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权臣一心要娶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吟惜

角色:苏吟惜钱嬷嬷

简介:本是嫡门贵女,却遭众人欺辱,死得凄惨
重活一世,苏吟惜决心摆脱前世的命运,暗搓搓盯上墨家那位毫无出息的嫡贵子
世人都道他无用了,只有她知道,某些人终将手握重兵,权倾天下
她高冷跋扈,她心机狠绝!唯有对未来权臣一脸娇憨,百般奉承,乐此不疲
男强女强,1V1,双洁,爽宠!!

权臣一心要娶我

《权臣一心要娶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庶女就是庶女

第四章 庶女就是庶女

墨氏拧眉看向苏吟惜,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母亲该知道,我娘亲温氏已经亡故,她还是难产横死,而她的那些陪嫁少不得在她生前伴她左右,算起来,她的陪嫁都是大凶之物,二妹妹这喜庆的红事,确定要用我娘亲的遗物?”

苏吟惜不急不缓地讲着,讲到“亡故”“横死”“大凶之物”“遗物”这些词时,她故意咬的特别重。

墨氏听她的一番话,听得心惊肉跳的,脸都吓白了。

她家月儿好好的一个姑娘,若是真因为那些凶物冲撞了府宅,以后可是免不得要吃苦的。

琢磨了一番,她对苏吟惜讲道:“既然是凶物,想来你也是用不着的,不如将那些物件典当了,用换来的银钱买新的,这样不就冲撞不了了?”

苏吟惜冷笑了一声,松开了钱嬷嬷的襦裙,看墨氏像是看傻子。

而钱嬷嬷见自家姑娘没再拦着,也是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墨氏劈头盖脸的就骂。

“什么叫我们姑娘用不到?夫人的陪嫁是特意留给我们姑娘的,哪个当娘的去世了,留下的陪嫁自己孩子不能用的?庶女就是庶女,这点规矩在你娘家没人教你?”

“口口声声说借嫁妆,我们姑娘给了你,你又嫌不详,什么冲撞,你分明就是想抢夫人带进府来的陪嫁!”

“你个腌臜货,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填房,自己闺女的陪嫁都拿不出手,还敢巴巴地跑到我们姑娘跟前敲她的竹杠,你当温家无人,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吗?!”

“卖我们夫人的陪嫁给你家姑娘添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想的那么美,你怎么不算计天皇老子去!”

......

钱嬷嬷一字一句专挑墨氏的痛脚,她又是个大嗓门的,如今夜阑人静,她喝着嗓子这么一喊,整个苏家都听到了。

墨氏被她数落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原本以为苏吟惜没了文家这么好的亲事,又被人退了亲,往后的亲事肯定得依仗着她家月儿,却没想到苏吟惜完全不是个“投鼠忌器”,还任由她身边的老婆子将她的那些歪心思全部讲了出来,弄得整个苏家都听到了。

这屋子是没脸再待了,她拽着乔嬷嬷,灰溜溜地从苏吟惜的院子离开了。

而钱嬷嬷见墨氏怒气冲冲地离开,骂了一会儿,冷静下来后,不免有些担忧,她虽然仗着先夫人乳母的身份倚老卖老,但墨氏怎么说也是如今这苏府的填房夫人,万一墨氏想对她家姑娘动歪心思......

苏吟惜瞧出了钱嬷嬷的担忧,对她轻声安抚道:“嬷嬷,无妨,我既然敢让你讲,就不怕她找我麻烦。”

钱嬷嬷发愣。“姑娘是故意让我骂那腌臜货的?”

苏吟惜点头。“自然,嬷嬷有这个资格。”

这事须得闹到苏家上下全部都知道,大家都知道了,墨氏才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再“借嫁妆”。

更何况,她还有后招。

......

第二日,晌午。

苏吟惜用墨宝斋新买的汝阳狼毫几页册子,正靠在圈椅上晒太阳休憩,耳畔却传来一阵争吵声,她往窗外瞧了瞧,果然瞧见院门外有身影晃动。

“你给我银子也没用,这回苏吟惜做的太过分了,银杏说娘气的一夜都没睡好,她必须跟我到娘跟前去道歉,还有月妹妹成亲的事,让她把银子都拿出来给月妹妹,拿了陪嫁的这事才算完!”

苏吟惜一出门,就见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锦衣少年对着钱嬷嬷呼喝,可不正是她哥哥苏靖那混蛋吗?

前世墨氏能抢走她娘亲温氏留给她的陪嫁之物,可少不得她这个“好哥哥”的一份功劳,先是几次三番地跑来游说她,后来见她油盐不进,而苏沐月那边又着急成亲,他为了讨墨氏欢喜,竟趁着夜黑人静,把温氏留给她的陪嫁全都偷了捧到了墨氏面前。

前世的她,到底顾忌兄妹之情,不想让他背上偷窃之名,就想让父亲替她主持公道,而她所谓的父亲讲了什么。“现如今你这名声,左右嫁不出去,还留着那些陪嫁做什么,与其死后埋到土里,还不如让你二妹妹风光大嫁!”

当时苏靖站在边上,听完苏宏远的话,还附和了一句。“苏吟惜,能帮到月妹妹是你的福气,你活着也就这点用处了。”

她也是堂堂苏府嫡女,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搭上了亡母留给她的陪嫁物什去成全苏沐月,竟然是她活着的唯一用处......

苏吟惜苦笑了下,走到苏靖身后,对他伸出了手。“把钱嬷嬷的银子给我。”

苏靖听到声音,慢慢转过身,在看到苏吟惜的一瞬,俊脸上腾地浮现出火气。

娘从晨起到如今都没吃过东西,她竟然毫无愧色地站在他跟前,想着他就气大,于是拽了她的袄袖就往外面拖。

“走,跟我去和娘道歉,人要知错能改,你知不知道娘......”

苏吟惜看着他拧巴的动作,理都没理就打掉了他的手,重新对他冷喝道:“把钱嬷嬷的银子给我!”

苏靖看着眼前姿容明艳,清贵迫人的少女,有些恍惚跟前的这人到底是不是他妹妹苏吟惜,缓了片刻,他才撇了撇嘴,不忿地解释道:“是她给我的,我凭什么给你?”

苏吟惜明艳的眸子微眯,对苏靖质问道:“你堂堂苏府嫡公子,在外面逍遥没银子花了,回到府上竟然去抠一个老妇的银子,你不害臊吗?”

苏靖白俊的脸被苏吟惜数落的有些臊,跟着火气又上来了,甩手将银子扔到地上。

“谁要这老不死的钱了,是她非要塞给我的,以为我稀罕她这芝麻绿豆的钱呢!”

发泄完,他也不管墨氏的事了,扭头就走。

苏吟惜屈膝,将地上的散碎银子捡起来,抬头却看到钱嬷嬷还愣在原地,看向苏靖离去的方向,眼眶红红的,她很是心疼。

钱嬷嬷是她娘亲的乳娘,在苏府又是老人,府上的人哪怕不待见她,跟她说话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她何时受过这种屈辱,更何况还是被她如珍如宝疼了十几年的苏靖。

从她记事起,就时常看到钱嬷嬷偷偷藏起好吃的,好玩的,趁无人的时候塞给苏靖那个小混蛋,钱嬷嬷疼苏靖的心,和疼她是一样的,可前世钱嬷嬷到死,苏靖也没给过她好脸色,即便是钱嬷嬷死后,苏靖提起钱嬷嬷,也不过一句“老不死的”!

不过钱嬷嬷能早日看清苏靖那个混蛋,也是件好事。

长舒了口气,苏吟惜起身将银子塞到钱嬷嬷手里,柔声安慰道:“嬷嬷,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以后别倒贴银子给他,他不配。”

钱嬷嬷扭过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嘟囔着苏靖不争气。

见钱嬷嬷这般,苏吟惜心下也难受,便是好言相劝,“麽麼放心,我自然会想尽办法让他改过。倒是现在,有一事想让麽麼帮忙。”

大小姐的事,钱嬷嬷从不含糊,只见此时的苏吟惜笑得像只狡黠的狐狸,对着她耳语一番。

仔细吩咐后,苏吟惜满意的回屋补觉,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这份大礼,墨氏是否喜欢。

继续阅读《权臣一心要娶我》