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凤谋天下:一品夫人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兔籽

角色:安玉歆张妈妈

简介:颍川名士穆胤之女重生在长平侯嫡女安玉歆身上,一睁眼发现自己新婚之夜被气死在新房之中,声名狼藉的相公夜宿烟花之地
安玉歆想了想,再死回去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活下去
于是乎第二天京城便传的沸沸扬扬,安家女新婚当晚纵仆怒砸万花楼,宁国侯沈怀瑾被五花大绑抬回沈府

凤谋天下:一品夫人

《凤谋天下:一品夫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打晕扛走

  张妈妈在门口那么一闹,胭脂房里早就得了消息,胭脂坐在琴桌前,轻抚瑶琴却是曲不成调。

  一旁的沈怀瑾不由笑着问道:“怎么了,今日竟是如此心不在焉。”

  闻言胭脂笑看了沈怀瑾一眼,索性不弹了,站起身来走到沈怀瑾的身边笑着道:“三公子今日这般重要的日子躲在奴家这,这三少夫人可不是个能善了的主,日后若是给胭脂招来麻烦只怕奴家要平白的受了三少夫人的怒火,岂不是无辜的很。”

  说着伸手替沈怀瑾斟了一杯茶,还不等递给沈怀瑾,就听着已经闹到她门口了。

  当即眉梢微挑:“这还说着呢,人都来了,沈三少爷请吧,奴家这怕是留不住你了。”

  闻言沈怀瑾没说话,只是站起身来,面上带着慵懒的笑意,径直打开门。

  可就见着张妈妈带着几个婆子已经到了近前,见着沈怀瑾,张妈妈面上冷着一张脸,说话却是客客气气的:“姑爷,我们家小姐请您现在回去。小姐说了,天已经不早了,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怕是不合适。”

  沈怀瑾闻言却是笑了起来:“这刚进门就想管到我的头上来,真当她安玉歆是什么东西!”

  一听到沈怀瑾这般说安玉歆,张妈妈心里腾的升起一股子怒气,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当即冷声说道:“姑爷并非我们家小姐愿意管您,只是沈家这事做的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我们小姐也是被逼无奈,姑爷若是还在这说风凉话就不怕外人听了笑话沈家这般高的门第做出如此上不得台面的事么。奴婢劝姑爷一句,最好还是跟奴婢回去,若不然奴婢就只能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要怎么不客气,别忘了就算你是跟着安玉歆从长平侯府过来的,也只是个伺候人的奴婢,本少爷可是宁国侯府的三少爷,你还敢动我不成。”沈怀瑾说着话,面上满是不屑,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精光。

  一旁的胭脂倚着门瞧着,似乎半点不觉得沈怀瑾的话,说的混账,眼中更是带着一丝欣赏。

  张妈妈是什么脾气,以前跟着安玉歆就从没听过这般憋气的话。

  想着沈怀瑾大婚之日留着自家小姐独守空闺,自己却在这寻花问柳好不快活,心中更是恼怒的很。

  若是今日她当真任由沈怀瑾这般作践自己,日后让小姐如何抬起头去,看着沈怀瑾说完话便将头偏向一方很是傲慢的模样,当即一狠心,一棍子在沈怀瑾的后脑门上敲了过去。

  安家过来的婆子,都是会些拳脚的,加上张妈妈这也是发了力的,一棍子下去,愣是给新姑爷打的当场昏了过去。

  胭脂没想到安家的仆人当真连自己的主子也敢打,顿时捂着胸口,便想去看沈怀瑾。

  却是被张妈妈给挡住了,抓着棍子大手一挥:“抬走!”

  安家带来的几个婆子,当即扛起沈怀瑾便朝着宁国侯府走去。

  一时间万花楼的看客们都傻了眼了,瞧着安家的几个婆子,就这么扛死猪的样子,把沈怀瑾给扛着走了,互相看看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张妈妈却是懒得理会这些人,带着沈怀瑾直接从大门离开。

  一路上也不管旁人瞧着指指点点,只是快步朝着宁国侯府走去。

  宁国侯府守门的护卫见着一帮人走过来,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还在担心莫不是遇到强人了这般大的胆子,竟然赶上宁国侯府来撒野。顿时面色警惕的手握腰间佩刀,还不等拔出来就见着是一帮婆子,扛着一个人。

  等走近了才认出来,这些都是今日跟着新娘子从长平侯府过来的。

  再看她们扛着的人,一个个瞬间蒙了,她们怎么把三少爷给扛回来了。

  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差了一个人进去给沈崇文送信,沈崇文这边才知道安玉歆刚刚被气昏过去的事情,那边见着守在门外的小厮面色焦急的跑进来,不由眉头微皱:“又发生什么了?”

  小厮看了看都放下杯子的众位大人们,顿时不敢吱声。

  沈崇文见着更是气恼,怒目到:“莫不是连话都不会说了。”

  顿时吓得小厮一个哆嗦,这才开口:“三爷,三少夫人身边的婆子将三少爷给扛回来了。”

  小厮支支吾吾的说完,只觉得背后冷汗都下来了。

  果不其然,那一桌子大人听着他的话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沈崇文的脸色更难看。

  刚要开口,就见着张妈妈竟是带着人,直接扛着沈怀瑾,顺着抄手回廊往后院走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瞧见了,顿时谁也动,都望着被婆子扛着的新郎官,随后看向沈崇文,笑的是意味深长。

  陈严更是看着沈崇文笑的很是开怀:“没想到啊,沈大人的家中竟是这般精彩。原本就听说沈三公子的性子便是没人能管的住的,现在看来皇上赐婚当真是金玉良缘啊,终于来了个能管得住沈三少爷的人了。沈大人,恭喜恭喜啊。”

  陈严话刚落,大司马陈昂立马纠正道:“陈严你怎么说话呢。”

  “怎么了?”陈严顿时有些莫名,就听着陈昂说道:“宁国侯府不是刚给递了折子替沈怀瑾请封了宁国侯世子的封诰么,现在你该叫一声宁国侯世子,而不是沈三少爷。若是叫人听到,岂不是要笑话你一个大将军连这些都不知道。”

  “是是是,现在怀瑾可是宁国侯世子了,是我说错了。”陈严笑的更甚。

  沈崇文脸色气的如同猪肝一般,他乃是士族一派,与陈严所代表的的外戚在朝政上本就是不睦的,现如今竟是被这群人看了笑话,叫他面子上如何过的去。

  比起这些,心中更气的就是,沈老夫人竟然因为沈怀瑾和安玉歆这门婚事,觉得亏待了他,特地给他请封了世子。

  一想到这些,沈崇文心中更是气的不行。

  就连应付都懒得应付。

  张妈妈这边却是不知道外面议论着什么,扛着沈怀瑾一路到了听涛水榭。

  安玉歆此刻正坐在桌子前面吃着皎月去厨房端来的饭菜。

  见着张妈妈把人扛了回来,只是让她将沈怀瑾放在一旁便让她们都下去。

  张妈妈有些犹豫,怕自家小姐吃亏,可是见着自家小姐神色淡然,只得咬了咬牙,带着人都下去。

  屋子里顿时只剩躺在椅子上不省人事的沈怀瑾,和慢条斯理吃着东西的安玉歆,再没有半个人影。

  “都到了这了,已经没人瞧得见了,继续躺着也没什么意思,咱们谈谈吧。”

继续阅读《凤谋天下:一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