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天向上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兆阳恩多

角色:丁一贾半仙

简介:他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到了二十岁还不知道谁是他的爸爸
某一天,他眼前突然出现一位高官,他知道人应该如何活法……(新书《至尊神医赘婿》已经开篇,欢迎继续围观)(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求打赏,谢谢您的抬爱!)

天天向上

《天天向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02章 进机关先混个脸熟

仙霞岭和洞宫山脉向东北方向延伸快要到海边时,可能是觉得长途拔涉相伴而行来到这里不容易,应该握个手相互道句辛苦,结果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有特点的山中小盆地。

写地方志的人就把这盆地称之为“洞宫福地”,远在京城里的皇帝听说了有这么个好地方,就坐着轿子来这里蹓了一圈,还挥毫写下了“仙宫”两字,从此这里就开始有了设县治理的历史,仙宫县便也响当当的叫了上千年。

丁一到仙宫县的政府办公室文印室上班,临时工,可也是干电脑的活,用电脑打印文件,那时候这可是高端职业。

小蒋叫蒋文青,是部队转业回来的志愿兵,在部队里是兵头,现在是文印室的室长。同事有胖乎乎的王大姐和小巧玲珑的郑小霞。

文印室要承担机关大院里38个部门的文件打印任务,丁一的电脑打印比王大姐和郑小霞的手动打印要快,任务也重些。为了不耽误文件下发,经常要加夜班赶出来。工作还真是辛辛苦苦,任劳任怨,这不办公室主任王东还在会议上表扬了一通呢。

“小郑,你说话小心点,人家可是县长亲自安排进来的。”

“那又怎么样,进门有先后,总不能把所有人的功劳加他一人身上吧?”

“嗬,小丁你来了,我们正在说你的工作真不错,你一来我们就轻松了一半。”

“应该的。”

王大姐那句言不由衷的话没能掩饰过去她们自己的尴尬。

丁一想,我一大老爷们跟你们在一起打字就已经够委屈的了,要有办法我还在这里跟你们婆婆妈妈?你们这些小娘们就因为几句表扬背后议论起本本小爷来了,真是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石头,这几天回来都没听见你哼歌,给领导批评?”

“妈,少说话,多干事,不好吗?”

“谁说的?这话哪错?”

“我也就问问。”

“当媳妇就要少说话多干事,当婆婆就可以多说话少干事,这样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这个初中生教你?”

别看老官迷一天到晚在菜市场进进出出,说起话来也不比哲学家差,简单的一个比喻,媳妇与婆婆的辩证关系,让苦恼了好几天的丁一开朗了起来。对呀,我丁一在县政府办公室文印室里打字,是最末端的末端,谁都可以评价你几句,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哼!凭脸蛋吃饭,狐狸精一个!”

“王大姐,咋地啦?”

“你没看到旁边那台打字机盖上布了?”

“郑小霞请假?”

“请假?高升啦!”

“她去哪?”

“财务室当出纳去了!”

王大姐用力摁打字键,就想把她那份怨气给打进腊纸去似的。

“工作需要嘛。”

“工作需要?咋不需要小蒋,他工作时间长,人家还是党员呢。”

其实说了半天王大姐就是没说出来,应该调她到财务室当出纳才是合情合理的。

政府办公室财务室的出纳要退休了,王大姐一直很想去,她常说她来政府办的时间不算短了,某某某某比她后来都调到哪哪去了,言下之意就是这位置已经非她莫属的了。

县政府办公室财务室的出纳工作也是不轻松的,但这个位置非常特殊,政府机关里三十八个单位的经费都要经过财务室,财务室的出纳可以不看别人的脸色,弄不好还能给别人脸色看看。

今天没钱,下个星期再来报销吧。

你急我比你更急,县长出差的费用还没报销呢。

财政还没把钱划过来,我把手指头剁下来给你要吗?

每个人来到财务室都是堆着笑脸进去的,你如果没个好脸色,出纳把算盘往旁边一扔,上趟厕所也让你候个半天。

就这么一个位置,王大姐心仪了那么久,突然之间让郑小霞调了过去,这能不让王大姐窝火吗。

“来,我请你们吃正宗牛头山凤爪,这是劳动局驾驶员出差时带回来给我的,我给你们留了几包。”

郑小霞一蹦一跳一脸阳光地来到文印室,手里还拿着几包包装精美的零食牛头山凤爪。

“王大姐,这包最大的给你。”

“我吃不惯那骚味!”

王大姐把郑小霞扔给她的鸡爪给扔了回来,郑小霞打出第一张牌就被抢了杠,不由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甚是难堪,悻悻地走了。

“狐狸精,跑回来显摆来了。”

郑小霞在文印室的时候,跟王大姐总是搂搂抱抱的,那热情劲比亲姐妹还要有热度,咋地就为了这工作岗位调动的事,竟然别扭成这般模样。

“憨石头,这有什么好想不明白的?眼看到嘴的一块肉给猫叨了去,还能不生气?”

“那人都得学猫?”

“学猫作死啊,你就不会学学手里拿着肉的?”

“呀,凭我妈这水平,还真能当个领导。”

“不是我吹,要是没你拖累,我还真能当个菜市场管理员什么的。”

老官迷往往能语出惊人。今天的这老官迷的眼界可不高啊,在她的眼里,天天管着她的市场管理员是最现实的领导,这可能就是县官不如现管的最好注脚。

“小丁,我交给你个任务。”

丁一接到通知刚进入副主任办公室,聂世忠劈头盖脸就这么句。

“聂主任,什么任务,你交待吧。”

丁一想,可能又是什么会议材料很多要加加班什么的,以往有这种事也是由蒋文青出面说的,难道这次会议特别重要材料特别多。

“过几天全县要举行一个庆祝建党七十七周年的演讲比赛,我们办公室决定让你参加。”

”这咋行,这么重要的演讲,我还是……。”

“你行的,一定行,就这样定了!进机关要先混个脸熟,懂吗?”

丁一代表县政府办公室参加的演讲,全县二百多个单位参加,他脱颖而出,用文采用真情打动了所有评委,获得了第二名,得到了一只红红的上面有比赛标志的热水瓶。

“石头要是得个大哥大奖来,妈拿着个黑砖头一样的大哥大上市场去卖菜,那真是美死了,嘻嘻。“

热水瓶18元,大哥大18000元,妈妈的期望值也太高了。再说拿着个大哥大上菜市场去卖菜,这谱摆得也太夸张了吧。

自这之后,丁一感觉到办公室里的人们看他的目光有了许多变化,原来他走在路上也少有人跟他打招呼的,一个文印室打字员,还是临时工,人家看没看见你也就那么回事。可是现在遇见人就会善意地冲他笑笑或叫上一句,小丁,你好。

聂世忠说的,进机关先混个脸熟,这话还真有道理。

有一天,丁一打印中发现一份文件跟他关系很大,打好以后就急匆匆地进了聂世忠的办公室。

“聂主任,我种考试我能参加吗?”

“当然能参加,机关公务员试行考试录用,这就是你最好的机会,你还不好好准备准备?”

“我会的。”

“你现在弄懂了我让你来这里工作的意思了吧?这叫抢占先机。”

“谢谢聂主任。”

试行公务员考试文件下发三个月后就开始全县的公务员考试。

县府办公室招收2名秘书,要求大专以上文科学历,丁一符合条件报名参加了考试,并获得了全县考这个岗位的32名男生考试中第4名的笔试成绩,有资格进入面试阶段。

笔试成绩公布之后,丁一有些忐忑。

笔试成绩如何完全由自己掌控,学到的知识能不能在考试中应用自如,丁一深有体会。可是面试却不同,完全是陌生的感觉。

“小丁,不用太担心,这次面试也还是摸索着做的,面试官都是县里的组织劳动人事等部门以及用人单位的中层干部组成,还是比较客观和公平公正的。”

聂世忠的这番话多少给了丁一信心和勇气,他信心满满的走进了设在县教体局大楼顶层会议室的公务员面试厅。

前面身份信息询问之后,主考官抛出了第一个问答题。

“假如现在需要你同一位同事共同完成某项任务,但这位同事却与你有矛盾的,你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并完成任务?”

丁一对于这种问题是有准备的,在单位里工作,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磨擦在所难免,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回答好如何处理好与同事之间的关系,重要的是要以开诚布公地与有矛盾的同事相处,把心结打开,求大同存小异,共同面对要完成的任务。丁一把自己的想法简单明了地作了回答,他看到五位面试官都有了赞许的神态,说明自己回答是令人满意的。

“做秘书工作需要经常组织会议,请问你如何组织一次会议?”

丁一把前一个问题刚回答结束,主考官马上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问的很平和也很简单,丁一却一下就懵了。

“啊?”

“问你如何去组织一次会议!”

坐在主考官边上的一位女考官补充说了句,她怕丁一没有听清楚。

丁一不是没听清楚,而是慌了,感觉自己全身马上燥热起来,深秋的天气本来就很凉爽,他却大汗淋漓。丁一到机关里来做临时工当打字员,连会议都很少参加,更没有在什么会议上说过话,组织会议这种工作是领导的事,领导这概念离他十万八千里地遥远,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丁一自己把自己打得落花流水,他非常失落。以往是没有给机会,这次给你机会了却把握不住,还能怨天忧人吗。

“小丁,小丁,你快去看看,你的名字上榜了!”

蒋文青从门外嚷着进来告诉丁一这个消息,丁一只说了句“真的!”就冲出电脑房朝县府大院大门口的公示栏跑去,公示栏张帖的公务员面试成绩名单上丁一排在第三,他有资格参加体检了,作为替补参加体检,若前面两名中有一个身体健康不合格,丁一就可以替补被录用。

“聂主任,我可以参加体检了!”

“是吗,我不是说过不用担心嘛。”

聂世忠对丁一跑进他办公室报告这一消息并没有表示任何意外,更没有交待接下来的体检应该注意什么,好像丁一的这个结果他早就了然于心,接下来也不会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参加体检丁一就觉的不可思议,难道面试成绩还有比他更糟的考生吗,连组织开会这样准备会议、举行会议和检查会议精神落实三个阶段的问题也说不出来,还能参加体检,难道还能希望自己前面的人出个身体太差的状况让自己上位?还是不要抱有这种不健康的希望吧。

参加完体检,丁一就恢复了往日平静的心态,又在文印电脑室里埋头干自己的工作,这次考试就当一次学习和砺练了吧。

体检刚一结束,就爆料有考生在面试阶段贿赂主考人员,其中有一位叫韩萍的考生就是参加县府办秘书体检中的一位,就因为这个原因,丁一真的替补成功,被县政府办公室正式录用为公务员。

“小丁,恭喜你,终于可以从体力劳动者变成脑力劳动者了。”

蒋文青第一个给丁一道喜祝贺。

“是值得高兴。小丁啊,听说你这次考试聂主任出了不少力,你得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王大姐可以说是县府办小道消息的播音员,她嘴里出来的往往都是别人还云里雾里摸不着头绪的消息,并且十有八九是被事后的情况证明是真实的。

王大姐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把丁一的头脑浇清醒。事情本来就很明显的,给你丁一安排临时工到文印室参加工作,让你在上千人参加的演讲比赛中露脸,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你丁一,非亲非故的聂世忠为什么要帮你呢。自己面试不成功却意外地上位,最后关头还能绝处逢生,这背后若没一只有力的手在推动,凭自己这只焖葫芦能唱出这样精彩的大戏吗,这份人情得好好谢谢。

“要不拿几包霉干菜送送?”

妈妈的这话让丁一笑的喷饭。

“妈,你别说这种老土的话好不好?”

妈妈说的第二句话更让丁一哭笑不得。

“要不,你去问问聂主任,我们送他什么好?”

继续阅读《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