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席攻婚N次方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江暖

角色:江暖江云

简介:“哐!”一个饭盆突然砸在江暖的脑袋上,疼痛之余,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江暖褐色眼眸中闪过一丝恐惧,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不知所措的弓着腰站起了身子,她....

首席攻婚N次方

《首席攻婚N次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离开与考验

心,痛的窒息,江暖伸手捂着自己的心口,眼帘遮住眸子里的难过与委屈。

就这样吧,就这样。

认杀认剐随便吧,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人在乎自己。

再次睁开眼睛,江暖红红的眼睛带着麻木与苦楚,看向了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凉凉又微弱的语调,让男人的心被针扎似的疼了一下,真是个可怜的姑娘啊!

他弯下了身子,与江暖的眸子直视,知道江暖受了委屈,他表情尽量温和的开了口,事情原委也被娓娓道来。

“你好,江暖,我是傅家的管家傅章。”

“我们家的少爷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你的血来支撑他活下去。”

“匹配是你们体检的血样做的,十万个人里,只有你匹配合格,也就是说,我们少爷没有你不能活。”

“如果你愿意给我们少爷输血,我可以现在就带你走,并保证,你不会再受到任何委屈。”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说着,傅章还眨了眨眼睛。

江暖看着面前的哥哥,心里一暖,眼中也多了几分光彩,小手紧紧的搅在了一起。

需要,这个词,她自有意识以来,就没听到过这个词。

在江家母子里得来的,只有无尽的家务与打骂,从未有过应有的尊重。

如今,她终于有机会离开这个魔窟了!

江暖神色有些胆怯与紧张,双手却因激动而战栗起来,隐藏住激动的情绪,她的双眼中满含希冀,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同意。

江云听明白了这伙人的来意,胆子瞬间又变大了起来,迈开步子走到傅章的面前。

“我说,你要求人也要有个求人的态度,你刚刚将我推到一边是怎么回事?”

傅章俯视着面前的女人,浑身市井气息严重,不禁眯起眼睛,忍不住露出更浓厚的市井气。

“那你想怎么做?”

那江云挑眉,将手抱在一起,指着江暖,“这是我女儿,你们想带走还得需要我同意。”

“不是长期供血么?无名无份住进别人家怎么能行?”

傅章敛目,眼眸深沉,长期从事黑伙管理,将他周身的气息磨砺的冷厉。

“所以呢?”

江云拍着手,“得结婚!”

一旁的江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结婚?

她不傻,她之前还对江云有些希冀,可经历了刚刚的事已经全然醒悟,所以,她明白,江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攀上这个高枝而已!

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傅章颔首,却不已为然。

他早知道江云会提各种过分的要求。

“这个决定,我做不了主,你等我打个电话。”

接着,他掏出手机,当即开始打起了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傅章简单聊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断。

江云紧张的看着傅章,一脸紧张,看他挂了电话,连忙问道:“如何了?说了什么?”

傅章看着江云,发出了一声嗤笑。

“你是不是着急了些?”

将手机放进裤兜里,傅章扶了扶眼镜。

“傅老爷子说了,我们只需要让江暖小姐一个人同意就行了,其余的人不用管。”

“所以,你就算是江暖小姐的母亲,也没有用。”

大步跨到江云面前,镜片下的眼睛是毫不保留的嘲笑与奚落。

“至于名分,我们老爷子自会看着安排。”

“若是有人想挑事,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毕竟在这申城,没有人是不知道,傅家是靠什么起家的。”

将身子弯下来,傅章声音渐冷。

“你说对吧?江女士。”

江云的冷汗顺着后背留下,脸色变得煞白,连连点头,“是是是,自然!”

她怎么忘了,申城,只有一个傅家啊!

不再理会江云的反应,傅章转过身来,信步走到江暖面前,低下头,摸了摸江暖的头。

“江小姐,我们可以走了吗?”

感受到头皮上传来的暖意,江暖的眼眸垂了垂,挡住了闪着泪光的眼眸。

“可···可以。”

这个人,虽然看着凶,但是江暖却感受到,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还会······摸自己的头。

她在这里,没有家人,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离开这里了。

江暖眼中蓦地迸射出光亮,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点点头,傅章扶着江暖的肩膀,将她一路护送到外边。

几个黑衣男人跟随着傅章走了出去,很快,狭小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母子两个人。

江峰一身冷汗,刚刚真是太可怕了,来的人居然是傅家。

傅家本是由黑产业起家,到了第二辈开始在申城接管酒水生意,开娱乐场所,明里暗里的挣钱。

后来因为眼光刁钻,开始买地,现在已经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

江云摆摆手,示意江峰不要再说,然后缓缓的坐下,长长的舒了口气。

真他娘的吓人。

傅宅。

站在门口,江暖抬头,看着这古香古色的院子,不禁疑惑,这真是那个传说中跟土匪一样的傅家么?

傅章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糯糯的样子,出言安慰道。

“江小姐不用怕,你要去的地方只需要一直右拐便是。”

感激的看了一眼傅章,江暖转过脸,还是有些害怕,手心发凉,在抬脚向右走去之前,微微的侧过头,向傅章道。

“谢谢。”

谢谢你,把我从这昏天黑日之中解救出来,虽然你是按命行事。

声音很小,微微带着怯意,但却让傅章微微怔了一下

这院子的廊谢设计的并不曲折,四通八达,十分好找,江暖独自向前走去。

她搓了搓手,脚下的鞋还没干,微微的有些凉意,身上的伤处还因为走动而不时的被牵扯到,有些痛。

不过,江暖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忍耐,不断的忍耐。

傅老爷子说会给自己名分,但是要看着办,江暖嘴角荡起小小的笑意,暗地里默默的祈祷起来:希望自己不会被选上。

算了算自己手里的奖学金和兼职挣来的钱,江暖忍不住为未来盘算起来。

如果坚持做兼职的话,自己还是能坚持上完大学的。

边想边走,在拐廊时忽的看见了左侧走廊躺着一个女人,那女人上了年岁,此刻捂着心口,脸色惨白。

江暖站定,没有犹豫的向那女人跑过去,扶起了她的身子,“您还好么?”

女人指着自己的心口的袋子,痛苦的说不出话来。

江暖会意,从女人的衣服兜里掏出了药来,快速的喂到了女人的嘴里。

好久,那女人才大张开口,喘过气来,面色也恢复了正常。

那女人直起身子,扶着江暖的手,“姑娘,谢谢你啊。”

江暖摇了摇头,神色稍稍放松。

“您的身子不要紧吧?”

在江暖的搀扶下,那女人站了起来,“不要紧,就是我的房间离这有点远,你扶我回去吧。”

可是······江暖看着右侧走廊的方向,轻咬下唇。

那女人看出来江暖有些犹豫,“姑娘,你有事么?先去办吧。”

江暖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神色如常,“没什么重要的事,您身子要紧,我先扶您过去吧。”

既然如词,那就错过吧,天意如此。

那女人笑着点了点头,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光,“好,好!”

江暖将女人扶到了屋子里,又将女人扶上了床,心里盘算起来。

自己现在去那边也晚了,不如直接离开这里。

嘴角泛起微笑,还没等开口跟那女人告别,就被那女人抢了先。

那女人指着柜子,对江暖道:“那衣服里有我女儿的干净衣服,你换一身吧。”

江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的确,自己的衣服上满是酱汁。

谢过那女人,又将衣服换了一身,最后跟她告了别。

江暖迈开腿出去,只见雨已经停了,阳光大好。

可刚刚走到走廊,就看见一个老人坐在前边的凉亭上,后边恭敬的站着才见过面的傅章。

继续阅读《首席攻婚N次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