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离婚后渣男反悔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福七七

角色:程安云哲

简介:10岁,施暮秋一眼相中来家里做客的封程安
21岁,施暮秋如愿以偿嫁给封程安为妻
结婚三年,俩人从未同床共枕,封程安却在外面有了孩子
离婚!施暮秋潇洒签下离婚协议书,谁知,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离婚的男人反悔了!“封程安,你以为你是谁?说离就离,说不离就不离?”“暮秋,我是你男人,如果你不记得,我们可以一起重温一下?”

离婚后渣男反悔了

《离婚后渣男反悔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孩子病了
三年来的第一次“坦诚相见”,谁知道竟是在他们离婚后的第三天。
她是该庆幸自己身上还有内衣呢,还是该后悔没有脱干净?
算了,就算脱干净了又如何,他依旧不会有任何反应。
也不对,他有反应,譬如现在这种……
封程安抬手,用食指关节堵了堵鼻子。
他厌恶她,甚至于厌恶她身上的气味。
施暮秋心中自嘲地笑了下,平静的点点头:“抱歉,借用一下你家的浴室。”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封程安早已不在房中。
施暮秋去衣帽间找衣服,看到里面黑、白、灰的衣服,自己都忍不住皱眉。
这些年自己真是魔怔了,努力做一个稳重低调的女人,想讨封程安欢心,结果……
施暮秋刚走下楼,就听到前婆婆何雅的声音。
说是前婆婆,其实封程安的继母,施暮秋随着封程安喊她何阿姨。
从结婚那天起,何雅就明确表现出对施暮秋的不喜,觉得她一个小地方来的人根本配不上封程安,更不配踏进封家的大门。
因为何雅的不喜,她生的两个孩子也讨厌施暮秋,甚至仗着自己是孩子,说话可以口无遮拦,动不动就攻击和嘲讽施暮秋。
这些,施暮秋都忍了,一忍就是三年。
“程安,施暮秋这也太不像话了,葬礼刚结束就跑去酒吧鬼混,还醉成那样让你抱回来,简直莫名其妙,你可不能由着她这么乱来。”
“这幸亏是你发现了,要是被别人发现拍照散播出去,封家的颜面都被丢尽了!”
“三年前你爷爷让你娶她我就不同意,现在看看,被我说中了吧?真要是个大家闺秀能去那种地方野?”
“还说施家是什么书香门第、中医世家,我就没见过这样的世家女子,什么施氏神医都是骗人的,要真是神医,老爷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去了?”
施暮秋听到这里忍无可忍。
说她无所谓,说他们施家是钓名沽誉之辈绝对不行。
这三年,为了封老爷子的身体,她和爷爷付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努力。
可封老爷子为了封氏集团操劳一生已经油尽灯枯,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更让她伤心的是,封程安和公公封东邦都没有帮她说一句话。
施暮秋紧了紧拳,闭了闭眼睛。
无所谓!
离了婚,封家所有人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这些年,就当她和爷爷的真心喂了狗。
但是狗就是狗,见到人就应该乖乖示好,胡乱吠叫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何阿姨,您说的对,我是小地方来的,从小没见过什么世面,像酒吧这种鬼混的地方更是从没见过,所以,这事您得好好教教封程安,让他少去那种地方鬼混。”
何雅怒:“你说什么呢?!”
“我在说事实。”施暮秋漠然道,“昨晚我是去了酒吧,但是封程安带我去的,也是他带我回来的。”
“施暮秋!”
一直沉默的封程安站起,眉头紧皱。
施暮秋看向他:“怎么?难道昨晚你不在酒吧?不是你带我回来的?”
封程安“……”
“行了。”封东邦满脸不悦的站起,“一大早就吵吵像什么样子。”
说完,飘然离去。
自从原配妻子去世他就对什么都不在乎,大家都习惯了他这种做派,除了何雅,所有人都没什么反应。
“东邦,你说谁吵吵呢,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看着这夫妻俩离开,施暮秋转身朝大门口走。
封程安冷冷地喊了一声:“施暮秋,在我们还没正式离婚以前,希望你记住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不知我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呢?”施暮秋反问。
封总夫人,还是下堂妻?
封程安刚要说话,手机响了。
他看了眼,立刻按下接听键:“喂……”
听筒里传来林甘雨的哭声,声音很大,就连施暮秋都听得到。
“安哥,宝宝发烧了,怎么办啊,我好害怕……”
“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封程安挂断电话,一眼就看到还未离开的施暮秋,毫不迟疑地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跟我来!”
手腕被攥得生疼。
施暮秋想甩开,但看他一脸焦灼,咬了咬唇,又忍了下来。
一路上,车子开得风驰电掣,下车时,施暮秋脸色微白。
起床后水米未进,她有些恶心。
然而封程安不会在意她的不舒服。
如果他有一丁点的在意,她也不会再次出现在那母子俩面前。
“你不是学医的吗,先给孩子看看。”封程安把她推到孩子面前。
躺在床上的孩子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摸一下额头,滚烫。
施暮秋皱眉,刚要说话,林甘雨冲过来搂住孩子,警惕又戒备地瞅着她。
“你要干什么?别碰我的孩子!”
“甘雨,她是医生,让她给孩子看看。”封程安沉声道。
林甘雨眼圈一红,放开孩子默默垂泪。
都说医者仁心,可施暮秋这时候特别堵心。
“孩子没事,应该是受凉发烧,物理降温和吃药退烧都可以,你们看着办。”
施暮秋说完就要走。
封程安喊住她:“你是医生,不应该给病人治好再走吗?”
施暮秋不敢置信地看他。
他是在故意恶心她吗?
“安哥,还是送宝宝去医院吧,我不放心……”林甘雨可怜兮兮地看着封程安哀求。
封程安看向施暮秋。
施暮秋面无表情。
病人家属要怎么选择不受医生的控制,更何况,在这里她的身份是封程安的前妻。
就算封程安说她是医生,这女人也不会信的。
她会觉得自己是想弄死他们的孩子。
说到底,封程安不该带她过来,她就应该半途跳车!
“你怎么说?”封程安见施暮秋无动于衷,不禁眉心拧起。
施暮秋很坦然:“小病,不需要去医院受罪。”
林甘雨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抱着宝宝一副肝肠寸断的模样。
看着发烧的孩子,封程安眉头紧皱。
“施暮秋,你先帮他降温,再看看他身体有没有问题,为什么频繁生病。”
封程安说完就把哭泣的林甘雨带出去,给施暮秋让出空间。
施暮秋无奈,只能着手给孩子物理降温。
卧室的房门没关,封程安对林甘雨的低声安慰时不时传进来。
很耐心,很温和。
施暮秋有些走神,直到孩子哇哇大哭她才回神。
一眨眼,林甘雨已经冲进来,对着孩子哭哭啼啼,就好像孩子被虐待了一样。
封程安站在门口,默不作声。
施暮秋没理会,忙活完后,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和脖间:“温度降了,我可以开药给你们买了备用,但是我建议是小孩子少吃药,单纯的受凉感冒只需要小心护理。”
医者仁心,她做到这份上已经快是圣人了,施暮秋擦干净手就告辞离开。
封程安跟在她身后:“孩子的身体真的没问题?”
“不信我就去医院查。”施暮秋双脚踏出大门,突然转身,“封程安,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你就不怕我看到他们心生怨愤,出手害死那孩子?”
“你会吗?”封程安微微挑眉。
施暮秋沉默。
封程安淡淡地道:“我只想找个人确认一下那孩子的身体。”
施暮秋不解,根据脉象看,那孩子挺好的。

继续阅读《离婚后渣男反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