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门宠婚,甜到齁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艾依瑶

角色:叶倾心景博渊

简介: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最起码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样一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就老牛吃嫩草,老不正经地娶了个小自己...

名门宠婚,甜到齁

《名门宠婚,甜到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4:小三生的小贱人

  半小时后。

  黑色幻影在B大门口停下。

  叶倾心下车,冲坐在后座闭着眼休息的景博渊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道谢:“谢谢景总。”

  又对罗封说:“谢谢罗助理。”

  礼貌十分到位。

  客套又疏离。

  景博渊缓缓睁开双眼,眼睛里的光又深又沉,让本来立体俊雅的五官,多了几分稳重与厉色。

  “不客气。”他的声音也是沉稳的。

  叶倾心笑了下,转身走进大门。

  进了宿舍楼,上到她宿舍所在的楼层,转弯的刹那,迎面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她下意识道歉,抬头时一愣。

  是邰诗云,邰正庭的女儿。

  邰诗云一看撞到的是叶倾心,脸色一变,充满嫌恶,“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小三的生的小贱人。”

  “姐姐,别这么说,心心是我们的表妹。”邰诗诗和邰诗云是异卵双胞胎,长得八成像,性格完全不同。

  听了邰诗诗的话,邰诗云冷冷一哼,“表妹?她妈姓周,咱爸姓邰,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算哪门子的表妹?”

  “不过就是她妈仗着和咱爸以前有过一段,被老公抛弃之后就装可怜博咱爸同情赖着我们家,吃我们家、穿我们家、用我们家的,呵,老小三生的小小三,我呸!不要脸!”

  “姐姐,小声点!”邰诗诗拉了拉邰诗云的袖子,家丑不可外扬,被人听见还要不要脸了?“李叔还在下面等我们呢,快点吧,别让他久等了。”

  邰诗诗嘴里的李叔,是邰家的司机。

  邰诗云不情不愿被拉着走了两步,快要擦过叶倾心的时候咬牙骂了一句:“一家子的狐狸精,我呸!”

  叶倾心淡淡地回望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错了吗?你妈就不要脸,才生了你这个小不要脸的!”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又空旷的过道上异常响亮。

  邰诗云捂着脸,满眼的不敢相信与愤怒,“叶倾心,我跟你拼了!”

  她疯了似的张牙舞爪冲向叶倾心。

  叶倾心眸光沉沉,往后退一步,然后站着不动,等邰诗云扑过来刹那,她灵巧地侧身一让,顺势抬脚踹在邰诗云的臀上。

  她身后,是楼梯。

  “啊!”邰诗云尖叫着滚下楼梯。

  “姐姐!”邰诗诗忙跑下楼把她扶起来,“姐姐,你怎么样?”

  邰诗云脸上挂了彩,鼻子流血,精致的卷发也乱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叶倾心俯视着邰诗云,嘲弄一笑,转身走开。

  她长得好看,自带一股高贵的气质,尤其是冷脸俯视人的时候,像高高在上的女神,那样子更刺痛了邰诗云的眼,邰诗云气得脸都青了,捂着鼻子跳脚怒骂:“叶倾心,啊啊啊!气死我了!贱人!”

  路过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邰诗云,邰诗诗赶忙从兜里掏出纸巾帮她擦鼻血,“算了,姐姐,何必跟她一般计较?”

  邰诗云一把推开邰诗诗,指着她的鼻子,“你干嘛总帮她说话?你忘了咱妈怎么被她妈气得夜里偷哭的了?让他跟我分手的?你居然还向着她,你还是不是我妹妹!”

  邰诗云的声音尖锐,整个宿舍楼都能听见。

  宿舍里,叶倾心背靠着门板,面无表情地听着。

  钱蓉和景索索家就在京城,一到周末就回家去了,以往邰诗云姐妹也回家的,不知道今天怎么没走。

  窦薇儿从卫生间出来,冲到门边一把将叶倾心扒拉过去,打开门对着楼梯的方向破口大骂:“邰诗云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还陈俞安跟你分手,人陈俞安压根就不是你男朋友,是你自己非要倒贴人家,四处宣扬自己是人家的女朋友,其实人家根本没拿你当根葱……”

  “还有你那个不要脸的爸,拼了命往人家孤儿寡母跟前凑……”

  “窦薇儿你少放屁!”邰诗云冲上来,却被邰诗诗拉住了。

  叶倾心也把窦薇儿拉回房间,关上门。

  外面的吵嚷声渐渐消下去。

  邰诗云一见叶倾心就刺,嘴里什么话都说,没个顾忌,窦薇儿这个外人都将她们之间的那些事知晓了个七七八八。

  距离熄灯的时间不多了,叶倾心拿了睡衣和洗漱用品去卫生间洗澡。

  窦薇儿跟到卫生间门口,但没进去,听到里面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等水声停息了,她开口:“对不起啊,心心,我刚刚听她说得那么难听,我……我一着急……”

  后知后觉,她也意识到,自己那么一喊,那些事相当于又被说了一遍。

  那什么陈俞安的叶倾心不在意,只是叶倾心似乎特别不喜欢别人提起邰诗云那个爸。

  没一会儿叶倾心从里面走出来,刚洗过澡的女孩像刚洗过的水晶葡萄,晶莹剔透的。

  她握着窦薇儿的手,重重地捏了两下,笑说:“谢谢你啊,薇儿。”

  她知道窦薇儿是心疼她。

  两人因为家境相似,同样困难家庭走出来的孩子,相互之间有种莫名的相惜。

  窦薇儿知道叶倾心心里一定很委屈,却还强装笑意,鼻子不知道怎么地就酸了一下,她吸了下鼻子,弹了弹叶倾心的脑门,“瞧你那傻样儿!”

  宿舍只有她们两个人,显得很空旷。

  两人各自躺下,正好熄了灯。

  叶倾心累了一天,几乎沾枕头睡意就来了。

  半梦半醒间,似乎听见窦薇儿的声音:“都说上天是公平的,可是为什么有人生来就什么都不缺,有人生来就什么都没有呢?心心你说,公平吗?我们长得不比别人差,学习不比别人差,为什么总要受别人的轻视?”

  叶倾心和窦薇儿,一个是B大的清纯校花,又都是学霸级的人物,可偏偏,都是穷人家的女孩。

  “心心,是不是就因为我们穷啊?”

  “心心,你想不想过有钱人的生活?”

  最后一句,让叶倾心清醒过来。

  窦薇儿一直是个不甘心的人,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贫穷,经常看一些美女嫁入豪门的新闻。

  叶倾心不觉得窦薇儿有错,没有人甘心一辈子贫穷,因为她自己也不甘心目前的生活。

  “想啊。”她说:“所以我在努力兼职赚钱,就等着有一天成为百万富婆呢。”

  窦薇儿咯咯笑出声:“出息!”

  叶倾心目光无意识落在衣柜门上,里面,有一块已经干了的深蓝色帕子。

  得找个机会还回去。

  她抿了下唇,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一夜好眠。

继续阅读《名门宠婚,甜到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