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致命头牌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马涛

角色:马涛阿战

简介:暂无简介

致命头牌

《致命头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被收留

浪潮KTV的规模不算太大,可也有三层楼,一楼是前厅、超市和休息区,二楼三楼是包房,二楼的包房档次低一些,三楼的档次高一些,芳芳姐就是在三楼上班的!

歌厅里有三种人,一种叫清官,就是普通服务员,男的叫少爷,女的叫公主,是很受歌厅保护的;一种叫看场,说白了就是打手或者保安,专门对付那些不听话、闹事儿的客人的;还有一类人,就是妈咪带队的小姐们,她们也是有区别的,只坐台不出台的叫素台,可以出台的叫荤台,一般被人称作肉妹。

芳芳姐一字一句跟季雪莹介绍店内的人物关系以及环境和结构。

在这期间不乏有打扮妖艳的女人进出这里,有的还依偎在男人的怀里,面上满是妩媚之情。

咋一见到两个美女在自己晃动,即使怀里还抱有其他女人也不忘投来好色目光。

“那这个出台与不出台是由谁决定的?”除了此行的目的以外这个问题目前为止是她最关心的。

“店里是不会强迫人的,就坐台而言,坐荤台还是素台完全由你自己决定。当然,两者得到的报酬也是差别极大的。坐荤台的自然是坐素台的三倍以上,通常那些为了拿更多报酬自身又有几分姿色的女生会自行选择坐荤台。”

季雪莹认真的听着,把大体情况在心中过了一遍。

“当然,我建议你最好还是不要坐荤台了。”芳芳突然间严肃的插了一句,虽说是建议但是语气里却像是一个姐姐对待妹妹般的关怀一般。

季雪莹为之一震,但随之恢复正常,即使从一开始就从芳芳这里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感,但是对待初次见面之人她的警惕心不减分毫。

“今后上班若是遇到难的客人或者客人提出无礼的要求你大可寻求店里看场的帮助,虽说这行在外人看来是低贱的事业,但是也要懂得保护自己。”

芳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之后将季雪莹带到一间办公室。“接下来就带你见见龙哥,一定程度上来讲他基本就是这家店的店长,店内的公主少爷以及看场之事都听从他的指挥。他这人倒是不错,就是有些个不正经。基本上店内坐荤台的公主都被他染过,你是坐素台的倒没多大关系,不过还是小心为好。”

季雪莹连连点头,对店里人物的职位关系都有了大体的了解。

欲要扣门之时办公室里面传来阵阵女人的娇喘声。经过刚才芳芳姐的一番讲解,季雪莹大概知道了里面正在进行什么活动。

抬起黑眸看向芳芳,只见她皱了皱眉,说了声,“先找个地方等等吧。”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情景。

靠窗的椅子上,季雪莹在脑海里回想着芳芳告诉她的有关店内的所有人。从始至终芳芳没提过那个叫司鸿博的人,店长貌似也是那个叫龙哥的人。从组织那边得来的消息有近乎百分百的可靠性,这样看来得多花些时间了。

芳芳则在假寐,似乎很困的样子,涂满厚重粉底的脸孔看不出任何表情。

约莫十几分钟,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位穿着迷你短裙脸颊绯红,边系着衣扣边从办公室出来,长发还有几分凌乱。

路过两人时极其自然的向芳芳姐打了声招呼,在看到季雪莹时眼神有了几秒钟的停留。

芳芳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辛苦了!”以后便起身领着季雪莹进入了办公室。

“哦芳芳姐,那边坐,有什么事呢?”

眼前的人是一位光头,刚行过事只穿了衬衫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一边扣衬衫衣领的扣子一边招呼两人。随后忘皮沙发上一坐随之翘起了二郎腿。微胖的身材,那气势颇有几分黑道的味道。

季雪莹始终微笑着,按照芳芳的指示行事,这一亢长的程序实为浪费时间,好在她不缺这点耐性。

“新来的公主,季雪莹,带来跟你认识认识。”芳芳姐媚笑一声,语气跟季雪莹以及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大相径庭。

“雪莹,这是我跟你说的龙哥。”

季雪莹忙站起身来向龙哥问好。

“哦?”龙哥眼神迅速在季雪莹身上上下扫了个遍,若是季雪莹没看错的话,那双周围布满了细微皱纹的双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直觉告诉他以后这人要离远点,不然可能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真是个好苗子,那她意愿如何呢?”

“龙哥,瞧你说的,人家一清纯的小姑娘,当然是素为首选了。”两人语气暧昧,季雪莹在一旁附和着芳芳。

“哦,是这样吗?可惜了!”龙哥的语气淡了不少,芳芳自然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心下为季雪莹隐隐担忧,看样子她是被龙哥盯上了。

“好了我知道了,该教的东西都教了吧?带她下去好好学习学习,必要时我可能会过问。”

一场谈话就这样结束,在芳芳的带领下季雪莹还熟悉了店内公主用的休息室等等。

余下的时间她将今晚所接收到的信息在脑海里理了一遍最后理出“作战计划”。休息室里不乏有形形色色的小姐进进出出,她们有的有着盈盈一握的腰肢,有的有高耸入云的胸脯,均画着浓妆,行为举止间少不了妩媚。

季雪莹没有对他人评头论足的习惯,再说接下来她将成为她们之中的一员,虽然目的不一样性质却也差不了多少。

凌晨两点,客人陆续走光。因为是新人她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学习如何接客。虽然是一家不正经的KTV,但在接待客人这方面基本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也难怪这会是这里名声最好的KTV。

季雪莹提着包走在寂静的路上,长时间穿高跟鞋使得她的脚稍微有些不是。

目前她依旧住在宾馆,宾馆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盘算着打个出租车回去之时一辆黑色轿车在自己面前停下。

季雪莹立刻警惕的退了两步看状况,车床缓缓被摇下,里面的人探出头来。

“上车吧,我送你。”原来是芳芳姐。

犹豫了几秒季雪莹拉开车门跨了上去,在副驾驶座落座。

“家在哪呢?”

“我还没找到房子,现在还住在宾馆。”说着季雪莹说出了宾馆的名字。

芳芳姐一脸诧异,“住在宾馆?为什么会住在宾馆?还有你家在哪呢?”

“我是个孤儿!”季雪莹略带伤感的陈述着这个事实。紧接着说道,“我本来不是这里的人,自幼父母离异,一直跟着母亲生活,可前一阵子母亲旧病复发去世了,亲戚也都对这件事冷眼旁观。再加上我已经成年了他们也就对我不管不顾。看够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漠我就决定离开。昨天晚上匆匆到达这里,因为人生地不熟遇到抢劫犯,幸亏有好心人相救。因为家境一直不好,我学历不够工作难找,故而来到此地上班。住在宾馆是暂时的,我打算这两天四处打听先租个房再做打算。”这是季雪莹事先为应付这类似的问题想好的说辞,在组织出任务的时候她惯用的身世与此相差无几。

车子里气氛瞬间降了下来,芳芳姐脸上表露出来的不是同情而是沉重。

“到我那来住吧,我那有空房。”猝不及防的,芳芳姐说了这么一句。

季雪莹惊讶的看着芳芳姐,“这个……合适吗?”

“我说合适就合适,一个人住也是挺孤独的,有个伴也好。”这个年纪不大的女人,语气里透露出一股沧桑感,灯管幽暗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落寞。

“芳芳姐有自己的房子?”若是一个有房有车又有相貌的女人,为何要来这种地方干这种事,这着实令人生疑。

“坦白说吧,我第一眼见到你有种看到当年的自己那种感觉 。我当年的境况跟你差不多,只不过最初来到这里时年纪比你小。起初只是抱着赚钱养活自己的心态在KTV待下去,哪晓得后来发生很多事,渐渐的年龄越来越大,虽说有了自己的房自己的车按照道理不应该再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可是待得久了反而越发迷茫。我也曾放弃过这里上班到别处另谋生路,可是我发现除了这个以外我什么也不会做,青春给了坏男人和这份工作,现在我也只剩下这些了。再加上真的累了,没了再爱的心也没了想保护的人,好在能养活自己过得也还不错,所以就先这样吧。”

芳芳姐从包里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啪的一下将烟点燃。再次打开车窗,白色的烟雾徐徐蔓延,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以一种惆怅的方式将这气氛显得更加沉重。

季雪莹不知该如何安慰,静坐在一旁默然不说话。

“那就麻烦芳芳姐了,我今晚就去退房,房租到时候按月给可以吗?”除了被她那番话说得些许动摇了以外综合考虑了一下。这次行事是个长久计划,暂住在她家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再说了,听描述她在这家KTV待了很长时间了,具体知道什么消息也不一定。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