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混沌至尊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秦天

角色:秦天小倩

简介:意外穿越到玄幻世界,秦天发现自己体内拥有一个无比强大的系统
别人千辛万苦修炼成为强者,他只需要完成任务,然后轻轻松松升级
别人历经磨难学习功法,他只需要在积分兑换系统兑换秘籍,自动学习
当他终于站在世界的巅峰,他却发现,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阴谋
此时此刻,他又该何去何从?

混沌至尊

《混沌至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东土

广袤的草原上,一阵微风,本该是让人惬意的组合,但是秦天现在怎么也惬意不起来。

因为他穿越了。

正在玩游戏的他,因为游戏里死了一次,眼睛一花,就到了这个鬼地方。

他身上穿着兽皮制作的衣服,跟个原始人一样。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手里有一把剑,哦不,半把,这剑从中间被折断了。

不过,与其说这是一把剑,秦天更愿意将它称之为刀,因为它很宽,只有一面开刃。

刀上雕刻着复杂精美的符文,几条淡绿色的刻痕呈螺旋状围着断刀,看起来倒是挺炫酷。

“这都特么什么玩意儿。”秦天看着这一切,无语问苍天。

不就是玩游戏坑了一点吗?有必要这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电子合成音。

“宿主检测中……”

“宿主检测正常……”

“绑定中……”

“绑定完成,正在启动……”

我去,什么鬼啊。

秦天顿时表示很方,穿越这事情还没搞清楚呢,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电子合成音结束,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脑海里似乎多出了什么东西来,心思一动,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长着蜻蜓翅膀的小人,模样十分娇小可爱。

“你好,我的主人,我是你的系统精灵小倩,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

“小倩?”秦天瞬间想起了《倩女幽魂》系列。

“是的,我的主人。”小倩的声音就好像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一样甜甜糯糯的。

好吧,事情似乎有点复杂,捋一捋,咱先捋一捋。

“这是哪里啊?”秦天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这个,这里似乎很荒凉的样子,让他有些不淡定。

小精灵漂浮在空中,像个瓷娃娃,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道:“这里是放逐之地,我的主人。”

“放逐之地?”秦天细细咀嚼这两个名词,怎么感觉听起来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那我怎么离开这里?我要回到原来的那个世界,怎么才能回去?”什么鬼放逐之地,集体滚粗,回去玩游戏才是正经事好嘛?

小精灵依旧笑眯眯地,道:“等主人的实力达到混沌之主的境界,就可以破碎虚空,撕裂空间,穿梭三千混沌世界,回到原来的地方了哟,我的主人。”

混沌之主?穿梭三千混沌世界?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这个世界的实力是怎么划分的啊?我现在是什么实力?达到混沌之主需要什么条件?”秦天连珠炮似地问了一堆。唉,为什么有一种回家之路遥遥无期的错觉?

小精灵掰着牙签一样粗细的手指,跟秦天说道:“呐,这个世界最低等级的是武士,然后是武师,武将,武君,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神。武圣,每一个境界都分为十级,后面则是古之境,荒之境,洪之境,宙之境,宇之境,最后就到混沌之主了哟,您现在还是一名武士,我的主人。”

“我擦勒。”听到这一连串的境界名称,秦天瞬间懵逼,感觉整个人生都昏暗了。

“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回去?”秦天内牛满面,做着最后的挣扎。

小精灵笑眯眯道:“没有了哟,我的主人。”

秦天:“……”

小精灵打了个哈欠,那细得跟牙签一样的手同样很精致,萌点十足,打完哈欠之后她围绕着秦天转了一圈,道:“好啦,好啦,主人,现在你每天只能召唤我五分钟哟,现在时间到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觉去咯,白白,MUA……”她动作憨态可掬,最后还给秦天来了个飞吻。之后她整个身体就开始慢慢淡化了。

秦天一看顿时就急了,这就走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清楚啊喂。

“等一等,小倩,等一下。”

几乎快要淡化到透明的小精灵再一次凝聚成实体,秦天眼睛一亮,以为她还要继续解答自己的疑惑,不过还没等开口,小精灵就抢先说道:“对啦,差点忘记了,我还没有给你发布任务呢。这样吧,这里每到夜幕降临的时候,就会出现好多幽灵,你在明天天亮之前击杀一百个幽灵吧,祝你好运哟么么哒。”

秦天顿时目瞪口呆,等他想起来要问问题的时候,小精灵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任由他怎么召唤都不出现了。

“一百个幽灵?卧槽,坑爹呢这是?”看了看手里的断刀,秦天顿时暴走。

小精灵消失之后,秦天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网游里的那种个人属性面板。

姓名:秦天。

等级:1。

称号:武士。

经验值:0/100。

体力值:100/100。「说明:使用技能会消耗体力值,进食或者不使用技能会恢复体力值。」

技能:无。

积分:0。「说明:完成任务或者击灵兽可以获得积分。」

任务:击杀幽灵,进度:0/100,任务时限,23小时59分59秒。「说明:任务必须在时限内完成,超时惩罚:天降九天神雷,宿主身形俱灭。」

任务说明:放逐之地游荡着许多幽灵,击杀他们可以获得一定经验值。

属性面板内容并不多,当看到那个任务后面的注解的时候,秦天整个人都思密达了。

唉我去,这是,杀怪升级?

还有这个九天神雷?什么玩意儿?身形俱灭?听起来好吓人啊。

虽然不知道怎么个抹杀法,但是秦天可没兴趣去以身试法,畏惧之心还是要有的,万一是真的呢?已经死过一次,秦天可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秦天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小精灵解答,但是如今小精灵已经沉睡,恐怕想要再召唤出来,只能等明天了。

无奈,老老实实杀幽灵去吧,这幽灵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好不好杀。

秦天手里提着刀,环顾四周,天色逐渐昏暗下来,远处吹来风,有些冷了。

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虽然这种场景在游戏里遇到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那毕竟是游戏,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场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紧张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秦天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并且按照这个游戏规则继续玩下去。

他不想死,他还想回家,家里还有慈爱的父母和热乎乎的饭菜。

想到父母,他突然感觉动力满满。

他仰天大喊一声:“干他娘的,不就是玩个生存游戏吗?来吧,什么妖魔鬼怪,统统来吧,你们终究都要成为我回家路上的垫脚石!”

总体上来说,秦天是一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人,信奉的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虽然现在的处境很操蛋,但是他也只不过是烦闷了三秒钟之后,就又回复了自己的本性。

“来吧来吧,我倒要看看,那个什么幽灵到底有多厉害。不过,这周围什么都没有,我总不能站在这儿等死,也不知道这个什么放逐之地有多大。”

秦天自言自语,然后随便找了个方向,便迈开了自己的步伐。

这里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仿佛笼罩着一层雾气,完全看不到远处。

往一个方向走了很久很久,但是周围的景色依旧一成不变,以至于让秦天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原地踏步。周围依旧是浓郁的雾气,脚下依旧是青绿色的草。

就在这个时候,起风了,风很大,但是吹不散这浓稠的雾气。

在这风中,他听到了一种仿佛小孩子鼓足腮帮子吹口哨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但是又感觉很远,虚无缥缈,真是奇妙的感觉。

秦天站在原地不动,右手紧紧握着那断刀,那是他唯一的武器,这里仿佛处处透露着邪恶和危险,他只有依靠这断刀才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生存下去。

今天要杀幽灵,天知道明天那个小倩又会出什么馊主意?说不定明天变成了豺狼虎豹飞禽走兽,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天色似乎昏暗了一些,突然,一个尖利的声音由远及近,秦天浑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这是面对危险的时候人的本能。但是秦天什么也看不见,他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断刀,试图不让任何东西靠近。

“噗哧……”

突然,秦天感觉到手里的刀似乎插进了什么地方,像割破了一大袋棉花,软软的。

秦天顿时一喜,难不成这就是幽灵?看不见的?这一刀就痛死了,看来杀起来也很容易的嘛。

果然,看了一眼任务面板,里面的0/100变成了1/100。

“嘿,这还成。”秦天大喜。

一击得手,秦天自信心暴涨,手里断刀上下翻飞,只恨不得这刀再长个几十米,一刀扫过去一百个幽灵的任务就做完。

这样挥舞断刀确实能杀死幽灵,但是,并不是每一次挥舞手里的断刀,都能够杀死幽灵。

几个小时之后。

“还有完没完了,怎么一百只这么多啊。神特么想累死老子。”

秦天喘着粗气,速度也越来越慢,到这个奇怪的地方这么长的时间了,秦天那是没吃一口饭也没喝一口水,早就饥肠辘辘。

这刀虽然不重,但是好说歹说也有大几斤的分量,挥舞了一会儿,手臂就酸了。

又过了一会儿,秦天已经完全挥舞不动手里的断刀了,他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

他的眼前开始模糊,手脚都开始打颤,这是体力透支了的表现。

“艾玛不行了不行了,老子不玩了,管你什么九天神雷,劈死算逑,劈不死我那我就把你这天都给捅出个窟窿……”

话还没说完,秦天便一跟头栽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意识已经模糊,管不了这些了。

兰树村,是这个地方一个不起眼的村子,拥有百十户人家。

一大清早,陆灵就起来了,带了一些干粮,和一个竹篓出了家门。

她前脚出门,后脚便有个猎户从屋子里钻出来,他的名字叫做陆明远。

陆明远朝陆灵背影说道:“灵儿,止血草就在村子附近就有,你别走远了,外面可是有很多野兽的。”

陆灵回过头来,用她那少女特有的清脆声音回应道:“知道啦爹,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去采药了。”

作为猎户,经常要出去猎杀野兽做粮食,那受伤出血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这止血草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到了村口,是一个大的广场,广场的正中央有一株巨大的兰树。

这真是一株大树,枝干的数目不可计数。它枝上又生根,有许多根直垂到地上,伸进泥土里。树上,绿叶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点缝隙。

那翠绿的颜色,明亮地照耀着人的眼睛,似乎每一片绿叶上都有一个小生命在颤动。

这棵树不知道在这里生长了多久了,仿佛这个村子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它就已经矗立在这里了。周围似乎是一片草原,像这样大的树木,十分罕见。

陆灵来到树下,抬起头来,双手合十,微微眯着眼睛,脸上浮现出一丝丝微笑。

“大树呀大树,你要保佑我出去就马上能够找到止血草呀,我可不想走太远了,我还没有吃早饭呢。”

树叶哗啦啦响,仿佛是对陆灵的回应。听到声响,陆灵心满意足地睁开眼睛,道:“呐,你答应我了哦,可不许反悔。”

“灵妹,你又在跟一棵树说话了,它能听懂吗?”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和陆灵差不多年纪的少年郎走了过来,看着陆灵,他的眼睛里都是炽热的目光。

他的名字叫做孟少乐,身材魁梧,体格健壮,精通各种打猎技巧。他对陆灵,那可真叫做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陆灵回头一看,见是孟少乐,顿时甜甜一笑,道:“不会呀,少乐哥哥,大树是通灵的,它肯定能听懂我说的话,它刚才还回应我了呢。”

孟少乐捏了捏陆灵脸颊上的婴儿肥,道:“那只不过是风吹树叶发出来的声音。”他看了看陆灵背上的竹篓,道:“你要去采药?我陪你去吧。外面野兽很多,我为你保驾护航。”

作为青梅竹马,作为疯狂追求者,孟少乐认为自己有权利也有义务对外出的陆灵进行贴身保护。

不过对于孟少乐的主动,陆灵却并不怎么感激,话语之间保持着友好的距离。

“不用啦,你也很忙的嘛,我只不过是去村口采集一点止血草而已,很快就回来了,没有任何危险。”她看了看身边的苍天大树,补充了一句:“神树会保佑我的。”

“哦,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点啊。”孟少乐说。

“知道了。”

村子外面就能够看到浓郁的雾气了,听人说这可能是有毒的瘴气,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听说有谁因为这瘴气中毒的,于是也就没人去理会了。只是视线受阻,这里又野兽横行,确实增加了几分危险。

只不过走了几分钟,陆灵就看到一片生长旺盛的止血草,以及草地上躺着的一个人。

“这里与世隔绝,怎么会出现一个人?是村子里的人吗?咦,好像不是村子里的呀。”

陆灵壮着胆子走过去,却看到地上躺着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怪异的衣服,留着怪异的发型,手里还拿着一把怪异的刀。

躺在地上的自然就是体力透支昏迷过去的秦天了,他可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被一个漂亮妹子打量着。

“他昏迷在这里,要是不管的话,到晚上肯定会被野兽啃得连骨头都不剩。等我先采了止血草,再带他进村子里去吧。”

这样想着,陆灵又多看了他一眼,随后便开始采摘止血草。

采集好了止血草,陆灵见秦天还没醒,不由得撇撇嘴,自言自语道:“居然还没醒?难道要我背你进去不成?”

她在秦天身边蹲下,沾满泥土的右手拍了拍秦天的脸颊,轻声喊道:“喂喂,你醒醒。”

奈何秦天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怎么跟个猪一样,这样都不醒。”陆灵表示十分不爽。

随后她开展了各种掐人中,捏大腿,一通折腾,秦天依旧巍然不动。

“不会是个死人吧?”陆灵也是没辙了,不过探了探鼻息,她又郁闷了:“这也没死啊。”

既然没死,那就不能丢在这里不管,说不准今天晚上就来个黄鼠狼把他叼走呢?

这样一想,陆灵觉得自己必须把这家伙给弄回村子里去了。她想把秦天背起来,但是她背后现在却有个装了药的竹篓,没办法,她只能以公主抱的姿势,把秦天抱在自己胸前,往村子里走去。

试想一下,一个男人的一生,有几次被女人公主抱的机会呢?但是可惜的是,秦天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对这一切毫无察觉。

毕竟是生活在山里面的人,虽然才是个十三岁的妹子,但是那力气也不容小觑,秦天一百多斤的肉扛着,走了一里地不带歇气的。

孟少乐在树下的石凳上坐着,远远的就看见陆灵往村子里走,他一下子站起来,脸上摆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往陆灵那儿走去。

“灵妹,你回来了……”刚刚打了个招呼,就看到陆灵怀里抱着的秦天,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随后诧异地问道:“他是谁?”

他的语气变得十分生硬,仔细听似乎还能从中间听出来夹杂的怒火。

凭什么?

凭什么这个男人能够躺在陆灵的怀抱里?那是自己也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

孟少乐觉得,自己心目中纯洁的灵妹,怀抱已经被这个浑身污秽的男人玷污了!

陆灵能感觉到孟少乐心情的急剧变化,这种变化只要不是白痴其实都能感受出来,因为简直太明显了。

她低头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的秦天,微微皱眉,以此来表达对孟少乐这质问的口气的不满。

她说道:“他是我在采药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他昏迷了,躺在地上。我不忍心他晚上被野兽啃噬掉,所以带回来了。”

“他不能进村子。”孟少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陆灵说道。

孟少乐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迷雾森林是个什么地方,自从传说中的那一次事件之后,村子里什么时候进来过外人?他们说这里方圆百里只剩下我们这一个村子了,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谁知道他是什么人?难道你觉得他是强大的大武师吗?只有大武师才能够在这迷雾森林里来去自如。说不定他可能是能够幻化成人的灵兽呢?到时候被他进了村子来,把我们全部吃光!”

“幻化成人的灵兽?那都只有在传说中才有的好吗?你就是想遇也遇不到。说不定他是迷路的人呢?我爹总是告诉我说,做人要善良,我不带他回来,他可就真的死在外面了也不一定。就算是他真的不是什么好人,那也可以等他醒了之后再赶走他啊。”陆灵显然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说服的人,跟孟少乐据理力争起来。

孟少乐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那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高声说话的陆灵,今天居然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男人,而这样反驳自己。

他再一次瞪了一眼陆灵怀抱里的秦天,眼睛里的怒火似乎要把秦天焚烧成灰烬。

“我说他不能进村子,那他就不能进。我爹是村长,我说的话你敢不听?”孟少乐心里打定主意,这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家伙,在外面被野狼啃成白骨才好,绝对不能进村子。

“大哥,怎么了怎么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胖一瘦两人走过来,那胖子憨态可掬,那瘦子生着双斜眼,看着总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孟少乐一看,顿时笑了,道:“孟大孟二,你们来得正好。灵妹想要带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进村子,我为了整个村子的安全,正在阻止她呢。但是灵妹你们知道的,脾气倔,认定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你们赶紧帮我劝劝。”

那胖子名字叫做孟大,瘦子名字叫做孟二,是亲兄弟,但是体形截然相反,让人感觉孟大是不是把孟二的肉全部割下来放到自己身上,只给孟二留下一副骨架了。

孟大似乎这个时候才看到陆灵,于是笑起来,脸上的肉都堆到了一起,声音憨憨地道:“嫂子。”

听到嫂子两个字,陆灵顿时脸一黑,道:“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嫂子,下次再这样叫我就不客气了。”

她确实是忍了很久了,村子里这么多父老乡亲,又没过门,整天嫂子嫂子的叫,成何体统?

孟少乐笑嘻嘻地上前一步,道:“整个兰树村,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配得上你?他们叫你嫂子那不是迟早的事情嘛,就当是他们练习练习咯。”

陆灵一听,顿时就生气了,道:“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嫁给你?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走开,我要回家了。”

“我不要脸?”孟少乐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狰狞,指着陆灵怀抱里的秦天,大声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抱着个男人,你跟我说说看,这又成何体统?要是父老乡亲看见,他们会怎么说?”

“呀。”陆灵仿佛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怀抱里还有个男人呢,听到孟少乐这么说,下意识手一松。

“嘭……”

秦天感觉自己正在云端徜徉,那是一片有着美妙香味的柔软,能让所有的男人沉醉的所在。

然后,这云瞬间消散了,秦天从万米高空直挺挺往下掉,速度越来越快。

“完了完了,老子这次就算是铜筋铁骨也要摔成渣子了。希望掉下去别砸到人。”秦天绝望地闭上眼睛。

然后他就被痛醒了。

本来杀了那么多幽灵,腰酸背痛,再被这么一砸,那痛苦顿时升华了好几个档次。

睁开眼,看到一片翠绿,秦天觉得自己的眼睛里好久好久都没有出现过这样动人的翠绿了。

紧接着,是两个突起的大馒头,挡住了一大片翠绿。

再下来,是一双纤细嫩白的长腿。

再往下……

秦天看了个通透。

“看,他醒了。”最先发现秦天的居然是斜眼孟二。

四双眼睛同时低头,发现秦天一双眼睛正滴溜溜转呢。

秦天刚刚才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她身材很不错,好像经过大量运动维持出来的健美身材。再看到她的脸,三国时候曹植的《洛神赋》瞬间就从脑海里蹦了出来,秦天竟不由自主嘀咕起来:“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

“你碎碎念些什么呢?”陆灵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她觉得这个人浑身都透着怪异,但是却并不邪恶,只不过仿佛从另外一个世界而来,那样格格不入,让她充满了好奇。

秦天说:“没什么,夸你好看。”

这样简单直接的赞扬,让陆灵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心中没来由一股小甜蜜,作为女孩子,哪里有不喜欢被夸奖好看的呢?

然而孟少乐就好像是装满了的火药桶遇上了火星一样,当场就炸了。

卧槽,在哥面前撩哥的妹子?小伙子,你这是找死!

孟少乐一脚踢在秦天的后腰上,大骂道:“哪里来的狗东西,给我滚。”

秦天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两百多块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一样。

“嗷……”不是矫情,秦天只是不由自主,嚎了一嗓子。

陆灵一下子蹲下来,脸上露出担心的表情,她当然能够看出来秦天绝对是疲惫至极的样子,说不定已经受伤,如今承受孟少乐这充满怒火的一脚,那种疼痛可想而知。

陆灵一点儿也不喜欢孟少乐的做派,真的,仗着老爹是村长,就在村子里横行霸道。特别是今天,孟少乐说的这些话,以及对秦天这个病号的所作所为,让陆灵对孟少乐更加厌恶。

“你怎么样了?”陆灵蹲在秦天身边问道。

秦天扶着自己的腰,侧着身子躺在地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特么谁啊?有病啊?”

“你说谁有病?”孟少乐差点又是一脚踢过去。

之所以没踢过去,是因为远处走来了一群人。

“少乐,你们在干什么?”

说话的是个中年人,年纪偏大,胡须已经微微花白。不过身材十分壮硕,走起路来就好像一座移动的微型堡垒。

孟少乐一看,看到是自己的村长老爹,脸上瞬间出现一副乖巧谄媚的笑脸,道:“原来是爹爹,三叔,四叔,五叔,还有老黄伯伯。我们在村子外面发现了一个人。怕他在野外遇到危险,就带回来了。”

他特意把“我们”两个字咬得很重。

陆灵瞪了他一眼,道:“明明是我发现的。”

她又发现了一个孟少乐的优点,那就是脸皮厚。

孟少乐赶紧笑道:“是是是,灵妹眼睛好使,是灵妹最先发现的。”

孟少乐这话,在别人听来就是,大家一起出去,共同发现了受伤的秦天,然后孟少乐大发慈悲,把秦天给带回了村子里。

这是完全把陆灵的功劳给揽到自己身上了啊。

陆玲十分生气,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孟少乐的爹叫做孟武九,是村子里唯一一名武士,可以说是村子里的第一高手。

听孟少乐这么说,孟武九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秦天,对孟少乐微微点头,道:“乖孩子,你很善良。不错,一个人在野外确实很容易遇到危险。”

得到老爹的肯定和夸奖,孟少乐自然得意,不过随后孟少乐又说道:“不过,在救他的时候,我又有些犹豫。”

“犹豫什么?”孟武九追问。

孟少乐信誓旦旦地说道:“你不是一直说事出反常必有妖吗?我也觉得是,我们村子方圆百里都荒无人烟,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人,实在是让人诧异。虽然人是要救的,但是我又担心,他是什么人?他会不会给兰树村带来危险?我是村长的儿子,当然有责任保护兰树村的安全。所以我想,先救了他,等他好了之后,再把他送出村子里去。这样来路不明的人,要是长期呆在村子里,也不是什么好事情。父亲你别忘记了,十几年前,黄家村不就是因为混进了其他村子的奸细,导致被屠村的吗?我们虽然要救人,但是也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才是。”

说起这件事情,原本微笑聆听的孟武九脸色瞬间一变,那件事情他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在他身边的老黄伯伯,就是那一次灾难的唯一幸存者,要不是正遇上在外面打猎的孟武九,也死定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孩子啊,你能这样全面地考虑问题,我很欣慰啊。那就这样吧,让他留下来几天,等身体恢复了就离开吧。”孟武九一句话就把秦天跟兰树村的关系确定了下来。

在不远处,有一座破败的茅草屋,孟武九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个屋子,于是便对秦天说道:“你就在住在那里吧。”

随后孟武九便不再去管那么多了,对那老黄伯伯说道:“老黄啊,你说,我们的祭坛建在什么地方比较好?”

“这个要好好算算了。”几个人穿过了秦天他们。秦天感觉到,那个老黄伯伯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好像流露出不一样的眼神。

这个眼神只不过在秦天的身上逗留了一秒钟,秦天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听到刚才的话了吗?你最好规规矩矩的,然后自觉地滚蛋。”孟少乐恶狠狠地对秦天说。

秦天表示很无奈,我特么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过从他们的谈话之中,秦天也筛选出了几个有用的信息。

这个村子名字叫做兰树村,方圆百里唯一的村子。

村子外面十分危险。

那个老黄伯伯肯定不是一般人。

当然,这最后一点,来源于男人的第六感。

“先去我家坐坐吧。我要是回去迟了,我爹该着急了。”陆灵不去看孟少乐,而是对秦天说道。

孟少乐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谁特么准你进我女神家的?

“直接去你屋子里去。要是不听我爹的话,马上把你赶出村子去。”

陆灵针锋相对:“孟少乐,你再纠缠我就把刚才你说的那些事情的真相告诉村长。”

孟少乐一听,顿时就怂了,这刚被表扬呢,要是让老爹知道是假的,那还不生气?

“嘿嘿,别呀,灵妹,我这不是秉公处理么?这样,就准他去一会儿,然后马上得出来。”

陆灵哼了一声,也不去管孟少乐,对秦天说道:“走吧,先去我家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孟少乐重重地哼了一句。

孟二低声说道:“大哥,这家伙没有眼力啊,明知道陆灵是大哥的女人,她居然还敢招惹,简直就是找死。”

孟大笑呵呵地附和道:“就是就是。”

孟少乐握紧了拳头,关节咔嚓咔嚓响,手臂上的肌肉都鼓起来,看着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敢跟灵妹走那么近,绝对是找死。得想个办法,把他赶出村子去——不,我要他死。”

孟二斜眼一转,随即谄媚地笑道:“出村子就有野兽,想要他死,实在是太容易了。”

孟少乐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有办法?”

陆灵的家,其实距离孟武九分配给秦天的房子并不远。

秦天痛得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不过现在好多了,作为在各种小说里浸泡长大的一代,关于孟少乐和陆灵的关系,连蒙带猜的他也能想个八九不离十。

其实他们什么恩怨情仇秦天并不关心,让秦天不爽的地方在于,孟少乐踢自己的那一脚。

我特么招你惹你了你特么就踢我?

然而现在的秦天走路都踉跄,自然就没力气再去争辩了。不过他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这一脚暂且先记下。

“爹,我回来了。”还没进屋,陆灵就喊起来。

秦天看到,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这是一座木头房子,并不太大,以木头做柱子,覆盖着这里随处可见的草。八字形的屋顶,突起一个很高的烟囱。

“怎么去了这么久?比平时多了一个小时。”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

紧接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打开了木门,秦天看到一个有着古铜色面庞的男人,仿佛浑身涂满了一层油那样泛着光泽。

这个男人穿着粗布衣服,跟陆灵身上的衣服是一样的材料,只是他穿的可就比陆灵放诞不羁得多,肚子和胸膛都露出来,秦天看到上面有好多伤疤,想必都是打猎的时候留下的。

他开了门,发现陆灵身边站着的秦天,顿时感觉到十分诧异。毕竟这村子与世隔绝,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他都认识,突然出现个陌生面孔,不诧异是不可能的。

“这位是?”

陆灵道:“这是我在外面采药的时候遇见的,当时他昏迷在村子外面,我看到了就带回来了,不然到晚上肯定要被野兽吃掉的。他叫……”

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似乎还不知道秦天的名字,于是问道:“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秦天汗颜,道:“我叫秦天,上面是春天的一半,下面是秋天的一半那个秦。天地玄幻的天。”

陆灵吐槽:“一个自我介绍而已要不要搞这么复杂?”

陆明远笑道:“秦天是吧,我叫陆明远。来,进来坐吧。”

屋子里布置得很粗犷,墙壁上挂着弓箭和长刀,还有镰刀锤子锄头等等。屋子里很暗,仅仅依靠两个小窗户从外面采光。不过秦天觉得草席坐着很舒服。

“你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双方客套完了,坐下来,陆明远就问了一个很有哲理的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因为秦天知道绝对不能说自己是穿越的,不然分分钟被当作异端给烧死——中世纪的欧洲都是这么干的。

他想了一下,说道:“我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方拜佛求经的。”

陆灵和陆明远都是一脸懵逼,他们不知道东土大唐是哪里,更不知道拜佛求经是什么鬼。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从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

迷雾让他们跟外界与世隔绝,同时更因为迷雾森林中有各种强大的野兽,甚至是灵兽,让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

秦天其实一直在打量陆灵和陆明远两个人的表情,因为这都是信口胡扯的啊,谁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鬼样子的,他想着只要陆明远和陆灵两人开口纠正,他就马上转移话题。

然而他们父女两个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也并没有比秦天高到哪里去。

“东土大唐在我们这儿的东边,西方就是这里的西边,我跟我的同伴走散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到这里来了,好在她救了我。”虽然可以胡扯,但是秦天也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马上终止了这个话题。

陆灵道:“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在外面遇到了孟少乐……”

于是她把在兰树下发生的事情说给陆明远听,陆明远听完之后显得十分不满,道:“远来是客,他们这样对待客人实在是太不应该。”

秦天笑道:“其实还好,我能够理解他们考虑的东西。”

陆明远道:“你没死在外面,绝对是幸运的,但是你要是离开兰树村,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除非你成为大武师,才有可能离开兰树村,到新隆镇去。新隆镇距离我们这儿上百里,途中要穿过好几个野兽聚居点,还有灵兽出现。这些都是我们的前辈告诉我们的。在我们这一代,还没有人能够成功穿过这些聚居点,去到新隆镇。他们让你离开村子,不是让你去送死吗?”

大武师?秦天回想起小倩跟自己说的话,武士达到十级之后就能够成为武师了。到时候就可以离开兰树村,到新隆镇去了。

看来要在这兰树村待一段时间了。

秦天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想升级,唯一的途径就是做任务,做小倩发给自己的那些任务。

“好了好了,看秦天小兄弟现在身体虚得很,赶紧做饭吃吧,煮一点肉去,上个月打了一头灰狼回来,风干的肉还剩下不少。”

这是一个以打猎采集为生的村寨,这里的人们日常主食就是野果野菜和野兽肉。

都说吃什么就补什么,这整天吃野兽的肉,难怪大家身材都这么好。

秦天如是想。

不久之后,陆灵就已经做好了一锅看起来像粥又看起来像手抓饭的东西,装在一个铁盆里面。

秦天确实饿极了,也不客气,抓起来就吃。

“味道真好,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嘴巴里塞满了食物,秦天还不忘记恭维几句。

又被夸奖了。陆灵心想。

嘴上却说道:“慢点吃慢点吃,就你这吃法,没被外面野兽咬死,就被饭给噎死了。”

陆明远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秦天可没时间反驳,风卷残云一般,一大锅的食物,倒是让他吃了七八分。

咽下最后一口,秦天终于心满意足打了个饱嗝,抚摸着自己的肚皮,道:“啊,终于吃饱了。”

陆灵嗔道:“你倒是吃饱了,我跟我爹都还没吃呢。就你这饿死鬼投胎的样子,谁养得起。我刚才可是把家里所有的肉都放进去了。”

所有的肉?在这样的家庭里,野兽肉就是他们的粮食,没有了粮食,只有上山去打猎了。秦天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把陆灵家的存粮都吃光了。

陆明远却是不在意,道:“吃光了就去打猎就是了,正好明天村子里就要组织去打猎,到时候多打一点回来。”

秦天主动请缨道:“那你们打猎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去吧。”

陆明远道:“你还是留在家里吧,山里的野兽啊,都凶得很。”

秦天笑道:“没事没事,就算打猎不成,我可以帮你们搬猎物呀。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在这里白吃白喝。”

陆灵翻了个白眼,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陆明远正要说话,屋子外却传来一个声音:“那个新来的,村长叫你。”

继续阅读《混沌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