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末世猎皇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肖辛

角色:肖辛阿布

简介:虫族来袭,末世降临,四阶异能者肖辛重获一世光阴,这次系统在手,结局由我不由天!

末世猎皇

《末世猎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探测术

“你们还没有做出成果吗?”

“上面快没耐心了……”

说话的人伸出长长的舌头,慢慢舔了一圈嘴角。

那人脸上的妆容有些妖艳,却有个不是很明显的喉结。

居然是个人妖。

“你们还有最后的一个月,这是新的实验体。”

那人说完露出了一个有些阴冷的笑容,从身后反手拽出一个半人高的金属笼子,咣当一声扔在了实验室众人面前,扔完之后迅速缩回手心疼的检查着自己涂成朱红色的指甲。

笼子一落地,实验室的人心里也跟着一颤。

笼子里面用粗大的铁链锁着一个躲在角落缩成一团的人,看不到他的面目,也分不清楚男女,一声不吭。

“可是诺尔大人,一个月……这个家伙……”实验室里有一个小个子喏喏地说,旁边的同事脸色一变把他的嘴巴死死捂住。

诺尔眉毛一挑,有些惊讶居然有人敢出声质疑,眼眉半敛,眼底流波一转,一抹怒气一闪而过,再睁开时只剩下了娇嗔。

“诺尔大人您就放心好了,我们的实验就差最后一步了,保证完成任务!”一个戴着眼睛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实验员点头哈腰的说着,一边示意捂嘴的那个人把那个说话的研究员拖到了实验室的角落里。周围的人则是一脸紧张,唯恐眼前这个叫诺尔的家伙生气。

“哦……那好吧,只要拿出成果来就行。”被称为诺尔的那个人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刚刚说话的研究员,顺便扫视了一下惊恐的众人,“这是上头的命令。”转身离开了这个像是牢房一样的实验室。只留下高跟鞋撞击地面时发出的踢踏声在通道里回响。

等到踢踏声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实验室里的众人才缓过气来,立即争论了起来。

“一个月就剩下这么一个实验体,我们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刚刚那个说话的研究员在角落里绝望的捂住了脸。

“省省吧阿布,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期限,我们只要努力一点还是有希望完成的。”两撇小胡子研究员一边打量着铁笼子里面的人,一边说着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的话。

“对啊阿布,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别忘了我们的家人还在他们手里!”捂住阿布嘴的那个研究员有些惨淡的笑了笑。“现在只能希望能做出成果了吧……”

就在他们准备把铁笼子里面的人放置在实验台上固定时,就连小胡子也是脸色难看,他们刚刚发现这个瘦弱的实验体右手竟然是空荡荡的,从肘部有一个光滑的断面。

小胡子他们没说什么,将那个实验体抬到实验台固定好之后就开始进行准备工作,只留下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研究员对实验体进行进一步消毒。

“哦该死。”美女研究员看到实验体的胸口上面一排排缝合的痕迹和手臂上的针眼,表情一变再变,最后奇怪的扭曲成了一个凶狠而又充满仇恨的样子。

“竟然还是个残疾的、使用过的实验体!”她的声音自牙缝中逸出,有些气愤,却是露出一个疯狂的笑容,手指一颤,一把手术刀就出现在了她的掌心。银光一闪,锋利的刀刃直接刺穿了实验体残缺的肘部,鲜红的血液缓缓沿着刀刃流出。

刀刃入体,男人好像没有感觉一样看着天花板。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应,美女研究员眼中恶毒更甚,手一转又是一把新的手术刀狠狠扎落!

一刀,两刀……就在美女研究员拿起第四把手术刀时,原本在调试其他仪器的研究员终于注意到了她的动作,急忙和旁边的人一起把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雪雪,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周围人连忙过来处理已经扎在那个断臂男人身上的几把手术刀。小胡子的小胡子抽了两下,命令几个人把那个美女研究员拖到了另一个房间,随后低头配起了几个试管。

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手臂和双腿都被合金环禁锢住无法移动,一双眼冷冷的注视着实验室里的一切,包括那个被拖出去的美女研究员的身份牌:莫雪。

“莫……雪……吗……?”

……

一个星期后。

一辆货车模样的装甲车行驶在荒原上。

主驾驶座上的人抽着烟,摸着方向盘却又和旁边的人说话。

“老王啊,这几天实验室里的垃圾怎么又多了?”

旁边那人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无力。

“上面发话了,一个月…哦,现在是三个星期了,要我们三个星期之内做出成果来,不然我们都别想活下去了……”

开车那人颤抖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却故做镇定的换了个话题。

“要是在战前,我们这样乱倒实验废料可不行吧。”

老王又无力的笑了笑,开了个玩笑说:“不是不行,而是根本没路去野外乱倒,因为你开着这车出去就被捕了。”

两人谈笑了一会儿,车也行驶了很远了。

“就这里了。”开车那人停下了车,让车把后面的废料倾倒完毕,看也不看就开车走了。

“每一次来倒这些垃圾真是恶心啊,老王,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啊……”开车那人问了一声,车却是逐渐远了。

废料堆。

肖辛看着天空,有些灰暗。

他的全身水肿溃烂,手脚更是多处伤残,除了他自己和那个实验室里面的人没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一个星期。

肖辛已经动不了了,只能这样静静地在这废料堆里面躺着,他听不见,摸不到,闻不到周围是什么恶心的东西。

他恨,为什么没有早日发现那个人面兽心的光皇的真面目,为什么没有听从好兄弟影杀的劝告离开这个已经换了一个芯的基地。自己早就应该发现基地里的中阶异能者伤亡率的异常,而不是在被人推进虫圈身受重伤之后成为实验室的实验体。可笑,用虫族晶核与异能者的能晶结合,用来强行培养异能者,这样的实验,即使成功了也会变成半人半虫的怪物吧!

时间慢慢过去,肖辛的意识慢慢减弱,快要死去。

突然肖辛看见远处出现了一道沙尘,紧接着就是一片紫红色的洪流,他知道这是什么,虫族基础兵种之一,钢齿蚁。

在天边紫红色洪流之上,一片金黄的云雾升腾而起。

呵,黄金蜂也出现了吗。不知道这次是什么程度的虫潮。

但是紧接着十几个像是小蘑菇一样突兀的从地面钻出的虫族让他用尽最后力气睁大了眼睛,那小蘑菇在一片洪流之中好像是一艘小舟,小舟之上,许多形状诡奇的鸟型生物盘旋。

王级虫种,泰坦甲虫!王级虫种,幻刹飞蛾!

这不是王级虫潮,这是……皇级?

几只遮天蔽日的巨大飞虫渐渐出现,看着它们,肖辛想笑,却笑不出来了,这是什么皇级虫潮啊,恐怕是帝级了吧!

皇级虫种,大陆水母!竟然还不是最后!

光皇,你算计一生,却想不到虫族根本无法用常理来揣度,还妄想与之订立条约,可笑,可笑!

肖辛心里这样想到,却是眼前慢慢暗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死法……我真是废物啊……”

……

“不!!!!”

课堂上正在睡觉的少年突然间直起身子,大叫了起来,把正在讲课的老师吓得手一哆嗦。

“肖辛同学!”老师走到肖辛旁边,用饱含怒火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叫着他的名字,扬起手里的课本就抽了下去。

原本应该被老老实实打中的人却是用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缩头躲过,挥手准确得打中了老师抓着课本的手,轻轻的在手腕处一扭一捏,巧妙的把课本夺走。像是对这种切实的手感不大敢相信似的,拿到眼前仔细看了一下,的确是课本……

肖辛迷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教室桌椅同学愤怒的老师……在一切都好熟悉……

奇怪,自己不是死在垃圾堆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出现了幻彩蝶?

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今天是几几年几日?”

话音刚落,周围同学笑的炸了锅:“2017年6月7日啊!”

老师看着久久没有反应的肖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终于忍不住咆哮道:“你给我出去罚站!”

看着熟悉的走廊,听着教室里老师讲的物理课,肖辛的表情由一开始的迷茫到后来的难以置信,最后到狂喜,肩膀不停地耸动,无声的大笑,笑到泪流满面,软软的从墙上滑下来。

“2017年6月7日吗,我竟然重生了……”肖辛回想起在末世发生后的那些经历,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只剩下坚毅的目光。“教廷光皇你们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那些以前伤害过我和我的朋友的,我会一个个找回来,重生一世,我要更好的活下去!”

想到这些,肖辛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教室,这是末世后所没有的宁静。五天后,就是末世来临的时候了,这些同学,几乎活不过第一年。

他没有去提醒那些同学们,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他说了,也无济于事。

世界末日,虫族入侵,下一个是不是就是奥特曼打小怪兽了?

他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微笑,这种感觉还真的是不好。

算了,还是赶紧看看这一次的世界是不是与自己上一世有所偏差吧。

他记得在6月7日的时候,有一家儿童乐园举办游街Party,当时许多熊本熊和皮卡丘会在学校门口经过。时间吗……应该是在放学前半小时,当时热热闹闹的一度引出了学校保安。不过谁让高中的旁边走路不到十五分钟的地方就是一家小学呢。

这样想着,肖辛安静的从后窗户窥视着教室里悬挂的钟表。

就在时间离放学还有四十分钟的时候,一阵微弱的音乐声出现。

肖辛跑到走廊对面的杂物间,从那里可以通过一个小窗户看到学校的大门。

几分钟后,音乐声越来越大,一只黑乎乎的胖墩走了过去,即便是隔着将近300米的距离,也可以看到那个经典的贱贱表情。

一只又一只,连皮卡丘都出现了。

警卫室里的大爷出来了。

肖辛没有再看,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好。他只要知道这个世界在这之前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改变就行了。

两边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有些上自习的班级忍不住跑出来围观,随后被闻讯赶来的各自班主任狠狠收拾了一顿撵回了教室。

这可是难得的谈资呢,不然怎么会在经历了这么久地狱一般的生活之后,还能想起来。

放学后,肖辛回家翻出了自己的存折,上面还有五万七千多快钱,这是家里离婚时,双方都不愿意抚养他才留下来的抚恤费。真是现实啊,手掌覆上瘦弱的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如果自己没有心脏病会不会就好很多……

虫族入侵虽然是灾难,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机遇,只要有足够的虫卵虫肉虫晶,那些先天性疾病只要不是严重残疾,都可以恢复,自己的心脏病也是在误打误撞吃了五个虫卵后治好了。

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出脑后,肖辛看向角落里的电脑,打开了自己曾经经常玩的怪物猎人OL,作为曾经的资深怪物猎人迷,肖辛怪物猎人所有系列都玩到了顶级。

刷了一个熟悉的大怪鸟蓝速龙,又欺负了一下刚龙和大名盾蟹,最后目光投向了自己一直都没有挑战过的荒厄龙。就在刚刚看到荒厄龙的时候,电脑屏幕突然间就黑了下来,肖辛的意识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如果他现在还有意识的话,大概可以看到电脑屏幕上一条淡淡白色的光带连接到了肖辛的眉心。

天亮的时候,晃动着酸痛的身体,肖辛在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诡异的是电脑还能正常运作,但是电脑里所有关于怪物猎人的东西都不见了。就在他试图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异样的声音,正是怪物猎人开启的声音。

肖辛猛地绷直了身体,紧张的看着四周。

滴——系统开启中——欢迎使用怪物猎人系统。

一道银白色的半透明光幕出现在肖辛眼前,上面有五个图标,分别是人物、背包、任务、商城、宠物。

一只萌萌哒的艾露猫出现在了五个图标的正中心,萌萌的喵喵叫着,“你好年轻的冒险者,欢迎使用怪物猎人系统。”

“我是系统精灵艾露艾可露露,下面由我来进行新手引导教程。”

“首先请打开人物属性面板。人物属性由系统扫描当前宿主身体素质得出,普通成年男性为5。”

肖辛看着眼前的虚拟光幕,刚想吐槽这不科学,随即想到末世和自己穿越重生本来就不科学了,也就不在乎这一点了。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手指却穿了过去,艾可露露侧头看着从自己身体右边过去的手,尾巴饶有兴趣的摆了两下:“是用意念的哦~宿主还真是蠢萌哦~”

肖辛头上冒出了一个井字,想着打开人物面板。

姓名:肖辛种族:人族等级:0生命:20力量:3敏捷:5耐力:3防御:3经验:0/50评价:弱的一比哦~连狗子都不希得理,简称狗不理“狗不理……哦哈哈哈原来你这么弱啊!”艾可露露笑的整只猫团成了一坨,“皮薄还脆,那你是有多惨……不过这些系统都可以帮你解决的……”

“?!”肖辛突然间愣住了,“你的意思是……”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系统就能帮你改变身体素质,不然怎么成为最强猎人。”艾可露露骄傲的仰起头,“不过这要你完成新手引导之后再说。”

“关于属性应该就不用多说了吧,接下来是背包,初始系统赠送5格1*1*1m³背包,花费能量可升级。”

“任务……目前就是一个新手引导不用看了宠物你现在还没有跳过现在来看商城……”艾可露露明显是敷衍了事的巴拉巴拉跳过了中间的介绍,说到商城的时候明显精神了不少,双眼都变成了金钱的样子。

“商城里有很多道具,你可以自己一个一个找,也可以委托我帮你寻找,不过我需要收取猫粮做手续费哦~这上面与原来的稍微有一点不同,权限越大能够买到的东西越多哦~。所有东西都需要用能量购买,所以少年努力去寻找能量吧!”

“能量是什么?”肖辛一边浏览着商城里的各种物品,一边问,“我要怎么得到?”

“能量很多东西里都有啊~”艾可露露想了想,“像是肉类啊,草药啊,能量石都可以。”

“能量石?”肖辛挑了挑眉毛,“那是什么?”

“喏……你房间的角落里就有块,就是质量比较低而已。”

顺着艾可露露的指引,肖辛看到角落里床底下一块积了灰的玉蝉,是他小时候去跳蚤市场的时候买的。将玉蝉拿到手里,看着上面明显的杂质,一行光字显示出来:“劣等能量石,可吸收能量1点,是否吸收?”

“是。”

一道光从玉石上传递到了肖辛的手上,随后那块玉蝉就变成了一堆灰扑扑得毫无光泽的粉末。

“获得能量1点。”

“啊拉拉,新手引导终于完成了呢喵~现在领取任务奖励吧~”

“新手引导任务完成,发放系统奖励,获得10点经验,获得新手礼包一份。”

“是否开启系统礼包?”

“是否开启系统礼包?”

“是。”

“获得基础采集术,基础探测术,基础锻造术。”

基础采集术(0级):有30%几率剥离怪物身上可用素材,5%完美剥取。熟练度0/100。

基础探测术:可探测直径100米内具有能量物体,并给出大致估测。每十分钟消耗一点精神。注:等级相差>10级时会被对方察觉,等级相差>20技能无效。

基础锻造术:消耗怪物素材,一定概率制作出白板装备,极小几率打造出绿色装备。熟练度0/100。

“我要怎么才能修复身体?”肖辛迫不及待地问,现在能多强一分是一分,身体素质越强,在虫族入侵的时候就越有利。

“十万能量,十万能量可以将宿主身体优化到正常人的极限。”艾可露露想了想。

“好。”

10万能量点看起来好像很多的样子,但是仔细一想却不是这样。反正已经知道了玉石可以补充能量点,大不了自己去偷一个玉矿吗?反正这样吸收完了之后又不是带在身上,别人也发现不了。

再说过几天可就是末世了,到时候可就没有所有权,都是谁的拳头强势,能够得到的资源就多,至于规矩嘛,如果那个人还愿意制定的话,那么大概会有人遵守吧。

看了看表,已经是十点多了,没有在乎迟到的问题,肖辛去银行取了5000元准备去赌石街碰碰运气。

初级探测术应该有用吧!

肖辛路上时不时探测术探测周围人,一点也没有偷窥的心理负担心理负担是什么,在末世厮混了这么多年,几乎早就忘得差不多了。

看了一圈,一般能量值在25,有极个别能量值会到达30,这就是身体素质的区别,身体素质好的能量利用率也高,如果能量为10,普通人能吸收4,他们就能吸收6。只要能撑过第一波虫潮,这波人以后就是各大基地的主力。

七拐八拐终于到了赌石街。

各家店面门口都堆了一堆原石,有大有小,肖辛看了一圈,在探测术显示下大多原石都是晦暗无光,只有几块散发着莹莹绿光。

他在一家店放在外边的一堆石头面前停了下来,好奇的打量着,在探测术反馈回来的图像里,这一块石头有三块里面发着绿色的光,其中有一块是转了一圈看到的发光石里最明亮的。

店老板看着肖辛,并不拿他当真正有能力购买的客人。“小孩子玩这个?”

肖辛也不在意,挑挑捡捡,拿起了一块最小的,掂了掂,大约四五斤,“长长见识,第一次玩这个,老板多少钱?”

老板本来还抱有一些期待的,结果发现这个小鬼在选来选去选了个最小的之后,就确定了是来这里玩的小孩子,不由得有些失望:“500。”

“500?”

“恩,外边这堆是一百一斤,店里面有五百一斤的在最外面一圈,一千一斤的中间,里面那些就贵了。”

“哦……不过要怎么看里面有没有呢?”肖辛拿出五百给了老板,顺着老板指的方向扫了一眼,光点的确比外面那堆多了不少,亮度也有提升。

“用切石机,基本每家店里都有,这可是个学问,”老板看着四周也没什么人,拿过石头就往店里那台切石机走去,“正好现在没人,我就给你演示一下怎么解石。”

“因为这块石头小,所以是从外面一点点解,不容易损害到里面的玉,如果看到有一层绿色,那就是出绿了,就涨了,赌石的就奔着这……”老板说着就解了两层,换了个方向正准备接着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仔细瞅两眼,喷上去了点水,一层薄薄的绿意就出现了。

“哎呦这块料子竟然切涨了?”老板想了想,换了一个方向慢慢擦,“有点意思哦。”

擦掉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时候,另一面也出绿了,老板手里更加仔细了,自己店里出了绿好事不是?反正也是从那一堆外面的废石里找的,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吃亏。

全解出来是一块大约有拳头大的淡绿色的透明玉石,老板洗掉上面的石粉,估摸了一下:“小兄弟,这块能转让给我吗?这块玉虽然水头挺好没有裂,但是还不是什么名贵的种,我出七千就当是给店里讨个好彩头了。”

肖辛想了想,从外面把看到的光芒最大的那一块石头搬进来,之前没选这块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感知里的光点是怎么回事,选个小的也是稳妥一点。现在知道了这是玉的能量反应,自然不会客气,至于钱多钱少,自己在乎的是能量。

这块石头足足有五十多斤重,肖辛抱进来的时候还费了不少事。

老板刚收了块玉,心情正好着呢,就细细的边讲边解:“一种解法叫做开窗,就是在原石上切开一小块面积,如果里面露出品相不错的就叫“切涨”了,这时可以加价转手卖掉,也可以继续解石。小兄弟你看。”

老板也给开了个窗,不过露出的都是灰蒙蒙的石料。“而另一种解法就是把翡翠原石完全分解开,这样一来,也就赌到了最后。当然这种解法也不是可以胡乱切的,切好切坏,都会影响翡翠的身价。”

老板仔细观察了一圈,算计好刀位,摆好原石,切割机轰鸣着旋转起来,一刀下去,停机,还是灰蒙蒙的石头,老板换了个方向,再定刀位,又是石头。就在第三次准备下刀的时候,肖辛忍不住直接从中间比划了一下,示意一刀两半。老板愣了一下,“这样有玉被切了怎么办?”

肖辛坚持那么切,老板拗不过,一刀下去,一片绿色,一片白色。老板停了机器,左右用水冲干净,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我说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还好这块是个有裂纹的,要是没裂纹可就少不少钱啊。”

全解出来之后是一块三斤重绿玉的和一块四斤重的白玉。老板看着这两块玉,试探着问:“小兄弟,这两块我五万收,怎么样?”

肖辛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老板,一直到把老板心里盯得发毛了才开口:“老板我也不说什么,这个我不懂,你让我在外边一圈架子挑三块料就行。”

老板狐疑的打量了他两眼,琢磨了一会儿,就算是有师傅带着,这么大的孩子也不成事儿,反正外面架子上虽然有有玉的,也很少,“成。”

肖辛顺着最近的架子一个个看过去,老板突然想起这小子在外头挑了两块都涨了,难保不会有什么独门秘诀,不禁又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答应的太仓促。

就在肖辛挑好自己在这家店里感知到最明亮的一块石料时,老板伸手按住了那块石料,顿了顿发现自己做的不大好,连忙说,“这块不行,昨天有个客户预订了。”肖辛眉毛一挑,乐了,这感情反悔了。

“谁说的,我昨天可没看见。”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一个一米八的瘦削男子斜倚在门口,似笑非笑。

继续阅读《末世猎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