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不做王的女人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不做王的女人

角色:杰斯李阳

简介:夏国国君:“跟着朕吧,我夏国根基稳固,财力雄厚,你会有一个稳定的后宫统领的
” 齐国国君:“你必须跟我走,你我是有契约的,虽然我的齐国刚刚打下来,但是它会是你见过最强盛的国度
楚越国君:“嫁给我吧,我会确保我们的家安全无虞
” 漠北君王:“跟我走!我们一起创造出一个你口中的21世纪自由式国度
”“来吧,玉珉!”四国君王齐齐探出手来邀约
丁玉珉说:“统统给我滚,老娘就不做王的女人!”

不做王的女人

《不做王的女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雪夜狼嚎

鹅毛大雪风分,孙家后山处,寒鸦在哀鸣着,几名穿着灰黑色衣裳侍卫模样的男子拿着铁楸骂骂咧咧的挖着坑,似乎在填埋着什么东西!

“哥们,这也太寒碜人了点,大黑夜的竟然要咱哥们几个干这晦气的活!”其中一名年纪较轻的小厮泄气般的踢了踢地面上那堆还流着血水的尸体!

“废话少说些,干活吧,媳妇儿在被窝里等着呢!”几个男子放声大笑!孙府里杀几个奴隶什么的就跟在切萝卜一样,见怪不怪!

忽然,那人堆里动了动,一只带血的小手探了出来,似乎是想要抓什么东西般的在空气里抓了抓。

“鬼啊……!“凄厉如狼嚎的男人声音在后山飘荡出来,几个大男人落荒而逃,那尸体堆中的小手挣脱了身上的重担,娇小的身体径直的坐了起来,眼眸迷茫着看着反射着晶莹亮光的雪地!

疼,是凤凰睁开眼的第一个感觉!腥味而在鼻尖蔓延着,专业水准,凤凰马上意识到自己似乎在这死人堆中窝着。

挣扎的爬起身,额头上的伤痕流出的血珠淹没了眼,凤凰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眼,可是忽然的全身血液凝固,自己的手为什么会是这么的小?

凤凰惊讶的打量起黑暗的四周,死人她不怕,只是怕的是这些死人身上穿着的是什么东西?这样的衣服不是只在电视,或者博物馆才看得到的么!更可怕的是,自己的身体似乎只有十岁左右!

“天……,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年代?“凤凰拖着虚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在黑暗的林子中慌乱的奔跑着,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是死了的!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国家手中的,为什么死不了,而且看起来还是个小孩的模样?

山林深处,有点点绿盈盈的光芒在闪动,凤凰停住了脚步,纤细的手腕一使劲,迅速的撕下衣裳,缠绕上受伤的额头,在悄悄的将自己过分细小的身体压伏在雪地上,黑白分明的眼眸迅速的扫描前边的动静,如果自己没有估计错误的话,前面应该是被血腥味儿吸引来的狼群,估摸得有四只!好在不算多……!

狼群一点一点的靠近,凤凰的心跳得越快,自己明白现在自己潜藏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孩身体里,能力当然比不了之前,硬拼肯定是不行,能躲就躲吧,希望那狗日的狼群别找上来,前方食物多的是!

狼群竟然真的从凤凰的脑袋上方越了过去,凤凰悄悄的站起身,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只感觉风向一转,身后有东西直扑而来!

“撕……!”棉衣破裂的声音,锋利如勾的狼爪轻易的撕下了凤凰身上本就单薄的棉衣!冰凉僵硬的双爪压住凤凰,闪着寒光的牙齿直扑凤凰的咽喉!

“狼果然是最狡猾的东西竟然会装!”凤凰一禀气,两只手迅速的抓住了肩膀上冒着腥臭味的狼嘴,双手狠狠的掰住了狼的上下鄂,在用力一扭,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原本凶神恶煞的恶狼即刻的瘫软下去!

可是容不得凤凰歇息,正面前方,一条较为肥壮的狼只扑了过来,凤凰身体柔韧的往后一仰,脚尖正好踢上了肥狼的肚子,嚎叫着的狼并不放弃,另外一头跟上前来的母狼,爪子狠狠的在凤凰的肩膀上拉下几道血痕,鲜血冒了出来,三条双眼冒着绿光的恶狼围着凤凰,空间似乎有点凝固,只有北风呼呼的刮着,带血的长发飘不起,粘腻在额头上,凤凰的手抚了抚,双手竟然抹到了头顶束缚发髻的木发钗,感觉不在紧张,凤凰微微扬扬红唇,作为一名特工,随手得到的一件东西都可以让敌人致命,更何况是三只畜牲!

果然,三头狼似乎是有经过密谋的般同时朝凤凰扑了过来,凤凰迅速跃起,唇齿咬着锋利的发钗,双手狠狠的掐住了两边攻击的两头狼,在第三条狼扑过来的时候,凤凰咬着发钗的头,一横,撕的一声,发钗狠狠的划破了狼的心脏!血贱满了凤凰的脸,仿佛此刻骇人的野兽才是她般!

吐掉发钗,力量在这具小小的身体里是有限的,凤凰松开一只手,擒住了力量较大的一头,依旧是用力的拧断了狼的脖子!而那头被放开的狼,似乎死不放弃般的再度袭击上早以精疲力竭的凤凰。

凤凰无能为力,只能一手用尽力量托住了着狼的嘴,迫使它露出脖颈然后,凤凰仰头张开口,竟如同野兽般的狠狠的咬住了狼的咽喉不放!

清脆的咯嘣声响后,最后一条狼的喉管让凤凰生生咬断,凤凰吐出了口中腥臭的血,无力的躺在血泊中,看着雪夜里晴朗的上空,喘着气,迷离的眼眸有些许的反光,这样的异世是上天在慰藉自己么,让自己重新来过?那么自己是不是就要借这这个小小的身体在这异世安生,从新开始找寻回自己为了国家所失去的,亲情,友情,爱情?只是到底谁能告诉自己,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大夏王朝民风崇尚狩猎,一年一度的皇家冬猎在这白雪覆盖了的山林里展开。

战马嘶鸣的声音吵醒了隐藏在密林深处的凤凰,有人?这让凤凰的心里狂喜,跃下树,疾步跑出树林,沾满了血痂的脸让人看了心生恐惧。

跑出了树林,眼前的开阔山谷处,彩旗飘扬,金色飞龙盘旋着大大的夏字,身穿铠甲,坐骑战马的古代侍卫将相让凤凰看呆了眼,风雪卷过眼睫,记忆在迅速的脑袋里收索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历史知识,有大夏这个朝代没?

“该死的奴隶,你在这里干什么,准备逃跑么!”一名壮汉发现了呆呆的凤凰,策马前来挥刀指着凤凰怒吼着!

“奴隶?”凤凰低声喃喃,多么新鲜的词儿!抬起头,撇撇唇瓣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冰凉巨大的铁锁链从天而降,扣住凤凰,一拖就跑!

“啊,干什么,混蛋放开我……!”凤凰不得不光着脚跟在马后奔跑着,如果跟不上那速度的话自己会被活活拖死!

跑了一段路子,马上的侍卫终于停住,跃下马,伸手拽过凤凰,打开身边的笼子将凤凰塞了进去咆哮道:“大胆奴隶,在敢逃,第一个先抓你去祭山神!”

凤凰跌进了宽大的牢笼,在黑暗的牢笼内,发狠的踢打着紧闭着的门扉嚎叫道:“开门,老娘迟早轰了你的脑袋……!”

“飞羽,是你吗?你还没死……?”黑暗中忽然的传出了一阵阵低低的哭泣。

“是谁在这里?”凤凰一惊,回过头一愣,原来身后还卷缩着一二十个孩子,个个衣裳破烂满脸泪痕的!其中一个年纪大约只有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子扑了过来哭道:“飞羽姐姐,你真的还没死……!”

“飞羽?”凤凰一愣,原来这具身体是叫飞羽!那身边这个孩子叫什么?正当凤凰疑惑之即那孩子竟然自报家门哽咽道:“玉子以为以后在也见不道飞羽姐姐了!三哥哥前天也被孙侯爷叫了去,管事说是死了,他还说飞羽姐姐弄死了孙小姐的猫儿所以被人乱棍处死,吓死我了……!”

“玉子乖,飞羽姐姐不是在这里么!”凤凰的手忍不住的拥住了怀里瑟瑟发抖的孩子,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心底涌动着!

“喂,哭够了没有丁家小姐们,前天死不了,等一下也会死!”黑暗中的另一名年纪大约十二岁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草不屑的嗤笑着!

“你管得着么!”凤凰看着眼前这毛孩子P样的表情,走过前去推了推这长的眉目俊秀的少年!

“飞羽姐姐,西凉哥哥你们怎么老是吵呢!”玉子抹抹眼泪,为什么在这生死关头下,这两个人还是一见面就水深火热的!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留在这里当活靶?”凤凰仰头看看眼前比她高大了一个脑袋的西凉!

“能怎么办,能逃的话早就逃了!”西凉踢踢墙面道:“这里铜墙铁壁的苍蝇都飞不出去!更何况我们这些孙家送来的准备祭山的活口!而此时,门再度哐当打开,玉子惊吓的躲进了凤凰的怀里,门口五大三粗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鞭子吼叫道:“出来,全部都给我爬出来!”

“我们是人,为什么要爬出来?”凤凰仰起头怒喝道!

“还以为你们是什么贵胄世家的少爷小姐们么。全部都给大人我像狗一样的爬出来!”男人手中的鞭子不客气的抽向了站着的凤凰!凤凰不示弱手径直的握住了鞭子,岂料她似乎是高估了自己的力量,鞭子是抓不住了,啪的一声甩上了她瘦弱的背脊!

“滚!”男人怒号,一脚狠狠将凤凰踢飞,甩在墙上的凤凰只觉的背脊上火辣辣的疼,却在还 来不及站起来的时候,被门外蜂拥而入的侍卫们用铁链靠着推搡着出了门!

“我记住你了!”凤凰在走过那抽打自己的侍卫身边时阴冷的说着!而这个男人正是孙家的主事,孙醒,此时他看着那黑白分明的眼,忽然觉得自己的脊梁骨似乎有一股凉气在往外冒着!

铁链锁着二十个孩子瘦弱的脚,在一身铠甲侍卫的鞭子下,一步一步的走向深山!玉子抱紧了凤凰的手道:“飞羽姐姐,我好怕……!”

“玉子乖,没事的,姐姐保护你!”凤凰平静的说着。手却不安的握紧了玉子的手,生人活祭,自己在史书上有看过,但是现实中自己确实没经历过!

“停,停住脚步,散开……!”驱赶着孩子们的侍卫们将孩子赶到了空旷的山林里后,忽然的四处逃开来,唯独剩下了那些茫然的孩子们站在空旷的雪地上手无措施!

空气中平静的连一条鸟羽掉下来都听得到!凤凰的心咚咚直跳着握着玉子颤抖的手,她敏锐的意识在告诉自己,这是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

西凉吐掉口中的那条草屑,眯着幽深的眼眸,伸手揉了揉凤凰的发丝忽然俯首在凤凰耳边道:“丫头,记住,我的真名字叫依兰科,希望能有机会再见,现在马上散开……!”

继续阅读《不做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