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疯狂的石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陆婷

角色:陆婷婷婷

简介:神仙难断寸玉
这句话是我从小听到大的一句话
也是滇市老人嘴里常常叨念的一句话

疯狂的石头

《疯狂的石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赌涨一玉,一夜暴富(2)

 “神仙难断寸玉。”这句话是我从小听到大的一句话。也是滇市老人嘴里常常叨念的一句话。

  这句话讲的就是“赌石”。

  究竟什么是赌石?

  “赌石”也叫“赌货”,是指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才能知道质量的翡翠。皮壳包着,未切开,也未开门子的翡翠毛料称为“赌石”。

  赌石最刺激的就是切割过程,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成富翁;赌垮了,一切都输尽赔光。

  我生活在滇市的一个小县城里,川城,在这里人们主要从事两种事业,一是在赌石的流水线上,二是旅游业。在川城,赌石每个人接触过,每个人也都懂一点。

  我爸爸就是在从事赌石行业的工人,他是龙塘赌石坊的专业切割师傅。虽然叫龙塘,实际上这家店从来没有出过一块“老龙坑”,我爸爸在这里工作近二十年,为别人切割过的石头数不胜数,但大多数人都是输多赢少,赌涨一玉,一夜暴富的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川城的人都知道,想要靠赌石一夜暴富的梦,都是外省人做的,我们川城人想都不会想的。

  与赌石交易相比,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都是很温柔的了,没有丰富的经验和眼力,就算是家财丰厚的人,一旦走上了赌石的道路,很快就会倾家荡产。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最后我和我的父亲都走上了赌石的道路,而我的父亲,也为赌石而死。

  我今年二十五岁,大学毕业以后,就跟着父亲在赌石场工作,陆婷是我大学交的女朋友,成绩优异的她,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外企,工资每个月都近万了,而我也只是勉强糊口。

  母亲是个家庭妇女,为人朴素老实,思想也传统,在我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催促着我赶快结婚。

  我也希望早一点结婚,早一点把婷婷取回家门,但是我现在没车没房没存款,我总觉得这样很愧对她。

  后来在父母的催促下,我还是和陆婷提出了结婚,没想到陆婷听了我的话,立刻就同意了,她说她早就想要和我结婚了,只是碍于她是女孩子,不好提出。

  于是,过了几天,我们两家人顺理成章的就坐在一起了,我爸找了一个比较好的餐馆,我妈也穿上了新买的衣服,三个人早早地就去等待。

  见到林婷家人之前,我脑子里想过无数可能,到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钱。

  川城的人,有一个习俗,就是娶媳妇车房是必须的,而且还要十万以上的彩礼。没钱,很难结婚。

  ……等了一个多小时以后,陆婷带着她的父母进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家里人,她的妈妈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保养的很好,衣着打扮也很时尚,与我的妈妈相比像是两个年龄段的人。

陆婷的爸爸,不怎么爱说话,坐到那里之后不时的看看手机,接个电话,对与我们结婚的事不发言论。

所有的话,都是陆婷的妈妈说的,从陆婷的妈妈的言语中,我可以听出,她对我们家的偏见,口气轻蔑,要不是陆婷一直在旁边拉她的妈妈,可能还会有更难听的话。

  我爸妈都是农村人,不会说话,陆婷的妈妈说什么他们就附和着,不知道说什么就陪笑,气氛一直很尴尬。陆婷妈妈说的差不多了,抬头看了看我,“林子涛,我们家陆婷这么喜欢你,你们的婚事我也不能不同意,我也没有太多要求,房啊,车啊什么的我也不为难你,你能拿出二十万来,我和他爸就同意让陆婷嫁给你。二十万我要的不多吧?”

  和我想象的差不多,最后都因为钱,我也知道二十万并不算多,可是家里的情况我也知道,拿出二十万,怎么可能!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抬头想要开口拒绝,父亲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伸手拉住了我。然后笑着说,“不多,不多,能有,能有。”

  陆婷的妈妈也没有在说什么,但也没有留下吃饭,拉着陆婷就离开了。

  回到家以后,我一直想要劝爸爸妈妈放弃,可是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他们一点有没有因为陆婷妈妈的话而感到不悦,反而开始到处去借钱,我心里也跟着高兴,但是,看着他们四处借钱,我感到很愧疚,供着我上大学,现在还要借钱给我娶媳妇,心里很不是滋味。

  爸爸妈妈四处借钱,每个亲戚熟人都问过了,最后凑了有十万块钱。加上家里这些年存下来的十万块钱,终于是够了二十万。

  爸爸亲手把这二十万的存折放到我的手里,让我拿去给陆婷的爸爸妈妈,说这样就可以给我取上媳妇了,他们也知足了。

  第二天上午,我拿着存折去找陆婷,她妈妈还是很不乐意,对我挑三拣四的,尤其是知道这钱还有十万块是借来的,更是满心的不愿意。

  但是,好在陆婷在一旁一直不停的劝说。她的妈妈即使是在不满也没有说不同意。但是,最后这件事情还是没有成功。

  因为这天中午,陆婷妈妈带着我们两个去一个西餐店吃饭。对于我这种从农村长大的孩子而言,我根本就没有见过,陆婷妈妈给我点了牛排,学着他们的样子切牛排,几次都没有切下,最后索性直接拿着叉子插起了一整块肉,吃了起来,正是这个举动,彻底惹火了陆婷的妈妈。她拿起面前的水杯,把水直接泼到了我的脸上,然后嘴里骂骂咧咧的说我是莽夫,乡下人,还说不可能让陆婷嫁给我这种人,只会让她受罪。女儿还没嫁过来,已经负债累累了。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心里有一团火在乱窜,同时也很难受,因为我真的很想和陆婷结婚,心里有了想要放弃的想法。

  陆婷一直在那里劝说她的妈妈,说只有我才可以给她幸福,劝了很久很久,她妈妈才同意。

陆婷妈妈站起身想要离开,转身思索了片刻以后又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想要娶我们家陆婷也可以,但是总不能让陆婷嫁过去以后每个住的地方吧,再交个首付吧!”

扔下这句话,她就走了,陆婷也是满脸为难的看着我,替她妈妈和我道歉,然后又和我说,“子涛,你想想办法吧!”

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要了20万,又让我交首付,这一下又得20万,而且她妈妈还是那个态度,分明就是故意为难我,如果我现在再拿出20万,没准过几天又让我再拿出四十万,就是在故意阻止我们。

我甩开陆婷的手,“你也别让我想什么办法了,我家就能拿出这么多钱,多一分都没有,我也娶不起你这么贵的媳妇,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一分钱也别和我要。”

回到家里以后,如实的把事情告诉了我的父母,原本满心期待的妈妈,一脸愁容,我爸也是蹲在院子里不停的抽烟。

我坐在床边,把脸埋进手里,陆婷不断的给我发短信,让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她去借也可以,只要能让她嫁给我就好。

从短信里我可以看出来,陆婷很喜欢我,他真的想要嫁给我,可是,我心里太过憋屈,也不想回复她,直接把手机碰到了一边。就算是娶了她,有她妈在,以后得日子也是不好过,这婚不结了。

  爸爸掐灭了烟,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要结婚是不是还差二十万。”

“爸,根本就是她妈看不上我,就算我们还能拿出二十万,没准她还会要更多。算了,这婚我不结了”。

“子涛,你别着急,我们店里最近进了一批好货,前两天老板开了一块,五十多万呢,要我说,咱们也拿这二十万去买一块石头,我在店里做了这么长时间,赌石这东西我懂。我们赌赢了,不仅可以拿出彩礼钱,以后得日子也能好过不少,是不?”

父亲的声音不大,却字字都敲在了我的心上,我的心里慢慢的有了一丝侥幸,但也就是那一时的侥幸,让我后悔一辈子。赌涨一玉,一夜暴富的例子虽说少,但是也不是没有过,我也见过开出价值成千上万的石头的人。而且我爸爸在店里切割石头这么多年,对赌石确实了解不少。就连我也了解一些。

所以,这个侥幸的想法在我心里蔓延开来。我没有说什么,全是默认了爸爸这个想法,可也就是这次的默认,让我后悔了一辈子……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是刚下完的雨的一个午后,地面很是潮湿,空气也是十分的闷热,我在我爸身后一步一步的跟着,走到赌石坊的时候,已经是一头汗了,到了店门口,还能听见老板和其他人讨论自己前两天开的那块石头。

看到我们来了,转头看向我们,听我爸说要来这里赌一块石头,老板很是差异,知道我爸一直以来是个本分老实的人,接触石头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赌过。怎么今天倒是来赌石了,虽然心中差异,但是老板也没有拦着,直接向我们两个推荐了一块看这不错的石头。

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块石头,那是一个有两个拳头大小大概有三公斤的莫弯基的料子。一般这个料子都能出一块好的玉。

老板拿起石头,开了一个窗口,开窗,就是用工具在石头上开一个口,通过这个小口可以看到石头里面,通过这个小口我们看到里面是纯绿,应该是一块上好的翡翠。

 看到这一抹绿色,在场的人都很兴奋,我爸爸说这个石头质地不错,里面的肉应该很细腻,而且也会很润,老板也说,这块料子是真的不错,而且他之前开的那块也是这样的。

我爸当下就决定要了这块料子,老板说这块料子最少也要二十万,赌石一般价格都在十五万以上,最后我们商量了半天用十八万的价格拿下了这块石头。

我抱着这块料子,心里忐忑不安,紧张中夹杂着兴奋,我从我爸爸接过石头,亲自上刀,一认真的切开石头,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石头,我也没有幻想着通过这块石头,以后我就能成为千万富豪,只希望能开出五十万来,把眼前的事情都处理好就行了。但是如果能够多一点,那自然是更好了。

但是,幻想终究是幻想,我爸爸这一刀下去以后。的确是一片绿,但是这种绿没有刚才开窗的绿那么通透,整块玉呈现一种浑浊的颜色,这种混玉几乎和石头一个价格。

哪怕是这块玉再大,也没有任何价值,这块料子是废掉了。

我和我爸两个人看着切开的石头愣住了,目光直直的看着那块废料,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中的那种失望,我到现在都记得。但是,让我走向绝望的是此时此刻陆婷打来的电话。

她打电话来告诉我说,经过她不懈的努力,加上她爸爸的助攻,她的妈妈,已经同意不再要什么房子首付了,有二十万把婚礼办好就可以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愣在了原地。哪里还有二十万,现在手里仅剩两万了。在我一旁的父亲更是整个人都垮掉了,我连忙扶住了要倒下去的父亲,扶着他回家去,安慰他说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但是我爸死活不同意,说是要再去借钱,一定要拿出二十万来让我结婚。看着他固执的样子我也没有阻拦,我知道他的倔脾气是我阻止也没有用的。

但是我永远没有想到,就因为我没有阻止,那天就成了我和父亲的诀别。

我刚迈进家门,就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通知我去河边认尸。

脑袋嗡的一声,想到了我的爸爸,但是下意识告诉自己不会的,一定是一个误会。

我带着我妈以最快的速度感到了河边,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穿过人群,我看到了一双黑色还在滴水的老布鞋。

继续阅读《疯狂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