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竹马饲养指南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竹马饲养指南

角色:温月宋钺铖

简介:一个是娱乐圈的新晋影帝,一个是刚刚回国的时尚设计师
原本相识却不见多年,青梅竹马的他们由于种种阻隔各散天涯,如今天涯之外的青梅回来了,勾勾手指,原地等候多年的竹马,哒哒哒地过来了~既然来了,就再也不要分开

竹马饲养指南

《竹马饲养指南》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闺蜜的产生

却不知同一时间,宋钺铖为她逃了这辈子第一次课。

温月走后,苏约呆呆地坐在位置上,懊悔不已。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她不想说这些的,她只是想跟温月多说两句话,却不知道说什么,结果话一错,造成了这般局面,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其实离开的温月心里也不舒服,她一直都把苏约当成一个特别来对待。谁也不是生来就这样,只是成长在一个冰冷无情的家庭中,自然而然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温月一直都挺讨厌自己的。

她知道苏约想接近自己跟自己做朋友,也能看得懂苏约讨好自己的小动作。比如苏约经常会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在便利贴上,然后粘在她桌子上提醒她不要忘记;还有温月经常开着窗户往外看风景,又总是会忘记关窗户,而苏约每天晚上放学都会帮她关上,以免晚上刮风下雨毁了她的书;又或者是她会在背后维护温月,阻止那些诋毁温月的言论,为人一向和善的苏约甚至会与那些诋毁温月的人吵架,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那个文静单纯又有点迷糊的女孩子是这样心细如发的关心着自己,温月不是没有察觉,只是自己多年的封闭已经让自己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人相处,也不知道如何接受别人对她的爱。苏约的关心让她手足无措起来。

温月也想和苏约做朋友,只不过不知道要从哪一步开始做起。

仿佛缺少了个契机……

所以当温月看到苏约替她收了男生们的礼物时就觉得这可能就是那个契机吧,她想把那些礼物送给苏约,然后拉近与苏约的关系,才会说出让苏约自己处理的话。

只可惜智商高但情商不高的温月所发现的这个契机实在不是个好契机。

第二天她得知苏约把礼物分发给同学时,并没有生气。因为她还算了解苏约,知道她心善,也不会去怪她。

只是温月没想到苏约没给留给自己留一件,真是傻子,多好的一个收礼物的机会。

温月更没想到苏约会因为事先没经过她同意就分发礼物而害怕到不敢进教室,想到这温月不禁发笑,难道自己平时给她的印象是个爱发火、蛮不讲理的印象吗?还有,苏约怎么能说出那种话?真是不可原谅……

温月从小就被家里人用为了她好的借口被逼着做和接受太多自己不喜欢也不愿的事,成长道路上的那些伤痕清晰可见,痛极伤心……所以她特别反感“为你好”这种话,说出这话的人感觉不到自私吗?

为我的好得是我需要的,而不是你想要的。

因为不是正常放学,温月家的司机没有来接她,温月就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过某家店的橱窗时,温月透过橱窗看见一个眼熟的人影,不自觉停下了脚步。

她认识那个人,是那个早晨和苏约在教学楼后面说话的男生,但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当时温月是从三楼往下看,很简单就能看到人的容貌,可是为什么会记住呢?归功于温月记忆力好,没办法。

温月抬起头看了看这是家什么店,发现竟是间精品店。那他一个男生为什么会在这里?带着疑惑,她抬脚跨进了店内。

装作浏览商品的样子慢慢靠近,听到他问店员,“你们店里有没有月亮形状的项链或者是挂坠什么的?就是那种适合女生的饰品。”店员回答有,便引领男生去挑选。

温月听到这里就明白那个男生要干嘛了,竟然逃课来挑礼物?是给苏约的吗?装作跟普通消费者没什么不同准备离开。但经过他身旁时,还是故意瞥了瞥挑好的礼物,原来是一条项链。设计主打是一颗圆润的小颗珍珠,同珍珠挂在一起的是一个链子略比珍珠长的银制小月亮,用细细的银链穿起来。

“眼光还不错。”温月心想。随后径直走出店门,没有回头,与男生擦肩走过。

宋钺铖礼貌性侧了侧身,发现同是穿着S中的校服,“奇怪,怎么感觉像是见过似的。嗯…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谁都不曾料到,这名逃课挑礼物的男生竟是闻名S中的好好学生——宋钺铖。

温月回到家一进客厅就看见母亲坐在沙发上看无聊的电视剧,脸上不由浮现出厌烦的情绪,一点都不想打招呼,话不说一句直接上了楼。

温月的母亲本就奇怪她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又见她一脸讨人厌的样子,瞅了瞅客厅墙壁上的时钟,发现没到放学的时间,皱着眉问温月,“怎么没到放学就回家了?是不是逃课了?为什么逃课?干什么去了?”

厌恶感的极速膨胀让温月心底此刻非常抵触母亲,理都不想理母亲。任凭母亲在背后怎么说,朝楼上走的温月都不曾回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温月的母亲生气地对温月的背影喊道。

听到这话,温月只觉得可笑非常,砰地一声关上门。随后,用后背抵住房门,却无力支撑,身体慢慢下滑,颓然滑坐在地,低下眼睑,良久,仿佛天外来音:“一直都是这样任性,怎么办呢?”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温月又故意迟到不愿去上课。到达教室的温月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后,发现桌上有封信,一看字迹温月就知道是苏约写的。

温月将信拆开读完,忽然觉得去上个体育课也蛮不错。放下信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刚走到更衣室的拐角处,就听见有两名女生在说她坏话。她没有走出拐角,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听到她们所说的内容温月不由嗤笑。

无中生有。

对于这种事情,温月都懒得搭理她们,多说无益还浪费口舌,真是麻烦。

正当温月准备转身走时,却传来了苏约的声音,已经抬起的脚慢慢放了回去,静静听完传来的话。

“你们不要乱说,温月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你们只是不了解她罢了。”

那两名女生反问,“我们不了解,难道你了解?就算你与她是同桌,也不见得你俩关系多好啊,她不是一样不怎么搭理你?”

苏约被噎了一下,因为她们并没有说错。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与你们有什么关系?这不关你们的事吧。而且,在背后诋毁别人总是不对的,怎么到你们这就有理了呢?能不能给自己积点德?”太过生气的苏约此时有点口不择言。

听到苏约这样说,那两名女生生气了,边反驳边推搡着苏约。

“果然是个傻子。”虽然温月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暖的。

暗处偷听的时间也挺长了,确切的说哪里忍得了别人欺负苏约,要欺负也得自己来。身子总是实诚的,温月迈步走出了藏身的拐角,“咳,干嘛呢?”温月故意咳嗽了一声。

听见声音的那两名女生回头一看是本尊,立马住了手,落荒而逃。于是走廊上就剩下苏约与温月俩人了。

早晨说错了话惹得人家生气离校,苏约心里愧疚,无处安放的小手搓着衣角不敢抬头看温月。而温月亦避而不看苏约,扭头向外看,毕竟无知者无罪,苏约又不知道那句话是自己的伤疤,不能怪她,她自然知道苏约是无心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沉默地站着,彼此都很尴尬。最终,性格直爽的温月受不了这长时间尴尬无比的沉默,叹了一口气,“唉,我们聊聊吧。”

继续阅读《竹马饲养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