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妙门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周奇

角色:周奇萧声

简介:明明只是求道修仙却被人丢到孤岛上,开局一百人,装备全靠捡;看看我手里的平底锅,谁能活到最后心里没点儿数?

妙门

《妙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被迫等灵蛇

朝阳拂脸,伴随着萧声,周奇微微转醒。

“咦,我不是在妙云谷找修仙者吗,怎么睡在这里了?”周奇从地上站起来打量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记忆中自己此刻应该在妙云谷找修仙者求长生之道,那些仙人还给了他一份功法修炼。

旁边一座看起来崭新的木屋,天上有轻柔的萧声响起,似乎显示着附近有人。

正当周奇想要去拜访旁边的木屋,萧声骤停,风似乎都暂时停下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忽然响起:“应该都醒了吧”

停顿一会儿,那声音继续响起:“你们此刻所在之地为海中的无名小岛,没有船,海岸有无数用天地灵物养的毒蛇。在这座岛的建筑物里有你们需要的丹药、武器、防御,找到你们需要的东西,然后除掉你们见到的每一个人,活到最后的人将有机会得到妙云谷的真传!对了,岛四周的灵蛇会在每天太阳落下之后开始行动,你们的身边都放了一份地图,地图会标注每天灵蛇前进的范围,想尽办法活下来吧!”

声音久久不息。

周奇抬头看向天空。

天上似乎除了云之外什么也没有,就连海鸟都难以看到一只,以至于周奇在心底有种错觉:这声音是从云上面传来的。

“不可能吧,我是来求长生的,我不想死!我不当神仙了,放我回去!”

除了四周说不出名字的树林将周奇的声音反弹回来,整个岛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仿佛这是只有周奇一个人的世界。

周奇连忙看向脚边,地上放了一份薄薄地地图,方才醒来时因为身处陌生的环境有些慌张没有注意到,此时经过刚刚的声音才发现。

地图上画了数个圈,看起来就是那个声音所说的灵蛇每天会前进的范围。

“爹娘保佑!”周奇一咬牙,走向一旁的木屋。

不管怎样都不能死在这岛上,自己是出来求长生仙道的,就算不能如传说中的仙人一样活个数百上千年,也不能英年早逝啊。

小心翼翼地推开木屋,迎面就见到地上有一口带把的平底小锅。

周奇想都没想就从这口锅上踩了过去。

半晌后。

“天呐,这么大的房子,为什么连菜刀都没有一把!”周奇哭丧着脸从里屋走出来,诺大的房子,除了开门前见到的那口平底小锅之外,竟连能拿起来当武器的东西都没有。

周奇又回到门口的位置,将那平底锅捡起来。

“完了,我拿到的一定是所有人中最没用的东西,爹、娘,你们保佑我拿把刀也好呀”周奇从未如现在一样紧张,这岛上还有九十九个人,自己就这么一口锅,能不能活过今天都是个问题。

仔细的检查了下,此刻自己身上只有一副地图,一口带把的平底小锅,以及腰间一枚身份玉牌。

玉牌的一面写着他的名字,另一面上则是时不时会变小的数字:一百、九十九、九十八……

周奇隐隐想到了,那减少的数字,可能是有人已经被杀死了。

周奇微微一叹,自己就这么一口平底锅,拿着有什么用?

咻!

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朝着木屋飞来。

周奇正站在门口,那白色光芒一点点放大。

箭?

周奇下意识的举起了手里的平底锅挡。

他认出来这是修行者们用的弩箭,是灵力化成的。之前修行者们给被挑选出来的他们每人一份相同的功法,他们在修行上算是入了门槛,如今每个人的实力都是凝气一重,周奇隐隐能够感觉到体内一丝灵力的气息因为那飞来的箭而在震颤。

周奇已经想到了的结果:脆弱的身体被灵箭击穿,血液喷涌而出,在敌人的嘲笑中死去。

砰!

周奇虎口一震,平底锅差点就没有抓住,身体因为平底锅上传来的巨大力量一步步往后退。

“挡住了?”周奇心血都在刚刚那一刻涌上了头顶,青筋因为紧张和那一刹那的爆发而突起,缓缓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平底锅。

锅的正中心多了一个小白点,显然就是刚刚那一箭所伤。

除此之外,锅没事,自己脑袋没事,身上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哈哈哈……不对,先逃吧。

“跑!”周奇连忙往木屋内退去。

咻!

又一箭射进木屋,落在墙上,木屋靠后的那面墙突然被打穿,一个大洞出现在墙上。

“疯子,都是疯子”不管他愿不愿意参加这场疯狂的游戏,现在都已经成了别人的猎物,不得不加入了。

周奇可不想死在这里,木屋太容易成为目标又没法提供保护,直接从一旁的后门跳了出去。

屋后便是树林,周奇直接钻进了树林中,借着树的遮掩看清了刚刚想要用灵弩杀自己的人。

一个青衣少年从后门追出来,冷冷地目光如饿狼在搜索猎物。

相比自己只有一口平底锅,青衣少年手中拿着一只灵弩。灵弩上没有实体的箭,而是消耗弩上一颗灵石的力量形成灵箭,只要扣动扳手,体内的一丝灵力就会激活灵弩,发射出灵箭。

周奇一边退一遍喊道:“我只有一口锅,你去杀其他人呀!”

“杀一个就少一个,你只有一口锅更好!”说着青衣少年扣动灵弩,又一枚灵箭飞来。

周奇在少年说话的时候便往左边一闪,灵弩错开,击中了周奇身边的一棵酒坛粗的大树。

砰!

那大树也被击穿,灵光穿透。

这人是要我命!

周奇精神完全绷紧,呼吸急促,朝着森林内跑。

吸气、呼气,左闪!

周奇此刻呼吸急促,但他没有一直往外逃,而是往左边一闪。

一枚灵箭从右手边飞过!

如果周奇刚刚没有往左闪躲,很有可能就被这一箭夺走了性命。

“该死!”青衣少年脸色一冷,周奇跑得实在是太快了,瞄准脑袋太难,改成了瞄准周奇的后背。

周奇头也不敢回,拼命的朝着森林深处跑,不过仍旧是不敢一直跑直线。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右闪!

咻!

灵箭从周奇左边飞过,又一次完美的错过。

“他背后有眼睛吗?”青衣少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周奇明明都没有回头,是如何知道有箭来,而且还敢如此果断的往右边闪。瞥了一眼灵弩上的灵石,这把灵弩能够发射的次数也有限,可是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在周奇这里浪费了四次。

不过也正是因为用了四次,青衣少年更加坚定了要杀死周奇的想法,继续用灵弩攻击。

实际上此时的周奇比任何人都慌。青衣少年用灵弩瞄准正在跑动的他也需要反应时间,从瞄准到扣动灵弩所用的时间和自己一呼一吸之间的时间是相差无几的,而他躲避的时间,也正是听见灵弩破空之声的时间。

周奇并不知道攻击会瞄准哪里,只不过是临时想一个后面的躲避的方向,再在破空之声响起时躲避,这一箭就有很大的可能落空。

之所以要选择这样临时想逃向的方法,就是为了避免规律的出现,没有规律连周奇都不知道下一次自己会往哪边闪避,青衣少年自然也很难猜中。

可这毕竟是不得已的冒险之法,一旦有任何一支灵弩打中,他就死定了。这完全就是在拼运气,运气好就能多躲几箭,运气不好说不定下一箭他就死了。

更何况青衣少年接下来肯定会猜测他闪避的位置,这种办法顶多能够帮他再躲几只箭,很快就他就会小命危矣。

“真以为这种方法能够一直对我有用吗?”青衣少年很快就冷静下来,周奇已经用这种办法躲了七箭,加上一开始在木屋的两箭,已经生生躲去九箭了。

必须要想办法射中,哪怕一次!

此时他和周奇的身份不同,他此刻是“猎人”,箭落空大不了抓不到猎物。但周奇一旦被射中一箭,那可就死定了。

左!这次你一定会往左!

青衣少年目光一凝,弩箭微微往左一偏,只要周奇往左躲就必死无疑。

周奇却不知背后的青衣少年已经开始猜测他的走向。

一、二,走位变幻。

右闪!

咻!

一支灵弩从左侧两个身位穿过,狠狠地射爆一颗数百斤的磐石。

他在猜我的走向?

周奇此时心中一悸,这下惨了,这次真是要命的时候了。

一、二,走位变幻。

继续走直线!

灵箭破空之声再来,却射到了左边。

一支箭又一次从周奇左侧的一个身位穿过。

“该死!”青衣少年怒骂一句,他都忘记了周奇还有这种继续往前逃的办法,这下加起来周奇都躲十一支箭了。

而他手里的这把灵弩,实际上顶多攻击二十次其中灵石的力量就会被耗尽,也就是说他只剩下九次出手的机会。

第十二箭,瞄准周奇背心,他猜测周奇这一次可能会选择继续往前逃!

周奇一个突然抓住一根大树,强行借着这一抓整个身子都在地上一滚。

“还能这样?”青衣少年此时都要气疯了,这周奇真是为了躲他的箭无所不用其极,第十二箭,从周奇的身上飞过。

箭刚过,周奇一个鲤鱼打滚就翻身起来,继续跑!

前方终于不再是树林,而是一人多高的草,茂密的草丛如同一堵柔软的墙挡在前方。不过这对于周奇来说既不完全算是好消息,也不完全算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或许能够找到机会拜托青年的追击,坏消息是他可能还没来得及接着草丛逃走就被灵弩杀死。

第十三箭,青衣少年瞄准了周奇的左侧。

周奇选择了右侧躲避。

又一次躲过了攻击!

此时周奇的体力消耗也太大了,这一次向右闪避的距离太短,灵箭从周奇的左臂划过,竟被撕开一条伤口。

忍不住吃痛一声,周奇仍旧不敢停留。

继续逃!

“还想逃?”青衣少年见周奇受伤,顿而大喜。

再出第十四箭。

瞄准右侧!

但周奇这一次却没有选择闪躲,仍旧是走直线。

灵箭从周奇右边落空。

青衣少年目光凝固在前方的,第十五箭,直接瞄准了周奇的背。

周奇一咬牙。

一!

二!

平底小锅在手中翻转,从右侧挥向身后,想要挡背。

“偏了……”青衣少年微微一愣,他这一箭太低了,顶多射中屁股。

巧的是,周奇的锅也还没来得及举起来挡在背上,刚好也护住了屁股。

砰!

周奇身体一个不稳,被猛地一震,飞进前面的一人高草丛。

“我死定了!”周奇摸了一把背,惊奇的发现竟然没死,只不过平底小锅上多了个白点。

这锅竟然再次救了自己一命!

“还想逃?”青衣少年气得有些想要发疯了。

十五箭!

整整十五箭啊!

竟然都让周奇好运活了下来。

少年跑近,正准备朝着周奇的方向追去,只要追得再近些,以灵箭飞的速度,周奇不一定有机会躲过去。

刚到草丛前,周奇神经猛地一紧,一个黑色的平底小锅在眼前一点点放大。

砰!

脑中猛然一震,记忆一点点从现在开始倒回,回到了他追杀周奇的每一支箭,回到了在木屋外看到周奇的那一刻。

早知道……就不追这个家伙了。

这人……怕是认识阎王……

“没……没气了?”周奇探了探对方的鼻息,竟然已经没有了呼吸,仔细看时才发现平底小锅上有许多看不懂的发光丝线在一点点暗淡。

修仙者炼制的东西果然不一样,连一口锅都这厉害,周奇再也不觉得自己捡到这口锅是倒霉了。

啪!

此人腰间的身份玉牌发出一声轻响,彻底粉碎。

周奇捡到自己身份玉牌上的数字顿时一减,看来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身份玉牌背面的数字就是岛上还活着的人数。

隐约间听到了远处有声音在接近,周奇连忙从地上捡起了青衣少年的灵弩,脱下此人的包袱,抱着便往草丛里钻。

刚刚的灵弩打中大树弄出的声音肯定将其他人给吸引过来了,此地不宜久留!

路上偷偷摸摸,整整逃了起码两里地周奇才找了个安全的草丛趴下,生怕被什么地方飞来的武器干掉。

看看自己的收获。

一把灵弩,灵弩上面有一个数字,五;看上面的灵石有些黯淡,似乎这灵弩只能再用五次就会耗尽其中的力量。

一个灰绿色的包,看起来和四周的环境很契合,打开发现里面是空的,这倒是没什么意外的,毕竟如果此人还有其他有用的东西肯定早就会用了。

凝神透过草丛的缝隙观察着外面,外面除了风之外,连一只鸟都看不见。

平静得……可怕……很可怕。

周奇用最小的动作拿出了地图,仔细的看着地图上的五个圈。按照之前那个声音所说的规则,每天晚上岛四周会有修行者养的毒蛇开始包围这座岛,也就是说自己必须要快点进入圈内才会安全。

看地图上的标注,这座岛的范围大概是方圆三十里,每个圈的距离都差不多,也就是每天晚上灵蛇都会前行五里。这五里路若是在正常时候自然算不得什么,但现在就算是走在路上都可能被人杀死,周奇只能用很慢的速度一直小心前行。

小心翼翼地翻过眼前的小山,算是走了半里路的样子,前方竟然出现了两棵果树。

一棵是苹果树周奇认得,另一棵看起来像是不知名的野果树。

树的另一面还有一条小溪,看起来只有半人深的模样,待会儿有必要可以直接淌过去。

周奇心中狂喜,他在这之前正担忧该到什么地方找些吃的,有这两棵树的果子说不定够他吃几天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四周,似乎没有看见什么人,周奇用一堆杂草垫着包,爬上两棵树开始摘果子丢到下方的包里。

等到周奇把树上的果子摘得差不多,忽然一股清风吹过,青草芬芳的气息从果树前方的小溪边吹来。

正树上的周奇手上突然一软,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就从树上摔了下来,好在这树不高周奇只是摔了个皮肉伤。

只是现在周奇的状态太奇怪了,明明大脑格外的清晰,眼睛也能清楚的看清一切毫不模糊,身体却没有丝毫气力只能躺在潮湿的泥土上望着晴朗的天空。

我死定了!

周奇明白,肯定是刚刚的那股风里的气息有问题。

“你放心,我只要果子,不会害你的……”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一少女忽从前方小溪中站起来,衣衫因湿透而沾和肌肤亲密接触,手里连忙将一个空玉瓶丢了出去。

她从一旁草丛中拿出个一样的包,又从周奇的包里拿了一半的苹果和野果放在自己的包里。

看起来似乎是真饿了,少女顾不上此时一身衣衫尽湿,从自己的包里拿了个野果就放进嘴里。

周奇躺在地上动不了,只能看着少女慢慢吃果子的模样。

细想少女刚刚从草丛里拿出包,周奇忽然想到或许自己才是后来的,估计是自己的到来把她给吓得躲到溪水中去,那空玉瓶中装的一定就是让自己浑身无力的东西。

湿润的长发遮挡了脸,周奇看不清她的模样,但腰带上的玉牌却因为周奇躺在地上的角度而看得清清楚楚。

玉牌一面上是她的名字:徐妙;另一面是整个岛上剩下的人数:94;少女吃完了果子,将包背在身上,正准备走时才突然回过头,走到周奇身边捡走了灵弩。

周奇心都凉了半截。

吃了东西有力气,所以现在想杀我啦?

但徐妙却将灵弩放在背上,走到草丛中扯下一大把已经枯黄的草,接连抱了几次才堆在自己身边。

真敬业,还准备好埋尸啊!

周奇想要闭上眼睛,突然被杀死就算了,看着别人慢慢地做着各种准备再被杀,这也太恐怖了。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奇怪了。

徐妙并没有急着杀死周奇,反而是将包给放在周奇手边,随后才开始将枯草堆在身上。枯草没能完全将周奇的眼睛和鼻子挡住,因此周奇清晰的看到,徐妙将灵弩从身后拿在手里。

但她却突然转身面向小河,一副要走的模样。

周奇呆了呆,瞪大了眼睛,感情你不是准备杀我呀?

只可惜一步都还没走出,徐妙突然身子摇摇晃晃,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眉头。

周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徐妙竟然软绵绵的倒了下来,重重地摔了下去,整个人倒在自己身上,这一摔上来还真压得有些疼。

什么情况?

周奇愣了。

徐妙就这么倒在自己身上,仿佛昏迷了一样。

周奇这才开始回想之前那野果的模样,红中带了些许白点,外型倒是和梨相似。

那果子有毒!

那不是吃的果子,而是药,作为麻沸散材料之一的五麻果。

周奇稍微松了一口气。

现在这徐妙估计和我一样,虽然大脑异常清晰,身体却完全使不上力气吧。

这下好了,大家都因为被麻住而动弹不得。

徐妙眸子慌张的不断动弹,她用的迷药只能让周奇一个时辰动弹不得,过了这一个时辰周奇就会醒来。在那之前如果她还不能恢复,恐怕就要任周奇为所欲为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距离一个时辰越来越近,徐妙仍旧是感觉身体使不上一丁点儿的力气。

周奇此刻也是紧张的,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下失去任何反抗能力,如果有其他人突然……

咔擦!

小溪的水声之中夹杂了一声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两颗心同时加速跳动,这种时候竟然还出现了第三个人,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了?

脚步声加快,周奇透过枯草看到一青年接近。

这青年接近之后第一件事便是从找了块小石头丢到徐妙身上,见徐妙真的没有反应才一口气冲过来,抓起了地上的灵弩便瞄准了徐妙。

这灵弩半天的时间竟然就转了三次手。

“原来是中毒了,真是天助我也!”青年看了地上野果果核上已经发红的果肉不由大喜,这果子他认识,乃是会让人全身酥麻的五麻果,顺其自然便推测出徐妙是因为误食五麻果才会躺在杂草上。

青年似乎没有发现枯草下方的周奇,只是举起了灵弩对着徐妙的额头。

当注意到徐妙还眨巴着眼睛保持清醒时,青年脸上突然露出一抹邪意:“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就这样杀了可真是浪费了”

此时的徐妙仍旧是衣衫尽湿,身材尽显,再加上柔弱无力的躺在一堆“枯草”上,竟让在生死威胁中紧张了半天的青年生出邪意。

徐妙听到这哪里还不知道青年想要做什么,顿时急得眼眶里水雾连连,但除了眼睛能眨一眨之外,浑身都使不出一丁点儿的力气。

青年一脸淫邪笑意,将灵弩放到了地上。

就在灵弩刚刚放到地上一刻,从徐妙的身下竟然又伸出一只手来,直接将灵弩抓在手中。

青年愣了。

直到灵箭穿透眉心他都没想明白,那突然多出的手……究竟是怎么回事。

身份玉牌啪的一声化作粉末,岛上的生存者又少了一个。

“总算有力气了”周奇掀开枯草,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上仍旧不能动弹的徐妙,心情有些复杂。

倘若那个声音的主人说的是真的,这场厮杀必须要只剩一个人时才结束,他是应该杀了徐妙的。

只是此女虽说用麻药迷倒了他,但却没有起杀心。

果子取一半,再加上特意用枯草把他藏起来。

周奇怎么也下不了这个狠心。

徐妙绝望的闭着双眼,虽然刚刚那青年被周奇杀了,但她发觉自己的命运或许并没有改变,只是侵害她的或许会换一个人罢了。

但过了一会儿却感觉有些奇怪,周奇只是把她抱进了草丛中,包放在手边,如她之前一样用一堆枯草放在她身上。

周奇终究没有下杀心,她刚刚怎么对自己的,自己现在就怎么对她。

周奇搜索刚刚那少年的身上,竟然运气好发现了两瓶丹药。

丹药的瓶身上写有其中丹药的作用:驱灵丹,可在一刻钟的时间内防止灵蛇攻击。

周奇欣喜得想笑了,这东西可当真是宝物,若是他真的不小心没来得及逃出有灵蛇的区域,这东西可救命!

“她身上应该也有些东西吧”周奇看向徐妙那边,刚刚徐妙拿出了迷药,说明她去过岛上的建筑物,说不定她身上还有其他的东西。

周奇突然又掀开了枯草,毫无顾忌的用手探向徐妙身上可能藏东西的地方。

徐妙眼神之中有些绝望,她身上只有一枚飞刀恐怕也保不住了。就算周奇不杀她,如此赤手空拳走下去,作为这岛上少有的女子,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随着周奇淌过小溪离开,徐妙的心也渐渐的静了下来。

好在后面的这些时间,一直没有人出现,否则即便有着枯草的掩护她也有被发现的危险。

又不知具体过了多久,大概得有半个时辰吧,徐妙忽然感觉到四肢都是一阵发麻,难受的感觉格外清晰。

“我能动了?”

徐妙推开盖在身上的枯草,一枚飞刀从发麻的手中落下。

徐妙在腰带梨摸到了一把飞刀,忽然愣了。

竟然没被发现?

此时已过正午,想到这个地方晚上还会有灵蛇攻击,徐妙将包里的那部分不能吃的毒果丢掉之后便淌过小溪。在小溪对岸的草丛里,徐妙还看见了周奇吃剩的苹果核,苹果核上残留的白色果肉和空气接触,开始变得微红了。

天色将暗,阵阵晚风很快吹干了周奇因为赶路而出的一身汗水。

一个声音突然在天空响起:“今天一共有三个人试图逃出岛,当然,他们都死在了岛外的灵蛇口中!马上岛四周的灵蛇就会前进,不想死的就赶快逃吧!”

周奇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间身份牌的另一面,上面有个数字:八十九。

这是剩余人的数字,也就是说天还没黑,就已经少了十一个人。三个人是试图逃出岛而死,那么剩下的人恐怕就是互相厮杀死的吧。

诡异的萧声又一次响起,这萧声如蛇的嘶鸣声,听得人头皮发麻。

周奇连忙拿出了地图。

自己刚好逃进了地图上最外面的一个圈,这里实际上就已经是安全区了,故此今天晚上他至少是不用再担心会进蛇的肚子。

或许是由于这岛太大的缘故,在正午之后他便再没有遇到一个人,周奇吃了点儿苹果,连果核都好好藏着,随后轻手轻脚的找了个干燥的草丛钻了进去。

清晨,周奇被一震簌簌地声音惊醒。

当他缓缓转过头时吓得眼睛都差点瞪出来了,浑身的汗毛倒起。在他脚后,无数的蛇灵蛇争先恐后的想要咬他的脚,只不过都刚好差了那么一丁点儿。

周奇吓得从直接先往前爬了一截。这可不是一条两条蛇,而是普天盖地都是灵蛇,而且刚刚差点就能咬到它。

“太蠢了”

周奇忽然发觉是自己犯了错,咋就不知道往前钻一些呢,还好自己没刚好压在线上,不然说不准就被这些脑袋尖锐的灵蛇给咬死了。

看这些家伙的模样,恐怕全是毒蛇。

被惊醒的明显不只是自己,周边似乎还有其他人的声音响起。

前方仍旧是差不多半人高的草,周奇佝偻着身子前行,才前进几百米忽然透过草的缝隙看到前方有个人。

这人手持一把长弓,戴头盔,披银甲,全身上下都被装备得密实,真正的装备到了牙齿。

好大的胆子!

周奇心中默道,他刚刚看了下,此时整个岛上还有八十五个人,这家伙如此明目张胆的站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一箭干掉了。

正想到这,一支灵箭忽然从左侧飞出,直取那人。

叮!

周奇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那灵箭竟然在此人的灵甲上狠狠滴崩了一下,化作灵光消散。

长弓一搭,十息之间十七支灵箭从长弓上飞出朝着周奇左侧飞去。

伴随着惨叫声,周奇见到玉牌上的八十五变成了八十四,那个人死了!

好硬的银甲!

好快的手速!

周奇几乎屏住了呼吸,此人太可怕了,刚刚如果他试图用灵弩攻击,恐怕刚刚死的就是自己了。

那人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看起来是要收拾他的战利品。

周奇死死地趴着不敢露头,左边的那人距离他只有七八米,周奇就这么看着人一步步走过来,然后弯下腰开始捡死去之人身上的东西。

在他弯下腰的那一刻周奇看到了其腰牌上的名字:江华。

死去之人有一支灵弩,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玉瓶,一把短刀。

江华把玉瓶和短刀收走,至于那灵弩则是拉开弓箭射在上面,灵弩四分五裂。

江华继续朝着前方走了一截,但却没有离开,而是继续回答之前的位置如一座哨塔般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四周。

他在等人!

周奇心中一冷,这江华分明就是在等着这个方向的人过来,然后一个个杀掉收取有用的东西。

这些家伙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阴狠呀!

周奇打开地图看了一眼。

别的地方要么是垂直的山壁难以逾越、要么是连草都没有的平原,只要敢走就是别人的活靶子、要么则是太远,绕山过去恐怕就没命从灵蛇的包围中活下来。

只能走这一条路!

但周奇眼中一动,小心翼翼地转向往回走。

一个时辰之后,周奇才偷偷摸摸地又回来了。

这一个时辰里周奇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弄了一些没有味道的草榨取汁液,硬是将自己已经弄脏的白衣给染成了绿色。甚至为了安全起见,他还在身上弄了些草作为掩饰。穿着这身衣服在草间,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别做出太大的动作,一般人都别想看到他。

偷偷看一眼发现那江华还在前方堵着。

哼,老子今天就是爬。

也要悄悄咪咪地爬过去!

周奇的动作小心极了,甚至没有风的时候都不敢动。

唯有风吹过草间齐齐摇动时才敢借机伏地潜行一段距离,渐渐的,周奇距离江华越来越近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江华忽然冷哼道。

那一刹那周奇的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贱女人,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在这里,现在自己滚出来,让你死痛快点儿!”

周奇猛地又将心放了下来,刚还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

又一阵风吹过,周奇趁着这股风又伏地潜行了三四米,头却突然撞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连忙地抬起头,竟然发现自己的前边有个人,自己不小心撞在了这人的小肚子上。

徐妙?

周奇和前边的人对视一眼,竟然是昨天时遇到过的那个少女。

这么说来江华就是在找她吧。

惹不起惹不起。

周奇连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心翼翼地准备绕过她。

徐妙见周奇这一身伪装还有些羡慕,她穿的是浅色衣服,在这环境下太容易被发现,只能钻在茂盛的草里一动不动,否则江华只要看到一点不合时宜的颜色就会立即出箭。

又一阵风来,周奇正想继续往前方爬,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摆被什么东西勾住了。

转头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徐妙。

徐妙可怜巴巴的望着周奇,显然是求救的意思。

英雄救美?

如果是其他时候周奇或许还真有这种心思,可这岛上只能活一个人,再加上此时他也是自身难保只能苟着摸出去,哪里有救人的办法。

周奇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来求仙道的,小命更重要!

徐妙作势抓得更紧了,竟然一副要起身的模样。

周奇连忙一把按在其背上这要是引来江华,他们两个都得死!

徐妙也拼命了一样,挣扎着要站起来。

周奇一急,直接整个身子压上,附耳过去,用最小的声音说道:“我帮你”

徐妙仿佛用尽了力气,突然就没挣扎了,脸上闪过一抹得意。

周奇无奈的拿出了之前得到的两个玉瓶,玉瓶中分别装着一枚驱灵丹。

徐妙接过周奇递过来的一个玉瓶,看向瓶身上的小字:驱灵丹,可在一刻钟的时间内防止灵蛇攻击。

徐妙眨眨眼睛看向周奇。

周奇小心翼翼地在地上画了个月亮的形状。

徐妙顿时了然,月亮不就是晚上的意思么。

周奇的意思是放弃直接走的想法,看着江华敢在这里堵他们多久。

徐妙点点头,示意她不会再闹了,俏脸微红的指了指自己的背。

周奇这才反应过来他还趴在徐妙身上的。只不过此时没有了风,他也不敢乱动,一不小心让草间微动迎接他们的都可能是两息十七箭那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周奇坚定的轻轻摇头拒绝。

徐妙把头埋进两手间,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怂的人,就从她身上下去能有多大的动静?

周奇却不这么觉得,自己的小命可是最重要的。

我是来求长生仙道的,谁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情景。

过了得有一刻钟的时间,又开始起风了。

周奇趁着机会从徐妙身上下来,开始想要继续朝着前方走,但徐妙却再一次抓住了他的衣角。

周奇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都给了你活命的机会,怎么还不放过我。

我是来求长生的,不想死呀!

但徐妙却也眼神一狠,作势就要起身。她一起身必然会被江华发现,到时候大家都要死。

周奇无奈的又停下,早知道靠着左边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成功的在江华的眼皮子底下摸了出去。

“哼,我就看你出不出来!”江华猛喝一声,竟然拿着长弓在前面的路上来回走动,将那一条的草都踩倒了。

这小山坡是漏斗形状的,路口狭小,这下江华守着那一条路,他已经没有可能再偷偷爬走了。

周奇又狠狠地瞪了徐妙一眼,这下可好了,就算穿成他这样也不可能偷偷摸过去的。

徐妙心里也被看得不是滋味,若不是因为不敢说话她一定会反驳:要是你刚刚摸过去,现在就已经被发现了。

江华开始随处乱走起来,走的方向就包括周奇这边。

周奇死死地趴在地上,心里开始庆幸之前的准备。我身上连草都有,趴在地上整个就是一堆草,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一边的徐妙却在这时突然用手指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周奇。

周奇神经再一次绷紧了,隔着数米远江华或许无法发现,但若是靠近了,恐怕一眼就会看到徐妙。

那在旁边的我不也完蛋了?

随着微微清风,江华一步步走向前方。

整整走了十几米远,猛然一转头看向右侧,长弓拉,灵箭出!

一道惨叫声响起,江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哼,又一个!”

看着一双脚从自己脸前离开,周奇浑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动,深深地呼吸着徐妙发间的气息。

徐妙脸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了,亦或是周奇太重了……

刚刚眼看徐妙就要被发现,周奇只得往边上一翻,将徐妙藏在下面。好在徐妙的身子要娇小些,靠着自己这一身总算是勉强将两个人都给藏在了里面。

徐妙动了动示意周奇下去,但周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脸色紧张。

徐妙一脸的不自然,她也知道江华收完东西之后可能再回来,只是这样似乎太尴尬了。

周奇和徐妙都不敢随便动弹,只是时而看着自己身份牌上的数字,似乎每个时辰都会有人死去。

“我倒要看看你多有耐心!”江华冷冷地打量着整片区域,时而也在看地图。

灵蛇一晚上才会走几里路,相比来说其实走得极慢,况且他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灵蛇还有些距离,就算晚上灵蛇开始动的时候再走也来得及。

他的目的很简单,拖到最后一刻再走,让灵蛇将这一片区域的人全部杀死!

伴随着太阳一点点的西落,这片区域除了江华时而走动以及风声之外,听不见任何声响。

周奇开始凝神静听,经过昨天他已经知道了,背后的修仙者似乎是在用萧声控制灵蛇。驱灵丹只能保他一刻钟的时间,故此必须在一刻钟的时间里逃脱灵兽的追逐。

……

天空,云层之上。

“寒雨,该让灵蛇做事了”

一白衣女修微微点头,看着手心一道玄光上少男少女躲在草中的场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缓缓地道:“对不起”

手中翻转便多了一支玉萧,萧上三朵祥云印记,通体碧绿,最后一丝夕阳的光辉也从玉萧之上划过。

当那一丝光辉消释,女修缓缓地将玉萧放在嘴边。

萧声渐起。

周奇心里逐渐有些紧张了。

这个疯子竟然还守着他们。

两人都将装着驱灵丹的玉瓶捏在手中,灵蛇很快就要来了,一定要在灵蛇过来之前将驱灵丹服下。但同时也不能服用太早,驱灵丹的效果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终于,灵蛇的嘶鸣声声逐渐响起。

江华看着一片草丛大笑,手中举起了灵弓,慢慢的往安全的方向撤。

眼看就要被灵蛇吞噬,两个人忽然从草丛中跳出来。

咻咻!

两支灵箭划过。

刚刚站起来的两人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便倒下,无数灵蛇从岛外的方向包围过来,甚至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的能够立足的地方。

“该死,是我弄错了,她根本就没有在这个方向?”江华把灵弓背在身上,灵蛇如潮涌而来,他也要全速逃了。

江华的身影刚刚离开,一男一女两人先后跳了起来。

周奇连忙从身上丢掉两条湿滑冰凉的灵蛇,这驱灵丹果然有效,灵蛇即便爬在身上都不会咬他。当他站起来时明显踩到了不少,那些灵蛇只是凶狠地嘶鸣,完全没有咬他的意思。

徐妙吓得浑身发抖,一条蛇就够吓她的,无数冰凉的蛇在自己脚上爬动让她头皮发麻汗毛倒起。

“帮帮我……”徐妙看向周奇,可周奇哪里还有人呀。

远处,周奇一路踩着灵蛇,跑得不知比地上的灵蛇要快多少倍。

“别咬我别咬我,我不想求长生仙道了”

徐妙见完全没有了可依靠的人,鼓起了勇气,学着周奇的模样踩着灵蛇狂奔。

驱灵丹只能保持一刻钟的时间,过了这一刻钟他们如果还不能甩开这些灵蛇……必死无疑!

继续阅读《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