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意犹未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熹甜

角色:宋斯未沈意窈

简介:沈意窈第一次真切看清宋斯未的脸时,脑子里就有许多画面了,甜蜜的,疯狂的……宋斯未再次看见沈意窈这张脸时,怨气就上来了,不甘的,蓄谋已久的……

意犹未尽

《意犹未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问

他满不耐烦地将何亦程丛桌上拽下来,“不认识。”

“不认识那副嘴脸看着人家?我还以为你被她绿了。”

宋斯未在键盘上飞快跳跃的手突然停下来,瞪人的眼神有些狠毒,这可比刚才看沈意窈的眼神狠戾多了。

何亦程毫不在意,满脸笑出褶子,“言归正传,你昨晚不是要去鲸落逮人么?逮住没?”

“跑了。”

“跑了?竟然还有你逮不住的人?”

说起这事,宋斯未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画面。

沈意窈的模样适时出现,占据他的大脑。

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一身白色蕾丝吊带长裙,黑色长卷发整整齐齐落在肩后,上扬的红唇边上,一双梨涡时隐时现。

完美的肩颈线甚至于白皙的手背,每一处都无比诱人。

连行走时,灵动的裙摆也和她的眼神一样醉人。

仿佛此时,都还有她身上的余香在他鼻尖萦绕。

相比之下,今天再见,许是没涂口红,那张脸没有了昨晚的明媚张扬,看着就干净清透了许多。

内心忽然涌起一股燥热,他些许不耐烦地将本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分开。

何亦程还在絮絮叨叨说些有的没的,宋斯未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掀起眼皮朝他低吼,“滚蛋!”

何亦程先是一愣,接着便堆起笑脸,喝着茶含糊道,“啊对了,我正好有事要忙,嗯……走了。”

耳边刚安静下里,外面护士匆匆闯进来喊,“宋医生,急诊来了个心肌梗死的病人,两个主任都出去开会了,你赶紧去一趟吧。”

话刚说完,宋斯未已脚下生风。

沈意窈运气不好,没想到医院周围的几家餐厅全是人满为患,一顿早餐加上住院部电梯得排队,到办公室的时候,宋斯未已经不在了。

她坐到沙发里看着林立盎一小时前发来的微信:今天周末怎么起这么早?我去了邻市的工地现场,晚上回来带你出去吃饭。

她骗他晚上要和司凝出去玩,拒了他。

闲来无聊,又去看了心内科的医生介绍。

最先引人注意到的是宋斯未那张照片。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简直是医学界的颜值天花板。

宋斯未,男,二十九岁,心内科主治医生,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医学博士。

沈意窈又上网查了他的资料,也就是这些介绍,以及他发表的一些医学论文,她都看不懂,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一直到晚上,也没见着宋斯未的身影。

她本也不想管沈槐的事情,到下班的点没见宋斯未的人,就回自己公寓洗个热水澡睡下了。

她总在想宋斯未几次轻视自己的眼神,每想到这里,就气而懊恼。

隔天一早,沈意窈去了医院。

经过医生办公室,看见在交班,她没进去打扰,径自去了病房。

进去便见周慧珍一手拿毛巾捂着口鼻,一手端着便盆去了卫生间,沈意窈过去打开窗户。

沈槐见她进来,躺下直喊哎哟,“医生说了,我上厕所不能费劲,让我多吃些火龙果,防便秘,你一会儿去买些来,要红心的。”

她在远处坐着,看着外面走廊忙碌的景象出神,“你要是啥也不吃,更省心。”

话音刚落,一件带绒的皮夹外套飞过来不偏不倚砸她脑袋上,“想饿死我?”

她咬着牙,拿着衣服同样往他脸上砸过去,“四肢健全却不劳作,饿死活该。”

厚重的皮夹克砸中了老头的脸,他怒火中烧,抓起床头的玻璃杯就向她砸过去。“老子打死你个臭丫头,你他妈说得什么话?老子把你养大,现在我生病就该你养老子!”

玻璃杯碎在她脚边,里面的茶叶溅出来,给她白色针织衫上洒上一层污渍。

沈意窈直着双眼,大口呼吸,内心真有一种捡起碎片去跟他拼命的冲动。

可他不住的骂声和病房里的动静,已经惹来里外的目光了,她不想丢人,于是一边听着他的骂声,一边默默拿了扫帚清理碎片。

周慧珍在边上劝了半天也劝不住一吼二骂三哭闹的沈槐。

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脏话,字字句句飞进沈意窈耳鸣般的脑海里。

直到林立盎出现,又拿着买来的早餐哄了他好一会,最终他才归于平静。

沈意窈早去了外面的沙发里躺着,她倒是好奇,林立盎的这份耐心对暴躁易怒毫不讲理的沈槐究竟能维持多久。

沈槐病房里的动静和是非经过,整层楼里的人都知道了。

人人都说,这生病的老父亲不过是想吃个红心的火龙果而已,都是当女儿的言语太过分。

宋斯未也不过是让人驱散围观人群,查房时经过大厅,看见窝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的沈意窈,他冷哼一声,走了。

沈意窈闭着眼,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就知道林立盎来了。

刚睁眼,就被蹲在身边林立盎抓住了她的手,小声安慰,“别气了。”

她抽回手,将脑袋歪到一边,没说话。

“他又不是别人,是你亲爸,又在住院,说你几句让他说就是,何必跟他顶嘴刺激他。”

“你怎么来了?”她打断他,有些不耐烦。

“我担心欠费,过来交了些。”

“我自己会交,以后你别管。”她拿出手机来,“多少钱,我转你。”

“窈窈!”他叫住她,接着帮她熄了手机,“你是我未婚妻,他早晚是我岳父,这点事情你也计较?”

她翻个白眼,扶着沙发坐直身体,一字一句道,“你也知道是未婚?”

林立盎觉得,再顺着她的话题聊下去,肯定没个好结果,也不想氛围继续这么僵下去,于是随便转了个话题,笑问,“前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怎么没回家?我排长队在你喜欢的那家店买了小龙虾,在你家门口等了好久你也没回。”

沈意窈站起身,低头看着他的眼睛,反问,“大前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她平静的脸,像冻住的冰块,尖锐而冰冷。

继续阅读《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