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顶级罪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林昊

角色:林昊苏雅墨

简介:五年前,为她顶罪放弃一切,五年后归来,她却已躺入别人的怀抱
看着最终跪在面前的她,林昊内心毫无波澜:从背弃我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放弃了整个世界!

顶级罪婿

《顶级罪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必定十倍奉还
“林昊,你,你听我解释……”
见事情败露,唐佳晴脸色一白,硬着头皮想要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一个肾吗?这几年如果不是我们照顾,那臭丫头早就饿死了!”
李玉芝冷哼一声,走上前来,神色一片阴沉。
“照顾几年,就要取肾,李玉芝,你哪来的脸说这种话!”
林昊目光一凌,冷冷瞥了过去。
这个丈母娘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定然有她一份功劳。
“林昊,你这五年是怎么劳教的?回来就摆脸色,直呼长辈名字,教养都被劳教完了吗?”
李玉芝勃然大怒。
“长辈?你以为,自己配的起这两个字吗?”
“你最好想想,一会儿该怎么给我解释!”
目光再次冰冷扫过唐佳晴,林昊大步向手术室门口走去。
“站住!”
就在这时,一声低沉冷喝传来。
气质老者大步追上林昊,拦住了其去路。 
“滚!”
林昊怒极挥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万福万万没料到林昊会动手,当即被抽了个结结实实。
一时间口喷鲜血,碎牙纷飞,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
后方的唐佳晴等人,也没想到林昊会动手,霎时间全都傻眼了!
“林昊,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迅速反应过来后,唐佳晴不由怒斥一声,连忙上前搀扶住万福。
“福伯,您没事吧?”
万福此刻回过神来,双目死死盯着林昊,胸膛剧烈起伏,气的几欲吐血。
“你……,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对我动手?”
“小杂种,敢违背万家的意思,你算是彻底完了!”
“看着吧,那小贱人的肾,我万家要定了!”
对于这些叫嚣之言,林昊置若罔闻,径直来到手术室门前,一脚踹开,走了进去。
算账,不急于一时。
首先要看,妹妹现在是什么情况!
若真有事,不要说唐佳晴一家,就算整个万家都得跟着陪葬。
……
手术台上,一个十五六岁的消瘦女孩,静静的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看着台上似曾熟悉的身影,林昊心头如针扎般,传来阵阵剧痛。
只怪当初自己一时冲动,竟让妹妹遭受如此磨难。
好在来的及时,手术并未开始。
然而。
当他来到台前,看到妹妹的脸时,林昊脑袋轰的一声,如遭雷击般,一片空白。
那稚嫩消瘦的脸蛋上,新伤旧痕,纵横交错,触目惊心。
近乎毁容!
面目全非,严重之极。
刹那间,林昊心头的杀机再也忍不住,无法遏制的轰然爆发而出。
同时,鼻头更是一阵发酸,泪水,无声滑过脸颊。
懊悔,愧疚,心疼等等情绪交织,最终尽皆化作熊熊怒火。
“小萌,是哥对不起你!”
“你放心,她们对你做的一切,哥一定会十倍奉还回去!”  
深吸一口气,林昊强行将泪水憋回,而后探手搭在了妹妹手腕上。
还好,脉象显示,妹妹只是暂时受到麻醉。
定了定神,他将妹妹扶起,右手做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在其后背各处大穴连连拍打起来。
一时间,手势翻飞宛如蝶舞,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十几息之后,一套动作完成,林昊收手,微微吁了口气。
“呃……”
手术台上的林小萌口中发出一声轻嗯,身体颤了颤,醒了过来。
“小萌,你醒了!”
林昊见状,轻声问道。
“你是……”
看着眼前的林昊,林小萌脸上先是一阵迷茫,渐渐的,一点点变的清醒。
“哥,是你?”
怔怔的看了林昊半响,林小萌完全回过神来。
清澈的双眸中,大颗大颗的眼泪,宛如泉涌,滚滚落下。
“呜呜,哥,我好想你!”
“五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一把搂住林昊,林小萌身体前倾,失声痛哭。
就如要把五年来受到的委屈,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听着妹妹的哭声,感受着其中的委屈之意,林昊只觉心头发酸,宛如刀绞,眼眶再次微微变红。
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感觉到,五年来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值得。
不管为爱顶罪入狱,还是为国效力整整五年没和家里联系,在妹妹的眼泪面前,完全分文不值。
一个男人,连家人都保护不周,又何谈其他?
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林昊替妹妹擦去泪水,柔声问道。
“小萌,告诉哥,你的脸还有换肾的事,都是谁做的?”
“是,是嫂子……”
面对询问,林小萌停止大哭,啜泣着正要说些什么。
哗啦!
就在这时,唐佳晴一众人,全部涌进了手术室。
林小萌怯怯的看了这些人一眼,婆娑的泪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畏惧。
“哥,以前的事情,不追究了行吗?她们现在有钱有势,咱招惹不起啊!”
“招惹不起?那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事情!”
林昊目光冷冷扫过唐佳晴众人,嘴角不屑之意,显露无疑。
迎着兄妹俩的目光,唐佳晴只感觉心中慌乱,头皮发麻。
深吸一口气,她鼓足勇气直视着林昊,努力保持着镇定。
“林昊,你太胡闹了!”
“福伯可是万家大管家,你打了他,作为江城一流家族,万家绝对不会善了!”  
“万少那边我可以帮忙说情,让他们放过你。但前提是,小萌的肾必须要取一个,方可一笔勾销。”
“是吗?这么说,我倒还要感谢你了?”林昊面露玩味,嘴角尽是冷笑。

继续阅读《顶级罪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