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龙少封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徐北凉

角色:徐北凉苏芷柔

简介:封王拜侯,万人之上,五年潜逃,一朝归来
他是五年前锒铛入狱的徐家大少,同样也是北境新王
至此以后,国可守,家可护,徐北凉不悲凉!

龙少封王

《龙少封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无法无天
北境帅府。
叶镇北看着已挂的电话,久久不能释怀。
徐北凉那句话,如魔音一般,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不负龙国却负家!”
想想这句话,叶镇北几度哽咽,最终,他长叹一口气,发了一条消息:“老夫无能为力,你们还是尽快查清北凉离境的原因吧。”
龙都,督战卫所,督战使李毅山看到这条消息,心头一颤。
连叶镇北都无能为力,看来这次要出大事了。
“来人,立刻查明徐帅离境的原因。另外,立马备机,去东港!”
李毅山一声令下,立马朝外面走了出去。
等他快到门口的时候,手机一震,一条消息映入他的眼睛。
“李毅山,希望你这次能秉公处事,莫伤了我儿的心,寒了我北境百万将士的心--全体北境将士!”
消息是叶镇北发的,署名却是全体北境将士,足以表明叶镇北的态度。
这条短信,有点重啊!
“百万将士,数十万英魂看着,我李毅山怎敢不公?”
收起手机,李毅山仰天一叹,眼眶微红!
东港,军用机场!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布防,严阵以待。
东港提督叶炳成额头上冷汗直冒,内心焦躁如火。
就在刚刚,他接到了李毅山的电话,得知徐北凉要来的消息。
他很清楚一境主帅擅离职守的罪过。
等同叛国!
而他这位东港总督,如果不能及时制止,最终的结果就是同罪论处。
为了能保全自己,同样保全徐北凉,叶炳成直接在东港设了三道防线!
若是连这三道防线都阻止不了他,那便……唉!
叶炳成长叹一声,抬头看向天空!
轰隆隆!
当轰隆划破长空,叶炳成看到高空中那架快速放大的战机,大脑一片空白。
来了,还是来了!
很快,战机平稳落地。
舱门打开的一瞬,两个身穿军装的人走了下来!
两人正是北境十大千帅其中的两位,玄虎和雷刚!
叶炳成并没注意到两人的肩章,还以为是徐北凉,苦涩一笑,快步走了过去!
“徐帅,在下东港总督叶炳成,不知徐帅从北境赶来,所为何事?”
玄虎看了他一眼,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东港总督?你就是叶炳成啊!”
下一刻,所有士兵全部围了过来,枪口齐齐指向玄虎。
“放肆!”
玄虎大吼:“老子也是你们能用枪指的?”
“这……”
叶炳成微微抬头,看了玄虎一眼。
只是一眼,他只觉得膀胱一紧,两腿发软。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不怒自威,杀意滔天!
眼眸之中似乎蕴含着千军万马,血海尸山!
看了他一眼,他立马摆手,说道:“把枪放下,徐,徐帅息怒!”
“鸟,老子息不了!”
玄虎怒目圆睁,那个样子,恨不得吃了叶炳成。
旁边的雷刚看不下去了,干咳一声:“先别为难他了,咱们赶紧去找徐帅!”
玄虎哼了一声,说道:“你个鸟人给老子等着,连徐帅的家人都照顾不好,你还配当总督?”
叶炳成……
愣愣地看着两人,他一阵懵逼。
直到看清两人的肩章,他才恍然大悟!
这两人并不是徐北凉。
他拦下的只不过是两个北境战将。
金蝉脱壳!
三道防线,十全的准备,全都白费了。
“站住,徐,徐帅哪去了?”
“哼,吾帅已先我们一步抵达东港!”
……
人民医院门口!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为了加快速度,徐北凉中途就下了战机,自行飞来。
他现在,不敢耽搁一分一秒,生怕晚了,就再也见不到母亲。
不多时,青蛇也飞奔而来。
可刚一到地,一大队人便从医院冲了出来,守住了医院门口。
为首之人正是北境督战使李毅山!
“李毅山,你敢拦我?”
听到这话,李毅山苦笑。
他怎么敢拦,又怎么可能拦?
北境五年,徐北凉救过他何止一次,救过国何止一次。
如今他只想救母,仅此而已!
李毅山了解徐北凉,知道拦不住他,也知道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让战机耽误了他的速度。
所以,李毅山才提前一步在医院布放。
看着杀意十足,悲愤交加的徐北凉,李毅山心头颤了又颤。
他连忙走了过去,轻声说道:“徐帅,毅山不敢!”
“那就给我让开!”
“还要例行公事!”
说着,李毅山拿出督战使令牌,喊道:“徐帅,我以北境督战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返回北境!”
徐北凉不屑一笑,淡然道:“你最好快点!”
“好,国主诏令,徐北凉接旨!”
“李毅山,你真想把我惹怒?”
“放行!”
看到徐北凉铁拳握起,李毅山彻底无奈了。
他是真怕徐北凉发怒,更怕他失去理智。
苍山一战,三百侦察连被敌人埋入冰层,活活冻死。
徐北凉一怒之下,屠尽一城敌兵,筑起一座十米高的京观。
李毅山,不想步了敌兵的后尘。
可国法难违,该做的,该说的,都不能少。
“徐帅,国主有令,您如今已是北境主帅。不得诏令不能离境。现令您即刻返回北境,主持大局,再去龙都面见国主。”
“徐帅,北境未稳,敌军在您离境之时,迅速突围,已出凉州!”
“徐帅,封王诏令已下,只等敌国投降,届时,您就是龙国第三位异姓王。徐帅,治好尊母,您若能立刻跟我回北境,万事可消……”
“我若不呢?”
李毅山心头一颤,痛心疾首地说道:“徐帅,三思啊!”
徐北凉看了他一眼,神情淡漠。
封王如何?
挂帅又如何?
家若没了,要这王位何用?要这帅印又有何意?
“都不重要!”
说罢,徐北凉大步走进医院。
前脚刚走,后脚叶炳成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看着一脸悲怆的李毅山,他有些发蒙:“李大人,没,没拦住?”
李毅山苦笑,点了点头!
叶炳成眼前发黑!
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
督战使加国主诏令都拦不住他。
自己那三道防线那就更不用说了。
疯了,疯了!
他这是要干嘛?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

继续阅读《龙少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