂人等,找死。”

抬手劈出一道青色剑气斩向武牧。

“砰。”

精神力笼罩全场,马长风的一举一动早在监视中,他刚一抬步,武牧飚射而出。

等到他青木剑气劈了出来,武牧的一掌已经狠狠的斩在了他胸膛上。

轮回剑气入体,瞬间便击碎了马长风两根肋骨。

肋骨插破皮膜,剑气冲入脏腑,伤了几根主要经脉,生出一股大力,将马长风击飞到一丈外。

武牧飞身上前,一脚踏在马长风胸膛,啪啪两巴掌扇的他嘴脸红肿,双目杀机澎湃,“罪不及父母,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不然,下次就要你的狗命。”

磅礴杀意卷过大殿,吹起一阵冷风。

马长风只觉跌入寒冰地狱冷风刺骨,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一张脸变得红肿,心头虽怒不可遏,一时却不敢开口。

三祭祀温良右手微扬,心头更是惊讶万分。

他本想出手救下武牧,却见武牧率先出手反击,战机拿捏的精准无比。

本想再看看两人交手,没想到一招之间,武牧剑气都未出,便胜负已分。

“武牧,住手。”

生怕两人年轻气盛闹出人命,温良急忙开口,见武牧将脚移开,行了一礼退到一边,心头本有些不快,也消失一空。

肋骨断了两根,对于三品剑师来说,不算什么重伤。

马长风翻身爬起,凶性大发,“小杂种,你竟敢偷袭老子。来,让我们再比划,比划,老子三招之内,取你狗命。噗。”

凭借武牧轰入体内的剑气凝练程度感知,马长风判断武牧的修为只是一品剑师,与自己足足差了两个境界。

正要放到武牧,挽回颜面,但一运剑气,內腑,经脉隐晦伤势发作,不由自主喷出一口鲜血。

“够了。”

却见祭祀温良拍案而起,怒斥道,“你辱人父母在先,别人没取你性命,已是万幸,还敢大方厥词。给老夫滚,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说完大袖一卷,一股金黄剑气涌出,卷起张口的马长风,飞到青石大屋之外,扔到地上。

躺在冰凉的石板上,马长风惊呆了,没想到三长老竟然敢这样对他。

原本在他认为,看在叔叔,领袖的面子上,就是大祭祀也要给自己三分面子。

谁知温良竟然敢将他扔了出来!

不由翻身而起,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指着青石大屋,怒骂道,“温良,你个老不死的,竟然帮那小杂种,对老子下手。你以大欺小,为老不尊,等我叔叔回来,老子一定告诉他,说你欺负老子。还有,老子拿了领袖的条子换个巡夜任务,你都不给面子,老子也去告诉领袖……”

一时之间,各种污言秽语纷纷而来。

大殿之内,三祭祀温良脸色铁青,却是毫无办法。此事错在马长风,他只是就事论事。

避免年轻气盛的两人再生干戈,才强力送走马长风,却没有偏向武牧的意思。

此刻,马长风在门外大骂不止,他却不能再次出手。

“这孩子被马元宠坏了。”

无奈摇了摇头,三祭祀温良道,“武牧,我们开始吧。放出你的剑气,测定你的修为。”

“不急,先撵走这只苍蝇。”

武牧摇了摇头,一个箭步冲出青石大屋。

担忧武牧一时冲动,生出其他事端,温良精神力一扫,却见武牧面色冷厉,直冲马长风奔去,口中喝道,“哪里跑。”

一见武牧冲了出来,杀机毕现。

马长风本想出手,怎奈经脉內腑受创,运转剑气都困难,生怕再被打断两根肋骨,不由撒腿就跑。

边跑边叫,“小杂种,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伤势恢复之后,再来收拾你。”

他已是三品剑师,全力奔行起来极快。

只是十个呼吸的功夫便窜出百米之外,回头一看哪还有武牧的踪迹,顿时明白过来。

别人只是吓吓他,自己竟然狼狈逃窜,面子丢大发了,心头更是怒不可遏。

他先前一番怒骂,也引来不少人,这一幕恰巧便被许多人看见,不由偷偷笑了起来。

脸色一红,手捂胸口,马长风跳骂道,“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

众人虽有怒意,但却不愿惹上他这种无赖,纷纷离开。

突然,马长风又喝住一剑奴,阴狠道,“你去通知韩白,马上武牧那个小杂种,会到他哪里领取功法。让他不要给他,就说老子说的。”

一成剑师,都要去藏经阁挑选一部功法。

韩白是他叔叔马元的小弟子,负责看守藏经阁,一向对他言听计从。

那剑奴诧异道,“武牧修成剑气了?”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怒斥一声,待跑腿剑奴离去,马长风又怒骂几句,捂着胸口,朝炼药师二祭祀的大屋走去。

马长风这无赖被吓跑,温良省心不少,叹道,“老夫要谢谢你,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对付这小无赖。”

武牧抱拳道,“三祭祀不必客气,你老宅心仁厚,岂能给他一个小辈计较。若是别人早取了他的性命,岂容他如此放肆。”

未来记忆,领袖绝缺,大祭祀韩上天,四祭祀马元囚禁自己,逼问父亲留下剑藏。

部落之中,唯独三祭祀温良知晓后,曾仗义执言过,并因此被领袖击伤。

这也是武牧一进门,便恭敬有礼的缘故。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好了,不谈这些,我们开始吧。”

温良一开口,武牧掌中喷出一道白色剑气,达到一丈之后,便不在增加。

“这……”

虽然心理早有准备,温良仍忍不住惊讶起来。

他快步上前,屈指弹出一道金色剑气,与白色剑气交接到一起。

两股剑气一触,武牧小心的收摄起轮回之力,避免击溃温良的剑气。

融合了轮回之力,他的剑气凝练程度虽不及温良,攻击力却与精神力持平,达到一变剑宗。

未免暴露,自然藏拙。

一触之下,白色剑气崩溃。

武牧重新凝练剑气,金色剑气再次靠近过来,一连几次碰撞,武牧开口道,“祭祀大人,我支持不住了。”

温良九品剑师,天生庚金剑种,剑气凝练的更是远超同阶。

普通一品剑师,很难在他面前凝结几次剑气。若是坚持久了,那就过了。

“呵呵,老夫一时见猎心喜,倒是忘记你的修为了。”

意犹未尽的收起金色剑气,温良双目烁烁,“我若判断无误的话,你的剑气凝练到了一丈五。”

武牧点头应声。

这不是什么秘密,有经验的九品剑师,即使你放出一寸剑气他瞧上一眼,也能判断出你的剑气凝练程度。

捻着颌下短须,来回踱步沉思许久,温良凝视武牧,一脸疑问道,“你这剑气,似乎没有任何属性?你没有剑种,又是如何蜕变的剑气?”

没有剑种承载剑意,真气再浑厚也不能蜕变为剑气,这是剑世界的真理铁则。

武牧淡淡一笑,一言带过,“非常之人行非常之法,还请祭祀见谅。”

有恩报恩,但却不是展现自己所有秘密。

哈哈一笑,也不显尴尬,温良豪爽道,“倒是老夫犯了忌讳。这是你的一品剑师令牌。说吧,你想做什么任务,今天老夫破例给你个选择的机会。”

自木柜之中取出一块金色令牌,金色剑气连连点在令牌上,一时火星点点。

片刻后,标记一成,温良随手抛过令牌。

武牧接到手中,见半个巴掌大的令牌上,正面武牧两个大字,反面是一柄断剑之下刻着一柄小剑。

断剑是绝剑部落的标志,一柄小剑代表一品剑师。

将令牌揣入怀中,武牧也不推辞,“我听说部落一品剑师,只要每月上缴五头一阶剑兽,便能不接任何任务。我想多些时间修炼,不想再接任务了。”

“确实有这个规定,老夫准了。”

轻拍武牧肩头,祭祀温良勉励道,“你能打破剑世界的法则,却是亘古未见。你一个天生剑奴,能走到今天,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头。如今破关斩道,修出剑气,便努力吧,老夫看好你哟。”

“多谢祭祀大人。”

武牧轻轻一笑,抱拳一礼就要离开,走了两步转身道,“我听小姨说,庚金剑种淬炼出的剑气纯粹犀利,为五行剑种第一。若想突破剑宗,精神力也要远超寻常九品剑师许多。”

三祭祀温良已成九品剑师二十年,只差临门一脚便是剑宗,但始终跨不过那道坎。

如今听武牧一讲,果然与自己遇到的问题一样,心头燃起一丝希望,语声略带焦急,“那么玉……玉剑宗有没有讲,如何突破剑宗?”

绝剑部落,无人清楚玉娇云是何修为,温良也不清楚。

但却凭借丰富经验判断,那个一向深居简出的女子,要比自己强大许多,便称呼玉剑宗。

“方法倒是讲几个。”

武牧掰着手指,一脸沉思道,似乎在考虑讲出哪一个好。

“几个?”

祭祀温良瞪大眼睛,惊呼声中带着本能怀疑,暗道,“难不成真有突破剑宗之法。”

他忙活了二十年,还未找到一种突破的法子,心头几乎绝望。如今一听武牧讲有几种法子,不由怀疑,期待起来。

跟随病老人十年,虽然未得传授什么绝世剑道,但对于各个修行境界精要,怎样破关斩道。

武牧却了然于胸,有心帮助温良,他也不隐瞒,不过要假托小姨之名。

“第一种法子,修行一种灵魂法诀,增长精神力,依靠强大的精神力,强行突破。”

继续阅读《全系剑神(书号:4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