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特殊身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魏大河

角色:魏大河周梦

简介:好人与坏人的区别在于、一个是混的像渣的人、一个是混的像人的渣、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来定义我自己、其实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不会在意、因为我做的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你、

特殊身份

《特殊身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什么忙

我记得警校毕业的那一天,校长站在门口挨个送我们这届的学员,并且面带笑容的送上他的祝福,他对每个学员说的都是让他们毕业了后要好好当个警察,为了社会治安而努力。

但是到了我这里,校长直接换了副表情,很是严肃的对我说,沈枫,毕业了以后你能不做警察就不做警察,免得抹黑了警队的荣誉。

不仅如此,他还不让我对外声称我是警校毕业的,说他当了这么多年校长,还是头一次见到我这样的学员。

我也没和他争辩什么,不让我当警察我就不当呗,反正当初我也是没地方去才来上警校的。

毕业后的一年里,我在家啥也没干,天天混日子,白天睡觉,晚上去夜场,身上完全没有了一个警校生该有的形象,完全成了一个小流氓。而我的女朋友周梦,看到我这么不思进取后,和我争吵了几次,最后我俩也落个不欢而散的下场。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用酒精麻痹自己,甚至我都差点忘了我曾经还是个预备警察。

那天晚上,我和平常一样,和蒋昊晚上先喝了点酒,然后直接奔着盛世皇朝赶去,寻思找点乐子。

蒋昊是我这一年里在外面认识的朋友,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人不错,比较仗义,而盛世皇朝则是我们这面最好的一家夜场,装修豪华,内部不仅舞池很大,甚至连包间都比其他夜场多。

我和蒋昊到盛世皇朝后,找人开了个卡座,要了一堆酒,紧跟着我俩便喝了起来。过了没多久,俩三个男的奔着我们这桌直接走了过来,一人拿着个酒瓶。走到我们面前后,领头的那个笑呵呵的拿着酒瓶冲着我们比划了一下,看着蒋昊说昊哥,你还记得我吗?

蒋昊先是愣了一下,紧跟着直接站了起来,很是激动的指着那个男的,大河!你啥时候放出来的啊?

那个叫大河的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正面回答蒋昊,而是直接把话题给岔开了,说他在那面开了个包间,里面人也不少,都是朋友,想要让我俩也过去。

蒋昊听完大河说的话后扫了我一眼,想看看我是什么意思,我本来不想凑这个热闹,但是又怕蒋昊为难,所以冲着他点了点头,直接应允了下来。

紧跟着,大河带着我俩奔着后面的包间走去。

从舞池到包房的路上,蒋昊和我简单的介绍了下这个大河,大河全名叫魏大河,总归起来一句话,就是一个狗篮子,欺软怕硬,专门坑一些学生。

我虽然现在不是警察,但是我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人,听完大河的事情后,都会有些气愤,要不是蒋昊在这,我都想揍大河一顿了。

蒋昊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所以一直劝着我,让我压住火,进去坐一会就走。

等到我俩推门进去包房后,我直接被包房里面的情形惊呆了,包房里烟雾缭绕的,里面的音乐声比舞池里的还刺耳,屋子里不到十个人,女的比男的多,而且这群人都和着魔了似得,用力的跟着音乐声摇着脑袋。

那面大河很是热情的把我和蒋昊请了进去。

我当时就反应过来了,在我面前正在跳舞的那些人应该都是嗑药嗑大了!

我当时也不顾别的了,直接站了起来,拽着蒋昊就要走,我这人不烦嫖娼的,不烦赌博的,我就是烦玩毒的!因为这玩意害人害己!

我拽着蒋昊刚要走,我就看到包房角落里瘫坐着一个女的,穿着不像屋子里其他女生那么暴露,穿着很正常,但是唯一有些不正常的就是那个女生披头散发的靠在那里,就和没睡醒似得,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嘴唇微微动着,而且她身边还放了一个书包。

我愣了一下,瞪了眼大河,紧跟着直接奔着那个女生走去。

大河扫了眼角落里,紧跟着直接拦住了我,“哎,哥们,你要干嘛?”

我看着大河,然后指着那个女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河冲我笑了下,“她喝多了,在那醒酒呢。”

“喝多了?”我冷笑了一下,随即一把推开大河,走到那个女生面前,推了她俩下,想让她站起来,但是那个女生就和瘫痪了似的,一动不动,紧跟着我一扭头,就看到那个女生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杯酒,那杯酒看样子只喝了一口,我拿起酒杯,放在灯光底下看了下,杯底居然有沉淀物。

我见状后,死死的握着酒杯,紧跟着很是用力的往地下一摔,指着大河,“魏大河!你竟然给她下药?!她还是个学生!你还是不是人了?!”

我这句话说完后,整个包房里全都静了下来,音乐也不知道被谁给关了,那面跳舞的也不跳了,全都把目光看向了我。

魏大河听完我说的话后很是不屑的笑了笑,“学生怎么了?再说了,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是警察啊?什么事情都管?”

魏大河这句话一说完,屋子里除了蒋昊,都和犯精神病似得在那里起着哄。

“混蛋!”我死死的握紧拳头,奔着魏大河就冲了过去。

这时,包房的门被人在外面给踹开了,紧跟着涌进来四五个警察。

我看到警察后愣了一下,紧跟着我仔细打量了下进来的那几个警察,当我看到为首的那个女警察后,我瞬间有种心脏骤停的感觉。

因为那个女警察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前女友,周梦。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和周梦再次重逢时候的场景,但是偏偏没想到我和她能在这个地方这个场合相遇。

当周梦看到我后,她明显也愣住了,但是她很快的调整了过来,面无表情的冲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把屋子里的人都带回队里。

我撇了撇嘴,然后指着魏大河,“你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你快了!”

魏大河听完我说的话后很是不屑的笑了笑,“你能把我咋的?!”

还没等我说些什么呢,我就被警察给带走了,警察把整个屋子里的人全都押进了警车里,紧跟着直奔公安分局赶去。

等到了地方后,蒋昊凑到我身边,很是小声的问了我一句,枫,怎么办?

我瞥了眼周围,紧跟着很是随意的回了他一句,咱俩又没吸毒,你怕啥,他们撑死给咱们记个笔录,放心吧。

我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本来嘛,我和蒋昊俩个人刚进包房就被警察给堵在屋子里了,我俩什么也没做,酒都没喝更别说吸毒了。而且很明显,周梦她们就是奔着魏大河来的,我和蒋昊俩个人也是点背,被魏大河他们给坑了。

紧跟着,我和蒋昊跟着那群瘾君子被押进了分局里,周梦让我们这几个看上去算是正常的人去排队做尿检,其他的人直接就被关了起来。

等到弄完这些东西后,我看了眼时间,都凌晨俩点多了,困得我一个呵欠接着一个呵欠的。那面周梦安排我们这些做完尿检的人先呆在审讯室里,整个屋子里全是魏大河那面的人,他们纷纷聚在一起聊着天,而我和蒋昊俩个人则坐在角落里,等着检验结果。

那面魏大河一点没有担心的样子,相反,和其他几个人聊得十分开心,而且不时的还偷偷瞄着我和蒋昊。

我没有理他们,靠着墙闭着眼睛想睡一会。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进来个警察,带走了一个魏大河那面的人,看这意思,肯定是尿检结果下来了,警察那面想挨个审讯一下我们,看看能不能把领头的给问出来。

警察带着人出去后,那面的魏大河则一脸阴损的冲着我坏笑,给我弄得一头雾水的。

我差不多等了一个多小时吧,这期间警察出入我们这屋子的频率愈发的加快,带走一个人后,差不多不到十分钟,就会进来再带走一个。并且一个人审讯完后,会被警察给带回来,但是我发现魏大河被带走后,就再也没回来。

等排到我的时候,我很是配合的跟着警察走了出去。我走进里面一间房间,坐在椅子上。

我愣了一下,猛地一抬头,这才看清楚坐在我面前的是谁,一个是周梦,而另一个,是吴少杰。

吴少杰问道,“你的尿检是阳性,你怎么解释?”

我愣了一下,紧跟着笑着看着吴少杰,“你在一个封闭的包房里和一群吸毒的呆上几分钟,你尿检也会是阳性的,懂吗?他们吸剩下的那点玩意全都进我鼻子里了,你光凭这点就判定我吸毒,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啊?”

吴少杰听完我说的话后笑了笑,“是,光凭尿检判定不了你,但是凭借口供总能抓你了吧?”

“什么··什么意思?”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吴少杰。

“实话跟你说了吧,在你之前的所有人的口供,都指向同一个人,那就是你,他们说屋子里的毒品都是你带来的,而且这个局也是你攒起来的!”

“他们说谎!”我听完吴少杰的话后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

“坐下!老实的!”吴少杰指着我吼着,“一个人说,我可能不信,但是都这么说,那我是不是就该想一下这件事情的真假了?”

我狠狠的瞪着吴少杰,紧跟着扭头瞥了眼周梦,“对了!魏大河呢?你俩把魏大河叫来!我可以和他当面对峙!”

吴少杰根本就没理会我说的话,斜靠在椅背上,让周梦抓紧把我口供给弄出来。

我这才反应过来,魏大河刚才在屋子里和那群人并不是在闲聊天,而是在对口供,是魏大河让那些人把口供一致指向我,想把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

我在审讯室里坐了十多分钟,任凭吴少杰怎么做,我愣是不录口供,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从外面走了进来,吴少杰和周梦看到这个人后很是迅速的站了起来,冲着这人打了声招呼,“李队!”

那个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紧跟着瞥了我一眼,“问的怎么样了?”

吴少杰皱了下眉头,紧跟着很是小声的说道,“不···不怎么样。”

那个李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我,“我自我介绍一下,刑侦大队队长,李国伟,你呢?”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很是随意的回了句,“咏春,叶问。”

“你要和我们比武啊?还咏春叶问?!”站在李队身后的吴少杰直接火了,指着我骂道。

我冷哼了一下,没有回话。

李国伟一把拦住吴少杰,紧跟着笑着看着我,“看这架势,你是对我们有意见啊?”

“李队,我曾经好歹也是警校毕业的,在警校我别的没学到,我只知道做警察的职责,那就是不放过每一个坏人不冤枉每一个好人,可是你们呢?把我拷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魏大河那伙人很明显是对好了口供才这样的!”我把一肚子苦水冲着李国伟全都发泄了出来。

李国伟点了点头,紧跟着坐到我的对面,点了根烟后,看着我,“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紧跟着继续说道,“别的不说,魏大河贩毒、组织吸毒的这个黑锅,我肯定不会为他背的!”

李国伟没有说话,而是整理了一下前几个人的口供,紧跟着冲我挥了挥,“那这些口供怎么办,现在口供和尿检全都指向了你,你让我们怎么办?”

听完李国伟的话后,我心里咯噔一下,“李队!我相信今晚你们的目标肯定是魏大河!而不是我!你们瞄上他不是一天俩天了,你觉得拿我充数,好吗?”

李国伟笑了笑,随即冲吴少杰和周梦摆了下手,让他俩出去,等到他俩走后,李国伟这才缓缓开口道,“现在屋子里就剩咱们俩个人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现在魏大河已经被人给保释出去了,而我们忙了一晚上,要是没有点收获的话,我们心里肯定不好受,现在,一切箭头指向你,我们又想抓紧下班,你说,换成是你,你该怎么办?”

我听完李国伟的话后,顿时满头是汗,“李··李队,你!”

“不过我也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帮我个忙,戴罪立功的机会给你!”李国伟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我听完这句话后,猛地抬起头看着李国伟,“什么忙?”

“做卧底,混进魏大河团伙里,帮我打听几个消息。”

继续阅读《特殊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