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逆袭:绝世妖妃帅炸了

小说:东方玄幻

作者:柳熹微

角色:柳熹微云槿

简介:前世柳熹微温良恭顺,父母双亡,弟弟失踪,又遭人退婚
云槿救她于水火,对她宠爱有加,她以为终此一生唯此良人
谁料,这一切竟是因她拥有神魔同体,很早便开始布局!
剖腹之仇,父母惨死,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重生之际,她誓要修道,将仇人一一手刃!
程裴上门退婚,柳熹微当场答应,写下休夫书!
从此以后,你,程裴,与我柳熹微再无瓜葛!”
云槿上门求娶,柳熹微笑了
抱大腿,谁不会?
“抱...

重生逆袭:绝世妖妃帅炸了

《重生逆袭:绝世妖妃帅炸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01章 生生死死

  黑云压城,暴雨如注。

  吱呀!

  屋门被人推开,寒风裹着雨扑了进来,顷刻间地上湿漉漉一片。

  手脚被铁链束缚住的柳熹微缓缓抬头,瞳孔陡然收缩,猛地朝来人狠狠啐了口。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血水混着唾沫砸到了云槿的衣摆上,他不怒反笑,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颌。

  “脾气见长啊……”

  说着,他手上力道重了几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既然不爱为何要娶,还要做出那样恩爱的姿态?今日我便让你死个明白。”

  他掸去衣衫上的血珠,眼中满是嘲讽,冷笑道:“当初娶你入门是我父王的意思。我此生只爱我的发妻缙云,若不是为了家族荣耀,你这样的人我绝不会多看一眼!”

  “你!”

  柳熹微双目圆瞪,脸色瞬间惨白。

  往事浮现,一幕幕如针,如刀,刺着她的脊背,剜着她的血肉。

  原来,所谓的两情相悦,恩爱不移都是假的!

  “我不信!”

  柳熹微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爱极了的人,眼泪混着血水落了下来。

  她费力地伸手,去抓他的衣袖。

  啪!

  她的手被打落了。

  云槿往后退了几步。

  柳熹微拖着铁链往前爬。

  她爬一点,云槿往后退一点。

  直到铁链绷直,将她的脚腕生生勒出了血痕。

  “我不妨说的更明白点。”

  云槿轻蔑地笑了声,一字一句道:“我与缙云青梅竹马,乃是天定姻缘。娶你,是为了神魔同体。”

  他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冷冷道:“三千年前夏昌神与震旦神魂碎归魂界,夏昌神兵刃破魔琴失落凡尘。震旦在魂界被夏昌的徒弟镇压时一缕神识闯出魂界与破魔琴相生相伴几经转世。这些年来玄门正宗也罢,抚仙宫也好,又或是魔宗都在寻找神魔同体之人。”

  闻言,柳熹微僵住了。

  云槿并未终止话头,笑得更加肆意。

  “这世间少有人知道拥有神魔同体的人若为女子,生产之时可用禁术让神魔同体传给自己的孩儿。日后这孩子只要潜心修炼便可冲破仙障,成为这世间最后一位真正的神。”

  “到那时,那些个玄门正宗,抚仙宫,九大掌灯使算什么?还不是一个两个的都得俯首称臣?而你……你柳熹微早已灰飞烟灭,永不复生。你说,我留你何用?”

  神魔同体……

  他怎么会知道?

  柳熹微身子一抖,颓然地跌在了地上,眼神涣散。

  万没想到,所有的悲剧竟源于此。

  她以为只要不踏道便不会有人发现,只待她百年后再有拥有神魔之体的人现世,便也跟她没有关系了。

  “所以,你接近我,让我对你倾心,求娶我,都是为了今日?”

  她双眼瞪得生疼,越发看不清云槿的模样。

  “对。”

  云槿回答得很干脆。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柳熹微身上,嘴角微勾,“本也没想如此待你,可你不该给方家去信。”

  说这话时,他眼里分明有惋惜,入耳却让人毛骨悚然。

  柳熹微低头看着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拢起的腹部,想到这些日子在云家所受的非人折磨,忽而咧嘴,痴痴笑了起来。

  “好!很好!你们云家步步为营,当真让人叹服!”

  云槿摆了摆手,“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事是你祖父柳阙告诉我的,用你换取了五万两黄金,一万玄晶石。还有……”

  他将一块玉佩扔在了柳熹微面前。

  “你的父母弟弟……是被你那好妹妹柳青芜害死的,柳家灭门了。”

  轰!

  这话如一道惊雷炸响,柳熹微脑袋里一片空白。

  柳青芜?

  柳阙?

  一个是她最敬爱的祖父,一个是她最好的妹妹。

  父母在她十一岁时出了意外,双双殒命,她和清河养在老夫人身边。柳青芜事事为她着想,就连她要嫁给云槿时,柳青芜还担心她只身一人入云潇会受委屈。

  那句——“姐姐若是怕嫁去云潇国孤身一人,妹妹愿意随姐姐一同去,好做个伴。”,竟是真心之言。

  原来,他们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怪不得,怪不得她有身孕时想见弟弟清河,最后却得来个清河失踪,下落不明的消息……

  可怎么会呢?

  父母去世时,柳青芜才十岁啊!

  这盘棋,从那时就开始布局了吗?

  噗!

  她猛地张口喷出大口鲜血,痛得目眦欲裂。

  “我杀了你!”

  柳熹微嘶吼一声,眼中迸出血泪,面目狰狞。

  “贱人!”

  一声巨响,云槿抬脚踹了出去。

  “嘭!”

  柳熹微如同纸片般向后飞去,撞在了墙壁上,摔落在了血泊中。

  他厌恶地看了眼,一挥手,登时有人走了进来。

  “把孩子拿出来,收拾干净入殓,别让人看出破绽。”

  有人走了过来,粗暴地扯去她满是血污的衣衫,银针入穴,一粒药丸落入喉中。

  她能清晰地听到刀刃划过肚皮的声音,冰凉刺骨的感觉透过肌肤直达心肺……

  眼前一片血雾,最后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云槿,我诅咒你,生生世世永堕阎罗!”

  ……

  “爹,娘……”

  “清河……”

  柳熹微仿佛跌入了深渊之中,周遭空气稀薄,头痛欲裂,全身经脉骨骼似是被人撕扯,揉捏着。

  她伸手无力地抓去,却落在了温热的掌心里。

  柳熹微猛地睁开眼睛,恍惚间看到了一双红肿的眸子。

  她喉咙一紧,稍稍一动便觉得周身疼痛难忍。

  “姑娘,你可算醒了!”

  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柳熹微扭头,瞳孔猛然收缩。

  苏木……

  怎么回事?

  云槿不是说柳家灭门了吗?

  她也不是死了吗?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还痛,你别哭啊,我这就去喊大夫。”

  “苏木……”

  柳熹微张了张嘴,才发现她的嗓子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了。

  她往屋内看去,绘着萱草的檀木屏风,外邦进口的紫晶香炉,窗前摆着一盆修剪整齐的南平吊月兰……

  柳熹微的呼吸变得急促。

  这里是柳家,她没嫁给云槿之前一直生活的地方!

  柳熹微紧紧抓着苏木的手,温暖而柔软。

  是真的,她活着!

  她伸手摸向了平坦的腹部,几乎不敢相信。

  真的重生了!

  “姐姐……”

  门口传来孩童糯糯的声音,一张圆润的小脸出现在了门后。

  “清河。”

  柳熹微的声音都在发抖。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宣泄着满怀的憎恶和仇恨。

  苏木吓得不知所措,柳清河爬上床,扯着袖子给她擦眼泪,“姐姐不哭,清河保护你。”

  柳熹微心里发颤,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泪水更加汹涌。

  “姐姐没事。姐姐就是高兴。”

  说着,她拿着帕子擦干净眼泪,抬头看向苏木。

  “你刚才说我头疼,是怎么回事?”

  “姑娘忘了?”

  苏木疑惑地看着她,总感觉她好像跟之前不大一样了。

  柳清河扬起脸,眨眼道:“就是,就是前几天夜里,姐姐去落雨亭乘凉,不小心落水撞到头了……”

  柳熹微仔细一想,确实有这么回事。

  那年她因为程家放出消息要退婚,她心里烦闷就去了落雨亭。

  她记得,当时柳青芜也在。

  经历了那么多事,她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柳青芜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好?

  “姑娘,程裴亲自上门来退婚了……”

  门外响起了落葵的声音。

  落葵和苏木是她的贴身丫鬟。苏木活泼,性子直爽,落葵沉稳,做事谨慎。但她出嫁时祖母给她差了两个大丫头,二人就留在了柳家。后来听说柳青芜把落葵要了过去,结果没几年落葵就病死了。

  现在想来,落葵肯定是发现了柳青芜的秘密,才遭了祸。

  想到这里,柳熹微眸中覆上了寒霜。

  上天没让她含冤而死,重活一回,她得好好想想,怎么把这笔帐一点点讨回来!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柳青芜,云槿,柳阙,你们且等着!

  柳熹微手猛地收缩,将床幔上的穗子扯得稀烂!

继续阅读《重生逆袭:绝世妖妃帅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