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豪婿当道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苏长风

角色:苏长风唐秋露

简介:人人都当苏长风是废物,入赘豪门受尽折辱,却总是默默忍下
可谁又能想到,废婿的背后,他是怎样强大的存在?
运筹帷幄搅弄风云,我所做的一切,只为一个人
...

豪婿当道

《豪婿当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我不会离婚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唐老太清了清嗓子,制止了儿孙们继续哄闹:“东西由我先代为保管,等正主出面点了谁的名字,再来我这儿拿聘礼吧。”

  老夫人发话,众人皆点头称是。

  这场风波很快便过去了,家宴继续进行。

  饭后,唐秋露一家看也不看苏长风一眼,直接出门开车走了。

  当年苏长风娶唐秋露,直接入赘当了上门女婿,别说聘礼,一分钱都没掏。本来这件事就一直梗在唐秋露父母心底,再加上今天事情的刺激,任谁能忍得下这口气!

  看到女儿一进家门,就径直把自己锁进了卧室,母亲孙玫更是愤恨不已:

  “这都搞的什么事!”

  说罢,冲着丈夫唐振华就是一通吼:

  “丢死个人了!都怪你没出息,要不然当初唐家那么多姑娘,老爷子为什么偏偏选中秋露?!”

  “唐家好歹也算世家,凭什么人家住别墅开豪车,老娘只能跟你个废物住在这么个破小区?!嫁过来我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指望你,怕是以后连半毛钱家产都分不到!”

  被老婆臭骂,唐振华唯唯诺诺,根本不敢反驳。

  孙玫一巴掌拍在桌上,尖声叫道:“离婚,必须让秋露跟那个废物离婚!”

  只有女儿嫁得好,她才能过上好日子!

  “这不行啊……”

  唐振华壮起胆子小声反驳:“咱爸当初不是说了么,要让秋露跟长风好好过日子。更何况全海城都知道他们的婚事,现在离了,不得让人戳着脊梁骨笑话……”

  “我不管!”

  孙玫往地板上一坐开始撒泼:“唐振华,你还是个男人吗!唐家的面子就那么金贵吗!你看看秋露现在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一个姑娘家天天下工地,风里来雨里去,你好歹心疼下亲闺女吧!”

  确实,因为唐振华性格软弱不得势,他们一家在本家向来呆在最底层,被其他亲戚看不起。

  唐家的生意主要在建材上,那些脏活累活被唐秋露包揽,跟家里不得宠,关系很大。

  可就算委屈不甘,又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呢?

  现在家里掌权的是唐老夫人,唐振华再清楚不过,她是最注重家族颜面的。

  唐家当初接受苏长风时就被人们笑了一回,好不容易三年过去,当初的热度降下一些。

  要是唐秋露跟苏长风离了婚,唐家必然又要再次成为海城的笑柄!

  唐老太绝不可能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门外,苏长风靠在墙上,摁灭了指间燃尽的烟头。

  室内的哭闹声连绵不绝,他的眼神毫无温度。

  “我不离婚。”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让苏长风愣住了。

  是唐秋露!

  “你疯了吗!”

  屋里,孙玫不可置信地看着女儿:“他就是个废物!你想被他拖累到什么时候?”

  “我很清醒。”

  唐秋露坚定的说:“这三年,家里的脏活累活,哪样不是苏长风干的?我是看不上他窝囊,但我也不会因此恨他。做出决定的是爷爷,不是苏长风的错,就算苏长风三年来没功劳,苦劳总是有的吧?”

  时间果然很神奇。

  微微勾起嘴角,苏长风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在唐秋露的心中,并不只是被贴上“麻烦”和“可恨”的标签,她对于自己,竟还有这样的感情。

  “我真是个不争气的傻子啊……”唐秋露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我本以为,本以为自己不会动感情的……”

  是的,她经常会在受委屈之后想要跟苏长风离婚。可当这件事真的被提出来,唐秋露又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放不下苏长风。

  明明总是刻意跟他保持距离,明明总是对他冷面相待,明明……

  这三年来苏长风都睡在卧室的地铺上,但他的存在,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唐秋露的习惯,擦也擦不去。

  门被推开,男人沉默地走进来,伸手想要替唐秋露拭去眼泪,却终是站在了理她一米远的地方,没有再靠近。

  “苏长风,你之前不是问我,想不想看改变后的你吗?”

  上前一步,唐秋露轻轻拉住男人的袖口:“我的答案是,想!我不要再被唐家人欺负了,我想看你挺直腰杆活着!”

  “好,我答应你。”

  ……

  金城酒店,天台贵宾席。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贵妇妆容精致,穿着一袭华贵的礼服套裙,保养极好的皮肤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

  远远看见苏长风出现,女人立刻招手,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长风,你来了!”

  只是,苏长风却神色冷漠地径直坐在了她对面,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贵妇,是他三年未见的母亲。

  “你们也就这种时候能想起我这个弃子了。”

  苏长风坐到了妇人的对面,淡笑道:“怎么?发现弃子还有利用价值?”

  “长风,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季虹摇头:“这三年你过得不好,妈知道。可赶你走是老夫人的命令,大家都左右不了,你不能……”

  “不能怪你,是吗?”

  苏长风觉得有些好笑:“你们只道我吃了三年苦,却不想想我这二十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继续阅读《豪婿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